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54 密謀

咚咚咚!
  震天巨響傳遍清水城,每一聲巨響,地面都是劇烈地震動。整座城市都在地動山搖,居民們驚慌奔走,向城外四散而逃。
  大師之間的沖突,毀城滅鎮,波及范圍非常大。
  身材消瘦的酒柜散發可怖的威勢,空中殘留著從未聽過卻震懾人心的嘶鳴和一閃而逝的殘影。
  每一拳都是毫無花巧,結結實實地轟在水幕上。酒柜就像一個人形攻城錐,每一拳的力量都異常驚人。
  城主府的水幕一開始只是水波蕩漾,漣漪擴散,到后來水幕的抖動,再到后來每一拳都會揚起一蓬水花。
  “元力池只剩下一半!”
  負責看守城主府元力池的守衛大聲喊,他的聲音有些顫抖,充滿恐懼。
  地底暗泉被導入元力池,供應城主府水幕所需要的元力。元力的消耗之快,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火山尊者的神情也變得嚴峻起來,對方瘦弱的身體仿佛蘊含著無窮無盡的力量。這和他以前見過的其他大師明顯不同,其他大師的關注點還在對元力的理解和應用。
  莫名地,火山尊者心中生出一絲異樣的情緒。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世界發生劇烈的變化,修煉體系也在發生劇烈的變化。每一天都是日新月異,有著許多新的東西出現。
  傳統不斷被顛覆,新生的力量開始走上舞臺。
  世家依然強盛,但是卻早就不是當年那般不可動搖,反而暮氣漸重。火山尊者和宮府之間的淵源頗深,否則也不會接受宮府的供奉。他見識過當年宮府的氣象森嚴,如今的宮府割據一方,卻早就沒有當年那不可一世的氣勢。
  也是,現在都是元荒紀了。
  火山尊者收回自己的雜念,身旁響起一個聲音。
  “是傳說中的天宮神游之法。以酒為媒介,這個法子很巧妙。他體內的元力也很奇特,應該就是牧首會獨樹一幟的混沌元力。”
  說話的是師雪漫。
  火山尊者眼前一亮,恍然大悟:“原來是天宮神游之法,老夫也聽過,傳言早就失傳,沒想到在牧首會手上重現。”
  火山尊者忍不住看了一眼師雪漫,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厲害!
  宮珮瑤連忙道:“雪漫姐,有什么破解的辦法嗎?”
  師雪漫沉吟:“天宮神游之法,由來已久,但是奇詭莫測,修煉起來也是異常兇險。流傳至今,能修煉成功者寥寥無幾,外人知之甚少。我也只能猜測一二。”
  大家都豎起耳朵。
  “此人所飲之酒應是煉制的藥酒,里面有異種荒獸的氣息。異種荒獸的氣息刺激天宮,神游之法,天宮實際上已經把自己當做異種荒獸。我等元修大多單種元力,荒獸卻非如此,大多體質駁雜。混沌元力五行皆備,恰恰具備這個特點。他身體看似瘦弱,此刻卻擁有是異種荒獸的戰斗本能。”
  師雪漫稍稍頓一下,接著道:“天宮神游之法最厲害的地方,是能讓修煉者擁有荒獸的本能,卻神智不滅。”
  嘶,周圍響起倒抽冷氣的聲音。
  很多人是第一次聽說如此詭異的天宮神游之法,臉色都變得很難看。
  震耳欲聾的轟轟轟,就像一把把大錘,在不斷轟擊他們的腦門。
  “天宮神游之法也有缺點。”
  師雪漫的話,讓大家精神一振。
  “雖然擁有異種荒獸的本能,但是他的身體,還是元修的身體。有混沌元力的幫助,但是距離真正的異種荒獸還是有著無法逾越的鴻溝。過高強度的攻擊不能持久,否則他的身體會徹底崩潰。”
  宮珮瑤忍不住問:“那他這算過高強度攻擊嗎?”
  師雪漫搖頭:“不知道,要看他神游的是什么異種荒獸。他現在散發的氣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荒獸。”
  喬美祺看著師雪漫問:“我們現在怎么辦?”
  師雪漫吐出一個字:“等。”
  喬美祺連連點頭,大聲鼓氣:“等他們的力氣消耗差不多,我們再動手。”
  大師雖然強大,但是并非不可戰勝,大家心存畏懼,但并不絕望。城主府的侍衛都是清水城最精銳的力量,如今還有十五位之多,殊死一搏,未必沒有勝算!
  喬美祺此刻把豪商的狠辣果決,展現得淋漓盡致。他不怕死,侍衛們心中的畏懼也要少許多。
  等!等對方力竭之后,就是他們發動之時。
  大家眼中閃動仇恨的光芒。
  沒有人知道,師雪漫說的等,卻并非他們所想。
  地下靜室在顫動。
  上方傳來的轟擊力量十足,靜室天花板不斷簌簌抖落塵埃,但是黑暗中的艾輝渾若未覺。
  他猶如魔怔般,赤著腳在沒有一絲光芒的靜室走動,手中的冷玉小刃不斷切開黑暗,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劍痕。
  有的時候,他會停下來片刻,皺眉苦思。有的時候,他會不斷揮灑著長劍,劍痕沒有半點規律,就像一個稚氣的孩童拿著筆在墻上隨意涂鴉。
  外面的動靜,沒有影響到他分毫。
  渾身熱騰騰的蒸汽,正在不斷變小。
  轟,一聲比之前更大的震動,轟鳴聲連隔絕外音的靜室也無法隔絕。
  然而就在同時,一道銀色的電弧在黑暗中綻放。
  震耳的轟鳴聲中,黑暗中劍尖綻放的電弧,照亮棱角分明的臉龐和那雙清澈的眼眸。沒有了迷茫,沒有彷徨,沒有無助,沒有疑惑,它散發著璀璨的光芒,就像高懸墨色蒼穹的星辰,俯視著深沉大地。
  他沒有理會轟鳴,事實上,他沒有聽到。
  艾輝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沉浸在雷霆之中,他的眼睛死死盯著劍尖的電光。
  從來沒有這么近,觀察雷霆,體悟雷霆。
  他不知道剛才那聲巨響,是城主府水幕破碎的聲音,地面上的戰斗此刻激烈無比。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劍身的電芒愈發熾烈耀眼。
  與此同時,在艾輝體內,另一場戰斗也在進行。
  不斷增多的電芒,在艾輝身體蔓延,滲入到他的身體。它們在重塑艾輝的身體,這是大師必須經歷的道路,也是大師強大的原因之一。
  電芒愈發密集,艾輝全身如果披著一件銀色鎖子甲。當電芒掠過他胸口的血梅花,血梅花一顫,就像驚恐的血獸,拼命往艾輝的身體內鉆。
  血梅花的異動,立即吸引電芒的注意。
  一縷又一縷的電芒卻纏上血梅花,任憑血梅花往他體內鉆去,纏繞它的電芒卻是越來越多,滋啦滋啦,血梅花的花瓣開始龜裂。
  紅色的血霧從龜裂出噴涌而出,但是下一刻就被層層疊疊的電芒纏繞,飛灰湮滅。
  血梅花血色褪盡,銀色的電芒蜂擁而入,血梅花龜裂的花瓣開始痊愈,它變成一朵銀色的梅花,花瓣間還能看到細碎的電芒閃動。
  就在此時,遙遠神宮深處的佘妤,突然定住身形。
  她猛地挽起袖子,雪白如藕的手臂上,殷紅的血梅花,正在一點點往皮膚下方隱去。
  “不!”
  她不由發出一聲尖叫,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血梅花正在往她身體深處鉆!
  她幾乎魂飛魄散。
  精通【生滅花祭術】的佘妤,知道出現這種情況,意味著什么。
  生之花和滅之花陰陽孿生,在一般情況下,生之花是主,滅之花是奴。但這并不是絕對的,在某些特定的時候,比如花奴的力量遠遠超過或者克制花主,兩者的地位就會發生變化,就像陰陽會某些特殊的情況下互相轉化。
  但是生滅之花的轉化條件異常苛刻,只有花奴的實力超出花主實力一個境界才有可能發生。
  他怎么會比自己更強?還強一個境界?
  臉色煞白沒有半分血色的佘妤,如墜冰窖,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
  不,還有一種可能!
  艾輝的力量,克制她的力量!
  他到底選擇了什么?
  恐懼在不斷吞噬佘妤的心。
  如今的神之血如日中天,無人能敵。在戰場上,神修的優勢遠遠超過元修,血靈力克制元力,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在修煉上如今的神之血優勢更大,果玉的成熟和豐收,血晶血核的供給充足,讓神修日益強大。
  紅魔鬼的橫空出世,只是如今神之血強盛的縮影之一。
  她想不明白,還有什么力量能夠克制血靈力?
  這個世界怎么還有力量能夠克制血靈力?
  她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辦。
  怎么辦?
  她不要做花奴,一旦成為花奴,所有的身家性命全都掌握在對方手上。而自己就成為肥沃的土壤,自己所有的努力、生命力、精氣神、魂魄全都會被這朵滅之花吞噬,變成花主修煉的無上寶物!
  一想到自己生機凋零在這個世界灰飛煙滅,她感覺全身沒有一絲溫度,刻骨的寒意讓她身體不斷發抖。
  不!她絕對不要做花奴!
  去求陛下!
  陛下一定能夠知道解決的辦法!
  她就像溺水之人,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她瘋了一樣朝門口沖去,外面午時的陽光耀眼,在門后投下一片雪亮,她的腳步卻在光暗交界處踉蹌頓住。
  身形搖搖欲墜,蒼白的臉龐眼中透露出的是無邊恐懼。
  她突然扯開紅色衣襟。
  雪白高聳的胸脯上,一朵殷紅的血梅花嬌艷欲滴。
  遠方的黑暗靜室中,一朵銀色梅花悄無聲息在艾輝的左臂浮現。
  ***********************************************
  ps:前面把宮珮瑤記錯成宮瑤瑤,現在全改成宮珮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