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56 酒柜出手

楊笑東很少出手,在清水城,守衛都是相當有實力的精銳。而且清水城位于蠻荒最深處,生存環境非常惡劣,能夠在這里生存的元修,都不是弱者,自然也更加不是笨蛋。
  在幾場斗毆被鎮壓之后,清水城的治安相當不錯,也沒有遭遇到什么厲害的外敵,楊笑東甚至很少出現在大家面前。
  反倒是他的侄子楊武昌,大家更熟悉。
  因為楊笑東的叛變,侍衛們更加憎恨厭惡此人,愈發覺得他是沽名釣譽之輩。但是詭異的【折射叢林】,讓他們意識到,無論楊笑東的人品如何,大師依然是大師。
  楊笑東也驚出一身冷汗。
  那伙侍衛的這一擊顯然早有預謀,剛才如果不是在關鍵的時候,他開啟【折射叢林】,他現在只怕在那密密麻麻的攻擊飛灰湮滅。
  驚魂稍定的楊笑東,陡然心中升起怒火。他養尊處優多時,很久沒有遇到如此危險的事情,也很久沒有人敢這么冒犯他。就連城主喬美祺,和他說話都會客客氣氣。
  冷哼一聲,楊笑東周身漂浮密密麻麻三棱水柱,開始轉動。
  頓時無數亮光反射,閃爍不定,晃得人眼花。
  侍衛們不自禁瞇起眼睛,這些反射的光芒異常刺眼,像針一樣刺得眼睛生疼。
  地面有很多水漬,大多是水幕被破壞時,灑落在地面。然而此時,這些不起眼的水漬,卻成為隱藏在暗處的毒蛇,充滿危險。
  水漬悄然收攏匯集,化作一根根極細的三棱冰矛,它們前端尖銳鋒利,悄然朝侍衛們襲去。天空亮光閃爍迷人眼,掩護來自地面的殺機,就像藏在陰影中的毒蛇,伸出它的獠牙。
  眼看尖銳的三棱冰矛就要沒入侍衛們的身體,一縷云氣忽倏而至,就像靈活的白蛇,奇快無比在侍衛之間一掠而過。
  云氣只有拇指粗細,但是卻異常剛猛,所過之處三棱冰矛盡皆粉碎。
  空中的楊笑東猛地看向地面的師雪漫。
  然而師雪漫卻沒有空理會楊笑東,在她面前,秋水動手了。秋水丟出一個白、綠、黑、褐、紅五色的布玩偶。
  布玩偶就像五種不同顏色的破布縫制而成,它的嘴巴上縫制密密麻麻的針線,陰森可怖。
  布玩偶落在地面,就像冰雪般融化,在地面留下一灘五色的光斑。
  秋水眼波流轉,笑嘻嘻道:“出來吧,大王!”
  地面的光斑扭曲,一個矮小的身影從光斑中爬出來。人偶像是七八歲的孩童,但是渾身光溜溜,就像涂滿五顏六色的熒光顏料。它的臉扁平,亦是五彩斑斕,沒有眼睛、鼻子和耳朵,只有嘴巴,密密麻麻線縫的嘴巴。
  大王一出場,詭異陰森的威勢就籠罩全場。
  “殺!”
  侍衛們第二波的攻擊,悍然而至。
  他們的攻擊在楊笑東的【折射叢林】面前無功而返,這次他們把目標鎖定在這個斑斕的人偶身上。
  轟!
  五顏六色的光芒瞬間淹沒矮小的人偶。
  劇烈的爆炸和轟鳴,讓侍衛們心中稍安,這么密集的攻擊,那個看上去有點古怪的矮人偶肯定被炸碎了吧。
  但是當光芒散盡,侍衛們的臉色大變。
  大王不僅沒有半點損失,而且體型還增大了幾分,朝他們咧開布滿密密麻麻縫線的嘴。
  它在笑。
  侍衛們滿臉駭然,這個詭異的人偶,竟然能夠吞噬各種元力。
  【大王】,秋水的大師之道,混沌元力不受任何元力克制的特點,被她發揮到更高的層次。
  能夠吞噬各種元力的人偶,大王。
  師雪漫動了。
  她心中殺機四溢。
  她和艾輝討論過混沌元力,他們都認為混沌元力是一種極為強大的力量,有能力成為一個龐大的體系。混沌元力潛力巨大,能夠和血修的體系相媲美。
  現在所見,印證了他們的猜測。酒柜的天宮神游之法,和眼前秋水的【大王】,截然不同,卻各有神通,詭異莫測。
  沒想到,如今牧首會成為他們的敵人。
  師雪漫速度奇快,仿佛憑空出現在人偶身旁,手中的云染天纏繞著兩道云氣,一槍刺向大王。
  大王的反應很快,伸手抓向師雪漫的槍尖。
  云染天和大網的手掌毫無花巧撞在一起,同時擊中大王的,還有纏繞在槍尖的淡淡云霧。
  槍尖洞穿手掌,大王無動于衷,另一只手就像繩索一樣伸長,纏向師雪漫。
  但是當纏繞在槍尖的云霧,擊中在人偶的手掌。
  轟!
  槍尖洞穿的手掌和斑斕身影倏地消失,它就像被狂奔的野獸迎面撞上,又像是被狂舞的大錘擊中,直接倒飛出去。
  秋水的臉色大變,身形消失,下一刻出現在大王身邊。
  大王色彩斑斕的右掌,消失不見,只剩下半截手臂。
  師雪漫緩緩收回云染天,她的大師之道,【蒼穹鐵之云】!
  “蒼穹鐵的原料也很簡單,只有水。它的煉制也很簡單,只是壓縮。只要你能把一千桶水,壓縮到一桶,它就是蒼穹鐵。云可以壓縮成水,水可以壓縮成蒼穹鐵,那蒼穹鐵的云呢?”
  “再平凡的技藝,千錘百煉,都會灼灼生華。”
  “水可成鐵,冰亦成鋼!”
  “對我們師家來說,那些傳承、絕學都不是根本。根本是什么,是千錘百煉之雄心,是千錘百煉之寂寞,是千錘百煉之后的千錘百煉!”
  “專注你的槍,別管其他。”
  “這個世界和你無關。”
  被壓制的境界釋放開,漫天的水元力倒灌而來,師雪漫體內的元力正在不斷攀升,她的氣勢也在不斷攀升。
  師雪漫記得父親的話,她故意壓制境界。吸收水元力,釋放槍云,在不斷壓縮她的槍云,壓縮成水,再繼續壓縮,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她最終的目的,是把槍云壓縮成蒼穹鐵,再把它們打散粉碎成極度微小的顆粒,重構槍云,真正的蒼穹鐵槍云。
  這個工作,比他父親煉制蒼穹鐵更加困難,工作量也不知道大多少。
  她現在還沒有壓縮出來真正的蒼穹鐵。
  但是她的槍云已經極為沉重,超過鋼鐵,她的槍術威力也變得極為可怕。哪怕最普通的一擊都是勢大力沉,威力恐怖。
  這就是師雪漫,從不取巧,總是沿著最不聰明最困難的道路,披荊斬棘,一步一個腳印。
  沒有天才的閃光,沒有拍案叫絕的創意。
  然而她的強大,總是那么令人絕望,不知該如何抵擋。
  秋水滿臉肉痛,臉色有些發白。大王和她性命相連,大王如果隕落,她也會一命嗚呼。
  這就是大師之道的特點,大師之道容不得猶豫、彷徨和搖擺,只有追尋自己所信奉的、押上性命的道路,才有可能成為大師。
  大師豈有僥幸?
  秋水神情恢復狠辣,拼命往大王體內注入混沌元力。大王的手臂斷掌處蠕動,迅速生長,一只全新的手掌正在逐漸生長出來。
  楊笑東看得心中駭然。
  秋水的大王讓他感到心驚肉跳,竟然能夠吞噬敵人攻擊的元力,這簡直是所有元修的克星啊!
  師雪漫更可怕,剛才那一槍,毫無花巧,樸實無華。那一槍的結果,卻是令人肝膽俱裂。
  楊笑東想不明白,看似普通的一槍,為什么會這么強?
  侍衛們紛紛回過神來,他們繼續朝楊笑東發起攻擊。
  雖然楊笑東的【折射叢林】會偏轉他們的攻擊,但是比起能夠吞噬元力壯大自身的人偶,他們還是覺得楊笑東才是更好的目標。
  楊笑東定了定神,他決定把注意力放在這些侍衛身上。
  師雪漫不能離開露天的平臺,否則身后的侍衛和地下靜室的眾人,都要遭殃。看著被她剛才一槍轟到遠處的大王,師雪漫深吸一口氣,遙遙一槍刺去。
  嘶!
  細若游絲的聲音,就像狂風被撕開一個小口子。
  兩條細長的槍云就像糾纏在一起的兩條白蛇,朝秋水激射而去。
  遠處正在給大王注入混沌元力的秋水臉色大變,就在此時,一道殘影出現在秋水面前。
  轟!
  一聲驚天巨響,秋水面前的空氣陡然炸開。
  瘦弱的文士一臉漠然地站在秋水面前,杏仁狀的眼瞳沒有半點人類的情感,周身散發著恍如實質的兇殘氣息。
  酒柜緩過勁來。
  連續地轟擊水幕,酒柜的身體負荷極大,當水幕破碎,酒柜也不得不中途休息。但是掌握異種荒獸的本能,酒柜的體力恢復極快。任何一種異種荒獸,幾乎都擁有強大的再生能力或者自己修復能力,它們擁有極為旺盛而強大的生命力。
  此時的酒柜,身上看不到半點疲憊。
  空中的酒柜憑空消失,幾乎同時,一道殘影出現在師雪漫面前。
  師雪漫的云染天,不知何時出現在他面前。
  酒柜身形微微一側,五指如爪,抓向師雪漫的槍身。他的手指和槍身纏繞的槍云觸碰,嘭地一聲,酒柜的身體飛出去十多丈。師雪漫身體一矮,腳下地面出現無數裂縫,就像兩張巨大的蜘蛛網。
  酒柜的身體再度消失。
  師雪漫再度出槍。
  轟!
  又是一聲爆音,師雪漫腳下轟然粉塵飛揚彌漫,酒柜再度飛出去數十丈。
  酒柜的有根手指呈現不正常的扭曲,但是他絲毫不在意,再度沖向師雪漫。
  秋水注意全場的戰斗正酣,沒有人注意她,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剛剛恢復戰斗力的大王,就像一灘爛泥,悄然沉入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