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57 主奴易位

暗室忽明忽滅。
  一把墨綠色的長劍,無數電光纏繞劍身,就像無數細長的銀色水草。忽然,嗞啦一聲,一道拇指粗細的曲折電光從劍身延伸到黑暗深處,照亮大半個靜室。
  忽明忽暗的光芒投射在巖石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臉龐,剛硬鋒利的鼻梁和眉骨是閃動的銀色線條,唇隱藏在陰影和黑暗中,只有一條抿起的冷淡線條若隱若現,就像夜色中荒野遠方起伏的地平線。
  眼眶里是黑暗的深潭,深潭里倒映著星空,星空凝視著劍。
  筆直的劍身鋒刃,恰好把視野一分為二,一分不多一分不減,就像一條通向不可預測黑暗深處,兩旁深淵的狹窄道路。
  劍身上纏繞的電光,給這條道路鋪滿荊棘,也給這條道路插滿長劍。
  凝視著電光、劍和黑暗,呼吸平穩,沒有一絲顫動。
  羊腸崖道,你不可分心。荊棘滿途,你注定痛苦。長劍沿道,你不空手而行。此行黑暗,你無所謂陽光,只要斬下敵酋。
  嗯,就是這樣。
  電光暴漲,手掌劇痛,手中的劍柄就像長出無數細針。手掌握得更緊,艾輝的神情淡漠如常,他之所求并非今日心血來潮。
  早就如此,從未改變。
  力量總是伴隨痛苦。
  體內的元力在發生劇烈的變化,它們在重塑。
  修真時代,雷霆是最剛猛霸道的力量,也是修真者應用最廣泛的力量之一。幾乎每個門派都會有屬于自己的雷法。然而到了元力時代,靈力的消失,元力的興起,雷霆卻消失在人們的視野,重新變成掛在蒼穹和云端深處的天地之怒。
  在艾輝之前,曾經有無數元修都嘗試著馴服雷霆的力量,但是都以失敗告終。但是艾輝卻在龍脊火的一顆海寶和【落塵】中找到靈感。
  龍脊火的那顆海寶之中,殘留著上古的禁制,是修真時代遺留下來的雷霆禁制。當時的艾輝,只有動用血晶才能催動雷霆禁制。
  直到長街之站,他用出【落塵】。
  如果說遺留下來的雷霆禁制是一把年久失修銹跡斑斑的鎖,那【落塵】就是開啟那把殘鎖的鑰匙。
  【落塵】是劍丸三招之一。
  師父當年把劍丸三招送給艾輝的時候,絕對想不到那顆小小的劍丸,會對艾輝的一生產生如此深刻的影響。
  【弦月】開創了【六道月】,成為艾輝使用頻率最高的劍招之一。【落塵】成為艾輝大師之道的源頭之一,這種影響還會繼續下去。【返夜曇】終結了師父的生命,也在艾輝心中留下最深的傷疤和哀傷,他對自己說過,此生再也不用【返夜曇】。
  這就是宿命嗎?
  元力劍丸一顆顆破碎,電芒不斷滋生,越來越多,越來越粗壯。
  經過之前電芒淬煉的血肉,此時開始顫動痙攣,此刻的電芒太強烈。就連最深處的血肉,都無法幸免于難。
  電芒在不斷地增強,顫抖愈發激烈,血肉在接受電芒的淬煉,也在適應電芒。它必須適應,否則只會灰飛煙滅。
  還好自己是金元力。
  這是艾輝唯一覺得慶幸之處。
  控制著呼吸,保持平穩,艾輝把自己想象成一把劍。自己就是一把金屬鍛造的劍,在閃電的熔爐中被鍛造。
  越來越多的元力劍芒破碎,它們就像涌動的銀色雷漿,沿著周天運轉,緩緩流淌。它們流動很慢,所過之處,摧毀一切。
  在所有敵人之前,艾輝第一個感受到雷霆的毀滅氣息,身體在情不自禁顫抖,他想怒吼但是發不出任何聲音,他想哀嚎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早就預料到痛苦,早就決定承受一切,但是當它到來的時候,哀嚎、呻吟、瑟瑟發抖同樣如期而至無法幸免。
  沒有什么執著的信念,也沒有什么宏偉的理想,此刻只有本能,活下去的本能。
  大腦一片空白,身體不受控制,勇氣無處而來,除了撐下去別無選擇。
  元力瘋狂地涌向艾輝,四周墻壁的光芒也開始瘋狂地閃動,它們拖出長長的殘影,沒入艾輝的體內。那是在強大吸引力之下,墻壁上禁制在逐漸瓦解,元力涌向艾輝形成的景象。
  腳下地面的土元力,也在瘋狂朝艾輝涌去,一個褐色的土元環出現在艾輝腳下。土元環的內圈,逐漸變成銀色,土生金。新轉化的金元力,迅速沒入艾輝體內,但是依然不夠。
  艾輝的身體此刻就像永遠饑渴吃不飽的貪婪巨獸,涌入的元力是如此微不足道。
  很快,不斷增大的土元環的外圈,變得赤紅,靜室的溫度開始升高。赤紅的環在不斷膨脹,那是火元環,火生土。
  遠超過艾輝之前容納極限的金元力,在他體內流淌,元力中的雷芒愈發濃郁。
  第一個發現艾輝異樣的,是火山尊者。
  他發現有一部分的地火,不受控制地朝某個方向鉆去,赫然是地下靜室的位置。他先是一驚,但是轉眼狂喜,沒想到艾輝在這個關頭突破。
  如果艾輝能夠晉升大師,那他們一方就能多一位大師,他們的勝算就大大增加。
  火山尊者立即加大了攻擊的強度。
  火山尊者的反應,立即讓他的對手竇先生感覺到。火山尊者這是要拼命啊,竇先生馬上也加大反擊的力量。
  連鎖反應之下,戰斗激烈程度直線上升。
  激烈的戰斗,掩蓋了一些細節。
  地下靜室門口,沒有戰斗力的喬美祺、宮珮瑤等人都在此處。氣氛很壓抑,大家神情緊張,上面不斷傳來的轟鳴巨響,還有地面劇烈的顫抖。
  地下室的南瓜燈在斷搖晃,仿佛隨時會掉下來。
  喬美祺的臉色很難看,清水城是他心血,也是他的根基。經此一役,就算勝利,清水城也勢必元氣大傷。看著自己的心血不斷被摧毀,而且清水城還他最后的豪賭,他此刻心情可想而知。
  宮珮瑤神情也有些發白,但還是安慰喬美祺:“喬叔叔不要擔心,家父一定不會坐視不理。喬宮兩家世代交好,定然不會袖手旁觀。”
  喬美祺慘笑一聲,但是卻不想被小姑娘來安慰自己,咬牙切齒道:“放心,你喬叔叔可沒有那么容易被打敗!難怪之前各家商會收購材料受阻,原來是牧首會暗中搞鬼!牧首會,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可惜,你沒機會了。”
  忽然一個柔媚甜美的聲音在黑暗的角落里響起。
  喬美祺臉色一變,大喝:“誰?”
  一個色彩斑斕的人偶,從地面緩緩浮起來。
  色彩斑斕的大王沒有看喬美祺,那張扁平沒有眼睛鼻子的臉,對著喬美祺身后的宮珮瑤。忽然,密密麻麻縫線的嘴裂開:“宮小姐,姐姐可是好找了你好久。放心,姐姐可不舍得傷害你,到姐姐那做客幾天喲。”
  這么一個詭異陰森的人偶,聲音確實嬌滴滴柔媚甜美,每個人都覺得毛骨悚然。
  宮珮瑤猛地抬起頭,臉色蒼白:“你們是為我而來?”
  人偶嘴巴一張一合,密密麻麻的縫線就像是兩排牙齒一張一合:“嘻嘻,能遇到雪熔巖這樣的好東西,姐姐當然也不會放過,最近正好很窮呢。”
  喬美祺到底是商海沉浮多年,此刻已經恢復冷靜,沉聲道:“你們牧首會想要什么?想要對付葉夫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沒問題,我可以替宮府答應下來,你們不需要用這樣的手段,免得兩家產生什么誤會。”
  牧首會被合作多年的葉夫人重創,連總部都被抄了,損失慘重。喬美祺第一時間想到這個消息,心中暗道不妙,難道牧首會想綁架宮珮瑤向宮府施壓,然后對抗葉夫人?
  無論如何,瑤瑤可不能在這里出事。他和瑤瑤父親是莫逆之交,視宮珮瑤為自己的侄女。
  “放心,只要你們乖乖地配合,姐姐一定不會傷害你們。”
  嬌滴滴嫵媚的聲音異常動聽,元力在悄然波動,喬美祺幾人臉上露出迷茫之色。
  靜室內的艾輝忽然渾身一震。
  蘊含無窮無盡雷芒的元力,猛地闖入艾輝的天宮。天宮盤旋的天心火蓮燈察覺到危險,燈光暴漲,飛快地轉動,放出恍如實質的燈光。
  然而天心火蓮燈面對充滿毀滅氣息的雷霆洪流,孱弱不堪。
  燈光只抵擋了雷霆洪流片刻,就像戳破的氣泡,雷霆洪流轟然席卷,吞噬天心火蓮燈。天心火蓮燈灰飛煙滅,化作烏有。
  這一刻,苦苦掙扎的艾輝,獲得片刻的清醒。
  他心中苦笑,元力劍丸沒了,天心火蓮燈也沒了,這也算是真正的全新開始吧。
  下一刻,他的意識就被淹沒。
  狂暴的雷霆洪流,吞噬天心火蓮燈之后,壯大幾分。突破天宮,混雜著雷霆的金元力,更加磅礴。
  而在艾輝的雙手宮和地宮,仿佛有什么東西在凝結成形。
  然而混雜磅礴的元力,和往常一樣,沿著熟悉的路徑流動,到了艾輝劍式呼吸最獨特的地方。
  劍。
  黑暗中,冷玉小刃陡然光芒暴漲,胳膊粗細的雷霆電蛇纏繞劍身。
  冷玉小刃響了。
  和艾輝之前清越的劍鳴完全不同。
  一聲霹靂巨響,就像云層深處,突然響起的悶雷。
  艾輝一下子清醒過來,清澈的眼睛倒映著電光,就像雷霆劃過晴朗的星空。
  恐怖的氣勢陡然釋放。
  早就被吞噬元力殆盡的靜室墻壁,就像面粉一樣,轟然向外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