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458 大師之戰(一)

靜室的墻壁轟然爆炸。
  沖擊力驚人的氣浪裹挾著粉塵,就像一堵呼嘯碾壓的鐵墻,橫掃過靜室外的諸人。首當其沖的就是大王,它距離墻壁最近。
  當它意識到的時候,氣浪已經沖到身邊。
  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它挨了個結結實實。強大的沖擊力,就像一把重錘,狠狠擊中它。它的身體不受控制直接橫飛出去,砰,撞到對面的墻壁。
  其他人好不到哪里去,都無法控制身形,跌得頭昏眼花。
  大王立即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它畢竟融合了秋水的大師之道,實力遠超其他人。大王和秋水心神相通,她很快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抓住宮珮瑤!”
  剛剛爬起來的大王,鎖定也被拋飛摔倒的宮珮瑤。它的動作很靈活,絲毫不受影響,就像一道利箭,沖向跌得迷迷糊糊的宮珮瑤。
  其他人此時都頭昏眼花,沒有人阻止大王。
  大王的手掌眼看就要抓住宮珮瑤,只要能夠抓住宮珮瑤,他們這次的任務就完成。竇先生和楊笑東想不到,牧首會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宮珮瑤。秋水本來是想通過韓笠吸引宮珮瑤,沒想到韓笠卻是沉迷于和艾輝比劍,置任務于不顧。
  為了能夠得手,秋水也費了很多心思。清水城的防衛力量強大,一般的手段想要抓住宮珮瑤,幾乎不可能。
  此刻眼看就要得手,秋水的臉上閃過一絲喜色。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劍芒在大王面前一閃而逝。毀滅性的氣息,讓大王本能地剎住身形。
  大王對氣息非常敏感,它五行皆備,五行之中任何一種元力對它都無法造成嚴重的傷害,反而能被它吞噬,這讓它面對元修時候有著非常大的優勢。
  但是這縷劍芒散發的氣息,讓它感受到危險。
  還沒等它下一步有所動作,它的氣機被鎖定。緊接著,更加危險的感覺籠罩著它,這次就連心神相連的秋水臉色都變了。
  秋水心驚肉跳,那是什么氣息?
  她的腦子轉得很快,想到了可能是艾輝。
  難道艾輝突破了大師?
  她心中暗呼不妙,但是覺得沒有這么湊巧吧……
  地面的戰斗非常激烈,正處在一個微妙的平衡狀態。火山尊者和竇先生是旗鼓相當,短時間內是很難分出勝負。而楊笑東和酒柜的聯手,居然無法壓制師雪漫。如果艾輝再突破大師,那他們的優勢就徹底喪失。
  但是很快她就沒時間去想這個問題。
  大王連續遭受重擊!
  秋水花容失色,到底地下發生了什么?
  宮珮瑤掙扎坐起來,她呆呆地朝如今沒有圍墻的靜室看去。
  一道身影站在黑暗中,看不清楚臉,手中拎著一把纏滿雷芒的長劍,耀眼至極。雷霆的光芒,照亮他周身在顫動的空氣,這讓他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
  隱藏在黑暗和陰影中的臉龐似乎扭過來,朝她這邊看了一眼。
  地下室的燈全都被摧毀,如今一片黑暗,那把纏滿雷光的長劍,散發冰冷的光芒。除此之外,就是大王渾身色彩斑斕的熒光。
  宮珮瑤看不真切,說起來也奇怪,明明劍就在艾輝手上,可是除了劍和手掌,艾輝身體其他部位全都仿佛隱藏在黑暗中。
  宮珮瑤忘了說話,她完全被艾輝的氣勢震懾住。
  大王感覺到氣機被鎖定,它猛地朝外跑去。
  色彩斑斕的熒光,在黑暗中異常醒目。
  但是幾乎同時,一道黑影悄然出現在艾輝的身后。
  忽然,艾輝隱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似乎動了一下,一道亮百倍的銀色雷光突然在宮珮瑤的視野中綻放。她下意識尖叫一聲,突然綻放的雷光,刺得她眼前白茫茫,什么都看不見。
  轟!
  地面震動,有重物狠狠砸進地面。
  艾輝掄起手中的劍,就像掄起一根狼牙棒,重重抽中身后的黑影。整個動作行云流水,異常連貫,他早有預料。
  此時朝外狂奔的大王,渾身的斑斕熒光正在逐漸暗淡,動作也遲緩起來,最終化作一尊泥像。
  普通的元修,面對這樣極具欺騙性的招式,很容易中招。但是對于經常和樓蘭一起對練的艾輝來說,這樣的招式他見得多了。
  一開始樓蘭并不擅長,但是跟著艾輝很快就學壞。而且樓蘭更聰明,用的一些招式會更有欺騙性。有的時候連艾輝都需要打起精神,不小心的話很容易上當。
  大王遭到重創。
  它仰面躺在一個大坑里,就像一條死魚,縫線密布的嘴巴裂開,渾身不時有雷光浮現,這個時候手腳就會抽搐抖動幾下。
  這是艾輝掌握雷霆之道后的第一個戰果,效果好得出奇。
  艾輝看了一樣自己手中雷光纏繞的劍,扯動了一下嘴角,露出幾分苦笑。他的這個動作隱藏在黑暗中,沒有人看到。握著劍柄的手掌,就像針扎一樣,冷玉小刃籠罩著驚人的雷霆。
  他心中有些慶幸自己有劍式呼吸,否則那么多的雷霆,大大超出他身體能夠承受的極限,他最大的可能就是爆體而亡,或者灰飛煙滅。
  劍式呼吸,導引了大量的雷霆到冷玉小刃,大大緩解他體內的壓力。
  艾輝的大師晉升,只完成一半。
  但是這個時候,卻顧不得那么多。就像他剛才苦笑的是,被大量雷霆包裹的冷玉小刃,開始出現融化的跡象。
  冷玉小刃不堪重負。
  然而艾輝現在沒辦法把劍上的雷霆吸收進體內,他體內還是一個大炸藥桶。
  戰斗中,管不了那么多。
  看了一眼地上不斷抽搐的大王,艾輝毫不客氣一劍插在大王的胸膛。
  能幫自己消耗點劍上的雷光也是不錯。
  手臂粗的雷光,在大王身上不斷游走,大王的四肢抽搐得更厲害。但是僅僅過了十多秒,大王抽搐的動作越來越小,直至一動不動。
  大王的身體化成一灘五顏六色的爛泥。
  滋啦啦,密密麻麻的雷光在爛泥上游走,爛泥開始變得焦黑,化作飛灰。
  很快,大王就徹底從這個世界消失。
  艾輝拔出地上的劍,劍柄傳來針扎感減少了少許,開始融化的劍尖,似乎也停止下來。
  他心中稍稍松一口氣。
  送冷玉小刃的人不是什么好鳥,但是劍還是好劍。當下這個時候,想找到一把比冷玉小刃更好的劍,不太現實。
  實力越強,對兵器的要求也越來,更加精純的元力,需要更高階的兵器才能承受。更何況,艾輝修煉的還是毀滅性更大的雷霆,它本身對兵器的傷害就更大。
  艾輝體內脹滿了混合雷漿的元力,讓他有一種隨時可能爆炸的錯覺。
  他的動作小心翼翼,怕動作太大,引發體內元力的爆炸。如今他體內可不是安全的元力劍丸,而是混雜了極其濃郁雷漿的金元力。
  更要命的是,體內的金元力還在源源不斷滋生雷霆,偏偏艾輝還不知道怎么打斷這個過程。
  大量的雷漿從雙手宮和地宮滋生,艾輝知道和【落塵】有關,【落塵】就需要動用雙手宮和地宮。
  現在不是探尋這個的時候,艾輝深吸一口,小心地邁出步伐。
  其他人都已經看得呆住。
  一個照面,大王已經灰飛煙滅。
  可是此刻的艾輝,卻是小心翼翼,地拾階而上。
  他的動作非常遲緩,神情異常嚴峻,就像腳下的臺階是生死仇人一般。
  地面的秋水嘴角溢血,眼中盡是駭然,她不知道地底發生了什么,就已經失去和大王的聯系。她心中只有深深的恐懼,一個照面大王就被打敗……
  她不敢想象,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大腦一片空白。
  大王的身體是用極為珍貴的材料煉制而成,五行皆備,對任何一行的元力都沒有弱點。這也是她能憑借大王,躋身第九牧首的原因之一。哪怕大王充當靶子,就算是大師級的攻擊,想要摧毀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僅如此,它還能吞噬各種元力。它的身體本身就是一個五行生之環,不管哪種元力的攻擊被他吞噬,都可以用生之環分解。
  在以往的戰斗,大王只會越戰越強,從來不會受傷。如果是小隊出戰,大王也是當之無愧的肉盾,擋在最前面,從未失敗過。
  大王還擅長心神攻擊,這些奇招往往會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
  她想象不出什么樣的攻擊,能夠在一個照面就擊敗大王。她的眼睛死死盯著地下室的入口,渾身不受控制地戰栗,恐懼在不斷吞噬她的心神,但她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
  忽然,地下室的入口處,空氣扭曲模糊。
  就好像下面起火,熱浪從洞口處涌出來一般。
  一股難以形容的氣息突然出現,在場每一位的感知都是敏銳無比,手上動作動不由一停。
  這是一種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氣息,有些熟悉,但是更多的是陌生。
  大家極為默契地停手,目光匯集在地下室的入口。
  入口的空氣扭曲顫動更加厲害,一個模糊不清的腦殼出現在大家眼中。
  空氣中那股氣息彌漫開來,更加強烈,也更加震顫人心。
  酒柜那雙沒有半點波瀾的杏仁眼瞳中,第一次出現情緒波動。
  那是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