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59 大師之戰(二)

當艾輝以一種蝸牛的速度,一臉小心翼翼地踏上地面,迎接他的是一片死寂和全場的目光。
  他周身的空氣噼啪作響,就像無形的火焰在燃燒,劇烈地顫抖。
  艾輝的身形籠罩在氣浪之中,模糊不定。
  全場的目光全都匯集在艾輝的手中雷光閃動的長劍,他們一臉見鬼的模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雷霆!
  他們都知道艾輝的綽號叫做【雷霆劍輝】,但是很少有人會把它和真正的雷霆聯系起來。就連松間城幸存者說起長街之戰,聽到的人也只是笑笑。在大家的理解之中,【雷霆】只是形容艾輝戰斗的剛猛霸道。
  可是……
  那把雷光繚繞的長劍,此刻卻仿佛告訴他們,他們錯得有多離譜。而像竇先生這樣經驗豐富的老江湖,他們知道更多,也想得更加遙遠。
  如果,他們沒有記錯的話,艾輝是五行天有史以來以來第一位雷霆大師!
  他們悚然而驚。
  但凡任何稱號,只要有“有史以來第一位”,絕對不能用普通的眼光去衡量。
  這群人與眾不同。
  注定了要在歷史上留下自己名字的家伙,怎么會平凡?
  竇先生表情要鎮定許多,而楊笑東已經露出退縮之意。
  秋水心中最后一絲僥幸消失,她身體停止戰栗,涌上心頭是無盡的絕望。手足冰冷,從未有過的冷。她終于明白,為什么大王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隕落。
  她的眼眸空洞失神,天宮開始龜裂,境界倒退。大王是她的大師之道,凝聚了她所有的心神和心血。大王隕落,支撐她境界的支柱崩塌。
  酒柜類似蛇蜥的眼瞳,此刻同樣流露出深深的敬畏和恐懼。
  他的【龍吟春釀】,神游的是上古巨龍。但是即使上古巨龍,對雷霆也充滿本能的敬畏和恐懼,也把這份敬畏和恐懼傳遞給酒柜。
  眼珠子轉動一下,秋水的身上急速衰弱的氣息,讓酒柜明白今天事不可為。
  空中殘影一閃,他忽倏出現在秋水身邊,一把抓住秋水,猛地朝城外沖去。
  酒柜的動作非常突然,沒有半點預兆,干脆利落。
  等大家反應過來,他已經帶著秋水出現在百丈開外。
  始終表現鎮定的竇先生臉色變了,楊笑東更是臉色鐵青,他們沒想到牧首會竟然連一聲招呼都不打,掉頭就逃。
  竇先生此刻氣得只想罵娘。他的【北冥暗王樹】雖然能攻能守,威力強悍,但是卻有一個缺點,就是移動不便。一旦在地上扎根,想要重新收回,需要大約半分鐘,而且動靜很大。
  在平時半分鐘并不算長,但是在緊張的戰斗中,別說半分鐘,就是幾秒敵人都不會給。
  所以竇先生很少單打獨斗,若非這次牧首會給出的價碼很高,加上雪熔巖實在價值驚人,他根本不會出手。
  他也不敢全都相信牧首會,所以留了一手,那就是楊笑東。
  他和楊笑東之間的關系非同一般,彼此有絕對的信任。
  但是此刻竇先生心中充滿懊悔,把笑東給害了。
  本來他是覺得雪熔巖能夠讓大家狠狠賺上一筆,這一筆甚至可以讓他們吃一輩子。重要的是把握很大,四位大師沒道理拿不下來,還有笑東作內應,這不是十拿九穩么?
  事態的發展一開始也和竇先生的預料沒有太大的偏差,他們甚至占據上風。
  但是轉眼間情況顛倒,牧首會竟然直接嚇破了膽,拋下他們掉頭就跑。
  如今他們兩位大師,卻要面對對方三位大師,其中還有一位是有史以來第一位雷霆大師。
  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竇先生只覺得嘴里一片苦澀,他低聲道:“笑東,你先撤!”
  楊笑東紋絲不動。
  竇先生嘆口氣:“笑東,我們兩個一起死了,也沒啥意義。你要活著,也好歹能給我幫照顧寨子。”
  楊笑東身體一顫。
  竇先生像是在回憶,帶著一絲感傷:“當年我帶出來的人,你最有出息。其他人死的死,傷的傷。這一批娃還小,我放心不下,交給你了。你幫我帶好他們。”
  楊笑東眼眶泛紅。
  誰也想不到,身為黑道巨擘,殺人不眨眼的竇先生,竟然收留了很多的孤兒。
  楊笑東就是當年的孤兒之一。
  在他心目中,竇先生就是他大哥。竇先生的眼睛,當年也是為了救他受的傷。
  楊笑東成年之后,就被竇先生趕出山寨,這也是山寨的傳統。竇先生覺得他們應該好好生活,而不是打打殺殺。
  被趕出山寨的楊笑東隱姓埋名,開始新的生活。楊武昌是他收的義子,對外則宣傳是他的侄子。楊武昌也是孤兒,楊笑東看到楊武昌的時候,想到了竇先生和他。
  誰也沒想到,楊笑東能夠成為一位大師。
  沒等楊笑東開口,一個聲音打斷他們。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你們把這當菜場?”
  說話的是艾輝。
  只不過……這語調聽起來很怪異。
  小心翼翼的艾輝,唯恐震動體內的雷霆,全身保持不動,就連臉頰的肌肉都保持不動,咬住牙齒,聲音就像從牙縫中擠出來。
  師雪漫注意到艾輝的異樣,眼中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竇先生的注意力始終在觀察師雪漫,此刻突然暴喝:“快走!”
  楊笑東一咬牙,猛地扭身朝遠處狂奔,轉眼間就消失不見。
  艾輝啞然,他發現大師不光是實力更強,連見風使舵察言觀色的本事也要強得多。一看形勢不對,絕對掉頭就跑,毫不拖泥帶水,很少會看到他們死磕拼命。
  但是轉念一想,艾輝也心中釋然。只知道拼命的莽漢,如何能夠成得了大師?唯有那些天賦、勤奮、聰明、幸運的家伙,才能晉升。
  這么一想,艾輝頓時有點得意。
  他看著竇先生,有些躍躍欲試。剛才對付那個人偶,他沒覺得厲害,此刻恨不得有個扎手的硬點子來讓自己試試劍。
  老家伙看上去實力不錯。
  艾輝目光如劍,在竇先生的北冥暗王樹上掃來掃去,想著朝哪里下手。
  竇先生察覺到艾輝的目光,神色鎮定坦然,毫不畏懼。
  “我投降。”
  突如其來的三個字,讓艾輝一呆,也讓其他人呆住。
  場內陷入詭異的安靜。
  竇先生渾若未覺,主動從北冥暗王樹的保護范圍內走出來,他重復了一遍:“我投降。”
  眼前的畫面,讓人有些不知所措。
  艾輝喊了一嗓子:“鐵妞!”
  師雪漫身形出現在竇先生身邊,綁住竇先生,禁錮他的元力,他沒有半點反抗。失去控制的北冥暗王樹,迅速地縮小,幾分鐘后重新變成一根不起眼的藤杖。
  竇先生臉上看不出半點害怕,他其實確實也不恐懼。不要說現在,在拓荒令之前,大師的地位遠不如今天,但是只要一位大師愿意投降,沒有哪個勢力會去殺一位投降的大師泄憤。
  大師是最珍貴的資源之一。
  即使大師不愿意參加戰斗,他們淵博的學識,對元力的理解,都是極為珍貴的。任何一位大師,都尋找到屬于自己大師之道,他們對于元力的理解是遠超普通的元修。他們必然需要經歷大量的戰斗,實戰經驗極為豐富。
  如果他們去做夫子,任何一個家族和勢力,都會求賢若渴。
  所以竇先生并不擔心自己的安全。
  也許自己會受到一些限制,但是人生安全卻不會出問題。
  就在此時,艾輝朝師雪漫丟了個眼色,嘿然道:“斬草要除根!”
  師雪漫的云染天直抵竇先生的咽喉。
  剛剛從地底爬起來的火山尊者見狀大驚失色,投降的大師不殺,這幾乎是不成文的規定。除了大師很珍貴之外,也是大師地位特殊造成。如果竇先生投降之后被殺,會引起其他大師的集體憤怒。
  他剛想阻止,就聽到艾輝大聲喊:“楊師,出來吧!”
  竇先生心中一突,但是強自鎮定。
  沒有人出來。
  火山尊者此時也弄明白艾輝另有所圖。
  艾輝冷笑:“楊師,我數三聲,如果你不出來,我就把老頭給殺了。”
  一個神情陰冷的男子,從五十丈開外一座只剩下半截的民房后面走出來,赫然就是楊笑東。
  竇先生臉色一下子變了。
  火山尊者驚訝無比地看著艾輝,那處民房顯然是艾輝視線的死角,而且距離艾輝超過五十丈,這么遠的距離,中間還有很多阻隔,艾輝是怎么發現楊笑東的?
  楊笑東沉聲道:“你不敢殺他。”
  艾輝冷笑:“來,我們來試試。十秒之內你不投降,我就殺了他。”
  說完看也不看楊笑東,徑直數起來:“十、九、八、七……”
  艾輝數到五,楊笑東道:“我投降。”
  艾輝道:“麻煩尊者一下。”
  火山尊者現在對艾輝佩服得五體投地。瞧瞧,人和人是不一樣的,大師和大師也是不一樣的!自己這一大把歲數活到狗身上去了?
  他連忙道:“不麻煩不麻煩。”
  走過去,把楊笑東的捆綁起來,拎到艾輝面前。
  楊笑東仰著陰沉著臉:“我有最后一個問題,你怎么發現我的?”
  火山尊者也看著艾輝,同樣一臉好奇,只有師雪漫別過頭,一臉不忍目睹的模樣。
  艾輝得意洋洋:“想知道嗎?”
  “想知道。”
  艾輝道:“你躲的位置,再朝后看。”
  火山尊者和楊笑東扭過腦袋,朝民房方向看去,什么都沒有啊,再朝后看……
  一行大大的沙字在遠處的空中飄蕩。
  “楊笑東躲在房后。”
  沙字最后是一個穿著圍裙,一手拿鍋一手舉鏟的小樓蘭,栩栩如生。
  楊笑東一口熱血直沖嗓子眼,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