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61 大師之戰(四)

與來的時候悄無聲息無人知曉不同,艾輝一行離開的時候,是一只龐大的馱隊。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所有的馱盆獸都是喬美祺贈送,連同那些仆役腳夫,都一起贈送給艾輝。
  來的時候,松間谷沒有一位大師,沒有半點自保之力。而如今,艾輝頂著史上第一位雷霆大師的名頭,就足以震懾宵小,更何況還有師雪漫。
  加上俘虜的竇先生和楊笑東,四位大師坐鎮。加上松間谷的防御,沒有六七位大師,休想攻破松間谷。
  底氣十足的艾輝,擺出陣仗。
  而聽雷城的民眾們,得到消息,人們紛紛走出房屋。他們守在道路的兩側,不敢出喧嘩,車隊所過之處,民眾紛紛俯致敬。
  并非敬艾輝成為第一位雷霆大師,而是敬艾輝保住他們的家園。
  若非無路可選,誰愿顛沛流離?
  剛剛生的那場大戰,在天外天引巨大的震動。不僅僅是因為第一位雷霆大師的橫空出世,它還是拓荒令之后,元修們進入蠻荒,內部生的第一場兩個勢力之間的戰斗。
  天心城之戰參戰者是一群流賊盜匪,這場戰斗被視作一場叛亂。
  而聽雷城之戰,則是勢力之間的征伐。
  元修們一頭闖入蠻荒,建立自己的城市,他們時刻面臨來自荒獸的壓力。之前生的城市被攻破,全都是荒獸所為,沒有一起是相互征伐。
  大概誰也想不到,在后來的史書上,這場戰斗有一個專門的名字【聽雷之戰】。而聽雷之戰,被后代的史書視作一個轉折點。
  聽雷之戰,標志著天外天開始進入各城相互征伐的混亂時代。
  對于這個標志**件,后來的闡述很多。
  有人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是,元修們開始在蠻荒站穩腳跟,野心開始膨脹。也有人認為是葉夫人的上臺,引起諸多的不滿,牧會是其中之一。也有人認為大長老的死,群龍無,早就給天外天的混亂埋下伏筆。
  現在還沒有人知道,這場戰斗的影響將會多么深遠。
  但是對聽雷城內的居民來說,這場戰斗的重要性,比史書上的闡述還要重要。
  家園是自己的,歷史是時間的。
  艾輝不僅僅幫他們保住了家園,還留下了一座聽雷山。這里是蠻荒最深處的城市之一,他們面臨的最大威脅就是來自更深處蠻荒的荒獸。
  每一位居民對荒獸有著深刻的了解。
  艾師連續數日,在聽雷山揣摩雷法,雷霆滾滾,威勢浩蕩,數百里之外都能清晰可見。
  荒獸對雷霆的畏懼遠遠過人類,這幾天出去打探的元修回來無不驚喜莫名。數百里之內,幾乎所有的荒獸全都消失不見,而那些強大的荒獸更是一只都看不到。
  他們都以為走錯了地方。
  聽雷山殘留大量的雷霆氣息,讓荒獸本能地遠離,從而讓這一帶成為荒獸禁地。而只要雷霆氣息一天不散去,聽雷城附近就還是荒獸禁地。
  在蠻荒,沒有什么比安全更幸福的事情,聽雷城的未來一片光明。身為當地的居民,他們受益最大。
  亂世之中,草芥之民的愿望無人在意。他們也知道,艾師并非為他們而戰,但是聽雷城卻因為艾師幸存,還將因艾師而受益良久。
  傳奇是天空的星辰,而他們是地上的草芥,天地之遠,扯不上半點關系。
  他們一禮,不求大師回應,只是心中所謝。
  沿途密密麻麻的人群不斷俯致敬,偌大的街道只有馱盆獸沉重緩慢的腳步聲。
  氣氛異常肅穆。
  坐在馱盆獸背上的艾輝臉上笑容消失,他抿著嘴唇,神情變得嚴肅,原本散漫的坐姿消失,不自主挺直背脊。
  突然間,他心中有些堵得慌。
  不知道為什么,他也不愿意去想為什么。
  亂世之中,誰都不容易,不是么?
  馱隊就在這么一片寂然無聲中,離開聽雷城,消失在莽莽蠻荒。
  出城沒多久,艾輝的心情就恢復如常,那些不愉快的、莫名其妙的情緒都被他拋之腦后。自己可不是什么英雄人物,拯救世界這個任務,就交給別人吧。
  艾輝在把玩著竇先生的藤杖,滿臉好奇。
  竇先生和楊笑東并沒有受到苛刻的待遇,他們只是被禁錮元力。楊笑東的神情很陰沉,對艾輝愛理不理,竇先生反而要坦然許多,不管艾輝問的什么問題,非常有耐心,知無不言。
  “這棍子為什么能吞噬光線?”
  聽到艾輝的問題,楊笑東第一個受不了:“這不是棍子!”
  艾輝啊了一聲,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一副“大爺也是見過世面的你別想誑我”的表情,鄙視道:“這明明就是棍子啊。”
  楊笑東額頭青筋跳動,只覺得這張臉怎么看怎么可惡,恨不得一棱柱插得這貨滿臉血,咬牙切齒:“這是北冥暗王樹!”
  一代奇珍【北冥暗王樹】,竟然被稱作棍子,楊笑東只覺得像吞了一只蒼蠅樣難受。雖然在心中不斷告訴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但是怒火還是忍不住在胸中翻騰。
  他幾乎是一字一頓把這句話說完。
  艾輝恍然大悟:“我懂了,高級棍子!”
  楊笑東勃然大怒:“你才是棍子!”
  艾輝一臉看白癡的神情看楊笑東:“什么眼神!有這么厲害的棍子嗎?”
  楊笑東別過臉,渾身氣得抖。
  竇先生哈地笑了一聲,語氣緩慢,解釋道:“它能吸收光線,因為它是北冥暗王樹。北冥幽絕之地,終日無光。因為北冥生長著一種非常特殊的樹,暗樹。暗樹以光線為生,不同的是,它們是吞光生暗。它們的葉片,有一層暗域,能夠吞噬周圍的所有光線。而這棵樹,是暗樹之王。十萬可暗樹,才能誕生出一棵暗王樹。”
  艾輝感覺自己就像在聽故事:“北冥在哪?”
  “不知道。”竇先生搖頭:“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北冥在什么地方,也許知道了也去不了。但是在修真時代,經常會有強大的修真者潛入北冥。”
  艾輝反應過來,大感興趣:“所以這是修真時代遺留之物?”
  “老夫得到的是一顆種子。”竇先生滄桑的臉上露出緬懷之色:“那時老夫還不知道它是暗王樹的種子,只以為它是一顆普通暗樹的種子。不過當時普通暗樹對老夫來說,也是個寶物。所以非常珍惜,費盡心力培養,后來機緣巧合之下,才得知它并非普通的暗樹,而是一刻暗王樹。”
  兩眼放光的艾輝厚顏無恥道:“它現在是我的了。”
  楊笑東騰地站起來,勃然大怒:“你無恥!”
  他知道北冥暗王樹對竇先生何等重要,有北冥暗王樹的竇先生是一位實力強橫的大師,而沒有北冥暗王樹的竇先生,只不過是一位普通的元修。
  竇先生擺擺手:“從老夫被俘虜,北冥暗王樹就是你的戰利品。不過老夫有個不情之請,不知能不能說。”
  楊笑東這才想起他們俘虜的身份,神情灰敗,頹然坐下。
  艾輝瞥了楊笑東一眼,這個陰沉的家伙,一遇到關系到竇先生的事,就會特別容易激動。
  竇先生的沉著和坦然,反而讓艾輝有些佩服,果然姜是老的辣。
  艾輝的語氣也多了一絲尊重:“請講。”
  “老夫沒多少時間活了,北冥暗王樹在我手上也是糟蹋了。北冥暗王樹極為長壽,古書上說有光不滅,隨時日增長愈強悍。在老夫手上不過數十載,若是就此埋沒隕落,才是遺憾。”
  楊笑東神情平靜少許,默然不語,他知道竇先生這話是說給他聽的。
  “老夫參悟【北冥暗王樹】數十載,多少也有點心得。老夫愿意把所有心得全盤交給閣下,絕不藏私,只求閣下能夠收留山寨的孩子。”
  楊笑東神情如常,其實當竇先生開口,他就明白過來。他畢竟是從山寨出來的,知道竇先生最放不下的是什么。
  “山寨的孩子?”
  艾輝愣了一下,但是想了想,人之常情嘛,點頭答應下來。
  當大家跟著竇先生來到山寨。
  艾輝看著山寨被召集起來黑壓壓的一片小孩,滿臉震驚,脫口而出:“厲害啊老竇,你居然這么能生!”
  冷場。
  萬年不變的竇先生,情緒第一次生如此劇烈的變化。他臉上的肌肉先是變得僵硬,表情凝固,全身的肌肉都變得僵硬,緊接著騰地臉漲得通紅。
  他張了張嘴,但是什么聲音都沒有出,因為他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其他人的表情也變得尷尬。
  楊笑東剛想開口。
  艾輝已經拍了拍竇先生的肩膀,慨然道:“老竇,你放心,以后松間谷就是你的家,也是你孩子們的家。老竇你是一個有擔當的老男人!養這么多小孩,真不容易!”
  竇先生的臉漲得通紅,他歷經殘酷的人生,卻從來沒有經歷眼前這樣的場面,他手足無措。
  他剛想開口辯解一二,艾輝已經轉身離開,混進小朋友之中,滿臉堆笑。
  小朋友們一開始都充滿戒備地看著艾輝,但是很快就和艾輝打成一片。
  本來滿臉通紅的竇先生神情緩和下來,他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他目不視物,但是對情緒卻有著異乎尋常的直覺。他能感受到,不光艾輝對這些小孩沒有半點敵意,連師雪漫、樓蘭都是由衷的開心。
  楊笑東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但是陰沉的臉上少見地明朗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