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62 勝利

當中央三部的旗號出現在平叛戰場,戰爭便失去了懸念。p五行十三部,從組建開始,中央三部就是最特殊最神秘的戰部,他們直屬于長老會。中央三部分別由【聽風】、【裁決】、【神畏】組成,外界對他們的了解非常少。
  只知道【聽風】擅長打聽消息,線人無數。【裁決】負責審判定罪,只有一些非常特殊的犯罪,才會出動【裁決】。【神畏】流傳的消息最少,也最為神秘。
  更奇特的是,中央三部并不在五行天,而是駐守在舊土。
  中央三部為什么駐守舊土?駐守在舊土何處?都無人知曉。
  哪怕就是那些消息靈通,知道許多鮮為人知內幕的世家豪門子弟,也沒有人知道其中原因。
  神秘總是滋生流言。
  有的說中央三部駐守著一座規模驚人的寶庫,那是五行天最后的希望,保存了無窮無盡的財富和珍奇、兵器等等。當五行天到生死存亡的關頭,這座寶庫,就是五行天翻身的最后機會。
  也有的說,中央三部駐守之地,是一條通往蠻荒深處的大裂縫。為了防止荒獸從這條大裂縫涌入舊土,中央三部駐守此地。
  還有的說,那根本不是什么通往蠻荒深處的裂縫,而是通往深淵。
  各種版本,千奇百怪,流傳很多年,經久不衰。但是到今天為止,這依然是個謎團。其他十部都有退役的制度,但是中央三部一旦加入,便終生無法退役。
  但是無論任何一個版本,有一點是出奇地一致,那就是強大。中央三部的強大,沒有任何一個人懷疑。在普遍的認知中,中央三部的實力要比起其他十部強大得多。
  哪怕十部之中最強大的戰部,都無法和中央三部其中任何一個戰部相比。
  還有人說,只有大師才能夠加入中央三部。當然只有稍有點常識的人,就知道這個說法是多么的無稽可笑。
  這世上可沒有那么多的大師。
  中央三部的旗號出現在戰場,立即造成無以倫比的沖擊。十多股盜匪組成的叛軍立即潰不成軍,只要旗號飛過之處,地面的盜匪驚恐地趴在地上抱頭投降。
  就仿佛一瓢燒得滾燙的熱油,澆在白雪之上。
  沒有費半點吹灰之力,盜匪大軍逃的逃,投降的投降。
  戰斗結束之快,震住所有在暗中關注這場叛亂的人群。當連綿不斷的俘虜,出現在城外,天心城頓時沸騰。這段時間,他們心驚膽戰,唯恐叛軍入城,將他們洗劫一空。
  定罪,審判,斬首。
  【裁決】的效率之驚人,手段之殘酷,讓眾人目瞪口呆,心中駭然。對于這些盜匪,【裁決】沒有半點憐憫。
  天心城外,每天都是成排成排的盜匪被斬首示眾。
  人們第一次看到那些面無表情的裁決部隊員,他們神情一片漠然,就像經驗豐富的劊子手。俘虜臨死前失控的尖叫,飛出去的頭顱,噴涌的血柱和轟然倒地無頭尸體,都無法讓他們的神情有一絲的變化。
  但是裁決部并非什么人都殺,盜匪之中投降的大師,并沒有被殺,而是交到葉夫人手上來決定他們的命運。
  總共六名大師。
  大師無死罪,是不成名的規矩。
  六位大師都愿意聽從葉夫人的指揮和命令,六位大師無論放在那里,都是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力量。這也是為什么六位大師的性命,交到葉夫人手上。
  然而葉夫人沒有接受他們的投降,六位大師被斬首示眾。
  當六位大師的頭顱高高掛在天心城外的木桿上,天心城一片嘩然。
  兔死狐悲,許多家族中豢養的大師,對葉夫人極為反感。在大師們私底下的宴會上,許多人公開聲稱絕對不會替葉夫人效力。
  這些流言也會傳道葉夫人的耳中,但是葉夫人對此不置可否,依然我行我素。
  但是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人們才駭然驚覺,端莊賢淑的葉夫人,竟然如此霸道如此鐵腕。
  當天夜晚,無數人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第二天天還未亮,城主府外車水馬龍,請求葉夫人接見的家主排成長長的隊伍,一個個都是顯赫的名字。
  天心城的居民為叛亂被平定而歡喜,這些世家們的眼中可沒有什么喜歡。他們的目光不時瞥向那些城外高懸的大師頭顱,那些頭顱就像有魔力一般,不自主吸引著他們的目光。
  葉夫人真夠狠啊,竟然連大師都敢殺!
  就在這個時候,天心城迎來了建城后的第一場雪。
  冰冷刺骨的雪花,是旋轉的鋒利刀片,隨著狂風飛舞。風雪極為恐怖,所過之處,地面的巖石、樹木都遭到嚴重的破壞。遮天蔽日,連太陽的光芒都被隔絕,如同夜晚。
  如此可怕的天氣,倘若在城外,基本上無法幸免。
  許多人暗中相傳,肯定是老天都看不下去葉夫人為所欲為,才有這么一場堪稱可怕的風雪。
  天心城的五座鎮神峰防御全開,擋住呼嘯的風雪,城內溫暖如春。
  然而,城內人心惶惶,沒有誰覺得溫暖如春。許多人想方設法像逃出這座保護他們的城市,因為城內比外面的風雪更加冰冷刺骨。
  沒有半點預兆,【聽風】部忽然動手。
  數十個家族被查抄,罪名是勾結盜匪,充當內應。一樁樁鐵證如山,都證明這些家族死有余辜。
  拘捕,審判,定罪。
  然而這次裁決部卻沒有出現,而是聽風部。據說裁決部對這次的行動保持沉默,神畏部不是很贊同這次行動,只有聽風部毫無顧忌,回到天心城,就成為葉夫人手上最鋒利的刀。
  打探消息對聽風部來說,再簡單不過。
  一時間天心城人頭滾滾,血流成河,就連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整個行動持續了整整三天。
  但是當活下來的人們回憶這三天,他們的記憶中沒有半點溫暖。每當他們回憶敘述時,語氣都不自主帶上顫抖。風雪籠罩的天心城,三天里看不到半點陽光,黑暗如夜,沿街終日不滅的南光燈,散發的光芒都帶著滲人的寒意。
  一字排開的鍘刀,看上去異常壯觀。
  被清算的家族是三十九個,問罪之人超過七千余人。這其中既有實力低微的仆役,也有實力強橫的大師。
  其中斬首一千六百二十二人。
  在五行天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那一場清算能夠與之相提并論。前所未有的血洗清算,讓天心城的光幕,似乎都染上一層血色。
  這三天被稱作【鍘刀雪夜】。
  當風雪過境,太陽重新升起,陽光灑滿大地,繁華的天心城似乎都變得空曠許多。市場更是蕭條,人們不敢出門。
  過了幾天,緊張的氣氛逐漸緩解下來,天心城仿佛也回到之前的安詳寧靜。
  城主府。
  一位頭頂挽著一個發髻的文士,面白無須,臉上還掛著微笑。他的眼睛不大,但很清澈明亮,微笑非常有感染力,如沐春風。
  誰也想不到,這個看上去溫暖的男子,就是聽風部部首年聽風,
  他語速不快也不慢,條理清晰地稟報這次行動的細節。
  葉夫人聽得很仔細,不時詢問。
  一直等稟報完,她臉上露出微笑,感慨道:“家賊難防啊,沒想到這么多的人,寧愿把天心城給盜匪,也要妾身離開城主之位。若是他們有本事,城主之位就是讓給他們有何妨?妾身一介女流,只想把小寶好好撫養大。公公臨終托付,妾身不想公公心血付諸東流,才勉力為之。若是遇到賢能,妾身一定讓出城主之位,親自相迎。”
  年聽風溫聲安慰:“夫人何必理會那些庸俗之輩?當今天下,若有誰能夠力挽狂瀾,唯有夫人!夫人切莫說出此等氣話,屬下心中難安。”
  葉夫人感激道:“妾身可沒有那么厲害,這次多虧了年部首。妾身的城主之位丟了毫不可惜,但倘若盜匪入城,那只會生靈涂炭,城毀人亡,不知道多少家族覆滅。”
  年聽風恭恭敬敬道:“夫人說得多。若是再任由大家這么散漫下去,一盤散沙,必亡。天外天需要一個新的領袖,才能讓我們大步前進。這些墻頭草,居心叵測,圖謀不軌,死了一點都不可惜。”
  葉夫人嘆息道:“就是可惜了那些大師。”
  她可惜的并非盜匪中的那些大師,而是城內那些家族供奉的大師。這些大師,數量不少,如果能夠為她所用,那就是如虎添翼。
  可惜這些大師,幾乎全都被牽連其中,大半都被斬首殆盡。
  “夫人何必在意?夫人的大師之光,真是天才的創意。只要時間一到,大批的新人涌出。”年聽風鄭重道:“我們只要熬過了這段時間,到時候大師全是自己人,再也沒有人掣肘。其他人自然會閉上嘴巴,夫人才能盡情施展才華,挽救天心城于水火之中。長痛不如短痛,與其讓他們爛掉,不如把爛肉挖掉。”
  葉夫人露出喜悅之色:“有聽風相助,妾身才是真正的心安。有件事,還要勞煩聽風了。”
  年聽風連忙恭敬道:“夫人還有什么吩咐?”
  “幫我去打聽一個人。”
  “請夫人示下。”
  “雷霆劍輝,艾輝。”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