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63 改名聽雷

風雪散去,陽光重回大地,然而一夜之間,天心城仿佛變得更加肅穆。原本的夜夜笙歌,消失不見,世家豪門此時也夾起尾巴做人,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得罪葉夫人。
  鍘刀雪夜的血跡還未散去。
  誰也不知道葉夫人下一步的動作是什么,但是只要稍有點眼力的人,都知道此時絕對不要招惹葉夫人。
  中央三部的軍紀森嚴。
  鍘刀雪夜之后,在街道上看不到一位中央三部的元修。
  威名赫赫,神秘莫測,強悍無匹的實力,冷血殘酷,殺人不眨眼,軍紀森嚴,這些構成中央三部給天心城留下的記憶。
  三部的駐地并不在一起。
  聽風部的駐地位于天心城東的一處兵營。原本是天鋒部的一處演武場,暫時給裁決部駐扎。地方不大,根中設施也很簡陋,但是裁決部卻沒有絲毫意見。
  實際上,兵營容納裁決部綽綽有余。
  中央三部威名在外,實力遠超其他十部,論規模則是五行十三部中規模最小的三個戰部。聽風規模最大,滿員編制也不超過一千人。而裁決部的滿員編制只有八百人,規模最小的神畏部,滿編五百人。
  事實上,中央三部從來沒有滿編過。
  中央三部的選拔非常嚴苛,如果沒有合適的元修,他們寧愿空缺。他們對元修的精神要求極高,如果意志稍稍薄弱,就會棄之不用。
  一架不起眼的三葉藤車,出現到兵營門口。
  藤車沒有任何標記和顯眼之處,就是隨處可見的貨運藤車。只不過車身被厚實的黑布罩住,看不見里面的光景。
  現在很少人用三葉藤車來運輸貨物,元力獲取的成本更高,難度也更高。三葉藤車需要消耗大量的元力,用來運輸貨物實在不劃算。如今的主流是不需要消耗太多元力的馱盆獸,載重量大,飼養容易,在野外的生存率高。
  但是這里畢竟是天心城,如今天外天最大的城市,擁有最多的世家豪門,也是最繁華之地,三葉藤車的數量還是比較多。
  接近兵營口,火浮云的速度立即慢了下來。兵營門口值守的元修神情沒有半點變化,但若是直覺稍微敏銳之輩,就會察覺到起碼明里暗里,超過十縷氣息鎖定他。
  車門被打開,一位七八歲的女童走下車。女童短發及耳,柔順光滑,就像一個圓圓的蘋果,額前是整齊的劉海。臉蛋帶著幼童特有的嬰兒肥,看上去粉雕玉琢,長長的睫毛就像兩把刷子,宛如可愛的玩偶。
  她身后跟著幾位面無表情的護衛。
  門口值守的元修神情肅然,啪地行禮:“裁決大人!”
  女童神情淡然,微微頷首,便從門口走過去。
  這場面頗有幾分滑稽的味道,可愛的女童擺著一副小大人的模樣,這讓她看上去更加可愛。因為身材的緣故,她的腿很短,步伐很小,走路的速度也有些慢吞吞。身后那些深不可測的高手,跟著放慢速度,幾乎是小碎步跟著緩緩前進。
  個個兇悍的元修,挺直身形,目不斜視,滿臉肅穆地恭敬行禮。
  誰也想不到,這位看上去只有七八歲的女童,就是神秘莫測的裁決部部首,西門裁決。
  走入兵營,入目所及,全都是在拼命修煉的元修。有的在自己修煉,有的在對練,似乎和其他的戰部沒有什么區別,但是倘若其他十部的元修目睹這一幕,就能發現其中詭異之處。
  安靜,異乎尋常的安靜。
  獨練者默默地揣摩,默默的思考,默默地比劃。對練卻要激烈得多,不時鮮血飛濺,有的元修身上已經傷痕累累。但是沒有人發出一聲悶哼,他們就像不知道疼痛一般。
  場面很詭異。
  西門裁決和她的隨從,都是一臉無動于衷,他們不是第一次見到。
  年聽風看到西門裁決一行,迎了上去,呵呵笑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裁決大人竟然親至。”
  女童冷冷道:“萬神畏也會來!”
  年聽風臉上的笑容不減,但是眸子里的笑意消失不見,道:“這么大陣仗?那我們去議事堂說話。”
  說罷轉身在前方帶路。
  西門裁決的隨從都停在議事堂外,而年聽風的部屬也無人入內。
  空曠的議事堂,年聽風自己動手煮茶,一邊燒水一邊道:“這天心城的茶葉,可比舊土好得多。上次抄家到手的,忘了是哪家了。這些家伙,讓他們上陣殺敵是難為他們了,吃喝玩樂那可是個個都是好手。抄來的茶葉,大半我都沒喝過,等這批茶喝完了,得再抄幾家。”
  西門裁決的蘋果臉神情冷然,一言不發。
  沒過多久,一個滿臉胡須頭發茂密的大漢推門而入。大漢的身材異常魁梧,就像山中的野人,雙手比一般人要長許多,看上去有點像猿猴。他臉上密布風霜,夾雜著許多細小的傷痕,交錯縱橫,身體裸露的部分,手臂、雙腿,隨處可見疤痕。
  他的眼睛非常獨特,瞳孔的顏色很淡,這讓他的眼睛看上去很蒼白。
  神畏部部首,萬神畏。
  萬神畏大步流星走入議事堂,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甕聲道:“我聞到了香味。”
  “新茶,保證你沒喝過。”
  年聽風笑吟吟地拎起呼騰虎騰冒熱氣的茶壺,給萬神畏和西門裁決各自倒上一杯,最后給自己倒上,捧著茶盞淺飲一口,滿臉陶醉。
  一時間,議事堂一片安靜,只有爐子上的茶壺在呼哧呼哧冒熱氣的聲音。
  西門裁決看也沒看面前的茶,冷冷問:“年聽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年聽風仿佛沒有聽到,片刻之后,才慢條斯理道:“什么什么意思?”
  西門裁決臉上密布寒霜:“平叛是我們該做的,那些盜匪殺了就殺了,幾個大師也無所謂。但是天心城的這些大師,為什么要殺他們?”
  年聽風好整以暇反問:“為什么不可以殺?”
  西門裁決淡然道:“你知道他們是無辜的。”
  “那又怎么樣?”年聽風哈地笑了:“裁決大人,無辜的人多了,誰該死?死這么幾個人,裁決大人心疼了?”
  萬神畏放下手中的茶盞,甕聲道:“好好說。”
  年聽風悠然抿了一口茶湯,才道:“我明白裁決大人的意思,他們是大師,又是世家的人,按理說是我們自己人,也算是戰力,殺了太可惜。不過我不這么想。”
  其他兩人都不語,議事堂只有年聽風的聲音在回蕩。
  “他們是大師沒錯,是自己人沒錯。可是已經從根子上爛掉了。看看,我們從五行天被逼到蠻荒,天心城才不過初建。這些家伙在干嘛?只想著享受,大師很厲害嘛,來培育新茶可是一把好手。”
  年聽風說到最后,已經是濃濃的諷刺。
  西門裁決和萬神畏都閉嘴不言,他們知道年聽風并沒有夸大其詞。
  “咱們這么狼狽?是實力不夠嗎?是,實力確實不夠。但是更多的是我們已經沒有血勇之氣。看看,我們五行天的支柱,這些世家們,個個都沉迷享受。遇到危險,就嚇得縮回去。這樣的自己人有什么用?”
  年聽風的語氣愈發激昂。
  “他們就是一塊塊爛肉,你別指望他們能夠變成好肉。你要想活下來,只有一個選擇,把這些爛肉都挖掉!損失很大,很痛,下不了手,沒錯,但是繼續拖下去,只會是死路一條。”
  他的語氣忽然變得平靜,但是卻透著一縷狂熱。
  “所以我的選擇很簡單。葉夫人是唯一的選擇,除了她,你們再給我一個名字?誰能說出來?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成功,但是我知道,她是唯一的希望。她如果輸了,五行天就輸了。”
  他的目光掃過兩人,意味深長道:“只要能贏就行,做誰的刀不是刀呢?”
  西門裁決淡淡道:“你還知道什么?”
  萬神畏也看著年聽風。
  年聽風是聽風部部首,聽風部最擅長打探消息,如果年聽風有什么特殊的內幕消息,兩人一點都不奇怪。
  他們深知年聽風的為人,為人謹慎,沒有把握的事情絕對不會做。如果做,那一定是有必須這么做的原因。
  年聽風笑了,重新端起桌上的茶盞:“我看好她的大師之光。”
  西門裁決和萬神畏對視一眼。
  大師之光并不是什么秘密,整個天外天都知道,甚至葉夫人專門為它舉行一系列的選拔。但是對大師之光的內幕,卻無人知曉。甚至沒有人知道,這些人到底被送到哪里。
  兩人知道年聽風一定是知道什么。
  但是年聽風的嘴很嚴,想從他嘴里聽到什么,根本不可能。
  西門裁決冷冷道:“沒有宗師贏不了。”
  年聽風攤攤手:“誰都想成為宗師。但是比起希望渺茫的宗師,還是大師更現實一點,起碼不會讓我們場面那么難看。”
  西門裁決冷哼一聲,徑直起身,朝門外走去。
  年聽風身形紋絲不動,自顧自地喝茶。
  萬神畏起身,大步走到門口,忽然停下來。
  “聽風,你沒說實話。”
  說罷推門而出。
  自始至終,年聽風笑吟吟地喝著茶,神情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