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8 上課

開啟本命元府之后,艾輝發現自己以前的經驗就不是那么夠用,元力的運轉和以前和很大的區別。任何招式都是由許多的細節而構成,一個細節沒有做好,就可能讓招式的威力大打折扣。如何發力,如何運轉元力,何時該快,何時該慢,大量的細節決定這一招最后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艾輝是個踏實的人,這是他的經歷給予他的財富。
  太深奧的東西,他沒有想過,也不覺得自己是那塊料。懸金塔的摸索很成功,但是他沒有因此而得意洋洋。董夫子講得很透,自己在蠻荒也琢磨了很久,厚積薄發,才有那些領悟。
  他知道自己的分量,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天縱其才,很多東西都是野路子。
  感應場的元力發展了一千年,那么多的天才和前輩,不比自己厲害?他能做的,就是堅持、苦練,把夫子們教的東西學好。
  什么叫學好?
  就是把夫子教的每一個地方,都搞明白。這里為什么快?這里為什么慢?掰爛了揉碎了,搞明白了,能做到了,才是學會。
  本命元府開啟,懸在他頭頂的劍就沒有了,他有四年的時間給他慢慢去學,而不用那么著急。只要自己認認真真,踏踏實實學四年,應該能成為一位登記在冊的元修吧?
  他不是很有把握,但這是他努力的目標。
  大概是生死見得多了,艾輝活得很明白。
  見過生命的脆弱,很難讓人有太多好高騖遠的想法和虛無縹緲的情懷。
  修煉基礎課,夫子在上面講解,艾輝聽得極為仔細。校舍只坐了一小半,其他座位都空著,學員大多來自舊土。這門課非常基礎,五行天本地的學員沒學過的很少。
  松間院是自選課制,每個人的基礎都不相同,所需要接受的指導也不一樣。像端木黃昏那樣的天才,把其他學員圓圓甩在身后,一般的課程對他沒有任何意義。松間院考慮到這種情況,專門委派最出色的夫子指點他的修煉,而其他時間,還有英華風社能夠幫助他。
  艾輝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天才,當然,他也從來沒有覺得端木黃昏是天才——那個令人唾棄的幼稚無良少年!
  艾輝貪婪地吸收著夫子講授的一切。
  夫子姓王,講的都是很基礎的東西,開啟本命元府后,修煉要注意什么,有那些招式可以學,在哪些夫子那里可以學到等等。
  五行天的一切都和元力息息相關,艾輝已經不止一次聽到夫子說到要建立更加完善的五行元力體系,什么只有體系的完善,才能像修真世界那樣綿延百萬年。
  夫子言語間對修真世界的推崇,像艾輝非常意外,但是聽了一會也漸漸明白過來。五行天是站在修真世界的廢墟上成長起來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兩者一脈相承。而和修真世界悠久的歷史和輝煌比起來,只有一千年的五行天連嬰兒都算不上。
  倒是夫子說的把元力修煉普及到舊土,艾輝有著更加直接的體會。
  在沒有進入蠻荒之前,他一直生活在舊土。和五行天想比,舊土就像另一個世界。曾經的修真世界中心,現在卻落后得像鄉下地方。舊土的生活節奏很慢,很安定,在五行天保護之下,那里沒有荒獸和蠻族。
  舊土不是一個太講修煉的地方。那里的元力濃度很低,沒有荒獸也缺乏修煉的材料,也沒有夫子指導,修煉的氛圍一直很淡。這些年還好,很多舊土出身的元修,年級大一點會回到自己的故鄉,開設道場教導當地人修煉元力。
  夫子在上面滔滔不絕,時不時抨擊一下五行天的某項政策。
  艾輝發現,感應場的夫子們似乎都有著自己的偏好,就像董夫子喜歡講五行天的歷史一樣,眼前的王夫子喜歡講未來。想來應該和感應場的地位超然有關,無論是世家大族,還是十三部,都很難影響到感應場。
  艾輝不僅沒有覺得無趣,反而聽得興致盎然。歷史也好,未來也好,都是他以前不知道,聽一聽挺開闊視野。
  “倘若大家剛剛開啟本命元府,我是不建議大家直接修煉招式的。為什么呢?因為這些招式很容易固定大家對元力的理解。我們對元力的很多理解,都很膚淺。很多人會說,不會啊,我們的五府八宮,不是很完善很成熟了嗎?是的,比起以前的元力體系,現在的五府八宮體系,確實要成熟和完善。大家要知道,元力發展到現在才一千年,看看修真世界,修真體系是多么的浩瀚、龐大,又是多么的精細。我們的五府八宮,是多么單薄和粗糙。所以,大家現在更應該的是熟悉自己的元力,了解它,就像是了解你的伙伴一樣。”
  但是很顯然,學員們對這樣的論調一點不感興趣。
  感應場的學風很自由,尤其是夫子們受到的約束很少,每一位夫子只要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學校不會干預任何個人的事情。
  活躍自由的風氣,讓感應場成為整個五行天流派和學說最多地方。有句話叫做感應場有多少夫子就有多少流派和學說。
  學員們對于每一位夫子的“私貨”早就習以為常而且相當免疫,不是每一個夫子的學說都有人感興趣。
  夫子顯然也早就習慣了眼前的反應。
  對于初學者來說,那些華麗炫目的招式,對他們有著無以倫比的吸引力,在他們眼中,那才是強大的標志。夫子自己也是從少年過來的,很熟悉這樣的心理。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們更想知道什么。不管再簡單的招式,大家也要注意自己的屬性,不要亂練。再簡單的招式,大家要多花點心思。”
  夫子看到早就沒有耐心等待的學員,便宣布下課。
  他有些無奈,自己的學說,好像從誕生開始,就沒有人感興趣。
  雖然這樣的學說,在感應場還有很多很多,但是依然讓他內心充滿了傷感。
  學員們迫不及待地離開,準備去學習自己的招式。
  夫子準備收拾東西走人,忽然一個聲音響起。
  “夫子,能詳細說一下嗎?怎么才能更加了解自己的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