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468 猶豫

檸檬營地人聲鼎沸,就像過節一樣。
  顧軒目光沉著地打量著周圍,看著人們臉上的興奮和喜悅,有些吃驚。他背著一把長劍,頭上挽著發髻,發髻上插著一根木頭發簪。淡淡的胡須茬,修剪得非常整齊,線條剛硬,給他增添幾分硬朗。
  他已經發現好幾位劍修,至于金修就更多,熙熙攘攘。
  營地人滿為患,但是秩序良好,沒有人敢惹事。前兩天,有幾個鬧事的家伙,被楊師直接擊殺,尸體扔在營地外。
  顧軒覺得有點不習慣,大師的氣息不斷掃過營地,每當這個時候,感覺敏銳的顧軒都會下意識地握上劍柄。
  大師的壓迫感真是可怕。
  顧軒充滿向往。
  在兩年前他就進入三元之境,可是遲遲摸不到大師的門檻。為了尋找晉升大師的契機,他深入蠻荒,試圖通過戰斗找到辦法。
  戰斗經驗愈發豐富,技巧也得到淬煉,但是大師之道依然沒有半點苗頭。
  恰好遇到一群趕往松間谷的元修,他也就跟著一起過來。第一位雷霆大師,大家都很感興趣,他們從未見過雷霆之威。
  和其他元修不同,顧軒除了對雷霆的好奇,對艾輝的劍術也非常好奇,源自韓笠之戰。
  顧軒見識過韓笠的劍術,大為驚嘆。韓笠是昆侖劍盟這兩年涌現天賦最出色的劍術天才,顧軒自愧弗如。
  可是韓笠卻敗于艾輝劍下。
  顧軒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當場被震住。能夠擊敗韓笠,那艾輝的劍術造詣該多么深厚?
  遲遲沒有尋找到自己劍道的顧軒,立即決定前往松間谷拜訪艾輝。然而到了檸檬營地,他被洶涌的人潮嚇一跳,他沒想到,竟然會有這么多人希望加入松間谷。
  一位大師坐鎮營地,也令顧軒對松間谷的實力重新判斷。
  就在剛才,師雪漫帶著一群人,出現檸檬營地,引發騷動。許多人都露出興奮之色,他們大致猜到。
  果然,師雪漫當場就宣布戰部招收新人。
  【重云之槍】?
  大家對這個名字完全不在意,他們翹首以盼,等待師雪漫公布細節。
  師雪漫在松間谷的地位超然,身為大師,出身世家,無論從實力還是家世,都令人心服口服。哪怕不能學雷霆,能夠跟著師大小姐,也是一個絕佳的選擇。
  四位土修出手,一座火池修好,師雪漫往火池里倒了整整一瓶雪熔巖。
  許多人露出肉痛之色,一瓶雪熔巖價值不菲!
  現在雪熔巖的銷售情況大好,價格之高昂,火修之中無人不知。甲等火液注定是絕大多數火修都買不起的珍品,大家愈發覺得松間谷財大氣粗。亂世之中,財大氣粗意味著更多的資源,更好的裝備,更高的生存率。
  大家眼中露出振奮之色,一些人已經躍躍欲試。
  尤其是那些無處棲身的火修,此刻更是如同打了雞血一樣,這個火池一看就是為了火修準備的。
  師雪漫身邊的桑芷君站出來大聲宣布:“火修,在火池內堅持一炷香以上為合格。”
  許多火修的臉色微變,火池的火元力異常濃郁,和巖漿沒有什么區別。在巖漿中堅持一炷香的時間,對火修來說,也是極大的考驗。
  顧軒心中在暗自猜測,這樣考驗背后的深意是什么?
  只不過遠觀了一眼師雪漫,對方渾身沉凝的氣息,讓顧軒大為震驚。他知道師雪漫已經是大師,但是之前以為只是剛剛晉升大師。剛剛晉升的大師,境界還沒有穩定下來,有經驗的元修能夠辨別這一點。
  然而師雪漫的氣息凝而不散,異常的穩定扎實,看不出來半點不穩定。
  種種跡象,都不像是剛剛晉升。
  顧軒心中暗自把松間谷的實力再提高一個層次。剛剛晉升的大師,實力還不穩定,戰斗力也不穩定,需要時間來沉淀。
  他不知道師雪漫是如何做到,但是這足以說明,師雪漫的實力超出普通的大師。
  火池很大,一次可以容納五十名元修。
  五十名火修泡在火池中,就像集體泡澡,場面莫名喜感。但是沒有人笑得出來,濃郁的火元力侵蝕著火修的身體,火池中每一位火修臉上都是一片通紅。
  實力稍弱的火修開始忍不住張開嘴巴,呼呼呼,灼熱的呼吸中夾雜著一縷縷火焰。
  顧軒若有所思,他想到了雪熔巖。看來松間谷的火元一定非常充沛,充沛到他們能夠用如此霸道的方式來修煉。這絕對是一種殘酷的修煉方法,但是也絕對是一種非常有效、能夠在短時間內提高實力的修煉方法。
  火池四周圍觀的火修有不少人也露出恍然之色,隨即而來的是亢奮。
  沒錯,是亢奮。
  火修們絲毫不在意修煉方法是不是殘酷,他們只關心有沒有效,能不能快速提高實力。他們居無定所,長時間境界停滯,對修煉的渴望,遠遠超出其他元修。
  在亂世之中,沒有時間讓你慢慢成長。倘若不能迅速地提高,只會成為荒獸的食物和戰場的尸骨。
  和死亡比起來,修煉的殘酷算得了什么?
  他們境界停滯,實力停滯,眼睜睜看著原本和自己差不多的金修、水修,把自己甩得越來越遠,而自己卻連追趕的機會都沒有。
  整整五年的絕望,能夠活下來的,都是心志堅毅之輩。
  如今一個機會擺在他們面前,它再殘酷,誰在乎?
  火池內每一位元修臉上都露出痛苦之色,但是沒有一個人放棄。他們知道這個機會何等來之不易,走出這個火池,他們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機會。
  他們不想回到那熟悉的絕望之中。
  呼!
  一縷火焰從一名火修的頭頂升騰而起,頭發立即化作烏有,火修的面空猙獰扭曲,青筋暴綻,臉頰的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豆大的汗珠剛冒出來就化作蒸汽,留下慘白的鹽漬,張大的嘴巴卻沒有發出任何哀嚎慘叫。
  他害怕哀嚎被剝奪資格。
  火焰開始沿著他的臉頰燃燒,皮膚就像油脂一樣點燃化開,露出鮮紅的肌肉。火焰沿著脖子、肩膀蔓延,劇烈的痛楚讓身體在劇烈顫動,噬心蝕骨。
  一聲未吭。
  寧愿烈火焚身白骨化灰,也不想會到那絕望之中。
  火焰燃燒過肩膀、手臂,直至指尖,身體掙扎的幅度逐漸縮小,猙獰扭曲的臉宛如烈火惡鬼,眼神在逐漸變得空洞。
  火池四周,鴉雀無聲。
  金修們震撼滿面,火修們淚流滿面。
  姜維、桑芷君個個滿臉動容,他們也被震撼到,但是受到沖擊最大的,卻是胖子。
  胖子呆呆地看著火池,火池中大約三分之一的火修身上已經冒出火焰。時間才剛剛過完一半,按照他們的預期,這些火修都是不合格的。
  他們根本不可能堅持到一炷香。
  如果勉強堅持,最后會在烈火中灰飛煙滅,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但是沒人動。
  情況最慘的那位火修,森森肋骨在烈火中清晰可見,他的神智已經模糊,眼神開始渙散空洞。
  “把他撈出來,馬上救治。”
  師雪漫的聲音打破寂靜,她深吸一口氣,平復心中的激動,眼前的一幕給她帶來的沖擊非常大。
  身邊的元修連忙把這位神智模糊的火修撈出來,撲滅身上的火焰,樓蘭連忙開始救治。
  火修一動不動,眼睛渙散。
  師雪漫看著這名火修,鄭重道:“你被錄用了。”
  渙散空洞的眼瞳顫動了一下,呼吸停頓了一下,片刻后開始變得平穩。
  樓蘭飛快道:“他昏過去了。”
  “樓蘭,能治好嗎?”
  “雪漫,能的。”
  滿滿一池的火修,滿滿一池的烈焰,是從絕望的深淵中燃燒爬上萬丈懸崖,面向天邊等候地平線太陽升起的火光。
  是生命力的火,是渴望尊嚴的光。
  沒有人注意到,在檸檬營地的另一個角落,艾輝站在一座剛剛建成的高塔上,遠遠地注視著火池。
  他凝視良久,一言不發,跳下高塔,繼續干活。
  到現在為止,他的【雷霆之劍】還是一個空殼,只有他這個光頭部首。
  【雷霆之劍】,從名字就能看得出來,這支戰部同時具備兩個特點,一個是雷霆,一個劍修。姜維他們的實力很強,戰術素養也非常高,如果有他們幫助,艾輝建立一支戰部要容易得多。
  艾輝經過深思熟慮,還是決定從零開始,因為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得益于昆侖劍盟的影響力不斷提高,劍修的群體這些年壯大許多。但是絕大多數的劍修好手,全都加入到天鋒部。
  到現在為止,新建的天鋒部還沒有證明他們的實力,換而言之,也就是劍修還沒有證明他們的價值。
  艾輝很難招攬到大量實力出色的劍修,他必須自己從頭培養。
  留給他的時間很短暫。
  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拿出一個有戰斗力的戰部,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艾輝有些想法,但是這些想法到地正不正確,要試過才知道。
  他現在的位置,在他們第一次來檸檬營地時,王小山搭建的營地。四周的圍墻阻擋外面的目光,沒有人知道,在高墻之內,一座又一座插滿草劍的高塔,在迅速增多。
  高塔錯落有致,暗含規律,艾輝沉默的身影不斷穿梭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