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73 等待

梨云亭居,八角涼亭,有客。p安木達容光煥發,臉頰紅潤,曾經如溝壑般的皺紋,仿佛被逆流的時間撫平。他坐在蒲團上,整個人散發難以形容的威勢,就像太陽一樣令人無法直視。肉眼可見的波紋,充斥在梨云亭居,就像要把這片空間揉碎。
  在他對面,坐著一位矮小枯瘦的老者,就像日曬雨淋在田間勞作的農夫。老者的身邊,是一塊兩人高的大冰塊。冰塊中,隱約可見一個人影。
  涌動的波紋,到了老者附近,消失不見。
  老者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你的情況差到這地步。”
  安木達微笑開口:“其實還好,我的元力在和天地元力共鳴。等它們完全共鳴,我就會成為天地的一部分。”
  老者點點頭:“原來宗師是這樣死的。”
  安木達啞然:“你還是和當年一樣不討人喜歡。”
  老者反問:“都這么老了,還討誰喜歡?”
  安木達搖頭失笑:“嘴皮子比以前倒是厲害不少。這孩子怎么樣?”
  一個簡單的動作,層層漣漪泛開,整個空間響起嗡嗡的尖嘯。
  老者神情嚴肅:“不好,所以我來找你。”
  安木達的目光凌厲得刺目,掃過冰塊,冰塊表面咔咔咔裂開細紋。老者朝冰塊一揮手,手中飛出一團寒氣落在冰塊上,冰塊又厚了一分。
  老者知道安木達并非有敵意,而是已經無法控制體內的力量。
  安木達輕咦:“你的這個辦法有意思。”
  冰塊內,是一位火修的少年。但是用的法子卻是異常精妙,用極寒之冰,刺激少年火修體內的那一縷火元。
  他略一琢磨,就明白對方這么做的目的。
  火燎原淪陷,火元材料非常稀少,還按照以前的修煉方法,這條路是走不通的。火元材料很少見,彩云鄉還是保持出產。寒冰是水元材料的分支,想想辦法還是能夠找到。
  但這是劍走偏鋒的法子,異常兇險,若是稍有不慎,這縷火元就會熄滅,火滅人死。
  長期冰封,其中痛苦更是常人無法想象。在這等極端的環境下,保持清醒,火元不滅,需要極大的勇氣和忍耐力。
  “窮則變,變則通。”老者淡淡道:“現在通不了。他爹把他交我手上,他家沒了,我不能不管他。”
  安木達嘆息道:“唉,祖家也是一個大族,沒想到也沒能逃過此劫。我記得他叫祖琰?”
  老者嗯了一聲,神情平靜,端起茶盞,喝了一口。
  “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安木達巍然不動:“他已經熬過了最難的時期,再冰封下去,傷身傷神。現在他需要足夠充沛的火元,壯大本源,方能成勢。”
  老者道:“沒錯。前段時間市面上,出了一種甲等火液,名為雪熔巖。和你徒弟有關,所以我找上你。我需要很多的雪熔巖,很多。”
  最后“很多”兩個字他的語調更重。
  如果換了其他人,他早就動手。但是松間谷有師雪漫,他就必須得找安木達。他可是很清楚,別看老頭對師雪漫不聞不問,實際上非常關心。
  他和老頭認識幾十年,深知秉性。
  “雪漫不是主事人。”安木達道:“你需要找艾輝。只要你肯把你的寶貝徒弟送去給他做幾年苦力,應該沒什么問題。”
  “好。”老者答應下來。
  安木達道:“小輩的事情說好,說說我們的事情。”
  老者看了他一眼:“你都快死了,還有什么好說的?”
  “宗師怎么可以死在床上?”安木達淡淡地笑,卻透著難言的霸氣。
  老者身體一僵,他放下茶盞,直接問:“你想怎么做?”
  安木達看著老者,笑了笑:“你到時就知道。”
  老者很直接搖頭:“我不會陪你。”
  “你幫我守住這里就行。”安木達笑道:“岱綱會來。不冷,你和他交了一輩子的手,厭倦了嗎?”
  聽到岱綱的名字,老者的目光陡然變得凌厲。此刻的他,渾如換了一個人,矮小枯瘦的身形,透著威武霸道。
  強烈的波動一閃而逝。
  在這個時局動蕩,英雄輩出的年代,已經沒有多少人還記得這個瘦小的老者。
  樂不冷,曾經的冷焰部部,視岱綱為終生宿敵。
  樂不冷恢復如常:“都快死了,還算計那么多。為什么不見萬小子?”
  安木達臉上浮現淡淡傷感:“師弟走了,他的后人,我于心何忍?五行天也好,天外天也罷,我守護了這么多年,盡力了。”
  “隨他們去吧。”
  樂不冷給自己茶盞滿上,一飲而盡,砰地放下茶盞,起身走到涼亭邊,丟下一句。
  “哈,原來宗師也是人。”
  他抓著大冰塊,一躍而下。
  檸檬營地,很多人很失望。
  “這到底考核什么亂七八糟?”
  “是啊!天賦呢?元力呢?傳承呢?這些都不用考?這是搞笑嗎?”
  “我怎么覺得是在招苦力啊!”
  “你這么一說,還真有點啊,艾輝不就是苦力出身嗎?難道他要朝這個方向打造雷霆之劍?”
  “苦力兵團,好可怕……”
  內營的七座劍塔,成為許多人的噩夢,許多覺得自己天賦不錯的元修,都被淘汰出局。眼睜睜看著那些比自己天賦差的家伙入選,大家都覺得這個世界瘋了。
  不,是艾輝瘋了。
  失望的人們搖頭離去,他們覺得什么雷霆大師,只不過是一個腦子不清醒的瘋子。也許艾輝在雷霆修煉上很厲害,但是這樣胡亂折騰,只能證明他在戰部方面是個不折不扣的菜鳥。
  大家都不傻,在亂世之中,抱著一根粗大腿,不僅能活下來,說不定還能撈到許多功績,為自己的子孫打下一份基業。
  跟著一位瘋子菜鳥,那只會死無葬身之地。
  他們為那些被選中的元修感到惋惜,跟錯了人,注定失敗。
  類似的議論傳得沸沸揚揚,讓許多通過考核的元修也心中惴惴,不少人選擇退出。對于這些人,艾輝一律放行。
  用他的話來說,強扭的瓜不甜。
  最后留下的,只有四百多人。
  作為一只戰部,這點人實在太少。四百人能夠干什么?放在戰場,那就是大海里的一滴水,能掀起什么風浪?
  同樣是戰部,重云之槍的人數,是三千人,還有兩千的后備役。
  面對師雪漫等人的擔憂,艾輝更加悲觀:“能撐得過修煉的,有一半就不錯了。”
  大家都傻眼了。
  四百人都是一滴水,那兩百人能干嘛?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艾輝語重心長地叮囑:“我這邊看樣子是夠嗆,你們也都看到了。咱們到底是吃干喝稀,以后都得指望你們了!一定要把重云之槍打造出來,大家可千萬不要懈怠啊。”
  一番話說得大家心里沉甸甸,倍感壓力,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加倍修煉。
  師雪漫看了一眼艾輝。
  雖然這家伙一臉嚴肅,也是一本正經的模樣,但是為什么自己心里總覺得這家伙有鬼。
  翡翠城,天未破曉。
  明秀織坊,燈火通明。
  如今的明秀織坊,是整個翡翠城織坊的頭塊招牌。不僅有刺繡大師坐鎮,身后還有6家做靠山,還有一種叫做【針神鋒】的織機。
  如果換一家織坊的織機敢用這個名字,肯定早就被查抄。
  鎮神峰給翡翠城帶來的陰影還未散去,絕不是什么愉快的記憶。
  明秀織坊卻蒸蒸日上,除去6明秀身后的靠山和背景,她本人這兩年的表現,也強勢到震驚整個翡翠森。
  6明秀不僅繼承了她師傅韓玉芩大師的衣缽,而且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開創出屬于她自己的刺繡流派,明秀流。
  而她的織品,有一個專門的稱呼,【玉川秀織】。
  這是她自己起的名字,玉川二字紀念師傅韓玉芩和師伯王守川。
  任何一件【玉川秀織】,都是市面上難得一見的珍寶。
  織坊里一片忙碌,不斷有人在往馱隊上裝東西。
  6明秀在來回巡視:“東西都裝好了嗎?”
  一位丫鬟衣著的女子站出來:“小姐,都裝好了。”
  她是明秀小時候的丫鬟桃酥,后來明秀跟隨韓玉芩學習刺繡,兩人離開。直到前兩年明秀回到翡翠城,在6府挑了桃酥來幫忙。
  桃酥頗為能干,她雖然不懂刺繡,但是諸多雜務處理得井井有條。
  6明秀有些不放心:“沒有遺漏?”
  桃酥連忙道:“小姐,檢查了三遍。”
  就在此時,天邊飛來一道身影,降落在織坊之中。來者大約四十上下,模樣粗魯丑陋,眼睛總是瞇著,像是在審視什么。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腿,膝關節以下空蕩蕩。
  6明秀行禮:“這次有勞穆師!”
  穆師淡淡道:“準備好了就出。”
  6明秀取出一個木盒,遞給穆師:“這是端木家所托,煩請穆師交給端木黃昏。”
  穆師抓起木盒:“好。走吧。”
  說罷飄落在一只馱盆獸背上,閉著眼睛,自顧自休息。
  馱隊邁開步伐,悠揚的鈴聲,打破清晨的寧靜。
  站在高處,6明秀眺望者遠去的馱隊,有些出神。整個馱隊上裝載的,都是她給師弟艾輝準備的織物和一些翡翠森才能買得到物資。
  穆師是大哥的朋友,要不是她苦苦央求大哥,都找不到人把這么多的東西運送到遙遠的松間谷。
  希望這些東西能夠幫助到師弟。
  面對遠處天邊絢爛的朝霞,忙了一晚上的6明秀滿懷希冀。
  馱隊已經消失在地平線,6明秀回身,目光不經意仿佛瞥見一道身影。
  她的身體頓住,心中升起莫名的熟悉感。
  回過頭尋找,只有街道零星的行人。
  她啞然失笑,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