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9 收徒

夫子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剛才說什么?”艾輝重復了一遍自己的問題:“我覺得夫子的想法很有趣,想多了解一點,可以嗎?”
  夫子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差點淚流滿面。
  天可憐見,終于有人對自己的學說感興趣了。
  他的學說提出了很多年,但是一直無人問津。而且,由于沒有研究對象,使他的學說缺乏證據,從而缺乏足夠的說服力。沒有誰會相信一個從來沒有被證實的學說,哦不,那只是個假說,在絕大多數人眼中那只是他的臆想。
  更要命的是,因為沒有研究對象,他無法進行下一步的研究。他自己的年齡不小,元力也早就脫離了初期的階段,無法在自己身上證實自己的學說是正確的。
  在感應場,一種全新的學說想要得到大家的認可,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種新學說被證明是正確的。怎么證明?需要有成功的案例!
  假如一位學員,按照他的學說修煉,最后有所成就,練出特別的本事,或者成為一方高手,就足以證明這種學說有可取之處。
  而如果很多學員按照這個學說修煉成功,那就足以讓這中全新的學說,名揚感應場。
  夫子很多次幻想過自己的學說名揚感應場,自己成為一代大賢,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他的學說依然無人問津,他甚至連一個實驗對象都找不到。
  直到今天!
  終于有人對他的學說感興趣。
  “沒問題沒問題!”他連忙道,臉上就像堆起一朵小花:“這位同學,你有什么想了解的,盡管問,夫子的時間很充裕。”
  “夫子可以詳細介紹一下您的學說嗎?”艾輝非常有禮貌。
  雖然很多學員對夫子的這些說法不屑一顧,但是艾輝卻覺得很有道理。艾輝有很多的實戰經歷,他很清楚那些花哨炫目的招式,在戰斗中未必好用。最危險的是那些不引人注目,悄無聲息的殺招,沒有光芒沒有聲音,但是非常可怕和致命。
  而且,就像對五行天的歷史和未來他都很感興趣,他對各種流派的學說同樣很感興趣,因為他知道自己這方面有多貧瘠。夫子再怎么異想天開,但是論起學識、對元力的研究,比自己不知道強多少倍。
  “沒有問題!”
  夫子精神一振,他略微理了理思緒,緩緩開口:“首先,我們要從什么是元力說起,雖然到現在為止,我們對元力的了解還很少。元力沒有靈力活潑,它更加穩定,它有金木水火土之分,這些大家都知道。我們修煉元力,從自然界中攝入元力,然后煉化它,從本質上來說,和修真時代的修煉靈力,沒什么區別。然而在實際中,卻是天差地別,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的前輩們,在靈力消失的時候,沒有很快學會運用元力的一個原因。”
  艾輝聽得很仔細,他看過很多的劍典,對靈力的了解比一般人多很多。但是倘若讓他說,靈力和元力之間有什么區別,他還真說不出來。
  “第一個區別,靈力是沒有屬性的,而元力有五種屬性。古代的修真者,他們吸入天地間的靈力,到自己的體內,然后通過他們的法訣,賦予靈力各種不同的屬性,火、水、閃電等等。但是元力不同,自然界中的元力,就是有性質的。我們攝入元力,也只會攝入自己需要屬性的元力。”
  “第二個區別,靈力和物質是無法轉換的,靈力是靈力,它們能夠儲存在晶石內,但是無法轉換成物質。而元力和物質是可以相互轉化的。金木水火土,每一種元力,都對應著自己的物質。這就是我們能夠利用一些材料的原理。”
  艾輝聽得非常入神,夫子的話一點都不復雜,但是很深刻。別人也許體會不到,但是艾輝卻能感受到,他想起自己看過的很多劍典上的話,都能夠論述夫子的話。
  “這兩個區別,都說明了一點,元力是復雜的。這就是我的學說,開始的源點。另一個復雜的是什么?是人!”
  夫子給出了一個艾輝怎么也沒想到的答案。
  艾輝睜大眼睛,滿臉震驚。他從來沒有想過人本身的問題。對待元力,就好像是在探索一個未知的新鮮事物,修煉的效果如何,也全都是想的元力上的原因,修煉方法的原因等等。
  夫子很滿意艾輝臉上的表情,接著道:“人體的構造是一樣的,但是細微處,卻完全不同。這世上有沒有完全一模一樣的兩個人?沒有!就連孿生兄弟,他們的體質、天賦都天差地別。而且別忘了,人體本身也是五行構成,但是每個人的五行構成一樣嗎?完全不一樣。”
  “復雜的元力和復雜的修煉者,兩者之間,怎么才能找到完全的契合?這就是我的學說最核心的內容!”
  艾輝下意識脫口而出:“怎么才能找到?”
  夫子笑了,他知道眼前的學員被自己打動了。他沒有回答,而是反問:“假如你有一個新的伙伴,你怎么才能和他變得默契?”
  艾輝想了想道:“先要看這伙伴是不是適合自己,然后需要時間磨合。”
  他在蠻荒的時候,和很多元修大人們打過交過,有相處融洽的,也有相處非常不融洽的,算得上有經驗。
  夫子大吃一驚,他沒有想過艾輝能夠給出答案。這個問題對于眼前學院的年齡來說,實在有點超出對方的年齡范圍。沒想到對方不僅給出答案,而且還是一個非常準確而且合適的答案。
  夫子不禁重新打量起眼前這位學員,他能看得出來艾輝的資質并不好,但是少年臉上卻是透著無比的認真。沉穩、鎮定,認真傾聽和思考,而且有主見,夫子心中一動。
  艾輝注意到夫子在打量自己,便不由問:“我回答錯了嗎?”
  夫子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你叫什么名字?”
  “學生艾輝。”艾輝連忙行禮。
  “你愿意做我的弟子嗎?”夫子忽然鄭重地問。
  艾輝沒有想到得到的是這句話,不由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