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75 選擇

端木黃昏心里憋著一股氣。p心高氣傲如他,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艾輝和師雪漫甩在身后,那種滋味真是不太好受。師雪漫還好,從小黃昏哥就是生活在鐵姑娘的陰影之下,生不出多少爭勝之念。
  但是艾輝,那就沒法接受。
  端木黃昏感覺自己就像吞了一只蒼蠅那樣難受,在松間院的時候,他就屢屢在艾輝手上栽跟頭。如果艾輝是一位絕世天才,他也不覺得那么不爽。可是無論天賦,還是家世,艾輝都遠遠都不如他,就這樣還能搶在他前面。
  不能忍。
  黃昏哥是能忍的人?不是。
  端木黃昏把什么亂七八糟的事情全都丟到一旁,就連鐵妞組建重云之槍,都被他拒絕。他現在滿心思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大師。
  他要晉升大師!
  被甩在身后已經夠羞恥了,被甩在身后還眼睜睜不去追趕,那已經不是羞恥的問題。
  之前端木黃昏并沒有想過大師的問題,沉迷在各種傳承之中的他,對自己驚人的智商沾沾自喜。此刻他才幡然醒悟,亂花漸欲迷人眼,有的時候,很多東西并不是越多越好。
  自己的大師之道是什么?
  除了他修煉的【青花】,他參閱過的絕學數量眾多,除了端木家保存的絕學,還有他在老師岱綱翻閱的絕學,再到后來,還有師雪漫從家中帶來的絕學。
  很少有人,能夠在這方面過他。
  然而此時,這種優勢卻變成一個障礙。
  每一種絕學都是博大精深,凝聚了非凡的智慧和豐富的經驗,它們就像是元力體系中散落的寶石,熠熠生輝。
  當這么多的絕學擺在他面前,他迷茫了。
  自己到底選擇哪條路?
  他坐在防御古樹下,皺眉苦思。
  檸檬營地。
  師雪漫把樂不冷帶到重云之槍的營地,道:“祖琰可以先在火池,火池的火元力沒有那么濃郁,承受起來也不會受傷。”
  在樂不冷面前,七個火池一字排開,有的火池擠滿了人,有的火池只有寥寥幾人。
  艾輝也跟在身后,他對樂不冷手上的祖琰也充滿興趣。他全然不記得,當年自己曾經在道場上打敗過對方。
  師雪漫看了一眼艾輝,這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她對艾輝實在太了解,對前輩的尊敬什么之類,在艾輝身上絕對不會出現。
  無利不早起!
  眼下這家伙放下修煉,跟在樂不冷身后,肯定是在打什么主意。
  樂不冷掃了一眼火池,看出苗頭:“這些火池火元力濃度不一樣?”
  “對。”師雪漫點頭:“我們總共把火池分成七個等級,火元力濃度由低到高。我們現,并非火元力濃度越高越好。對于一些等階比較低的元修,適當的火元濃度,才能夠讓他們比較快地成長。”
  樂不冷微微頷,這一點他當然是了解的。這是常識,但是在戰部,沒有人會把事情做得那么細。
  師北海生了個好女兒啊!
  他的目光落在火元力濃度最高的那個火池,火池很小,小到只能容納兩三個人。里面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人,一個胖子。
  樂不冷心中有點詫異,能夠承受如此濃郁的火元力,這個胖子的實力不錯啊。
  還沒等他說話,一位提著籃子的元修走到火池旁,從籃子里拿出一個瓶子,拔開塞子。濃郁精純的火元力波動,讓樂不冷眼前一亮,雪熔巖。
  果然不愧是珍貴的甲等火液!
  如今雪熔巖的價格,居高不下,關鍵是還買不到太多。否則的話,他也不用去找安木達。
  元修開始往胖子的火池傾倒,清冽如水的雪熔巖,帶著一縷縷透明的火焰。
  轉眼間,一整瓶雪熔巖全都倒進火池,火池的火元力立即變得濃郁了許多。
  樂不冷眉頭微皺,太浪費了。為了提高一點火元力濃度,需要用雪熔巖這么珍貴的甲等火液嗎?
  師雪漫果然還是太年輕,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有多貴。
  然后,元修拿出第二瓶,拔開塞子,一股腦全都倒進火池。
  樂不冷呆呆地看著這位提著籃子的元修,往這個小小的火池,倒了整整五瓶雪熔巖。這還沒算完,一個火池接一個火池,一瓶雪熔巖接一瓶雪熔巖。
  十二瓶!
  他忽然扭過臉:“雪熔巖不是很珍貴嗎?”
  艾輝理所當然回答:“很珍貴啊。”
  樂不冷轉過臉問師雪漫:“你們一天要用掉多少瓶雪熔巖?”
  業務非常熟練的師雪漫立即給出答案:“大約五十瓶。”
  “多少升?”
  “五升。”
  樂不冷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一百升雪熔巖就是二十天的用量。然而……祖琰的工期,是十年!
  二十天,十年!
  艾輝一看臉色鐵青的樂不冷,心中就暗叫糟糕,鐵妞太實誠了。
  他輕咳一聲,神情嚴肅:“重云之槍是我們的核心戰部,從一開始,我們就定下調子,重金打造!為的就是,能夠讓大家快提升實力,能夠在戰場上生存下來。所以,我們不惜動用雪熔巖!雪熔巖的價格,大家是知道的,但是!”
  艾輝陡然提高音量,神情更加嚴肅莊重:“我們認為,再多的金錢,也無法和大家的生命相提并論!是的,戰爭避無可避!但是大家既然加入了重云之槍,以后大家就是一個大家庭,把大家活著帶回來,就是我們最高的目標。為此,付出再多的金錢,我們也愿意。也希望,大家不要辜負師部的苦心,刻苦修煉,提升自己!”
  這番話說得擲地有聲。
  火池中的元修無不神情激動,他們經歷了火元材料枯竭,修煉舉步維艱的歲月,見識世態炎涼,深刻知道此刻的幸福來得何等不易。
  艾輝的這番話,簡直說到他們心坎里去,感動得一塌糊涂。若不是此刻他們苦苦支撐,許多人都要宣誓。
  師雪漫看了一眼艾輝,松間谷里的雪熔巖產量提高之后,怕沖擊市場賣不掉,如今越堆越多,只能拿來修煉的事實……
  樂不冷的神情稍緩,想想也是。雪熔巖價格就在那,只能說他們舍得,不能說不珍貴。
  他指著胖子的火池:“就那個吧。”
  艾輝心里抹了抹冷汗,還好自己跟過來了。
  師雪漫提醒他:“我們過幾天就要換地方,樂叔叔要不要等等?”
  樂不冷有些詫異:“換地方?”
  師雪漫解釋道:“我們新建了一座城,那里火元力更充沛。”
  樂不冷心中暗驚:“新建了一座城?”
  現在這些小年輕越來越厲害啊,建城也這么隨隨便便?
  “嗯,我們有一位很有實力的土修,擅長建造。”師雪漫道:“到時候路上需要一點時間,不知道會不會給祖琰的修煉帶來影響。”
  樂不冷聞言:“那就等你們去新城了再開始吧。你們也多儲備一些雪熔巖,祖琰一旦開始吸收火元力,中途不能停止。”
  艾輝連忙道:“好,我們會減少一些出售,肯定先保證祖琰這里。”
  樂不冷露出滿意之色。
  師雪漫忍不住再看了一眼艾輝,這家伙……果然是奸商!
  艾輝趁機道:“前輩,不知能否給我們上上課?指點一下我們這些晚輩?”
  心情不錯的樂不冷,道:“雪漫不用我指點,按照現在的路走下去,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至于你嘛……“
  樂不冷的目光上下打量艾輝,皺著眉頭:“你的情況比較復雜。”
  大家都嚇一跳,露出緊張之色,師雪漫也不例外。反倒是艾輝自己比較平靜,還有心情笑道:“還好是情況復雜,不是情況糟糕。”
  眾人神情樂不冷都盡收眼底,心中驚訝于艾輝在眾人心中地位之高,也驚訝于艾輝的鎮定。
  小家伙有點意思。
  樂不冷點頭:“沒錯,是復雜,不是糟糕,你的地宮,是不是有東西要成形?”
  艾輝終于露出吃驚的神情:“前輩怎么知道?”
  他在突破大師的時候,就感覺地宮有什么東西正在孕育成形,但是到現在為止,地宮卻什么都沒有,但是這種感覺卻始終縈繞著他。
  所以被樂不冷說中,他真得大吃一驚。
  “你的元力,流經地宮的時候,有一個很微小的停頓。”樂不冷露出回憶之色:“我曾經遇到過一次,不過不是地宮。好像是二十年前,當時修煉的是什么?記不太清了。”
  艾輝愣住:“記不太清了……”
  還有人對自己修煉的什么記不太清?
  其他人也愣住,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
  樂不冷淡淡道:“我沖擊宗師八次,每次失敗,都會換一個大師之道,把前面的忘記,哪里記得清?”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是所有人心頭劇震,就連師雪漫都露出駭然之色。
  沖擊宗師一旦失敗,就會受到巨大的創傷,境界崩潰。他們會對自己的大師之道產生懷疑,許多人甚至一生都無法走出陰影。
  尉遲霸沖擊宗師失敗,直到如今,才生出勇氣再次沖擊宗師,聞者無不佩服。
  樂不冷,人們談起他的時候,往往嘆息居多,在人們眼中,他就像用來襯托岱綱光芒萬丈的背景板。
  然而就是這個被視作背景板的男人。
  無人知曉之下,沖擊宗師八次!
  令人終生色變不敢再來一次的痛苦,他嘗試了八次,承受了八次。
  艾輝被徹底震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