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77 干

周圍很安靜,只有樂不冷的聲音。p“說指點我也不知道怎么指點,我沒有修煉過雷霆,不了解。我只能大概說一下我是怎么修煉的,希望能對你有幫助。”
  樂不冷有些緬懷,但是更多是淡然,就像拉家常,此刻的他臉部線條柔和了許多:“以前的不太記得。我上次失敗,是在五年前,差不多血災爆發的時候。上次失敗,結果還好,只是大師之道被毀掉。”
  大師之道被毀掉,結果還好……
  艾輝忍不住問:“還有比這更差的結果?”
  “有啊。”樂不冷點點頭:“有一次重傷掉在沙漠,六宮被毀,動不了,一點元力都沒有。我躺了五天,沒遇到人。后來被一群白蟻發現,左手被啃掉一半,還好骨頭還在,我都以為自己要死了。運氣比較好,哈哈,來了一場大沙塵暴,救了我一命。被埋在沙丘之下,是四個月還是六個月?忘了。不過我當時悟出【冷灰有燼】和【土元逆火】,賺到了。”
  說起修煉,樂不冷就像換了一個人,干瘦的臉舒展開來,仿佛散發著光芒,滄桑的眼眸銳利明亮,枯瘦的雙手不時隨著話語而大幅度擺動,整個人透著莫名的狂熱。
  “我當時神智其實已經不太清楚,但是想活下去。我忽然想到,埋在灰中的炭火,可以維持很長時間不熄滅。當時也沒想太多,只是想盡量爭取時間。沒想到法子還蠻有用。大概過了兩個月,終于恢復了一點元氣。周圍都是沙子,沒辦法汲取火元力,只好想辦法,終于被我想出來土元逆火之法。又花了幾個月的時候,才養好傷勢。”
  艾輝呆呆看著樂不冷,他無法想象,身受重傷,被白蟻啃掉手掌,然后被埋在沙子里數月。
  他算是吃過苦頭的人,在蠻荒的經歷鍛煉出他的忍耐力。這在后面對他有著極大的裨益,他的修煉強度一直非常高,雷霆之劍的元修被他折騰得都快崩潰。
  但是和樂不冷前輩一比起來,那就差得遠。
  談起修煉的樂不冷變得非常健談,和剛才那個冷冰冰寡言少語的老頭,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完全不需要別人挑起話題,他說得興起。
  “我后來根據【冷灰有燼】和【土元逆火】,找到一條大師之道,不過那條路還是走不通,沖擊宗師失敗。”樂不冷搖搖頭,那模樣就真的像在說自己走錯了一條巷子,隨口而過:“哦哦哦,我們剛才在說五年前。五年前我當時又失敗了,當時我就在想辦法。結果辦法還沒想出來,長老會不爭氣,火燎原給丟了。我一看,就知道以后的火元材料麻煩了,普通的辦法肯定不行,我就想到一個新的辦法。”
  大家聽得十分入神,能夠聽到樂不冷前輩這個級別的強者述說自己的修煉道路,機會是何其難得。
  火池中的胖子忍不住問:“什么辦法?”
  和其他人的崇敬佩服不太一樣,胖子也覺得老頭挺厲害,但是更多的覺得像是在聽個故事。聽到一半正是關鍵的時刻,他一下子按捺不住。
  樂不冷也沒因為火池中的胖子實力低微而不爽,而是略帶得意反問:“你也是火修,你猜猜看,什么辦法?”
  胖子沒想到老頭會把皮球提給自己,但是看老頭臉上的得意之色,有些不爽,哼了一聲:“火燎原沒了,就不能用一般的辦法。五年前拓荒令還沒開始,來蠻荒看來不是。你剛才說境界崩潰,那就得重新修煉元力。當時還能有源源不斷火元力……”
  胖子自言自語,忽然眼前一亮:“我知道了!是太陽!”
  樂不冷愣住,他沒想到胖子真的能猜到。他不由上下打量了胖子兩眼,資質還算不錯,但是比起祖琰來說還是差許多。
  胖子一看老頭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頓時得意洋洋:“這么簡單的問題,有什么難度?”
  其他人這才恍然大悟,確實,太陽散發的火元力是源源不斷、無窮無盡的。
  師雪漫有些疑惑:“太陽的火元力是不是有點弱?”
  利用太陽的火元力來修煉,很早就有人嘗試過。但是太陽的火元力太微弱,修煉起來十分不易,相比之下,火山熔巖蘊含的火元力更加容易利用和吸收。
  “金烏之火確實非常微弱,用一般的辦法肯定不行。”樂不冷嘿然道:“但是我知道哪里的金烏之火足夠多。”
  胖子繼續問:“哪里?”
  “高空深處。”
  嘶,大家倒抽一口冷氣。
  高空深處異常兇險,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連艾輝和師雪漫現在的實力,都不足以在高空深處立足。
  桑芷君插嘴道:“前輩不是境界崩潰了嗎?沒有大師的實力,如何上得了高空深處?”
  樂不冷隨口道:“我熟啊,那地方也就看上去比較危險,習慣了就那樣。當然,剛開始還是有點痛苦,后來就好多了。”
  大家現在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樂不冷前輩的堅忍和瘋狂,超出他們的想象。沒有大師之境,去高空深處,那是九死一生。而像師雪漫這樣在老師保護之下去過高空深處的人,更加清楚,其中的兇險遠不是前輩說得那么輕描淡寫。
  哪怕有著豐富的經驗,但是身體承受的痛楚絕對不會因此而有半點消減。
  “這次我領悟的大師之道是【滅宗火】。”樂不冷目光閃動,像火焰在眼眸深處燃燒:“我覺得這次沖擊宗師的希望比較大。在我之前,沒有人把金烏之火修煉到這般境界,我的【滅宗火】,獨一無二。”
  樂不冷的語氣傲然霸道,但是眾人無不心折。
  滅宗火,這個名字更是令人心悸神搖,能夠消滅宗師的火焰!
  樂不冷忽然目光轉向艾輝,沉聲道:“你的雷霆,也是獨一無二。我看了你的劍塔,有點意思。但是,那還不夠。你的潛能,你要把所有的潛能都挖掘出來!你現在就像一個娘娘腔,看看修煉的都是什么狗屁東西?”
  樂不冷毫不留情的一番話,劈頭蓋臉罵過來,把大家都說傻眼了。
  下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別看艾輝平時一副笑嘻嘻的模樣,但是脾氣絕對糟糕。而且是遇強更強,吃軟不吃硬的家伙!
  然而讓他們目瞪口呆的是,艾輝恭恭敬敬地行禮:“請前輩指點!”
  樂不冷并沒有因為艾輝的恭敬禮貌而露出笑臉,反而皺起眉頭:“我已經指點完了。該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走的路和別人不一樣,沒人教得了你。”
  想了想自己徒弟還在別人手下混,他停下腳步,看了一眼艾輝,意味深長道:“我覺得你和我一樣,是有愿望的人。我的愿望是成為宗師,打敗岱綱。我不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比我的愿望是難還是簡單,但是如果你有愿望,你要對自己狠一點。已經不錯了之類的話,從來不夠實現愿望。”
  艾輝的身體一震。
  樂不冷轉過臉對師雪漫道:“祖琰就丟這,我去修煉。”
  說罷,沖天而起,消失在天空。
  大家一陣失神,剛才樂不冷的話,給他們的沖擊實在太強烈。誰也沒想到,被視作失敗者的樂不冷,竟然如此頑強。
  是的,頑強。
  哪怕到現在,樂不冷依然沒有成為宗師,他依然是失敗者,并沒有成功。也許過了多少年之后,人們依然會記得岱綱,沒有人會記得沖擊宗師失敗八次的樂不冷。
  但是這絲毫不影響大家對他的敬佩。
  艾輝有些出神,他腦海中全都是剛才樂不冷的那番話。
  其他人看到艾輝的模樣,露出不忍的神情。在他們看來,艾輝對自己已經足夠狠了,修煉起來不知疲倦,在勤奮方面無可挑剔。像樂不冷那樣的瘋狂,那樣不顧一切,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夠做到的。
  樂不冷前輩是一個瘋子!
  姜維等人剛想開口安慰艾輝,卻被師雪漫攔了下來。大家看了一眼師雪漫,師雪漫對他們搖搖頭。
  艾輝呆呆地站在那出神。
  黑魚嘴山的山脊上,有一個直徑數里的大泥潭。
  精疲力盡的王小山躺在泥漿中,臉頰有一半淹沒在泥漿里,他喘著粗氣,大腦一片空白,目光空洞地看著天空。
  黑魚嘴山不時噴發的黑煙,從他視野中那一片蔚藍中飄過。
  他體內的元力消耗殆盡,體力也消耗殆盡。
  一個人建一座城,王小山扯動了一下臉頰,苦澀無比。
  他高估了自己。
  大家都高估了他。
  體力透支,他的思維就像黑煙一樣在飄,他忽然想到在萬生園的時候,艾輝帶著他們躲避血獸。
  “誰是土修?”
  艾輝當時問的這句話,他終生難忘,那是他命運的轉折點。當他們躲在巖石和泥土后面,在黑暗中等待援軍,沒有人知道,王小山心中的激動遠勝過害怕。他第一次知道,原來他也能夠幫助別人。
  一直到后來,他都很慶幸,能和大家一起。
  他曾無數次的回想,像他這樣一無是處的人,能夠在血災中活下來,真是幸運啊。
  啪嗒。
  一滴豆大的雨點,砸在他臉上,生疼。
  雨點越來越多,滂沱大雨,雨打在他臉上,他幾乎睜不開眼睛。
  真痛……
  忽然眼前浮現松間城那天,也是滂沱大雨,艾輝跪在墳前。
  一定很痛……
  那天的悲傷和羞愧,突然從記憶深處涌來。想起那天他對自己說,王小山,你以后一定要能夠幫助大家。
  雨水打在臉上,火辣辣的感覺。
  不知道從哪里生出一股力量,王小山掙扎爬起來,在雨幕中建造他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