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78 震撼

“樂不冷?”p葉夫人皺起眉頭,如今她威嚴漸重,即使一個皺眉頭的小小動作,都讓議事廳的氣氛陡然往下一沉。恭候在四周的護衛、仆人心中一跳,個個把腦袋低得更低。
  年聽風也感到棘手,低聲稟報:“是的。樂不冷有個徒弟,名叫祖琰,是當年火修大族祖家的弟子。據說,樂不冷是為了祖琰,松間谷的雪熔巖是少見的甲等火液。不知道他們達成了什么條件,但是樂不冷沒有走的意思。那艾輝的雷霆之劍,也頗為有威勢,戰力不可小覷。”
  葉夫人神色不動:“哦,怎么個不可小覷?”
  年聽風便把探哨匯報的內容仔細復述了一遍。
  葉夫人神色動容,她本身就是劍修家族出身,根據形容就知道劍光的威力驚人。但是聽到雷霆之劍只有三百人,神情放松下來:“這人也太少了,聽說艾輝此人頗為摳門,連戰部的元修都舍不得多招一些?”
  “怕是想招招不到。”年聽風解釋道:“當下劍修大多出自昆侖,愿意去那么偏僻之地的,除了走投無路的火修,還有念叨著雷霆的家伙,怕是沒多少人。”
  三百人實在太少了,除非像神畏部。
  可是以整個五行天的底蘊,也只有一個神畏。但是神畏滿編也有五百人,而不是三百人。松間谷的底蘊如何能夠和整個五行天相比?哪怕精挑細選的三百人,實力只怕也高不到哪里去。
  元修的實力不高,還沒有規模的優勢,那還能有什么戰斗力?
  葉夫人沒有把艾輝放在心上。
  中央三部是長老會傾盡全力打造,花費的資源、金錢無數,還有歷代的摸索和繼承。哪怕就是五行天全盛時期,也無力打造中央第四部。而如今的天外天,只能吃老本,連再打造都不可能,更別說艾輝這樣沒什么根基的家伙。
  樂不冷是個麻煩。
  葉夫人和年聽風都很清楚,樂不冷是多么難纏。這家伙的實力在大師之中,是最頂級的,除了宗師,沒有誰敢說有把握能夠打敗樂不冷。
  而且這家伙肆意妄為,從來不聽號令,否則的話也不會放著當年的冷焰部部不當。
  樂不冷就是茅房的石頭,又臭又硬。
  多年沒有樂不冷的消息,大家都以為這個瘋子已經死了。沒想到他突然出現,一下子打亂了他們的布置。
  葉夫人想了想,沉吟道:“讓你的人撤回來,我們暫時不要招惹這個瘋子。只要不招惹他,他就不會瘋。公公在世的時候,曾說安木達宗師,雖然心性淡泊,但是對五行天感情頗深。樂不冷在這個時候出現,未必是巧合。”
  年聽風有些吃驚:“夫人的意思是?”
  葉夫人忽然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你想想,樂不冷的目標,會是誰?”
  年聽風身為聽風部部,各種消息秘辛知道的遠比別人多,略一思索便明白過來,露出興奮之色:“岱綱!”
  樂不冷和岱綱之間的恩怨,稍有點年紀的人,都耳熟能詳。
  葉夫人笑道:“若我沒有猜錯的話,樂不冷是安木達宗師為了防止岱綱吞并天外天準備的后手,而現在,順便照顧師雪漫。”
  年聽風眼前一亮:“那我們?”
  葉夫人笑吟吟道:“那我們自然不要去打擾他們。樂不冷哪怕阻止不了岱綱,也肯定能夠消耗岱綱不少。至于松間谷,師雪漫身為女兒,也是北海舊部,怎么能坐視師北海身處困境?如果艾輝同意,那就上戰場吧。三百人,哈。如果不同意,松間谷就面臨分裂。”
  年聽風由衷道:“夫人英明!”
  葉夫人收起笑容,神情嚴肅叮囑道:“我們這段時間很重要,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西門裁決和萬神畏呢?他們的態度如何?”
  年聽風露出羞愧之色:“屬下無能!”
  葉夫人眼中閃過一道寒芒,神色淡然道:“這不是你的過錯,人各有志,不能勉強。但是他們歷代受盡長老會的恩惠,也該拿出一點誠意來。聽說,中央三部有專門對付宗師的手段?”
  年聽風的臉色劇變,心中駭然,他沒想到此等隱秘之事,夫人竟然都知道!
  他神情變幻不定,葉夫人只是笑吟吟,并不催促。
  年聽風心一橫,下定決心,俯道:“是,中央三部是有此戰法。”
  宗師無上,地位然。
  而五行天的實際統治者卻是長老會,長老會既受益于宗師,也對宗師充滿恐懼,他們一直希望尋找能夠抗衡宗師的辦法。而中央三部,駐扎在舊土,遠離人們的視線,除了一些特殊的原因,摸索對付宗師的戰法,也是他們最重要的任務之一。
  長老會希望倘若有一天,他們與宗師的意見相左,他們手上還有反擊的可能。
  對付宗師,始終是中央三部最隱秘的使命之一。
  但是這一點,極少有人知道,每一任長老會的大長老是唯一知情人。上任大長老在自己去世之前,才會把這個秘密傳遞給下一任大長老。
  任何一位有理智的大長老都明白,一旦泄露出去,宗師絕對不會允許中央三部的存在。
  葉夫人淡淡道:“既然身負此責,那就告訴他們,好好準備吧。”
  年聽風心中一緊:“屬下會傳達給他們。”
  樂不冷終于被告知,他們將前往新城,他也松一口氣。
  不過他很快就有點疑惑:“艾輝他們不去?”
  師雪漫搖頭:“他們還要留在這里修煉,劍塔建起來比較麻煩,我們先過去。”
  樂不冷哦了一聲,沒有多問。
  師雪漫他們的動作麻利,雖然在一起修煉的時間不長,但是如今的重云之槍已經頗具氣象,進退有度,法度井然。
  樂不冷贊道:“果然將門虎女!”
  他當過冷焰部部,雖然對當部沒什么興趣,沉迷修煉,但也是內行。眼前的重云之槍,已經過一般的戰部,現在需要的是時間和鮮血的淬煉。只要上了戰場,重云之槍很快會磨礪成一支精銳戰部。
  它的底子和骨架實在太出色!
  他不由看了一眼雷霆之劍的內營,有些遺憾,雷霆之劍也挺有意思,戰斗也不弱,可惜人數實在太少了點。
  雷霆之劍似乎修煉的是一種劍陣。
  樂不冷對劍陣一點都不陌生。他是修煉狂人,不同的大師之道,也換了八次,幾乎每個方面都有涉獵過。
  劍陣說復雜當然復雜,說簡單也簡單,不外乎是匯集眾人之力于一擊。
  人數眾不眾,也直接決定劍陣的威力。集中幾十人的力量,看上去十分厲害,但是放在戰場,那也不算什么。
  樂不冷硬抗了一劍,對劍塔的威力大致有個判斷。
  如果僅僅只有這個地步,樂不冷覺得上戰場,還不夠。
  一個戰部,起碼也要上千人吧。普通元修能夠揮的戰斗力擺在那,大師也沒有幾位,連人數都沒有,還打個屁?
  不過他看得出來艾輝是個很有主見的人,而且似乎這些劍塔還有不少玄妙之處。更重要的是,關他什么事?
  有樂不冷在路上開路,原本艱難的路途,變成坦途。
  師雪漫他們親眼目睹樂不冷恐怖至極的實力,那些實力強悍的荒獸,在樂不冷面前就像待宰的羔羊。
  大家想起樂不冷說的,在高空深處修煉,不由釋然。
  在高空深處能夠從容修煉,地面上的荒獸就是弱雞。
  整個行軍過程就像一場長途拉練,樂不冷在前面掃蕩推進,師雪漫帶著大家一口氣不停歇地狂奔,就這樣,還被樂不冷各種嫌棄、諷刺。
  “你們是烏龜戰部嗎?烏龜都比你們爬得快!”
  “這點路,還累?就你們這破體力,上什么戰場?”
  “你們也太慢了!我等得無聊,把方圓兩百里掃蕩了一遍,你們再不來,我都可以去修煉一會再下來。”
  ……
  類似的話層出不窮,泥人還有三分火性,更何況重云之槍全都是年輕人,大家心中都憋了一股氣。
  狂奔、突進!
  原本七天的路程,硬生生讓他們在第三天下午趕到。
  樂不冷看到黑魚嘴山,頓時眼前一亮:“你們找到了好地方啊!新城在哪?”
  師雪漫道:“繞過了前面那個山脊就到了。”
  她早就給大家作好預防工作,條件可能比較艱苦,大家要有思想準備。單靠王小山十五天建一座城,大家都不太敢抱太大的希望。
  有個雛形就好了,重要的修煉設施建好,反正大家也不是什么嬌生慣養之輩。
  樂不冷到了這個時候反而不急了,他跟在師雪漫身旁,饒有興趣。他能夠感受到這座黑魚嘴山蘊含的充沛火元力,但是他也有點奇怪,火元力雖然充沛,但是等階并不高,怎么能出產雪熔巖這樣的甲等火液?
  他對艾輝他們充滿好奇。
  繞過山脊,風變大。
  一座嶄新的空城,沿著山脈起伏,就像裝飾在山脈上的珠寶,在落日的余暉和滿滿的風中,熠熠生輝。
  迎面的風中還混雜著新鮮泥土的氣息。
  樂不冷愣住,忽然扭過臉問:“這座城是一個人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