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有個地方沒想好明天

新城的面積不小,當初新城設計容納的人口,就是一萬人。與其說是一座容納一萬人的城市,不如說是一座容納一萬人的大型軍營。p如今的重云之槍加上預備役,是八千人,綽綽有余。
  當大家走進這座嶄新的軍營,不由嘖嘖稱奇。
  “太厲害了,聽說是一個人建的?”
  “不是親眼見到,真不敢相信啊。”
  “是啊,這么大的地方……”
  ……
  人們不時發出驚嘆,整齊的道路和方正的圍墻,各種功能不同的建筑,看得大家眼花繚亂。
  樂不冷也滿臉興趣,他蹲在地上,摸著堅硬的地面。地面也好,圍墻也好,看不到半塊青磚,完全是泥土構造,然后元力硬化而成。樂不冷試了試,非常堅硬,而且異常平整,顯然是土修一氣呵成。
  厲害啊!
  他心中暗自驚嘆,細節最能體現出水平。
  所有連接處嚴絲合縫,街道地面、圍墻都看不到半點褶皺,這些不起眼的細節,都體現出建造者超卓的水平。
  當然,稍有點身家的城市、家族都不會用這樣的建造方式,他們覺得太粗糙簡陋。他們只有在外出,需要野外扎營,才會用這樣的方式。
  野外扎營和可以容納一萬人的大軍營,是天壤之別。
  一群人建城和一個人建城,也存在本質的區別。
  樂不冷心中有些吃驚,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松間派給他一種人才濟濟的感覺。還沒有見到那位肚子建城的土修,樂不冷不自主在心中給出極高的評價。
  有可能成為大師的土修啊!
  筑城師?
  以前雖然沒有這個職業,但是樂不冷不是拘泥之輩,反而更是另眼相看。一夜之間,一座要塞憑空出現在戰場,這里面可是有不少地方可以作文章。
  以師雪漫的能耐,一定能夠利用到這點。
  重云之槍,大有前途!
  想到這里他也放心不少,祖琰跟著師雪漫他們,以后也不用他擔心,這樣他也能夠安心地去對付岱綱。
  想到岱綱,樂不冷的心一下子就熱了。
  師雪漫他們很快找到正在呼呼大睡的王小山,王小山渾身都是泥漿,看上去就像一個流浪漢。大家不自主放輕腳步,臉上浮現敬意。
  能夠憑借一己之力,建造出這么一座完整的城,應該得到尊敬,就連樂不冷都一聲不吭。
  師雪漫看著地上酣睡的王小山,心中也莫名感動,她看得出來,王小山是累到極致。
  王小山其實在隊伍之中沒有什么存在感,他的脾氣好,性格軟,好說話,任勞任怨。不管給他多少活,他都會認真完成。
  王小山迷迷糊糊醒來,揉了揉眼睛,看到周圍圍滿了人,頓時嚇一跳。當他看到師雪漫姜維等熟悉的面孔,才松一口氣。
  他馬上反應過來,有些自責:“啊,雪漫你們都來了?我……我還沒有完成啊,還有防御體系沒有完工……”
  師雪漫認真感謝道:“沒關系,已經很完美了,辛苦了小山!”
  王小山急聲道:“可是……”
  姜維拍拍王小山的肩膀,笑道:“我們這么多人在這,要是還擔心安全,那就不用上戰場了。”
  王小山這才放松下來,眼睛立即變得惺忪,打著哈欠:“那我要好好睡一覺,你們都不要喊我,我要睡到天荒地老!”
  他實在太累了,但是很滿足。
  隨著師雪漫帶著重云之槍離開,檸檬營地一下子冷清下來。
  而當雷霆之劍宣布,不再招收新成員,最后僅剩的人們也陸陸續續離開。檸檬營地太小,根本養不活這么多人。
  檸檬營地回到之前半死不活的狀態,除了內營時不時的呼喝聲,增添幾分生氣。
  隨著大家修煉態度的變化,修煉的進度突飛猛進。一方面是修煉雖然枯燥,但是并不算復雜。艾輝在選拔隊員的時候,就非常有針對性,挑選的都是那些能夠承受枯燥修煉,而且能夠長時間保持專注的元修。
  艾輝事先縝密的考慮,此時開始發揮出作用。
  端正心態的顧軒,也迅速地進入狀態。他所在的天璇塔,僅次于艾輝所在的天權塔,是第二高塔,有八層。
  每層六人,整座劍塔是四十八人。
  說實在話,在來這之前,他從來沒有指揮過五個人以上。他立志成為一位劍修,什么是劍修?劍修都是獨來獨往,一劍破萬法。
  好吧,顧軒把劍塔理解成一座劍陣,終于能夠接受。雖然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劍陣,但是親眼見識到瑤光塔飛出的那一劍,他已經百分百肯定,這就是一座劍陣,非常強大而純正的劍陣。
  修煉一用心,他開始有新的體會。
  四十八人的劍招一致,確實不容易,但還是在大家的努力下完成了。當四十八到劍芒匯集在一起是,那沖天而起的森然劍之氣息,讓他一下子亢奮了。
  他是塔主,整座塔的劍芒都在他這匯集。因此每一座劍塔的塔主,都需要實力出色的劍修來擔任。只有實力出色的劍修,才能在這么多劍芒匯集時,能夠做出細微的調整。
  非常細微的調整,顧軒在劍術上的造詣,整個雷霆之劍僅次于艾輝。但是即使如此,他能夠做的調整非常有限。更多的時候,還是要依靠隊員之間的默契。
  但是塔主不是沒有好處的。
  當整座劍塔所有的劍芒全都匯集于他,劍的氣息之凌厲,以至于當他第一次完成時候,整個人的腦袋都是一片空白。
  對于旁人,這或許沒有什么價值,但是對于劍修來說,這是最好的淬煉。
  顧軒驚喜莫名,他對劍修這條道路從來沒有放棄。
  當下修煉劍修最大的難題,就是修真時代的劍修,幾乎每有什么留存。
  人們對于劍術,缺乏一個最直觀的了解。昆侖劍盟的草劍劍陣,就是為了給劍術初學者們一個直觀的印象,什么是劍?劍芒是什么樣的?
  而修煉到更高的境界,大家又茫然了。
  等階更高的劍芒,是什么樣的?沒有人見過,沒有實物做參考。
  如今的劍塔,卻是直接向顧軒展示,當劍芒變得更強的時候,是什么模樣。這是極為難能可貴的,而且恍如實質的劍芒氣息,也能夠幫助顧軒去理解劍術。
  顧軒的驚喜可想而知。
  天權劍塔內的艾輝,同樣沉浸在森然的劍芒氣息之中。
  那天樂不冷的話,對他產生非常大的沖擊。
  在這之前,艾輝一直心存猶豫。樂不冷用那樣瘋狂的辦法,那是因為他是樂不冷。樂不冷可以不顧一切,把自己置于死地。
  他不行,他不是孤家寡人,他還有一群伙伴。
  比起樂不冷,他還多了一分責任。
  人和人是不一樣的,道路和道路也是不一樣的。
  艾輝的潛意識會這樣告訴自己,讓自己有所保留。
  但是如今,艾輝忽然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是的,自己是松間派首領,自己的責任僅僅是帶著大家活下去嗎?不是的。如果僅僅只是茍活,他們只要去蠻荒更深處,找個角落。
  可是那有什么意義?有誰愿意?
  他要做的,不僅僅是帶著大家活下去,還要復仇,還要勝利。在這個宗師無上的時代,沒有宗師的他們,最后只會失敗。
  面對宗師,他們沒有任何勝算。他肩負的責任,不僅僅是帶著大家活下去,去挑戰宗師,也同樣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他不去,誰去?
  是死在成為宗師的路上,還是倒在對方宗師的腳下?
  一個是死緩,一個是死中求生,選那一條路,一目了然。
  心結頓去,艾輝只覺得說不出的輕松。很長的時間,他總是有種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唯恐自己走錯一步,陷大家于萬劫不復。
  艾輝對樂不冷是真的佩服五體投地。
  絕大多數人只看道樂不冷的頑強、瘋狂和偏執,而往往忽視他的智慧和冷靜。不管是冷灰有燼,還是土元逆火,以及后面的滅宗火,都折射出天才的創意。
  看上去瘋狂,實際卻是徹骨的冷靜。
  這才是樂不冷最可怕的地方。
  一個糅合了頑強、堅韌、瘋狂、偏執、冷靜和智慧的家伙,是多么可怕的怪胎。可是再想到如此可怕的樂不冷,卻被岱綱幾乎終生壓制。
  艾輝都無法想象,岱綱的實力有多么恐怖。
  宗師,真的那么強嗎?
  艾輝深吸一口氣,拋掉鬧中的雜念,注意力集中到蠢蠢欲動的地宮之中。
  樂不冷的提醒,讓艾輝對體內地宮的異動非常注意。在劍塔的修煉中,艾輝很快就發現,每當劍芒匯集時,地宮隱隱有所呼應。
  對劍芒的氣息敏感……
  艾輝心中一動,他忽然想到了曾經的劍胎。
  他很快發現,當下強度的劍之氣息,雖然讓他的地宮蠢蠢欲動,但是無法更進一步,劍之氣息還不夠強。
  也許,自己可以考慮嘗試下一步?
  樂不冷嫌艾輝的劍塔威力太小,戰場難有作為,然而實際上,艾輝對此早有準備。七座劍塔各自為戰從來不是他的計劃,他的計劃只有一個
  ——北斗七劍,七劍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