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79 瘋子樂不冷

穆雷有些出神,一路沒有遇到什么障礙。p隨行有陸府的老管家,這次來的是余叔,也證明了陸府對此行的重視。有余叔在,表明身份,沿途的城主都以禮相送,有的還會專門派人護送一途。沒有誰會在這個時候,不開眼去得罪陸府。
  安木達宗師時日無多,葉夫人能不能抵擋岱綱,還是個未知數。倘若日后岱綱真的吞并天外天,得罪了陸府無異于自斷后路。
  至于一些不開眼的小毛賊,穆雷的氣勢一放開,對方就嚇得屁滾尿流。
  押送貨物跑這么大老遠,倘若不是陸辰拜托,穆雷一定會拒絕。奈何陸辰救過他的性命,陸辰的拜托,他無法拒絕。
  他瞇著眼睛,倚著馱盆獸背上的骨馱盆,身上蓋著一張獸皮,身體隨著馱盆獸的步伐一搖一晃。陽光灑落在獸皮,光滑如綢的棕色皮毛在陽光下,泛起層層華麗的光澤,穆雷身上沒有半點殺氣,就像一只懶洋洋的大貓。
  隊伍中其他人都盡量避免發出聲音,穆師的脾氣可不好。
  沒一會,前方的探哨回來,在余叔耳邊低聲稟報。余叔聽完之后,來到馱盆獸旁,道:“穆師,前面就是檸檬營地。”
  穆雷哦了一聲,緩緩睜開眼睛,坐直身體,朝遠處望去。
  一個簡陋的營地貼著遠處的地平線,只能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輪廓,就像地平線的一塊傷疤,若不是不注意或者目光不夠銳利,很難發現。
  真是簡陋。
  他略微有些失望。
  在半路上,他們聽到不少關于檸檬營地的消息,甚至有許多是從檸檬營地返回的元修。余叔似乎也很留心收集這方面的消息,不惜花費重金,很快就有收獲。
  聽得最多的是人們對重云之槍的稱贊,每一位見識過的元修都贊不絕口,都對未能入選而遺憾。對于雷霆之劍的評價卻很兩極,有的認為艾輝不愧是雷霆劍輝,開創一代先河,但是更多的元修則認為雷霆之劍不過是故弄玄虛之舉。
  至于整個雷霆之劍,只有三百人只一點,則遭到幾乎所有人不以為然。
  嘲笑大家是不敢的。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艾輝也是第一位雷霆大師,地位擺在那。樂不冷可以嘲笑、批評艾輝,其他人有什么資格?
  樂不冷的突然出現,也引起一番熱議。沉寂這么多年,大家都以為他死了,沒想到還活著。當年祖家家主把祖琰拜入樂不冷的門下,就讓許多人看不懂。
  如今看來,祖家家主的這個舉動,是多么的明智。祖琰成為祖家僅存的獨苗,而樂不冷無論再艱難,也沒有放棄祖琰。
  在普通人看來,樂不冷也許實力不怎么樣,但是重情重義,是個好師父。
  只有像穆雷這樣成名多年的大師,才知道樂不冷是一個多么厲害的狠角色。聽到樂不冷在檸檬營地,穆雷都不自主要打起精神,后來聽到樂不冷隨著重云之槍離開,穆雷放松許多。
  在他們這一代的大師之中,樂不冷是大家最忌憚最不想遇到的幾個人之一。
  樂不冷想打敗岱綱,人盡皆知,一開始大家嘲笑他自不量力,到后來,已經沒有人敢嘲笑。面對岱綱,穆雷是生不出半點反抗之心,可是樂不冷卻始終沒有放棄,不曾畏懼。
  大家都明白,樂不冷或許不是岱綱的對手,但很有可能是最接近岱綱的人。
  穆雷淡淡道:“那我們過去吧,都打起精神。”
  其實不用他吩咐,隊伍其他人都精神一振,這一路走來路途遙遠,大家精神都有些疲憊。終于要到終點了,大家都非常興奮,但是看到遠處那個異常簡陋的營地,大家心都涼了半截。
  陸府在翡翠森權勢滔天,他們這些下人,也都是見過世面,覺得跑這么大老遠,來這么一個破地方,頓時大為失望。
  余叔看在眼里,冷著臉呵斥道:“待會都老實點,打起精神,府里的規矩大家都知道,誰要是給我捅了簍子,就不用回去了。”
  大家心中一凜,收起臉上的輕慢之色。
  余叔在府中的地位極高,是家主最信任的人之一。
  這次處于安全考慮,護衛也是精挑細選,光是府中的護衛就是十多人。其他的護衛,也大多都是從陸府附庸商會中挑選出來,知根知底。他們來之前,就被叮囑過,膽敢不聽老管家的話,一定會被狠狠收拾。
  按照年齡自資歷,如此舟車勞頓長途跋涉的活,也不會讓余叔來。
  這次是余叔主動請纓,他對艾輝十分感激,如果不是艾輝,小姐在晉升大師時已經遭遇不測。況且艾輝成為第一位雷霆大師,這樣的成就,已經可以媲美昆侖天鋒。
  艾輝已經邁過了大師的門檻,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實力會逐步增加。
  對于普通人來說,大師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一輩子奮斗的目標。但是在世家眼中,大師只不過是強者之路的起點。
  成為一名大師,強者之路才不過剛剛開始。
  然而,只有躋身大師的行列,才能向宗師發起沖擊。這是一場漫長、殘酷的戰爭,每個時代的天才就像奔騰的河水,源源不斷,但是能夠成為宗師者,萬中無一。
  艾輝值得陸府對他如此重視。
  就在此時,忽然穆雷輕咦一聲,臉上露出驚容。
  不光是他,周圍的余叔,商隊的其他人,都露出駭然之色。
  檸檬營地的內營,氣氛緊張。
  他們接下來,將嘗試第一次七劍合一,這也是他們第一次進行這類修煉。
  顧軒他們到昨天才知道,原來除了每一座劍塔,七座劍塔的劍芒還能合而為一!
  整個雷霆之劍上下都亢奮莫名。
  像天權、天璇塔的劍芒,都已經遠遠超乎他們的想象,如果七劍合一,那該是多么恐怖的攻擊!
  如果他們能夠完成,那絕對是顛覆性的!
  但是七劍合一的難度之高,同樣是顛覆性的。
  七座劍塔,最低三層,最高九層,總共加起來是四十二層,每層六人,合計兩百五十二。當時大家就曾經笑稱,比二百五還要二,多么吉利的數字。
  兩百五十二人,需要步調一致,同時出劍,其中的難度可想而知。
  “準備!”
  艾輝淡淡的聲音不大,卻恍如驚雷,在每個人的耳邊炸開。所有人都如臨大敵,聚精會神,反復的修煉,還是讓他們異常熟練。
  “劍起。”
  一聲令下,所有的元修同時揚起手中的長劍。
  有五座劍塔亮起幽幽光芒,但是有兩座劍塔沒有反應,五座劍芒的光芒也很快就黯淡下去。
  失敗了!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出師不利,大家的臉色都不好。
  兩座沒有點亮的劍塔塔主,臉黑得像鍋底,強忍著沒有破口大罵。
  “休息一會再來。”
  艾輝的聲音,就像一盆冰水,迎頭淋下來,大家心頭的火氣頓時消散。
  呼。
  穆雷幾乎是下意識吐出一口長氣,剛才那一瞬間,遠處那個簡陋破爛的檸檬營地,仿佛突然變成一只可怕的怪物,要破繭而出。
  有多久沒有產生過這么心驚肉跳的感覺?
  耳畔傳來同樣的吐氣聲,穆雷霍然驚醒,扭轉過臉發現是余叔,他緊繃的神經才放松下來,神色緩解。他駭然發現,不知何時,背上一層冷汗。
  身旁的余叔臉色蒼白,語氣驚疑不定:“穆師,剛才那是?”
  穆雷也不敢對這個老管家不敬,宰相門前七品官,余叔這樣的老管家,在陸府的地位很高。而且余叔一路上,對他也很尊敬。
  穆雷搖頭:“不知道,在下也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氣息。老管家你看那天上的云。”
  順著穆雷的手指,余叔凝目望去,發現檸檬營地上空的云層有一個缺口,他有些吃驚:“莫非是剛才?”
  “沒錯。”穆雷的神情也很凝重:“就是剛才的那股氣息,從未見過如此凜冽危險的氣息,也不知是何人所發?”
  余叔看向穆雷:“以穆師之見,那我們接下該如何?”
  穆雷是戰斗人員,也是隊伍中唯一的大師,但凡是戰斗相關,余叔都會以穆師為準,這也是一路來大家相處得比較愉快的原因。
  穆雷沉吟:“難道樂不冷沒走?我們過去看看吧,不管是誰,應該對我們沒有什么敵意。”
  在他看來,能夠釋放如此強大的氣息,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樂不冷。但就像如他所說,不管是不是樂不冷,都不會對他們有什么敵意。
  余叔一想也是,神色放松下來:“過去看看。”
  馱隊重新開始前進卻費了不少力氣,許多馱盆獸被剛才那一下驚嚇到,護衛們好不容易把它們安撫好,隊伍才得以重新前進。
  休息了一會,大家的神經松弛了許多,急躁之情也要少很多。
  這是艾輝這些天的經驗,欲速則不達,在大家很急躁的時候,適當的休息能夠有比較好的效果。
  “準備。”
  艾輝的聲音,再次讓七座劍塔安靜下來,每個人屏息凝神。
  “劍起!”
  還是有兩座劍塔沒點亮。
  失敗。
  正在朝檸檬營地進發的馱隊心有余悸,護衛竊竊私語,討論剛才那可怕的氣息,沒有半點準備,和剛才一模一樣的氣息,再次出現。
  剛剛被安撫的馱盆獸嘶鳴尖叫,四下亂竄,馱隊一片混亂。
  穆雷的心猛地揪緊,但是他發現,還是沒有沖出來,心中稍安。
  余叔的臉色蒼白,連忙指揮:“拉回來,都拉回來,那有只馱盆獸……”
  片刻之后,隊伍重整,余叔看著穆雷。
  穆雷一咬牙:“繼續前進。”
  七座劍塔。
  “準備!”
  “劍起!”
  ……
  馱隊混亂。
  ……
  “準備!”
  “劍起!”
  ……
  馱盆獸前蹄一軟,倒下一半。
  ……
  穆雷臉色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