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五章盲戰

事實證明,情懷敵不過餓肚皮。回過神的艾輝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一天都沒有吃東西,立即被排山倒海的饑餓感擊倒。
  他扶著墻出門,手腳發軟。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實在太有道理。
  走出巷子沒多遠,他看到一家面館,幾乎是連滾帶爬沖了進去。
  “老板,來碗面!”
  “好嘞!”
  吃了一碗面,艾輝終于緩過勁來。買單的時候,他的眼睛差點瞪圓:“多……多少?”
  “一百五十元,謝謝惠顧。”老板道。
  “一……一百五?”艾輝就像聽到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看向面館老板的眼神開始發生變化,殺氣浮現。少年可從來不是什么脾氣好得任人宰的乖寶寶。
  “新生?”老板皺了皺眉頭,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他有些無奈地指著掛著的木牌:“價格在上面,童叟無欺。感應場的物價比舊土貴很多。”
  艾輝順著老板指尖看到墻上的價格木牌,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老板可能說的是真的……
  走出面館的艾輝,臉色鐵青。他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看護道場的委托十多年沒有人接,每個月的報酬只有四千五。勉強夠他吃飯?委托中心老頭的算術是誰教的?站出來!
  三十碗面!
  一天一碗面,摸摸自己剛剛吃完一碗面還沒有什么感覺的肚皮,想到自己接下來的生活,艾輝兩眼發黑。他豪情萬丈地進入感應場,他覺得以后自己一定可以成為一位強大的元修,掌握自己的命運,沒想到感應場給了他迎頭一擊。
  連吃都吃不飽,還談什么修煉?
  夜風吹得他小心肝嗖嗖發涼。
  不行,得想辦法賺錢!
  凄涼了五秒的艾輝,重新振作精神。不光是吃飽的問題,錢和修煉元力同樣息息相關。他在蠻荒的時候,跟著那些元修,就是為了狩獵荒獸。
  荒獸的皮肉筋骨,都是寶貝。
  骨頭和筋能夠煉制兵器,荒獸皮能夠煉制甲胄,荒獸血大多是用來煉制元藥,荒獸肉大多用來制作元食。
  所謂元食,便是富含元力的食物,對修煉大有裨益。
  元力體系傳承自修真體系,龐大精細的修真體系,對元力體系的影響深遠,元力體系的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修真的影子。
  艾輝早就不是懵懂少年,他很清楚,想要獲得強大的力量,并不是靠閉門苦練就行。
  夜燈初上,夜晚的松間城燈火輝煌,到處可見結伴出行的新生,十分熱鬧。新生可沒有那么多的煩惱,剛剛進入感應場的興奮還未消退,充滿對未來的憧憬。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周圍新生們歡聲笑語的影響,艾輝的煩惱消減不少。
  他雙手插在兜里,悠然獨自走在那燈火斑斕里,看著人群和燈光下翻騰的霧氣,街道彌漫著美食誘人的香味,有點享受。對他而言,這是非常特別的感受,雖然總是不自主地戒備警惕,但是這繁華似錦的人間煙火,讓他腦海中緊繃的弦一點點松弛。
  他就這樣漫無目的地在街道上晃蕩。
  忽然,他的目光被一塊招牌吸引。
  “盲戰!堅持五分鐘,拿走五萬元!”
  五萬!
  艾輝倏地兩眼放光,就像看到獵物的餓狼,他插在兜里的手不知什么時候摸到肚皮上,在下意識撫摸著。
  不是太飽啊……
  五萬是多少碗面,有點算不過來啊。怎么感覺好像又餓了?
  還沒思考完,雙腳已經不受控制,邁了進去。
  身體總是這么誠實啊……
  ****************
  師氏道場。
  休息室的門被推開,一位身形高挑、氣質清冷的女子昂然走進來,她穿著黑色的風衣,戴著幾乎把整張臉都遮住的帽子。年輕女子隨手解下身上的黑色風衣,遞給身后的中年人,問道:“盲戰?這個想法有點意思,我喜歡!”
  “小姐喜歡就好。”中年人連忙哈腰接過風衣:“我們接到族里的通知,說小姐可能會來找找狀態。松間城沒什么高手,大多都是新生,便想出了這么一個法子,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沒報我的名字吧?”坐下來的少女支起修長的美腿,端起面前的果汁,慢條斯理喝著。她長發披肩,容貌絕美無瑕,精致的瓜子臉,眼睛宛如星辰,神情透著極度的自信和一絲驕傲。這讓她自有一股懾人的氣勢,哪怕坐在沙發上,也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沒有!”中年人連忙道:“這要報了雪漫小姐的名字,哪還有人敢來?您的名頭實在太嚇人了。我們策劃盲戰,還準備了沒有眼洞的面具,也是為了避免有人認出您。”
  “看來你們費了不少心思,辛苦了。”師雪漫露出滿意之色:“告訴大家,所有人獎勵三個月的薪水。”
  作為感應場最受關注的人物,還是位美人,她走到哪里都會受到關注。她并不反感被關注,但她是聰明人,知道什么時候需要低調和安靜。
  實力才是真正的根本,這是她從小接受的教誨。
  “多謝小姐。”中年人忙不迭的感謝道,眼中不自主地流露出一絲喜悅。三個月的薪水獎勵,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一筆小錢。更重要的是小姐的夸獎,能在小姐那里掛個名,將來的好處多多。
  師雪漫接著問:“有多少人報名?”
  “已經有二十三人。”中年人話音剛落,忽然他側耳,接著道:“是二十四人,剛剛又有個人報名了。我們沒有設定參賽的報名費,就是希望更多的人參加。只是我們策劃的時間還是太短,沒有時間宣傳。”
  “足夠了,看來今晚可以好好活動一下。”師雪漫挑了挑眉,輕吁淺笑。忽然,她笑容一收:“還有多久開始?”
  “八點半,還有十五分鐘。”中年人答道,他不由提醒:“小姐,您要收著點,估計新生多,要是打傷了就有點麻煩。”
  “放心。”師雪漫點點頭:“我戴了壓制手環。”
  中年人松了一口氣,他最擔心就是小姐打傷新生。如果是老生還好,感應場不太會管,但是新生感應場的關注要多許多。壓制手環能夠壓制元修的境界,他轉念一想,自己也真是多慮。
  以小姐這般天才的修為,對自己的要求何等嚴苛,難不成跑這么老遠只是為了欺負一下新人?
  “你可以出去了,我準備一下。”師雪漫不容置疑道。
  “是!”中年人躬身退出休息室。
  師雪漫斂去臉上的笑意,她的神情認真。雖然只是陪著爺爺來松間城訪友,但她沒有半點放松自己的想法。早在出發之前,她就通知了自家道場的松間城分部,她有可能會前去修煉。
  沒有想到松間城分道場竟然別出心裁,準備了一場盲戰。
  她還從來沒有盲戰的經歷。
  戴著壓制手環,她的實力和普通的新生沒有太大的區別,更加考驗她的技巧。而在盲戰的環境下,自己能發揮多少實力,她心里也沒有底。
  但是對未知的挑戰她從來不畏怯,相反,這讓她有些興奮,有些躍躍欲試。
  她很久已經沒有如此興奮,她開始整理自己的戰斗服,用紅繩扎起披肩的長發,露出完美白皙雪頸。她的動作不快,神情嚴肅,給人一種一絲不茍之感。
  戴上面具,眼前的世界一片黑暗。
  陌生的黑暗,讓她的心潮出現一絲波瀾。
  她閉上眼睛,緩緩調整自己的呼吸,仔細地感受著周圍的黑暗。不知道是不是黑暗的緣故,世界變得更加安靜,平時被她忽略的聲音就像海底深處的魚兒悄然浮出水面。觸感變得更加敏感,它仿佛在延伸,細小的氣流掠過她的皮膚,她不自禁微微戰栗。
  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讓她從未體驗過的世界。
  一個讓她無比興奮的世界,忽然間,她有種直覺,如果她能夠掌握這個陌生的世界,她一定能夠突破現有的境界。
  時間悄然流逝,她在仔細感受這個安靜而陌生的世界。
  “盲戰即將開始,還有三分鐘準備。盲戰為五分鐘生存戰,最終能夠在臺上堅持五分鐘的參賽者,便可以獲得五萬元獎金。為了模擬更加真實,場內已經注滿無毒無味的墨夜煙,它只會影響大家的視覺,能夠完美模擬黑夜的效果。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害,本次生存戰為徒手戰。大家請穿戴好防具和面具,一分鐘后,生存戰即將開始。”
  師雪漫忽然站起來,舉步朝休息室通往混戰區的門走去。
  她的步伐像用尺子量過一般,在面具碰到門前的瞬間,恰好停下來。
  她在安靜等待,宛如藝術家手下最完美的雕塑。
  “盲戰即將開始,倒計時,十、九、八……”
  師雪漫巍然不動。
  “三、二、一!戰斗開始!”
  面前的門倏地滑開。
  師雪漫毫不猶豫地走入戰場,走入戰場的瞬間,她能感受到原本面具透過的微光徹底消失,她仿佛置身在一片純粹深沉的黑暗之中。
  墨夜煙果然名不虛傳!
  師雪漫心中暗贊。
  墨夜煙是一種非常偏門的毒煙,會煉制的木修很少,價格非常昂貴,但是效果也相當出色。師雪漫剛剛習慣的黑暗,節奏立即被打破。
  就在此時,她心頭警兆忽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