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483 七劍合一

“小山在閉關,他好像要突破了。”
  師雪漫的話透著欣喜。
  艾輝不禁替王小山感到高興:“太好了!前段時間,也是辛苦他了。”
  大家都不由點頭,一個人建造一座城,從來沒有聽說過,其中難度和工作量,便是他們這些外行都覺得實在太過于驚人。
  能夠完成如此乎想象的建造,有所突破大家也不會覺得奇怪。
  樂不冷瞥了一眼艾輝:“你小子運氣不錯,咦,變強了不少啊。”
  他忍不住多看了艾輝兩眼,心中有些吃驚。
  王小山的閉關,讓他覺得松間派的潛力巨大,而且這些小家伙個個都那么努力,他對松間派的未來非常看好。
  但是看到艾輝的進步,他大吃一驚。
  這才幾天?
  按理說,晉升大師之后,會進入一個穩步上升的過程。晉升大師,就好比作品的輪廓雛形已經完成,剩下的就是精雕細琢,局部的不斷完善。
  剛剛晉升的大師,很少會再次出現大幅度的提升。
  眼前的艾輝是個例外。
  之前的艾輝,氣勢外放,如今卻是異常收斂,只有周身縈繞著一圈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是劍的氣息嗎?樂不冷目光微亮,心中戰意蠢蠢欲動。
  第一位劍修大師才剛剛出現不久,他還未曾交過手。
  很陌生的力量啊,他有些躍躍欲試。
  他對各種新奇的、沒有見過的力量,都充滿興趣。
  “晚輩穆雷,拜見前輩!”
  穆雷恭恭敬敬地向樂不冷行禮,他雙腿已斷,懸浮在半空,上半身彎腰垂,異常恭敬。
  正欲挑戰的樂不冷被打斷,臉色頓時拉下來:“你誰啊?”
  對于一個把打敗岱綱作為唯一目標的牛人來說,一位不知姓名的大師在他面前,就和一頭看不懂品種的牛羊沒有什么區別。
  宰還是不宰?
  穆雷心臟猛地一跳,口干舌燥:“家師費遠。”
  樂不冷神情稍緩,臉上露出緬懷之色,語氣溫和下來:“你是費遠的學生啊,你老師還好嗎?”
  穆雷眼中閃過一絲哀傷:“家師在八年前去世。”
  樂不冷嘆息一聲:“他還是沒有扛過去。不過死了也就死了,也是個痛快,他要看現在這樣子,肯定鬧心。”
  穆雷知道自己的老師的性格,如同樂不冷前輩所言,低聲道:“前輩說得是。”
  樂不冷對穆雷態度比較好,對6府的余叔態度就不是太好,哼了一聲,懶得搭理。
  6辰是岱綱的大弟子,他自然不會給好臉色。換一個實力不錯的6府弟子,或者6辰在這,他說不定還會找找麻煩,奈何余叔的實力又差,他不屑于對其動手。
  余叔苦笑,他也識情知趣,知道不能招惹這個老殺神。
  艾輝對樂不冷也是無可奈何,這老頭一出現,就讓人神經高度緊張,他輕咳一聲:“祖琰的情況怎么樣?”
  師雪漫點頭道:“很不錯,他吸收火元力的度很快,但是現在還沒有蘇醒。”
  樂不冷被轉移話題,聞言擺手:“等他吸食足夠的火元力,晉升大師,自然就會醒過來。”
  艾輝有些好奇地問:“要是沒晉升大師也沒醒過來怎么辦?”
  樂不冷哼了一聲:“那不用醒過來了。”
  艾輝嘖嘖砸吧嘴巴,對祖琰大為同情,心想這個回答倒是很符合樂不冷的性格,這家伙對自己都那么冷酷那么狠。
  艾輝提醒樂不冷:“前輩你不用去修煉嗎?”
  樂不冷瞪著眼睛:“小子你這是在趕我走?”
  “時間是前輩你自己的啊。”艾輝一臉認真:“我覺得岱宗大人現在一定很無聊,都沒有敵手。”
  明知道艾輝這是故意的,但是樂不冷還是忍不住冷哼一聲:“放屁!”
  話音未落,他就騰空而起。
  樂不冷一走,全場的氛圍頓時放松許多,就連穆雷都松一口氣。穆雷想起一件事,從懷中取出一個小木盒,遞給艾輝:“這是端木家給端木黃昏的。”
  艾輝隨手把木盒放到鐵妞手上:“傍晚呢?怎么沒看到他?”
  師雪漫接過木盒,有點擔心:“他在谷里,他有點太著急。”
  艾輝知道端木黃昏著急什么,可是這個沒法勸,端木黃昏也不是能聽勸的人。
  心高氣傲的端木黃昏,現在心里肯定很著急。
  但是晉升大師,欲則不達,越是著急越容易出問題。
  這個時候余叔已經吩咐護衛把馱盆獸背上的東西搬下來,艾輝把端木黃昏的事情拋之腦后,有些興奮:“看看師姐送了什么好東西過來。”
  護衛們紛紛把身邊的木箱打開,大廳立即染上一層淡淡的光芒。
  就連余叔都瞪大眼睛,滿臉吃驚。箱子都是明秀親自打包的,他也不知道箱子里面是什么,此刻見到每個箱子都散著元力波動,立即知道小姐不知道放了多少好東西。
  穆雷臉上難抑驚容,他是知道【玉川秀織】的價值。
  心中不由有些后怕,若是外人知道,箱子里有這么多玉川秀織,指不定多少人鋌而走險。就連自己,也未必能夠把持得住。
  流落市面上的玉川秀織少得可憐,外人都以為玉川秀織織造不易,產量稀少。實際上,并非織造不易,只不過是6明秀沒舍得賣,全都送給她師弟。
  6明秀對她的這位師弟,也實在太過于寵溺。
  但是一想到韓玉芩和王守川的事跡,穆雷又覺得慘然,心中嘆息。
  艾輝卻不知道這么多的內幕,他心中此刻無比感動,暖烘烘的。
  所有的刺繡之中,最醒目的,是一整套織品。
  流云絲織造的云翼,混雜了閃銀絲,看上去就像陽光倒映在粼粼水波,極為華麗耀眼。云翼和一一件銀色的軟甲相連。上面層層疊疊細密的圖案,艾輝看到【凝神】、【汲元】、【楔形云甲】好幾種元紋。
  【凝神】能夠讓他保持注意力專注。
  【汲元】能夠幫助他從金風中汲取一些元力,雖然汲取的數量不多,但是能夠補充一部分元力,在長途飛行的時候非常有用。
  【楔形云甲】是一種水元防御甲片,一般用在水元的鎧甲上,師雪漫身上鎧甲也有。
  艾輝的眼眶有些泛紅,他想到了師父師娘。
  他的目光放在軟甲下的靴子上,有些驚奇。因為靴子竟然是整體編織而成,用的材料連艾輝都不認識。
  艾輝直接穿上,非常合腳,他突然輕輕一跳。
  然后他差點撞上天花板,嚇一跳,但是很快就眼前一亮。這個作用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很實用啊。艾輝感覺如果他注入元力,會有更厲害的變化。
  他按捺心中的沖動,沒有當場實驗。
  這樣壓箱底的保命絕招,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除了給艾輝的東西,還有幾件精品,比如給師雪漫的披風,給胖子的腰帶,給端木黃昏的種子袋,給姜維的腕帶,給桑芷君的箭囊,給王小山的帽子。給樓蘭的禮物最有意思,是個圍裙,上面繡著一手拿鏟一手拿窩的小樓蘭。
  每一位她記得的人,都有禮物,大家心中都異常感動。
  有些情感,只有共同經歷過才知道。
  除了這些之外,其他就是大批量生產卻很有用的東西,比如說手套。有增加力量的手套,有增加元力控制的手套。
  每一件東西,都能看得出明秀精心準備。就包括木元材料,也都是經常要用到,但是翡翠森之外很難買到的材料。
  艾輝緩緩從每一個箱子前走過,一件件地看。師姐沒有給他帶來只言片語,但是每一件東西,都能看到她的關心。
  他想起師娘臨終前,還叮囑他要好好保護明秀師姐。
  艾輝鼻子陡然酸,眼淚就差點掉下來。
  “艾師,這件東西,……”
  說話的護衛一邊說,一邊扒開箱子上面的物品,東西似乎壓在箱底。心思激蕩的艾輝,沒有多想,嗯了一聲湊過去。
  余叔看到艾輝眼眶泛紅,心中又是感傷又是安慰,不管怎么說,這兩個師姐弟像親人一樣。
  忽然他聽到有人說話,這不是鄭曉嗎?難道臨行前小姐有什么叮囑?不對啊,鄭曉是下面商會推薦來的護衛,又不是繡坊的護衛,小姐有什么叮囑也只會告訴他,怎么會告訴鄭曉?
  不好!
  余叔臉色大變:“小心……”
  話還沒出口,驚變忽生。
  湊到箱子前的艾輝,砰地聽到一聲輕響,他一個激靈,抽身急退。
  箱子籠罩一蓬淡淡的黑煙。
  艾輝沉聲道:“大家后退!”
  他的臉頰開始出現微微的麻痹,心中暗自凜然,好劇烈的毒性!
  樓蘭驚呼:“艾輝!”
  他眼睛紅光開始閃動,紅光閃動越來越快,越來越瘋狂。
  其他人散開,把那名護衛圍在最中間,每個人臉上都是殺氣騰騰。
  “哈哈哈!沒用的!艾輝,你死定了!螟蛉果,無藥可救!”
  鄭曉的聲音變得尖利,竟然是一個女人。
  聽到螟蛉果三個字,余叔、師雪漫的臉色大變,而樓蘭眼中瘋狂閃動的紅光驟然停住。
  艾輝的心往下沉,他能夠感覺到,毒素在迅蔓延。
  鄭曉忽然揭開自己臉上的元力面具,露出一張陌生的女性面孔,但是她臉上此時全都是瘋狂:“你害死了我們草賊那么多人,今天報應來了!”
  草賊……
  余叔忽然認出女子,聲音顫抖:“你你是鄭曉曼?”
  女子笑了,但是她的面孔開始變得僵硬,看上去說不出的詭異,道:“沒想到,余叔還能認出我來。哈哈哈哈,雷霆大師又怎么樣,一起死……”
  她硬挺挺仰頭倒下,氣息滅絕。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