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今天有事明天雙更

螟蛉果?p艾輝沒有聽說過,但是他知道厲害。p麻痹的感覺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蔓延,他體內的元力竟然無法阻擋分毫。在蠻荒的時候,他曾經接觸了解過不少的劇毒,但是沒有一種能夠與之相提并論。
  能夠對荒獸起作用的劇毒種類稀少,價格昂貴。而大師的境界,相當于結成元丹的荒獸,這個級別的劇毒是他沒有接觸過的。
  晉升大師之后,普通的毒基本都失去作用。
  也不知道螟蛉果多少錢?肯定很貴……
  腦海中飄過一個連他自己都覺得無厘頭的念頭,艾輝的意識開始模糊,視野中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模糊,鄭曉曼的尖叫就像山谷的回音,越來越遠。
  “……哈哈哈哈,雷霆大師又怎么樣,一起死……”
  雷霆大師好像是沒怎么樣,艾輝從來沒有因為雷霆大師而興奮、得意,他對這句話無動于衷。但是后面半句,卻讓他有些在意。
  一起死……
  不知道為什么,他腦海浮現師父師娘一起離去的身影。假如死亡是最后的結局,像師父師娘那樣的結局,也挺美好的。
  至于那個不認識的女人……
  你也配?
  莫名的憤怒從艾輝胸膛炸開,直沖腦門。他不知道為什么生氣,但就是生氣,隨隨便便跑出來一個人,就可以喊著和他一起死?
  憑什么?
  怒火中燒,艾輝很久沒有這么生氣了,莫名的生氣。這三個字,樓蘭可以說,鐵妞可以說,明秀可以說,胖子可以說,端木黃昏那個矯情貨也勉強可以說,松間派的大家都可以說。
  但絕對不是隨便一個人可以說!
  讓這種蠢貨得逞,豈不是說明自己更蠢?
  胸膛要炸裂的怒火,讓艾輝模糊不清的意識也變得清醒了幾分。麻痹的感覺更加強烈,就好像有許多細若絲的蟲子,往他元力里面鉆,往他的五府八宮鉆。
  趁著清醒和他的右手還能動,駢指如劍刺出,刺啦,一抹雷光出現在他指尖。
  他不知道螟蛉果是什么毒素,但是他知道自己體內除了元力,還有大量元力轉換而來的雷霆。
  不知道什么毒素,能夠承受雷霆!
  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
  艾輝把所有的顧慮,全都拋之腦后,他的眼睛浮現瘋狂。
  在其他人眼中,他是一個冷靜到甚至冷酷的人,喜歡想方設法占便宜的人,是一個做什么事情一定心里有譜的人。
  沒有多少人記得他的瘋狂,深深隱藏在冷靜之后的瘋狂。
  猛地一踏地面,身形從眾人眼前消失,房屋頂多了一個洞。
  師雪漫第一個反應過來,扭轉冷若冰霜的臉,殺氣四溢:“全都抓起來!”
  這個時候,她才不管什么6府。
  穆雷的臉色大變,他剛想開口,便看到師雪漫冰冷而充滿煞氣的目光,便理智地閉上嘴。他知道此刻談什么大師的尊嚴,那就是自取其辱。如果他稍有異動,師雪漫等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當場格殺。
  他讀懂了師雪漫目光中的堅決,他沒有做任何反抗的舉動。
  余叔舉起手臂,高聲喊:“全都放下兵器,不許反抗!”
  他此刻腦子也是亂成一團,心中無數疑惑,鄭曉曼怎么會混在隊伍之中?草賊和6府的仇恨極深,草賊的覆滅,和6府有直接的關系。聽到明秀差點因為草賊而喪命,家主震怒,6府全力橫掃草賊。
  艾輝和草賊的仇恨再深,能夠比得過6府嗎?放著6府不復仇,花費這么大的力氣,混進隊伍里,不遠萬里來找艾輝復仇?
  內鬼!一定有內鬼!
  小姐要送東西給艾輝的消息,只有6府內的人才知道,而且級別還不低。
  會是誰?為什么要這么做?
  余叔知道此時最明智的事情,就是配合師雪漫他們的調查,不能有半點抵抗。一旦雙方生沖突,那雙方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艾輝有個三長兩短,他就真的沒臉見小姐了。
  他死是事小,這件事的后續風波,才是真正可怕。松間派的實力比外面想象的更強,還有樂不冷這個對6府有敵意的殺神。小姐那時只怕也會對6府再無半點留戀,余叔知道艾輝在小姐心中是多么重要。
  是誰?
  余叔冷汗涔涔,后背濕透。
  他沒有注意到,在他背后,一名護衛看上去很恐懼害怕,朝他靠攏。
  “都站好!一個都不準動!”
  聽到姜維的怒喝,余叔背后的護衛,不僅沒停下來,反而猛地加快度,一個箭步出現在余叔身后,手掌朝余叔的腦袋拍去。
  眼看手掌就要拍上余叔的腦袋,護衛臉上浮現一抹不正常的紅暈,滿臉的狂熱。下一刻,余叔的腦袋就會像西瓜一樣破碎,迸濺得到處都是,他的任務就徹底完成。
  6府和松間派之間的仇恨,將永遠無法解開。
  余叔在6府,深得家主信任,他死在松間派包圍之下。而艾輝更是松間派的領,死在6府的偷襲之中。
  這是個死局!
  一個死局就要在他手上完成,他興奮得全身都戰栗。
  砰!
  手上結結實實的觸感,讓他心中一哆嗦,但是下一刻,飛濺開來的黃沙,讓他呆了一下。
  樓蘭!
  關鍵時刻,樓蘭擋下這一掌。
  其他人反應很快,師雪漫倏地出現在這名護衛身邊,手掌虛張,朝護衛罩去。
  護衛浮現絕望之色,也不抵抗。
  師雪漫心中暗道不好。
  護衛臉上很快就浮現一層黑色,顯然早就在體內藏了毒丹,直接引爆體內的毒丹,會在當場死亡。
  師雪漫看著地上的尸體,面色凝重,體內藏毒丹的這種手段,只有在死士身上才會出現。
  余叔的臉色更是煞白,對方刺殺他,包藏的禍心一目了然。如果自己真的慘死于此,那6府和松間派之間的仇恨,只有不死不休一個結果。
  到底是誰干的?
  他心中又驚又怒,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件事弄到水落石出。
  先是草賊,然后是死士,竟然同時出現在自己的隊伍之中,一定有6府內鬼。
  余叔身旁的穆雷冷眼旁觀,他此時已經有些后悔參與到此事之中。一連串變故,都顯示出這絕對是一個精心構設的陰謀。
  但是此時自己還是閉嘴為妙。
  余叔也逐漸恢復平靜,他一生跟在家主身邊,見慣各種風浪。經歷了最初的驚駭和憤怒,他很快平靜下來,他現在擔心的是艾輝中的螟蛉果。
  6府是木修大族,余叔當然知道螟蛉果是什么。
  當世的劇毒之物,能夠對大師構成致命威脅的,總共有十二種,統稱為【十二禁物】。
  【十二禁物】受到所有大師一致的反對,任何研究和種植之法,都遭到封禁。只要聽到丁點關于禁物的消息,大師們都會毫不猶豫聯合起來剿殺。
  在十二禁物之中,螟蛉果排名第四,是令大師們聞風色變的存在。
  螟蛉果與其說是一種毒物,不如說是一種奇特的荒獸。然而即使這一點,大師們也爭議不休。在正常狀態下的螟蛉果,沒有任何的生命特征,就像死物。爆裂的時候,釋放的黑煙被稱作螟蛉煙。螟蛉煙只要接觸到血肉,它就會活轉,擁有生命的氣息,變成細絲狀的螟蛉幼蟲。
  能夠抵擋刀劍的銅皮鐵骨,在螟蛉煙面前,形同虛設。它能夠無視元力的防御,而在進入血肉活轉之后,元修體內的元力,就會成為螟蛉幼蟲的養分。
  螟蛉幼蟲數量極多,能夠在元修體內以驚人的度繁衍。它們游動自如,滲透到元修五府八宮的每個角落。
  當它開始成熟的時候,它會在大師體內某處匯集,結成一個繭。
  大師在此時已經進入生命的末期,元力被吸食殆盡,血肉干枯。當螟蛉王破繭而出,就把這具沒有生命的殘軀啃食干凈。
  現在能救艾輝的,只有岱宗!
  可是岱宗遠在萬里之外……
  余叔心中苦澀無比。
  沒有人理會他們,師雪漫等人都沖出門外,仰頭看著天空。
  “樓蘭……”
  師雪漫看著樓蘭,滿是期盼。
  樓蘭語氣很低落:“雪漫,螟蛉果樓蘭分析不出來。”
  說完樓蘭就嗚嗚地哭了,這是他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幫助艾輝。樓蘭心中難過極了,他不知道此刻他的感受,是不是和人類的難過一樣。
  樓蘭真的真的很難過。
  師雪漫眼眶泛紅,她緊緊抿著嘴唇,摟過樓蘭的肩膀,拍拍他肩膀安慰。
  他沒有注意到,子夜沙核開始變得不穩定。
  忽然,天空綻放一團耀眼的銀光,凌厲霸道的氣息,籠罩整個黑魚嘴山。
  大家不約而同抬頭看向天空,雖然天空的銀光異常刺眼。
  樓蘭也抬起頭,他的眼睛又開始不斷閃動紅光。
  還是分析不出來嗎?
  樓蘭第一次遇到分析不出來的東西,竟然就是艾輝中毒,這讓樓蘭很沮喪很難過也很焦急。自己要是真正的醫師就好了,像明秀的哥哥那樣,一定會有辦法吧。
  明秀的哥哥……
  樓蘭突然停下來,歪著頭,然后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