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490 宗師宗師

艾輝悠悠醒來。p“艾輝醒來了1p還沒睜開眼,就聽到樓蘭的歡呼,接踵而來的是一連串急促腳步聲。p模糊的視野漸漸變得清晰,一張張熟悉而關切的臉,映入他的眼簾。
  “怎么樣?感覺好一點嗎?”
  “阿輝,你終于醒過來了,嚇死我們了!”
  “真是弱渣,連螟蛉果都不認識。”
  ……
  大家七嘴八舌的問候,但是臉上都是關切,艾輝心中升起暖暖的感動。他想說話,但是什么聲音都沒有發出。他發現自己全身都動彈不得,連動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哎,他好像不能說話哎。”
  “好像是哦,還不能動。”
  “眼睛在眨,是活的。”
  “活的就行,只有他有一口氣,不用管他,過不了兩天他就會活蹦亂跳。”
  這得意洋洋的聲音一聽就是胖子。
  “是嗎?太好了!”“我就放心了!”“胖子我覺得你說得對!”
  大家一哄而散,轉眼間,空蕩蕩地只剩下樓蘭一個人。艾輝的生命力之頑強,大家都非常清楚。知道艾輝還活著,放下心來就各忙各的。
  剛剛目睹安木達隕落,每個人都知道,戰爭要開始了。沒有哪一刻,緊迫感如此強烈,大家知道前線的戰爭會隨時爆發,也知道隨時會被征調上前線。
  和神之血戰斗,每一位松間派成員心中都憋了一股子勁。
  噩夢掠走了無數人生命,幸存者也大半被摧毀意志,但是還有一些人,始終不曾忘記它所帶來的痛苦、悲傷和絕望。
  仇恨的種子早就埋下,發芽,壯大。
  無論原因為何,無論前方在哪,仇恨就是仇恨,仇恨總是帶著血。
  常人對戰爭的畏懼大多源于對死亡和絕望的恐懼,但是對復仇者來說,失去的早已失去,絕望早就降臨。只要他們還活著一天,便永遠無法忘記松間城的血,無法忘記自己的同學、老師、熟悉的面孔,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一個個被血獸吞噬殆盡。
  從來都是活著比死更難。
  醒過來的第二天,艾輝恢復很多,印證了大家對他頑強生命力的印象。到第三天,艾輝已經能夠坐起來。
  看到自己樣子,艾輝只有苦笑,他全身纏滿繃帶,看上去活脫脫一個木乃伊。裸露的皮膚焦黑,上面可見龜裂的傷痕,雖然開始結痂,看上去還是觸目驚心。
  “艾輝不要擔心。傍晚提供了很多的資料,樓蘭已經找到一些對付螟蛉果的辦法。現在艾輝體內的螟蛉果,被雷霆重創,它們回到之前的非生命狀態。這種現象在傍晚提供的資料中沒有相關描述,不過樓蘭已經分析出一些規律。樓蘭一定會救好艾輝!”
  樓蘭一邊把艾輝攙扶出來,一邊鼓勵艾輝。
  艾輝想對樓蘭笑一笑,但是他臉上纏滿繃帶,只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面。
  樓蘭捕捉到艾輝的笑容,開心道:“幸虧繃帶在,幫助艾輝隔絕很多的雷霆,否則的話,艾輝會受傷更嚴重。”
  這一路來,繃帶已經不知道救了艾輝多少次。
  他想起師娘和師父,又想到了明秀,再想到余叔,他知道這里面一定有問題。明秀是絕對不會傷害自己,艾輝對這一點,沒有任何懷疑。
  不過這件事,只有等他傷好了再說。
  樓蘭小心地把艾輝放在陽光。
  沐浴在陽光中,全身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
  樓蘭坐在艾輝身旁,說著最近發生的事情,艾輝聽得津津有味。不過聽到安木達隕落,天空留下的那串光輝足跡,艾輝有些怔然失神。
  他不由看了一眼不遠處,提著云染天,正在來回巡視大家修煉的師雪漫。
  鐵妞心中一定很悲傷吧。
  艾輝覺得鐵妞真的很堅強,師父師娘逝世的時候,那種痛苦他此生難忘。安木達隕落,艾輝就想到了前線,鐵妞的父親師北海,此刻的處境一定相當艱難。
  師父去世,父親身陷險境,自己卻無能為力,這樣的痛苦對鐵妞實在太殘酷了。
  重云之槍的修煉很有法度,讓艾輝沒有想到的是雷霆之劍的修煉,竟然也照常在進行。他本來以為自己昏迷,雷霆之劍的修煉進度會打斷,沒想到還在繼續。
  直到艾輝看到師雪漫去雷霆之劍詢問顧軒修煉效果,才恍然大悟。
  他現在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自己一定要快點痊愈!
  在如此悲傷擔憂的鐵妞,卻默默挑起如此沉重的責任,艾輝心中升起強烈的敬意。
  他覺得就算自己,也未必能夠做到。
  鐵妞臉上始終表現得很平靜,但在如此時刻,這份平靜讓艾輝感受到鐵妞的堅強,感受她柔弱的身體內蘊含的強大力量。
  等等,柔弱的身體……艾輝覺得好像哪里不太對勁。
  好吧,還是想想怎么才能更快地痊愈。
  看到大家都在揮汗如雨,干勁十足,艾輝就覺得自己浪費時間是多么可恥。
  當艾輝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才發現自己體內情況何等糟糕。
  他體內的五府八宮,幾乎全都被破壞殆盡,云層聚集的雷霆太猛烈,遠遠超出他身體能夠承受的極限。就像樓蘭說的,倘若沒有繃帶,自己生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五府八宮被摧毀,對元修來說不啻于滅頂之災,淪為廢人。
  剛剛晉升大師,就遭到這樣毀滅性的打擊,換一位元修,只怕從此一蹶不振。剛剛擁有的強大力量消失得無影無蹤,大師意味著什么,失去大師意味著什么。
  比失去更痛苦的,是剛剛擁有就失去。從天堂到地獄,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艾輝沒有感到痛苦和失落,相反,他心中充滿劫后余生的慶幸。
  當時的情況,那是唯一的辦法。
  起碼現在還活著,還能坐在這里曬著太陽想辦法。
  艾輝性格堅韌,眼下的處境雖然很糟糕,但是他并沒有覺得到了山窮水盡絕望的時候。樂不冷前輩,沖擊宗師就有八次,比自己現在慘的時候多得是,可是還不是越來越強?
  活著,就始終保留著希望。
  體內千瘡百孔的五府八宮,艾輝可以想象當時,漫天雷霆匯集在他體內,是如何摧毀他體內的生機。他受傷的不僅僅是五府八宮,還有體內的本源生機。
  他身體有八成以上的血肉,都受到嚴重的摧毀,能不能恢復還再說。
  天無絕人之路,艾輝還是有所發現。
  破損不堪的地宮,有一縷銀色的云霧安靜地懸浮。這團云霧非常微弱,若不是太注意,幾乎難以察覺。
  云霧銀光閃閃,就像是銀霧海上的銀霧。
  當艾輝的意識靠近這團銀霧,一股濃郁的雷霆氣息,讓他心中一驚。
  他有些失望,他體內的元力盡失,雷霆有什么用?五府八宮受傷對元修來說,是非常麻煩的傷勢,但還是可以治療。但是五府八宮全都被摧毀,是無法治愈的。
  換句話說,他今后再也無法修煉元力。
  雷霆對他而言,沒有太大的用處。
  可是為什么自己體內還會殘留一縷雷霆?他心中有些疑惑,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正常。那么多的雷霆把他身體“洗禮”了一遍,殘留一些雷霆也沒什么奇怪。
  等等!
  艾輝忽然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殘留雷霆沒什么奇怪,可是為什么殘留的雷霆會是銀霧?
  他陡然精神一振。
  沒錯,殘留的雷霆絕對不會變成銀霧!
  他的心神不斷沉入銀霧之中,感謝天宮曾經修煉過的劍胎和天心火蓮燈,讓他的心神十分壯大。此時身體受損嚴重,但是心神并沒有太大的損失。
  心神沉入銀霧之中,一股熟悉的感覺包裹著艾輝。
  劍的氣息!
  艾輝激動莫名,心神不穩,一下子從銀霧中脫離出來。但是他心中按捺不住的狂喜,他知道銀霧是什么!
  銀霧就是地宮的劍胎,被雷霆轟碎之后殘留物。
  劍胎的形狀被粉碎,雷霆的氣息異常的濃郁,形成這種狀態奇特的銀霧。
  艾輝腦子轉得飛快,他就像機敏而貪婪的獵人,尋找其中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
  纏滿全身的繃帶露出的眼睛,在陽光的陰影中,閃動著莫名的光芒。
  思考良久,他也不知道多久,也許是一個時辰,也許是兩個時辰,他的心神再次沉入銀霧。
  這次他的心神沒有任何急躁、激動,冷靜異常。
  他緩慢而仔細地感知著這一縷微弱至極的銀霧,他的動作很慢,非常仔細。
  很快,他就確定,自己想得沒錯,這縷微弱至極的銀霧,就是劍胎被雷霆轟碎之后的殘留物,但是其中還有些微妙的不同。
  地宮的劍胎,是一把雷霆之劍,它本身就蘊含很強的雷霆屬性。
  闖入他體內的天地雷霆,雖然威猛霸道,但是和劍胎有相同的屬性。艾輝可以想象,當天地雷霆進入他的體內,第一時間就會被地宮的劍胎所吸引。
  海量的雷霆,匯集在劍胎,遠遠超出了劍胎能夠承受的極限,所以劍胎被摧毀,激發成霧狀。
  但是于此同時,海量的雷霆灌注,劍胎等于被徹底的“淬煉”了一遍,不,是很多遍。哪怕被摧毀,海量的雷霆依然充斥他的體內,劍胎霧氣被一遍遍“淬煉”!
  難怪銀霧的雷霆氣息如此濃郁。
  承受雷霆淬煉這么多遍,還能頑強存留的……
  艾輝的眼睛此刻閃閃發光,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