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1 撿到寶

艾輝一臉期待地看著老師,等待著老師講解接下來的內容。雖然老頭的表情很吃驚,但是艾輝沒有什么得意。他知道自己的理解大多是憑感覺,而感覺在很多時候是不準確的。老師不是什么大師,但是在感應場教了幾十年的書,絕對是基礎深厚。況且自己也不是什么天才,對于能學到東西,就感到非常滿意。更難得的是,老師的學說非常符合他的情況。
  老頭晃了一下腦袋,有些感慨:“果然我們天生是師徒啊。”
  老頭知道想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弟子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感應場那么多夫子,比他有名有實力資歷更老的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又有幾個找到合意的弟子呢?
  感應場對夫子收弟子是持鼓勵的態度,但是絕大多數的夫子都沒有收弟子。
  弟子和學生不一樣,學生只是上自己的課,但是弟子卻是要繼承自己的衣缽和學說。所以夫子們不是特別中意,是不會收學生作弟子。
  寧缺毋濫,這是絕大多數夫子們的原則。
  老頭在感應場默默無聞,他的學說也無人問津,但是同樣不會輕易收弟子。他的學說再怎么無人問津,也是他幾十年的心血,倘若交給一個對他學說完全不認同的人手中,他死也不會瞑目。
  老頭對艾輝滿意得很,心中也是得意無比,雖然成就上他走在其他夫子們的后面,但是能收到中意的弟子,這運氣說出去絕對讓其他夫子羨慕。
  尤其看到艾輝充滿渴望的目光,他更加開心,接著道:“我們現在談談第二個問題。元力很適合你,但是需要達到默契,還是需要時間的磨合。換句話,就是要挖掘你體內元力的潛力。每個人的元力是不一樣的,可是招式才有多少種?你剛剛開啟本命元府,五行屬金,你可以修煉的招式有二十二種。你適合哪種?你不知道。很多人挑選招式只是憑興趣,憑感覺,覺得這招威力大,覺得這招炫目。這樣做,對你的未來沒有好處。你剛剛開啟本命元府,在修煉的這條路上,你才剛剛開始。招式的威力,不是你現在需要考慮的。你應該考慮的是,怎么給你漫長的修煉道路打下扎實的基礎。”
  老師的話,讓艾輝有撥云見日之感,語言淺顯,但是道理卻是極為深刻。
  老頭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認真:“了解你的元力,了解你的身體,把兩者如何才能完美結合,才是修煉的真諦。”
  艾輝恭恭敬敬道:“老師的教誨,弟子定會牢記在心!”
  老頭有些欣慰,接著道:“我們現在來講一些實際的問題,你該怎么修煉,你先說說,你是怎么修煉元力的?”
  艾輝便老老實實,把自己在蠻荒怎么修煉出第一縷元力,自己在懸金塔是怎么修煉的,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想到定做裸背鐵甲,怎么想到用【魚拱背】震碎金風銀毫,然后怎么沖擊府等等。只要是和元力相關的想法,他都一股腦說出來。
  老頭再一次目瞪口呆,過了一會,才不確定地問:“這些全都是你自己想出來的?”
  話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剛剛艾輝已經把他所有的想法全都說了一遍,連想法是怎么來的,靈感是怎么來的,都說了一遍。
  艾輝點頭:“是的,全都是弟子自己想的。”
  直到此時,老頭終于徹底的確定,自己收的這個弟子,是一個天才!一個和別人不一樣的另類天才!
  老頭的兩眼放光,看艾輝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件絕世珍寶。艾輝的資質很差,在這個主流最講究資質的時代,艾輝絕對夠不上天才的名頭。但是艾輝在修煉上的悟性,或者早熟,老頭從來沒有在其他人身上看到過。
  撿到寶了!
  艾輝被老頭的目光看得有點發虛:“老師?”
  老頭如夢初醒,哦哦幾聲回過神來,先是贊賞道:“真是出乎為師的預料,讓為師大吃一驚啊。沒想到沒有人教導,你卻能有這樣的見識,不錯,很不錯!哪怕你沒有遇到為師,為師也相信你也會有所成就的。為師的運氣不錯啊,哈哈哈!”
  艾輝有些郝然,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從來沒有被人表揚過,每件事對他而言,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他都需要全力以赴。修煉如此,蠻荒跟上隊伍亦是如此。
  當他聽到老師的夸獎,罕見地手足無措。
  老頭看到艾輝的模樣,不由更加開心,笑了一會,他才停下來,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艾輝知道老師有話要說,也連忙打起精神。
  弟子很天才,也激起了老頭的好勝心,弟子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價值,老師不能被比下去啊。
  他的目光閃動睿智的光芒,緩緩開口道:“你的思路是對的,之前的基礎打得也很扎實,這很好。元力滿溢再沖擊府門,這對你以后大有幫助,這方面我們以后再說。我們先說一下你現在修煉的問題,在具體的方法上,有更多的辦法。你是金元力,金元力的特點是什么,鋒銳、攻擊力強,適合戰斗。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你選擇金元力的思路也沒問題,那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讓你知道,自己適合哪一種金元力!”
  艾輝連忙跟著老頭走出校舍。
  兩人來到一個有些破爛的院子,院子里堆放著很多形狀奇怪的器具。
  “這里以前是位夫子的院子,后來搬走廢棄,我打了個招呼就拿來用了。”老頭嘿然:“東西都是我自己改造的,也沒用過,就當興趣愛好,反正除了授課也沒有什么事做。做了幾十年,倒是積了不少東西。”
  看到滿院子各種奇形怪狀的器具,艾輝不禁生出佩服之情。不管是誰,不管再小的事情,能做幾十年,都是非常不容易的。專注和堅持,需要一顆安靜的心,需要耐得住寂寞。
  “現在,這些東西終于有用武之地了!”
  老頭看著滿院子的雜物,有些感慨,不知道是感慨它們蒙塵太久,還是感慨它們終于得以見天日,抑或是感慨自己?
  好在,一切都不晚!
  站在院子里的老頭,那張布滿滄桑和皺紋的臉龐,滿是傲氣,就像國王在審視自己的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