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016 年最后一天大家抓緊時間好好浪

老人在院子里捏著泥巴。
  最普通的黃泥,摻水,在那雙粗糙蒼老的手掌之中,一點點被捏出人偶的形狀輪廓。老人的神情很專注,渾然忘我。
  紅容顏沒有出聲,安靜地站在身后。
  華貴綢緞剪裁成的黑色素衣,深沉如墨,讓他仿佛籠罩在濃郁的夜色之中。衣裳很修身,包裹著他修長的軀體,挺拔俊逸。眉間那點殷紅的朱砂,嬌艷欲滴,讓他絕美英俊的臉,憑增一抹難以言喻的柔美嫵媚。
  當他出現在院子里,整個院子的光線都仿佛匯集在他身上。
  老人捏泥人很專注,紅容顏看得也很專注。
  陽光斜斜落進院子里,照在他的身上,也落在老人的后背,就像一幅畫。
  隨行的婢女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眼前的畫面,透著莫名的力量,令人不自主地安靜下來。
  老人直起背,放下手上的泥偶。人偶很粗糙,看上去就像頑皮孩童的作品,手腳粗短,五官一片空白,但是不知為何,卻透著一股靈動。
  “真是好作品。”
  哪怕是稱贊,紅容顏的聲音也透著一縷淡淡的憂傷。
  老人聽到聲音,轉過身來,隨意道:“喜歡可以送你。”
  “謝謝邵師。”
  紅容顏躬身一禮,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泥偶捧入手掌。身邊的婢女見機得快,連忙遞過來一個精致的木盒,紅容顏小心翼翼地把泥偶放入木盒,小心地蓋好。
  整個過程他的動作極為緩慢,神情專注,屏住呼吸,就像手中捧著的不是泥偶,而是絕世珍寶。
  邵師饒有興趣地看著紅容顏,沒有出聲打擾。
  蓋好木盒,紅容顏接過婢女遞過來的純白絲巾,小心地擦干凈手掌,再把絲巾遞給婢女。
  做完這一切,他的目光重新直視邵師,聲音中透著淡淡的憂傷:“邵師,您上次提到的事情,有初步的結果。”
  邵師的身體陡然緊繃,但是下一刻,他就像吐出一口氣,身體緩緩放松,目光直視紅容顏:“她在哪里?”
  “您的孫女,確實曾經在我們牧首會。由于您當時偽裝身份,當時我們并不知道她是你的孫女,只以為她是普通的血修。如果我們知道您的身份,我們一定會用最高的禮節迎接您。”
  紅容顏的神色誠懇,語氣透著憂傷和歉意。
  邵師帶著幾分諷刺:“然后把我囚禁?嚴刑逼供?”
  當年他偽裝身份,帶著孫女離開神之血,躲開了神之血的追蹤,沒想到路上卻遭到牧首會的襲擊,孫女被牧首會擄走。
  紅容顏搖頭:“您對我們牧首會的成見太深。雖然雙方互為死敵多年,但是我們的手段,比起神之血要溫柔得多。”
  邵師淡淡道:“她人現在在哪里?”
  紅容顏停頓了一下,語氣中的歉意更濃:“十五年前,牧首會總部遭遇大規模襲擊,死傷慘重,我們的三座孤幼堂,受到波及,您孫女當時就在其中的一座孤幼堂。”
  邵師呆住,眼眸中的光澤失去,過了一會,他才開口,聲音沙啞:“所以她死了?”
  紅容顏躬身致歉:“很抱歉。”
  他的聲音非常誠懇。
  邵師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渾濁的眸子空洞沒有焦距。
  紅容顏嘆息一聲:“真的很抱歉!容顏告退。”
  說罷一禮之后,才從院子里退出。
  出了院子,婢女荊桃實在忍不住:“少爺,為何您對他如此禮讓?”
  荊桃一聲淡紅輕紗,天真爛漫,她剛才規規矩矩。此刻沒有外人,立即隨意了許多,她從小服侍少爺,感情深厚,和一般的婢女大不相同。
  “神偶宮啊。”紅容顏露出緬懷之色:“當年的神偶宮,是何等的輝煌。如今的獸蠱宮宮主南宮無憐,只是他的學生。他在人偶上的造詣,天下無雙。”
  荊桃一臉似懂非懂,她還是不太明白。老頭再怎么厲害,反正在她心里也沒有少爺厲害。但是既然少爺這么說,她還是連連點頭。
  紅容顏的腳步忽然停頓。
  荊桃嚇一跳,也連忙停下來,看向少爺。
  紅容顏自言自語:“堂堂神偶宮宮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為什么會帶著自己的孫女逃離神之血?誰會對其不利?誰敢對其不利?那只有帝圣了。難道他觸怒了帝圣?”
  荊桃乖乖地一言不發,她知道這個時候,少爺的思路若是被打斷,一定會非常生氣。
  紅容顏琢磨了半點,還是想不明白。邵師當年被帝圣視作左膀右臂,帝圣此人雖然刻薄無情,但是對有本事的人是極為尊重。斷然不會因為一點小事,而把邵師當年嚇得逃離神之血。
  他緩緩開口道:“這件事記得讓人去查一下。”
  荊桃連忙乖巧道:“是。”
  她能在少爺身邊服侍這么多年,就是因為她知道深淺。少爺可以縱容她們一些小性子、撒撒嬌,但是對正事,少爺素來是極為認真,一絲不茍,萬萬開不得玩笑。
  她心中也被少爺勾起興趣,老頭那么厲害,為什么會逃離神之血?
  艾輝半夜就醒了,睡不著,他腦海中全是鐵妞白天彷徨無依的樣子。
  在他心中,師雪漫算不上聰明,和溫柔如水也沒有任何關系。比如鐵妞的槍法勢大力沉重如山岳,她的意志硬如鋼鐵般。沖鋒她一定是最前面,戰斗她一定挑選最強大的敵人。從來不叫苦叫累,從來不怨天尤人。
  白天是他第一次在鐵妞身上看到這樣無助的神情。
  自己還在這個時候,受了重傷。
  艾輝的睡意全無,睜大眼睛,看著頭頂的星星。發了一會呆,他還是強自冷靜下來。這樣發呆,沒有任何用處。
  他排除腦海中的雜念,投入到體內情況的摸索之中。
  想著想著,艾輝也迷迷糊糊,似睡非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被樓蘭喊醒。
  “艾輝,艾輝,醒醒。”
  艾輝睜開睡意惺忪的眼睛,樓蘭的面具臉映入他的視野,他下意識脫口而出:“樓蘭……”
  樓蘭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艾輝說話了!”
  樓蘭的歡呼頓時引起營地的一陣騷動,大家一窩蜂湊過來,就像看什么稀奇的動物。
  “看看,什么生命力!比野豬還強啊!”
  “野豬?不要侮辱阿輝!起碼是蟑螂!”
  “看樣子快好了,太好了,那樓蘭以后每天就可以多給我們煮一點元食湯。”
  “就是就是!樓蘭每天都要照顧阿輝,我們每天的元食湯分量都少了很多。”
  “樓蘭,明天咱們吃什么?”
  “要不要來個新花樣?樓蘭的手藝……好餓!”
  ……
  大家七嘴八舌,從一開始的圍觀艾輝,很快歪到元食湯上。一群人臉上就仿佛寫著“好餓”兩個字,你一言我一語,沉浸在對樓蘭明天做什么元食湯的無限遐想之中,難以自拔。
  誰也沒有注意到,樓蘭已經悄悄帶著艾輝溜走。
  艾輝所有的睡意,都被那些不堪入目家伙們的丑惡嘴臉給嚇跑了,此刻異常清醒。
  “樓蘭,我們去哪?”
  樓蘭背著艾輝,開心道:“去松間谷,艾輝。何師說大劍已經完工了,讓樓蘭帶艾輝去檢查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到底是不是對的。”
  艾輝精神一振:“何瞎子動作很快啊,這么塊就完工了。”
  “艾輝,喊何師何瞎子很不禮貌。”樓蘭的語氣很認真。
  艾輝頓時反應過來,打著哈哈:“哎呀呀,口誤口誤,我對何師非常尊敬。”
  樓蘭的語氣又變得開心:“是的,何師鍛造的時候,非常認真呢。很多地方值得樓蘭學習,有時間樓蘭會認真和何師學習鍛造。”
  松間谷距離魚背城沒有多遠,樓蘭背著艾輝,很快就到了松間谷。
  艾輝第一眼看到在竹林閉目打坐的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面前,擺放著一個小木盒,赫然是他的家人拜托穆雷帶來的木盒。
  艾輝沒有打擾端木黃昏。
  當樓蘭帶著他,來到集束白焰前,艾輝的目光立即被眼前的東西吸引。
  他仰著臉,看著面前巨大的金屬鑄件吸引。
  它的形狀非常奇特,就像一個鐵勺子,很難和巨劍聯系在一起。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巨大。巨大到就像一頭冰冷的金屬巨獸,趴在地上。厚實粗壯的劍身,比艾輝的身高都要厚實,風格粗獷。但是有很多地方,表面極為平整,光滑如鏡,上面密密麻麻雕刻許多精細的元紋。
  “按照你的設計,劍長三十三丈,七個節點,每個節點設有鐵塔骨架,層數從三層到九層,每層鐵塔骨架設有六個站位。你設計的元紋,都已經雕刻完成。”
  何瞎子的聲音從后面傳來,難掩疲倦,但是也透著一絲亢奮和期待。
  艾輝的目光挪不開,眼前的巨大鐵勺,就像一把形狀奇特的北斗劍,刺穿七座寶塔,只不過這七座寶塔沒有磚石瓦片,只有一根根粗壯堅硬的金屬骨架。
  奇怪的形狀,甚至有些粗糙丑陋,但是艾輝就像看到絕世的寶劍,兩眼放光。
  何瞎子淡淡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檢查一下,看看有什么地方要返工。沒有需要返工的地方,那就是完成了。我現在很好奇,你怎么讓這么一個大家伙飛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