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93 烏云

又是一天過去,太陽從地平線躍起,把溫暖和陽光帶給了沙丘。p卻沒有帶給北海之墻。p此刻北海之墻恍如凜冬,氣氛凝固,每個防守陣地都是如臨大敵,戰士們全身緊繃,不自主瞪大眼珠子,滿臉猙獰地看著前方。
  神之血的營地一片肅靜,黑壓壓的血獸,就像一尊尊雕塑紋絲不動,猩紅的眼睛內是對殺戮的渴望和對生命的漠然。
  在血獸群間,獸蠱宮的神祭手中不斷拋灑出紅色的血光。
  血光如霧,在清冷的陽光映射下,凄迷動人。
  星星點點的血光,沒入血獸體內,血獸猩紅的眼睛,變得愈紅艷清澈,原始的獸性仿佛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抽走,野性和溫度也隨著眼睛內的紅光而消失。
  它們的眼睛變得像紅寶石一般清澈無暇,極為美麗。
  親眼目睹這一幕,北海之墻上的北海士兵一陣騷動。
  “全體注意,不要看血獸的眼睛!”
  赫連菲兒大聲提醒,她的神情嚴肅,看上去十分鎮定,這份鎮定也感染了其他的戰士,騷動漸漸平息。誰也沒有注意到,她垂在身側的手指,在微微顫抖。
  敵人的總攻要開始了!
  葉白衣沒有像之前那樣,用一**的攻擊來考驗北海之墻,而是匯集了所有的血獸,起總攻。
  這場攻擊的規模將是空前的,整個防線承受的壓力也空前的,光是漫山遍野的血獸,就讓赫連菲兒心中無比絕望,她看不到勝利的希望。
  一只寬厚的手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松些。計劃都記得么?”
  她的身體先是一僵,但是聽到熟悉的聲音,身體放松下來。不知為何,所有的壓力和緊張突然之間全都消失不見,她平靜下來。
  沒有回頭,赫連菲兒重重點頭:“嗯,都記下了!”
  師北海拍拍她的肩膀,沒有再說話,轉身離開。他沿著防線巡視,士兵向他行禮,他平靜地回禮,時不時地問“計劃記得么”,或者點點頭示意。
  說起來也奇怪,只是很平常的問話和動作,但是士兵們心中的緊張和恐懼,大大消除。
  大抵是因為這個魁梧巍峨的身影,值得他們信賴,并愿意為之而赴死。
  神之血的營地,葉白衣橫亙在他面前,阻擋他大軍前進的北海之墻。它還是那么巍峨雄偉,但是許多地方殘破不堪,能夠看到裸露的陣地。
  許多裸露的陣地,是師北海故意為之,那些陣地看上去隨時可能被突破,實際上是死亡絕地。
  葉白衣早就看穿,但是他依然派人不斷進攻,注視著士兵們被那一個個血磨盤絞得粉碎。
  那些裸露的陣地是師北海扔出的誘餌,而那些一**赴死的士兵,是他葉白衣扔出的誘餌。
  師北海的目的是為后方贏得更多的時間,而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師北海!
  這是陛下的命令。
  葉白衣心中不得不承認,陛下看得極準,也異常果決狠辣。陛下根本不關心他到底損失多少士兵,陛下只關心師北海有沒有死。
  北海之墻陣地上士氣的變化,被葉白衣敏銳地捕捉,他心中贊嘆。
  師北海不愧是師北海!
  可惜,此時此刻,士氣能夠揮的作用,又有多少呢?
  “開始吧。”
  葉白衣的聲音淡然,沒有半點興奮,就像早晨清冷的空氣冷得刺骨。
  一頭黑色血獸騰空而起,就像一個信號,其他血獸紛紛騰空而起,離開地面。
  就像一張鋪在大地的巨大黑色地毯,被一只無形大手從掀起一角,然后整張黑色地毯離開地面,飛向天空。
  北海之墻的氣氛陡然再度變得壓抑,但是這次,大家心中的恐懼消減許多。
  他們神情堅毅,目光堅決。
  他們之中沒有新手,這些年和神之血不知道戰過多少次,心神早就異常堅韌。
  剛才是被對面的聲勢所奪,如今緩過神來,自然就沒有那么害怕。大伙都是見慣生死的人,知道這場戰斗前所未有的嚴峻,神情都很凝重。
  升上天空的血獸,遮天蔽日,天空都暗了下來。
  6慢慢驀地扯著喉嚨,嘶聲高喊:“準備抵擋沖擊!”
  話音未落,天空的血獸開始俯沖。
  黑壓壓的血獸,就像冰雹般砸下來。
  羽翼扇動空氣的風聲,上百種不同種類、數以萬計的血獸咆哮、嘶鳴,混雜在一起,就像陡然掀起的滔天巨浪,狠狠朝北海之墻砸來。
  哪怕有北海之墻的保護,北海部的士兵們瞬間就感覺到頭皮麻,一股寒意從尾椎直沖而上。
  沉重強壯的血獸,如同小山。
  上萬頭血獸同時俯沖,就像數以萬計的隕石轟然呼嘯砸向北海之墻。
  從天空俯瞰,黑色的巨浪,一波接一波撞擊雪白的北海之墻。五顏六色的元力光芒,在黑色的怒濤之中,不斷閃現。
  不斷有血獸像下餃子般墜落,地面的血獸尸體,鋪上厚厚一層,堆積如山。剩下血獸的黑色怒濤,依然瘋狂、不知疲倦地撞擊防線。
  雄偉的北海之墻,開始龜裂。
  魚背城。
  大家圍著樓蘭辛苦運過來的大劍周圍,嘖嘖稱奇。
  “是不是有點丑?”
  “有點丑?什么眼光啊!明明丑爆了!一根彎了的扁擔挑了七個鐵簍子,嘿,大小還不一樣!”
  “阿輝的審美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救啊。”
  “好想把它扳直怎么辦?”
  ……
  雷霆之劍的隊員們,個個都神情尷尬。大家的這些議論嘲諷,簡直說出了他們的心神。此刻站在一旁,他們臉上通紅,燒得厲害,恨不得地上找條縫鉆進去。
  顧軒猶豫了很久,還是忍不住挪到艾輝身邊,小聲道:“老大,咱們不會以后真的就在鐵簍子里面練劍吧。”
  艾輝糾正道:“什么鐵簍子,那是劍塔!鐵骨劍塔!”
  顧軒再多看了兩眼,還是沒看出,哪里像塔,但這不是重點。他低聲問:“是是是,劍塔劍塔,屬下的意思是,我們以后莫非要在這鐵簍子劍塔里面修煉?”
  “以后?”艾輝搖頭。
  顧軒臉上不由露出一絲喜色,便聽到艾輝緊接著道:“是現在!”
  顧軒呆若木雞。
  其他隊員呆成木雞群。
  從此開始,觀看雷霆劍輝修煉,便成了重云之槍隊員們閑暇時的樂趣。就連師雪漫,看到雷霆劍輝的修煉,臉上都有時會流露出一絲笑意。
  艾輝的傷勢還沒有好到能夠參加修煉的地步,但是他會坐在一旁,盯著隊員們的修煉。
  誰要是慢了半拍,或者有些走神,艾輝的聲音馬上就會響起。
  很快,隊員們就顧不得滿滿的羞恥感。被艾輝盯上了,就意味著加罰,艾輝總能想出稀奇古怪的辦法,來折磨他們。比起生不如死的加罰,那點點羞恥感,完全不需要在意。
  余叔看著形狀奇怪的大鐵件,也露出好奇之色。
  他從來沒有見過形狀如此奇怪的東西,也猜不到它的用法。可是鐵簍子里面的隊員,修煉卻是一絲不茍,半點都不像是在鬧著玩。
  反而是周圍圍觀的人群,嘻嘻哈哈像是在看熱鬧。
  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在艾輝身上,卻滿是愧疚,真不知道回去該怎么面對小姐。被關押這么多天,他沒有半點怨氣,松間派沒有直接把他殺了,就已經非常理智。
  他恭恭敬敬道:“艾師。”
  艾輝這才注意到余叔,連忙道:“余叔過來坐,這些天委屈余叔了。”
  余叔的眼眶一下子紅了,哽咽道:“老奴該死!害得艾師……”
  “現在沒什么艾師了。”艾輝擺擺纏滿繃帶的手。
  余叔這才現,艾輝渾身竟然沒有半點元力波動,他先是一呆,下一刻老淚縱橫,痛哭流涕。他一生為6府效力,從未出現過什么紕漏,沒想到在晚年闖下如此大禍。
  “余叔不必介懷,大師沒了就沒了。天無絕人之路,樂不冷前輩不就換了七八種大師之道?”
  艾輝語氣輕松,露在繃帶外面的眼睛,閃閃光,就像黑夜中璀璨的星辰。
  余叔愣住,他沒想到艾輝不僅沒有半點失落,依然充滿斗志。
  他忽然覺得,小姐的這位師弟,將來一定會成為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此時此刻,這種感覺是如此強烈!
  上一次他有這種感覺,是他跟著家主去拜訪岱綱。岱綱舉手投足,渾然天成,沒有半點煙火氣息,就像天上的仙人。
  當時的岱綱,遠遠沒有后來的聲望和實力。
  當時的余叔也還非常年輕,只是遠遠一眼,他就生出強烈的預感。
  他沒有想到,在他的晚年,竟然又有人讓他生出同樣的預感。
  艾輝的語氣變得嚴肅:“我喊余叔來,是覺得此事對師姐非常危險。草賊之前就曾對師姐不利,這次隊伍中竟然混入草賊,必然有人做內應。而且我懷疑,之前師姐遭遇草賊襲擊,只怕不是偶然。府中有人想對師姐不利!”
  余叔神情嚴肅,艾輝所說,也是這些天他心中所想。
  “我希望余叔早點回去,提醒師姐,注意安全。明秀是我師姐,她絕不會害我,我不想她出任何意外。”艾輝的語氣變得鋒銳,目光也變得清冷:“但是這件事,6府必須給我一個交代。是誰?想要加害與我!加害師姐!余叔覺得呢?”
  余叔心中一凜,沉聲道:“老奴一定會如實稟報家主!相信家主一定會給艾師一個交代!”
  艾輝點點頭,纏滿繃帶的臉看不出喜怒,語氣淡然,目光看著遠方:“大家是一家人,不傷和氣是最好。有些話說起來,是有點不自量力,不過還是早說比較好,省得大家以后不愉快。倘若有人暗中阻撓,試圖蒙混過關,我會自己去6府找答案。”
  余叔莫名心中一顫,理智告訴他,艾輝說這話有些可笑,但是不知為何,他一點都笑不出來。
  “老奴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