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494 對話

葉白衣站在只剩下半截的北海之墻上。p風很大,吹起他黑色的長發,雪衣飄飄。他遠眺著銀霧海的方向,神情淡然,就仿佛對這場舉世矚目的大勝無動于衷。
  身邊的將領們個個面帶喜色,阻擋大軍征服五行天的最后一道險關,被他們踩在腳下。
  只剩下小半截的北海之墻,白煙裊裊,逐漸消散成絲絲縷縷的云霧。它們是云霧所化,如今失去元力,逐漸消散。過不了多久,北海之墻的廢墟將徹底消失不見。
  還能印證這場大戰的,只有白海之墻前方千瘡百孔的焦黑大地,還有那數也不數不盡的累累尸骨,有人有獸。然而,到了明年的春天,野草將會長滿這片飽受戰火的大地,廝殺的痕跡將會淹沒在歲月的枯榮之中。
  英雄終歸塵土,美人難逃枯骨。
  葉白衣凝視著元力枯竭的銀霧海,久久不語。他沒想到,自己會用這種方式,重新踏上曾經熟悉的銀霧海。
  不是他幼時幻想憧憬的英雄凱旋,而是邪惡、令人憎恨的入侵者。
  命運如同天上的云朵,不知道哪里的一陣風,就把它吹到另一個方向。
  “報告!屬下無能……沒有找到師北海和北海殘部。”
  屬下無比羞愧,低下的臉幾乎埋在地上。周圍將領們臉上的笑容消失,大家不約而同低下頭,神情緊張。
  師北海才是他們此戰的目標!
  陛下的旨意。
  北海之墻拿下,但是最重要的目標消失,那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北海之墻破碎的時候,大量的血獸涌入,場面極為混亂,完全失控。血獸當時已經殺紅了眼,就連獸蠱宮的神祭都沒有辦法安撫。哪怕血修靠近,都會遭到血獸的攻擊。
  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血獸像潮水一樣涌入北海之墻,淹沒了敵人。但是事后打掃戰場,卻沒有發現師北海等人的尸骨。
  葉白衣收回目光,語氣平靜:“這是我的失誤。血獸畢竟是血獸,沒那么聽號令。本以為有獸蠱宮的各位神祭,血獸不會發狂,沒想到戰斗比預期還要激烈,導致意外發生。不是你們的錯。”
  周圍的將領們齊齊松一口氣,陛下威嚴如海,然而懲罰嚴酷。
  葉白衣的軍法森嚴,大家攝于戰神聲望,不敢反對。后來見葉白衣手段狠辣殘酷,視人命如草芥,大家驚懼不已。而從獸蠱宮調來血獸攻城,大大減小各部的傷亡,大家開始對其心生佩服。此時葉白衣挾大勝之威,卻主動把過失攬在自己身上,這份胸襟氣度,讓諸將無不心服口服。
  “我會親自向陛下說明此事。”葉白衣的目光環顧四周,諸將的神情盡收眼底,他接著道:“此戰大勝,將一舉奠定我神國的優勢。從今往后,五行天宛如美人衣衫盡去。況且我們還繳獲三座鎮神峰,是大勝!諸位辛苦了,陛下賞罰分明,如此大功,必然厚賞。”
  諸將臉上都不由浮現喜色,齊齊躬身:“謝大人提攜!”
  北海部之所以能夠阻擋神國步伐如此之久,就是依仗兩大利器,一是北海之墻防御之利,另一個就是五座鎮神峰恐怖的攻擊力。
  倘若不是借助血獸之威,想要攻破北海之墻,不知道還要死多少人。
  神國對鎮神峰垂涎已久,這次雖然沒有逮住師北海,但是能夠奪下三座鎮神峰,也是一件大功!
  北海之墻總共有五座鎮神峰,有兩座在爭奪的過程中被鎮守的大師引爆,造成不小的傷亡。被奪下的只有三座,但是葉白衣心滿意足。
  鎮神峰的相關資料,一直是神國費盡心思想要竊取的機密。但是長老會在這方面滴水不漏,神國賠了不少探子,至今一無所獲。
  如今奪下鎮神峰,神國就能好好研究,說不定能夠仿制出神國的鎮神峰。
  鎮神峰是真正的戰爭重器,如果沒有五座鎮神峰,北海之墻的威脅,起碼降低一半。
  倘若神國能煉制自己的鎮神峰,那神國對五行天的優勢將進一步擴大。哪怕那些深入蠻荒的城鎮,都無法阻擋神國的步伐。
  葉白衣笑道:“說起來,還未曾登上過鎮神峰,大家何不一起去見識一番?”
  “大人說得是啊!”“我等榮幸!”“終于可以見識一下鎮神峰,真是好奇了很久。”
  大家七嘴八舌,紛紛響應。
  鎮神峰讓大家吃足了苦頭,大家對其內部構造,也是非常好奇。
  三座鎮神峰安靜地漂浮在空中,上面傷痕累累,那是爭奪時雙方激戰留下的痕跡。但是主體沒有大礙,獸蠱宮的神祭用找來的精元豆,激活了鎮神峰,讓它漂浮起來。
  站得近,鎮神峰的壓迫感更加強烈,一座山峰漂浮在頭頂,投下的陰影令人窒息。
  葉白衣忍不住感慨道:“長老會茍延殘喘,時日無多,但是能夠打造出如此驚世利器,也是有能人啊。”
  將領們有的點頭,有的默不作聲,大家的神情都很復雜。除了最初的“種子”,神之血的血修,都曾經是元修。
  成為血修也有不少年頭,但是曾經身為元修的記憶并未遠去。
  神國的強勢和長老會的急速衰落,讓他們覺得轉換門庭,并沒有那么痛苦,還有幾分慶幸。可是看到鎮神峰這樣的驚世之作,他們震撼之余,曾經的記憶也如同潮水般涌來。
  鎮神峰上正在忙活的神祭,看到葉白衣,連忙飛下,行禮:“大人!”
  葉白衣溫聲問道:“怎么樣?可有什么心得?”
  獸蠱宮的神祭,學識淵博,這批來的神祭,都是獸蠱宮的骨干中堅。他們之中不少人,參加過對鎮神峰的仿制。
  鎮神峰一直被帝圣視作心頭之患。
  有大師坐鎮的鎮神峰,就是一個極難被攻破的堡壘,攻防一體,來去自如。若非長老會衰退得實在太厲害,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無法煉制足夠的鎮神峰。
  帝圣懷疑足夠多的鎮神峰,極有可能對宗師構成威脅。
  這位神祭興奮不已,贊不絕口:“巧奪天工!真是巧奪天工!我們之前的一些想法,也并非完全錯誤。大人可是要上去?上面都已經打掃干凈……”
  就在此時,忽然鎮神峰響起驚呼:“誰,誰躲在里面!”
  忽然一股強烈的元力波動,驟然爆發。
  所有人臉色大變。
  “保護大人!”
  守在葉白衣身側的侍衛猛地撲倒葉白衣,幾名護衛瘋狂沖到葉白衣身前,撐開血幕。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停頓。
  周圍的聲音消失不見,異常安靜,葉白衣隔著護衛肩膀,怔怔地看著朝自己沖來的幾名護衛。這幾名護衛都是當年跟隨他一起加入神之血的冷焰部兄弟。
  他們怒目圓睜,嘴巴張大,像在嘶喊什么,但是什么聲音都沒有,動作遲緩。
  他們身后突然一點點變亮,越來越亮,白茫茫刺眼,刺眼得葉白衣看不清那幾位兄弟的臉。
  刺目的光芒就像傾泄的山洪,把幾個熟悉的身影吞噬。
  葉白衣怔然,眼淚無聲奪眶而出,模糊了視野。
  后背重重撞在地面,眼前一暗。
  刺目的光,吞噬了一切。
  距離北海之墻五十里之外的一處山谷,一處兩丈多高的小瀑布嘩啦嘩啦流個不停。
  齊修遠神情緊張盯著小瀑布。
  嘩啦,一個熟悉魁梧的身影從瀑布中走出來。
  齊修遠激動無比:“大人!”
  從瀑布中走出來的,赫然是師北海。師北海全身都是鮮血,滿面硝煙,胡子拉碴,頭發凌亂,但是虎目之中,光芒森寒。
  師北海看到齊修遠也松一口氣。
  齊修遠看到老大的模樣嚇一跳:“大人受傷了?”
  “我沒事。”師北海搖頭:“都是敵人的。”
  當初齊修遠去在后方修建工事,這條暗河就是他的成果。暗河連通北海之墻的內部,入口非常隱蔽。當初只想著留一條逃生的道路,沒想到真的派上用場了。
  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從瀑布中走出來,齊修遠臉上的喜色越來越濃。
  但是,當走出來十七人之后,瀑布半天沒有動靜。
  齊修遠臉色蒼白。
  師北海語氣低沉:“別看了,活下來的只有這么多。”
  雖然他做好了撤退的計劃,但是當時的情況實在太混亂,洶涌的獸群根本沒有給他們任何撤退的緩沖,幾乎所有的隊員,都淹沒在黑色的獸潮之中。
  只有他們幾個實力強悍,在血獸的沖擊之下,勉強能找到逃生的機會。
  忽然地面震動。
  師北海身軀一震,其他人也猛地抬頭。
  師北海猛地朝山坡沖去,手腳并用,像頭野獸。其他人也像瘋了一樣,朝山坡沖去。
  爬上山坡,師北海朝北海之墻的方向望去。
  巨大而刺目的光團在綻放,升騰而起。
  沒一會,沖擊波形成的風,帶著濃郁的元力波動和熱,吹走北海的云,吹響樹林沙沙,吹起師北海凌亂的頭發。從北海之墻而來的暖風,是戰友溫暖爽朗的笑聲,是在述說當年莊重的誓言,是遠行的告別
  ——能夠和各位并肩作戰,此生無憾,到了離別的時候啦,再見了,我走了,還請大家一定要珍重啊。
  師北海怔怔呆立,眼淚沿著布滿硝煙鮮血的臉頰,無聲流淌而下。
  ***************************************************************************
  PS:不知為何,寫著寫著淚目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