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98 背影

修煉的間隙,正在休息的艾輝,耳邊全是樓蘭的嘀咕。p“雪漫真的走了,她會不會遇到很厲害的高手?會不會受傷?葉白衣那么厲害,重云之槍才剛剛成立沒多久,艾輝不擔心嗎?樓蘭很擔心啊……”
  忍無可忍的艾輝咆哮:“樓蘭,你很閑嗎?很閑就去監督胖子修煉……”
  他忽然停住,胖子也在重云之槍里,跟著鐵妞走了。
  默然片刻,艾輝起身,拍拍樓蘭的肩膀:“樓蘭別著急。”
  說罷走到鐵簍劍塔面前,他手上提著一把灰色長劍,劍身寬厚,樸實無華,似木非木似鐵非鐵。劍身刻著兩個古篆“無鋒”。
  入手輕飄飄,輕若無物,艾輝如今這般殘破不堪的身體用起來最為合適。
  無鋒劍是宮府送來的禮物之中,最出色的一件兵器。宮府為了感謝艾輝,花費了不少的心思。
  無鋒劍來歷不詳,不知何人所鑄,在宮府珍藏超過三百年。
  揚起無鋒劍拍了拍鐵簍劍塔,艾輝喊到:“準備開始下一輪!”
  艾輝起的【大劍】之名,被大家忘得一干二凈,反倒是顧軒隨口的【鐵簍劍塔】得到大家認可,就連艾輝自己也都開始習慣用【鐵簍劍塔】來稱呼。
  雷霆之劍的隊員們紛紛站起來,站好位置。
  修煉的時間漸長,大家也沒有什么不適,雖然大家對這個大家伙能不能飛起來心存懷疑,但是在修煉上還是一絲不茍。
  看熱鬧的重云之槍奔赴前線,對雷霆之劍的沖擊很大。熱鬧的魚背城,如今空蕩蕩,異常的冷清,大家也收起嬉鬧之心,更加投入地修煉。
  沒有人再埋怨修煉的強度太高。
  叮!
  一聲劍鳴從艾輝手中的無鋒劍散發開來。
  早就嚴陣以待的隊員們,同時出劍。一片雪亮的劍光,就像陽光下翻騰的浪花,沒有任何元力,但是一股恍若實質的凜冽氣勢,陡然籠罩鐵簍劍塔。
  氣勢凝而不散,周圍的空氣停止流動。
  艾輝神色肅穆,手中的無鋒劍再次劍鳴。
  刷刷刷,三百多道劍光同時閃動,氣勢更加凝實一分。
  用劍鳴代替口令,是艾輝靈機一動的想法,但是效果出奇地好。
  艾輝渾身大汗淋漓,渾身汗水濕透,水汽蒸騰。七座劍塔,兩百五十二道劍之氣息匯集于他一身,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全身的骨頭咔咔咔作響,汗水沿著臉頰蜿蜒而下,艾輝的目光異常明亮。
  濃郁刺骨的劍之氣息,無形無質,卻又無處不在,從四面八方匯集、碾壓而來。
  地宮的【劍云】,受到刺激,翻騰不休。
  如今艾輝體內的劍云,比他剛剛醒轉的時候壯大十倍。
  艾輝本以為自己于元力盡失,無法指揮七座劍塔。可是除了他,實力最強大的顧軒也無法擔任這個位置。艾輝硬著頭皮嘗試一下,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匯集的劍之氣息,對他的劍云有強烈的刺激。
  劍云就像當年的劍胎,對所有和劍相關的東西,都極為敏感。
  受到刺激的劍云,逐漸增大。
  艾輝若有所悟,他想到了那些劍典古老的劍典中,經常提到的兩個字,劍意。時代久遠,劍修沒落,劍意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樣的,沒有人知道,艾輝也無法揣摩想象。
  當排山倒海的劍之氣息,從四面八方碾壓而來,他忽然想到了“劍意”兩個字。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體悟,到底是不是劍意。
  艾輝有種錯覺,就仿佛重新回到懸金塔,被無處不在的金風淬煉。
  劍云在不斷壯大,金屬的光澤也變得愈發強烈。
  艾輝明白自己被淬煉的,實際上是精氣神。
  劍胎,就是精氣神所化。
  當時他絞盡腦汁,尋找淬煉劍胎的辦法,卻一無所得。
  如今才恍然大悟,原來,劍胎是要這樣淬煉!精氣神是要這樣淬煉!
  他的**依然孱弱,元力依然枯竭,但是他的精氣神,卻在不斷的淬煉中,變得空前強大。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進步,那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
  他的聽力更加敏銳。遠處微不可察的聲音,在他耳中十分清晰,就像聲弦在他耳旁撥動。他的感知范圍,也要比以前大得多,隔得很遠,他就能感覺到對方的存在。
  但是變化最大的,是他能“看”到元力。
  整個世界變得完全不同,他能夠直接“看”到周圍的元力。
  風中絲絲縷縷綿延不斷的金元力,樹木植物散發如霧氣般的木元力,太陽灑落的火元力和地底洶涌的火海,土元力擴散性很差,幾乎不會擴散到空氣中,天空的云就像靜止的水,而地底的水就像奔騰的云。
  不同元力的交匯,會激起絢爛的彩色漩渦。有些地方的元力之間界限卻是涇渭分明,紋絲不動。
  它們的變化是如此豐富、細膩、不可預測。
  元力的世界,第一次如此生動呈現在艾輝面前,讓他大開眼界,也生出無數感悟。如果五府八宮還完好,元力尚存,艾輝能夠模擬出許多許多奇妙的變化。
  偏偏他元力盡失。
  就像一個巨大的寶藏呈現在他面前,但是他卻無法帶走任何東西。
  只能說造化弄人,世事奇妙。
  艾輝苦笑之余,倒也沒有什么沮喪和灰心。能夠看到,已經是意外之喜。
  何況艾輝的心思,都在劍塔上。
  劍云仿佛天生為劍塔所生。
  七座劍塔,艾輝處于最核心的位置,所有的劍芒都在他這里匯集。換句話說,他所處的位置,是七座劍塔之中最重要最關鍵,也是承受壓力最大的位置。
  沒有元力的他,卻能把七座劍塔納入自己的感知范疇。七座劍塔內任何一個細微的變化,都難逃他的法眼。他驚訝地發現,他可以依靠這種“洞徹”來控制劍芒。
  他想到了刺繡,然而不同的是,他現在能夠同時控制兩百多根看不見的“線”。
  他能夠做的控制很微弱,意味著每一根“線”都很容易斷。
  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以前的他,依靠強大的元力,把這些劍芒通過劍陣捏合在一起。而現在的區別是,他通過梳理這些劍陣,讓它們有序地匯集,合為一體。
  這并不容易,事實上,比起以前難度更高。
  他梳理時能夠使用的力量很低,意味著每一位隊員不能出太大的錯誤,這就要求大家訓練有素。而從劍芒從隊員手中揮出,再到匯集,時間極為短暫。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完成梳理,難度可想而知,對艾輝來說也是極大的挑戰。
  只要有辦法,就足夠了。
  眸子被雪亮的劍光照亮,纖塵不染。
  鐵兵人看著眼前層層疊疊的工事,心頭微松一口氣。
  他們終于抵達墻后。
  工事空曠,還有很多地方沒有修建完成。工匠都已經逃離,兵人和天鋒兩部都是純正的戰部,工匠的數量不多。
  天空一道身影匆匆而至,鐵兵人生出不祥的預感。
  “報!前方遭遇敵方探哨!正在交戰!”
  鐵兵人心中一突,但是他反應很鎮定:“多帶幾個人,不要放走一個。”
  昆侖道:“我去。”
  鐵兵人沒有阻攔,點頭沉聲道:“好。”
  按理說,這個級別的沖突,不應該部首親至。但是鐵兵人想到昆侖還沒有上過戰場,先適應一下戰場非常必要。
  昆侖帶著一小隊天鋒精銳沖天而起,朝前方火速馳援。
  看著昆侖消失的背影,鐵兵人冷靜下來。他本身的戰斗經驗豐富,不是菜鳥。
  遭遇探哨,是一個不好的征兆,說明對方雖然因為某些原因沒有占領墻后,但是對這個區域,并沒有放棄警戒。這意味著,他們不可能悄無聲息占據有利的位置。
  而且,來到墻后,發現工事遠遠比他想象的要少許多,也要簡陋許多。
  但是轉念一想,他也就釋然了,北海之墻那么短的時間被攻破,只怕連師北海也沒有想到。這么短的時間,又能建多少工事?
  簡陋的工事,沒有經驗的新兵菜鳥,這場戰斗,只怕比他預期得還要慘烈。
  很快,鐵兵人的猜測得到印證。
  連續好幾隊探哨都遭遇到神之血的探哨,雙方發生戰斗。戰斗的規模雖然很小,但是極為激烈,從返回的探哨不到一半,就能看得出來。
  昆侖很快回來,她的臉色不是太好。敵人的抵抗頑強,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但是對方沒有一人投降,死戰到底。
  戰斗血腥程度,完全不是道場比試爭斗能夠比擬。
  鐵兵人大步上前,沒有安慰,沉聲道:“敵人的大部隊很快就會到,我們要抓緊時間,向前推進,占據有利地形。”
  昆侖點頭:“好!”
  她意識到,戰場是另外一個世界。
  兩支戰部顧不得長途奔襲的疲倦,全速推進,試圖推進到更深的位置。推進了大約五十里,鐵兵人突然下令停止前進,就地防御。
  并且要求所有人抓緊時間休息,敵人很快將至。
  鐵兵人很清楚,敵人以逸待勞,而己方已經非常疲勞。如果不能恢復一些元力,哪怕有工事的幫助,他們很有可能都無法抵擋敵人的第一波進攻。
  對于新兵來說,第一戰的重要性無以倫比。如果首戰勝利,他們很容易積累信心,如果失敗,他們會當場崩潰。
  事實證明了鐵兵人的安排非常正確。
  兩個時辰后,敵人大軍出現在陣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