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52 名字十一個字

“五行元力我都有研究。”老頭用這樣一句話做開場白,立即把艾輝震住。
  “金元力現在最主流的研究方向,是殺傷性,戰斗是金修最主要的目的。如果從復雜的程度上來說,金修是五行之中最簡單的。唔,用最簡單來形容也不太對,應該說是需要專注度最高。木修需要很多的植物知識,土修要學習沙偶,水修有云翼,招式很復雜,火修要學冶煉。金修沒有其他的內容,只有一個要求,追求戰斗力。從這一點來看,倒是和古代的劍修有點像,劍修也從來不講究其他的東西,他們是純粹的戰斗人員,追求的是一劍破萬法。金修就有點這樣的意思。”
  “戰斗呢,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情,這一點你應該比為師有經驗。說起來慚愧,為師教了幾十年的書,還從來沒上過前線,沒去過蠻荒。對于戰斗,不是太精通,為師能教你的,就是讓你了解自己的身體,了解自己的元力。”
  老頭翻開堆積如山的器具,露出一具銅甲,拍了拍上面的灰,老頭松一口氣:“總算是沒丟掉,來,我們來試試這個。”
  艾輝好奇地打量眼前的這具銅甲。銅甲的做工很粗糙和丑陋,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制作的痕跡,而且看得出來制作銅甲的銅板新舊不一,每個部位的顏色都不一樣。銅甲上雕刻著很多的紋路,有些地方的紋路層層疊加。
  艾輝能夠看得出來,五府八宮的位置,花紋尤其密集。
  “老師,這具銅甲是用來做什么的?”艾輝好奇地問。
  “用來測試你的身體,當然,這是金屬性。”老頭有些得意道:“全名有點長哈,我叫它千般若元力洞察明我銅甲,般若是古代佛家的詞語,意思是智慧。千般若,是指能夠模擬很多種屬性的元力,這具是專門用來測試金元的。洞察明我是指它的用途,是用來認清自己的。它能夠模擬各種金元力,刺激你的身體,從而得出你身體最適合的金元力。怎么樣?不錯吧,我花了兩個月設計,花了三個月才把它做好。感應場的資質測試,太簡陋了,連我徒弟這樣的天才都測試不出來,哼,這群鼠目寸光的家伙!”
  老頭現在覺得自己的徒弟是個寶,已經開始無條件維護自己的徒弟。
  “老師太厲害了!”艾輝由衷發出感嘆,他兩眼放光。雖然早就覺得老師很厲害,但是真的親眼見到銅甲,更是對老師崇敬之情爆表。
  尤其是那個名字!
  千般若元力洞察明我銅甲,十一個字,真是夠長啊……
  艾輝一邊在心里默默吐槽,一邊兩眼放光看著這具粗糙不堪的銅甲。
  能夠知道自己的身體最適合什么樣的金元力,對修煉的幫助之大,就連艾輝這樣的菜鳥也知道。他覺得光是憑借這具洞察銅甲,老師也能夠稱得上偉大。
  “那當然!要不然怎么做你老師?”老頭滿臉傲嬌。
  艾輝有些迫不及待:“我來試試?”
  “來來來!”老頭連忙幫艾輝穿上銅甲,嘴上道:“徒弟你放心,銅甲的設計各方面為師都有仔細考慮過,千般若元力洞察明我銅甲絕對是一件劃時代的作品,可惜,這么具有歷史意義的時刻,沒有人看到。好吧,先驅總是寂寞的,在孤獨的路上高歌而行。我們師徒兩,為了真理而奮斗!”
  艾輝聽著聽著,心中有不祥的預感,咔噠,最后的頭盔穿戴扣好,艾輝想到一件事:“老師,那個……這銅甲以前老師試用過嗎?”
  “用過!”老頭給了一個“你放心”的眼神,讓艾輝心中稍安。老頭下一句話,立即讓艾輝緊張起來。
  “不過我用的是火屬性版。”
  老頭拍了拍銅甲,銅甲嚴嚴實實,只能看到艾輝的眼睛。他看到艾輝的不安的眼神,安慰道:“放心,每個屬性的版本都差不多。對了,要先找到操作羅盤,等為師一下。”
  老頭重新鉆進垃圾堆里翻找起來:“哎,丟到哪了?怎么找不到?”
  艾輝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他開始懷疑這個決定是不是正確。
  “找到了!”
  堆積成小山的器具堆里傳來老頭的歡呼,過了一會,頭發被弄得蓬亂的老頭從里面爬出來,手中舉著一個墨綠色的盤子,上面刻滿各種艾輝看不懂的符號,好厲害的樣子。
  艾輝莫名地又有點信心。
  衣服已經被弄得亂七八糟的夫子,手上拿著操作羅盤,兩眼放著精光,多么偉大的時刻,自己的夢想就要啟航了。他的衣服無風自動,蓬亂的頭發憂郁得像個詩人,滄桑的瞳孔仿佛能看穿世間萬物,低沉而又充滿力量的聲音:“我開始了!”
  那雙手就像流水般劃過操作羅盤。
  滋啦啦,銀色的電流在銅甲表面游走。
  艾輝的眼睛倏地瞪圓,驚恐無比,身體像個篩子一樣抖個不停,他想呼救,但是嘴里發不出任何聲音。
  “咦,怎么會有閃電?”老頭有些不解。
  聽到這句話的艾輝都快哭了,你問我我問誰?
  老頭停止操作羅盤,走到閃電消失的銅甲面前,哐哐踢了幾腳,然后再次啟動操作羅盤。
  艾輝剛剛松弛下來的眼睛陡然再次瞪圓,身體再次抖得像篩子一樣,麻痹在全身蔓延。
  黑色的煙,從銅甲的縫隙中冒出來,沒一會,艾輝周圍就是黑煙繚繞。
  老頭自言自語:“咦,怎么又冒煙了?難道是淋雨淋壞了?哦哦哦,拿錯了操作盤啊,這是木屬性啊,難怪難怪。”
  艾輝聽到這句話,他差點暈過去。
  他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己會感到不安,只要自己的身體一恢復正常,他就要中斷這次測試!
  沒錯!
  一定要中斷!
  艾輝在心中暗暗發誓。
  然后他看到一個銀色的操作羅盤,和一只手。拿只手輕巧撥動操作羅盤,傳來老頭嘿然:“這次一定錯不了!徒弟,開始了!”
  艾輝被麻痹的身體,忍不住一抖。
  還沒有等他能夠說話,他的眼睛陡然再次瞪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