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00 二十年不需要對不起

樓蘭小心地把昏迷的艾輝從鐵簍劍塔中抱下來,早就準備好的藥水灌入艾輝的嘴里。p漆黑如墨的藥水,散發著濃郁嗆鼻的味道。p每次看到樓蘭給艾輝灌藥水,其他的隊員都會露出同情之色。和艾輝的藥水比起來,他們食用的元力湯,簡直是人間美味。
  顧軒小口小口地喝著元力湯,目光偶爾會瞥向昏迷中的艾輝,心中佩服得五體投地。
  修煉把自己練昏迷,這是什么境界?
  反正他是做不到。
  不光他做不到,整個雷霆之劍其他人都做不到。大家現在對艾輝徹底心服口服,之前還有人擔心艾輝受傷,他們前途渺茫,如今大家都不擔心。
  盡管艾輝的傷依然沒好,依然沒有半點元力。
  說實話,顧軒無法想象,沒有元力的人如何戰斗,完全顛覆他的常識。他想得有點出神,美味的元力湯似乎也變得沒有那么有吸引力,無意識地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艾輝確實沒有元力,可是這幾天的修煉,他們卻并沒有遇到什么阻礙的地方。
  七座劍塔的運轉非常流暢,不,比以前更加流暢!
  這才是顧軒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也是他覺得最顛覆的地方。
  難道對劍修來說,元力真的不是必須的嗎?
  他覺得難以置信,完全違背常理,可是活生生的事例又擺在他面前。老大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在運轉劍塔?
  “老顧啊,要不要我幫你喝一點?我覺得你喝不太下去啊!”
  一個粗厚的聲音打斷顧軒神游。
  顧軒回過神來,發現一個亮晃晃的大光頭湊過來,他笑罵一聲:“干嘛呢?老徐!想從我這蹭元力湯,沒門!”
  老徐被說破企圖,也不生氣,嘿然道:“我這不是看你食不知味嘛!”
  顧軒白了一眼:“那也不能便宜你!”
  老徐有些好奇:“老顧你這兩天在想啥呢?心不在焉的。”
  顧軒在雷霆之劍中的實力僅次于艾輝,也是除了艾輝之外最接近大師的人,大家都非常佩服。最近顧軒的不正常狀態,大家都看在眼里,有些擔心。
  顧軒雖然有些不諳世事,卻非不識好歹之輩,能夠感受到老徐他們的關心,便解釋道:“我是有個地方沒想明白。你說老大,明明沒有元力,為什么還能夠控制大家的劍芒?”
  老徐愣了一下,旋即有些好笑:“就這個啊?”
  “對,就這個!”顧軒看著老徐:“難道老徐你也想過?想通沒有?”
  老徐理所當然道:“明明沒有元力,為什么還能控制大家的劍芒?很簡單啊,因為他是老大嘛,老大不會誰會?”
  顧軒啞然,這個理由他簡直無法反駁。
  老徐繼續道:“老顧你想太多了。你說這劍修吧,從古就有,那個時候還沒元力。所以為什么劍修一定要有元力?”
  顧軒愣住,沒錯!劍修的歷史比五行天要悠久得多,那個時候根本沒有元力一說,劍修為什么一定要有元力?
  他不由失神。
  就在此時,忽然聽到艾輝的聲音:“所有人集合!”
  不知什么時候,艾輝從昏迷中醒轉。
  大家有些詫異地抬起頭,他們剛剛休息沒一會,元力體力都沒有恢復。
  大家修煉的劍招都不復雜,但是只要任何一個人不在節奏上,就往往意味著失敗。這也使得他們必須時刻保持高度注意力。而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狀態下千百次地揮劍,體力消耗非常驚人。
  每一輪修煉之后,大家必須休息,恢復元力和體力,才能夠繼續下一輪的修煉。
  雷霆之劍的修煉非常枯燥,比他們平時個人修煉要枯燥得多。
  各種抱怨層出不窮,比如劍招,來來回回就是那么幾招。對大家來說,簡直無聊到死。所以有一種說法在雷霆之劍中非常流行。
  “我們真的是劍修嗎?我感覺不是。什么劍修就來來回回連這么幾招?你要單獨用,連一只雞都殺不了。連雞都殺不了的劍修,怎么也不好意思出去和人說自己是劍修啊!”
  倘若不是上次在檸檬營地的時候,艾輝親自釋放了劍塔的威力多么強悍,估計沒人能夠堅持下去。
  充分的休息非常關鍵,這是這段時間大家修煉積累的經驗。如果沒有充分休息,根本無法應對這種高強度的修煉,出錯率會大幅度增加,沒有辦法修煉。
  所以當艾輝突然說集合的時候,大家都非常驚訝。
  “有情況。”
  這三個字立即讓大家警醒起來,現在還活著的元修,基本沒有菜鳥,戰斗經驗都非常豐富。亂世之中,不光需要面對荒獸,還需要面對各種危險,貪婪、財富、爭執等等。
  大家紛紛把手中的碗扔到地上,站了起來。
  渾身纏滿繃帶的艾輝,目光明亮幾乎能夠照亮黑夜。
  剛才他的精神,進入非常特殊的狀態,他“看”到了很遠的地方。他從來沒有“看”到那么遠的地方,他察覺到危險的氣息。
  就仿佛察覺有危險在靠近,然后他“看”到了一些隱藏在夜色中的身影。
  在距離魚背城大約兩百里的地方,夏侯俊忽然停下來。
  身邊的夏侯杰露出警惕周之色:“怎么了?”
  兩人雖然性情無常,但是能夠活到現在,還活得如此滋潤,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夏侯俊低聲道:“剛才好像有人在暗中窺伺我們,你有感覺嗎?”
  “沒有。”夏侯杰搖頭,但是臉上警惕絲毫不減,目光緩緩掃過四周:“有高手?”
  “不太確定。”夏侯俊神情猶豫:“只是一瞬間,很快就消失,我也不太確定。”
  “小心些沒錯。”夏侯杰壓低聲音,目光寒光閃爍:“盯上雪熔巖的可不僅僅是我們,說不定來了高手,不要陰溝里翻船。”
  夏侯俊嗯了一聲。
  兩人提高戒備,速度慢了下來。
  戰場上任何錯誤,都只會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亡。高手死于一個不起眼的疏忽,他們見識了太多。雪熔巖沒有得手,對他們來說僅僅是任務失敗,萬萬不至于為此搭上性命。
  魚背城,顧軒帶著一群人在城內來回飛奔。
  老大的命令很奇怪,把城內所有的燈都點亮。有篝火的地方,要把篝火都點著。
  他不太明白這樣能有什么意義?疑兵之計?可是對方只要來了,就能馬上發現其中的貓膩。
  不過老大的命令,他不折不扣地執行。
  說起來也奇怪,老大是大師的時候,大家都服從命令,那是理所當然。
  可是如今老大重傷未愈,大家還是下意識地服從老大的命令,這就有點奇怪了。
  顧軒走南闖北,在很多城市混過,從來都是靠拳頭說話。任何一位大師,如果境界一旦崩潰,他所有的一切都會化為烏有。
  沒有人會再聽從他的命令,所有的尊敬都會消失。
  可是在艾輝身上,卻不是這樣。
  顧軒也試著從自己的角度去思索,自己為什么會還聽艾輝的呢?劍塔自己能夠操控嗎?不能。自己練怎么修煉都不懂,更別說讓大鐵簍飛起來。自己能代替老大嗎?不能。
  顧軒相信大家覺得不可思議的東西,都在艾輝的腦子里。
  艾輝身上有一種令人信服的氣質。
  至于艾輝現在不是大師,顧軒發現自己好像并不是太介意。在他眼中,艾輝一定會重新回到大師,就像樂不冷前輩那樣,現在只不過是艾輝的一個低谷。
  顧軒對艾輝重回大師信心十足,比自己晉升大師都有信心。
  真他媽的邪門!
  顧軒搖搖頭,他只能安慰自己。能夠做老大的人,身上總是會有一些特別的地方吧。
  魚背城燈火通明,而所有人趁著夜色,來到黑魚嘴山的山頂。在他們身邊,赫然是大鐵簍,那是樓蘭運上來的。
  夜晚的黑魚嘴山,沒有白天的壯觀,火山口的紅光,被冒出來的滾滾濃煙遮擋。
  夜晚的風拂過艾輝的臉頰,他就像剛剛從棺材中爬出來的木乃伊,看著遠方,眼睛像星星一樣閃亮。
  顧軒等人也順著艾輝的目光望去,什么都沒有看到。
  “大家抓緊時間休息,敵人很快就來了。”
  艾輝的聲音,讓大家立即緊張起來,紛紛打坐休息。
  火山口安靜下來,只有樓蘭陪伴在艾輝身邊,看著遠方。
  周圍安靜極了。
  艾輝此刻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他仿佛融入在夜色之中。他能夠看到從遠處吹來的金風,那微不可察的層層漣漪。腳下的大地和頭頂的蒼穹,都仿佛和他連為一體。他的目光跨越山川,跨越蒼穹,像是在俯瞰大地,又像是在承托萬物。
  沒有人察覺到,空中的風一靠近黑魚嘴山,就變得異常的溫順。只有艾輝身旁的樓蘭,有所察覺,樓蘭轉過臉,眼睛紅光閃爍,片刻之后也安靜下來。
  而在他們身后,翻騰吐泡的熔巖,就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撫平了層層褶皺,光滑平整得就像燒紅的鐵鏡。
  艾輝露出癡迷之色,這是妙不可言的體會。
  世界在他眼中,不僅僅是元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若有所覺,立即從奇妙的狀態中脫離。他有些遺憾,如果能夠再多體悟一會多好。
  他把腦海中的雜念拋開,閃閃發亮的眸子,殺機無聲涌動。
  “敵人來了。”
  本書由,請記住我們網址看最新更新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