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502 選擇

p成寧風小心地摸向魚背城。p他已經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太安靜了,整座城一點聲音都沒有。城內的燈火綽約,難道是一座空城?他自恃潛行的本領高,雖然心中警惕,但依然決定一探究竟。
  真是一座小城,顯然是倉促建成,規模小,防御差。
  成寧風心中暗自搖頭,松間谷的實力果然如外界傳言那般,大半都是師雪漫撐起來。師雪漫一走,就散架了大半,連雪熔巖都保護不了。
  艾輝還受了重傷,只需要小心竇先生就行。在師雪漫的隊伍中,現了楊笑東和樂不冷的徒弟祖琰。
  成寧風還是不敢大意,神經緊繃,小心翼翼翻過城墻,隨時防備來自城內的襲擊。
  然而什么都沒有。
  城內的街道空曠無人,所有的燈光都亮著。
  莫名地,成寧風心中升起一縷寒意,空蕩蕩的城市,就像一個深不見底的血盆大口,等待獵物上門。
  成寧風定了定神,長長吐出一口氣,對方只不過故弄玄虛罷了。擺個空城計,嚇唬誰呢?到最后,還是要看誰的拳頭最大,誰的刀更快。
  就在此時,他隱約聽到一聲劍鳴。
  像是在遙遠的地方傳來。
  上面……是山頂嗎?
  成寧風下意識地循著聲音抬頭看去,然后他看到一道劍光。
  一道雪亮如銀的劍光從天而降,瞬間的光芒,照亮夜晚的蒼穹,連滿城的燈火,都被壓制得黯淡無光。
  那是什么!
  成寧風的瞳孔驟然收縮,倒映著一點銀芒。
  銀光一閃,劍光就到了他面前,把他臉上的恐懼絕望照得纖毫畢現。
  這……這是什么?
  成寧風大腦一片空白,他甚至無法,把這道像碗口一樣粗細的光芒和劍芒聯想在一起!
  他的身體紋絲不動,粗壯的劍芒,毫不費力的貫穿他的身體。
  他呆呆地站立,就像泥塑木偶一般,胸口一個碗口大小的空洞,能夠清晰地看到他身后的地面和地面上那個深不見底的深坑。
  全身的血液還沒有來得及從傷口的四周噴涌而出。
  尖銳凌厲的嘯音姍姍來遲,伴隨著狂暴的氣流,轟在成寧風的身體。成寧風的身體就像脆弱的布偶,瞬間被撕裂成數截,血雨噴灑滿墻。
  夜晚重歸萬籟俱寂。
  魚背城的燈火依然通明。
  巖石背后潛伏的夏侯兄弟臉色此時已經徹底變了。
  “山頂,劍芒是從山頂來的!”
  “肯定是一種劍陣!”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驚懼。剛才那一劍,他們沒有看清楚。對于大師來說,這是異常罕見的。
  經驗豐富的老手,最害怕的就是未知。再厲害的敵人,都會有破綻,都能找到破解的辦法,而未知意味著無法預測。
  山頂上,夜風微涼。
  鐵簍劍塔就像丑陋的鋼鐵怪物,盤踞在巨巖之上,居高臨下冷冷注視著下方的獵物。
  雷霆之劍的隊員們歡呼鼓舞,剛才那道黑影是他們的第一個戰果,大家陷入亢奮之中。之前大家都很擔心雷霆之劍到底有沒有前途,直到現在,他們才徹底放下心里。
  大鐵簍丑是丑了點,但是用得好,也是防守利器啊。
  雖然比不上鎮神峰那么攻防一體,變化多端,但攻擊力也一樣不小啊。
  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欣喜之色,有戰斗力是在亂世之中生存的保證,就連顧軒臉上都忍不住露出喜色。如果他們知道,剛才擊殺的那道黑影是著名的【黑霧狼】成寧風,一定會更加吃驚。
  艾輝看大家有些太興奮,只好輕咳一聲:“準備下一波攻擊。”
  激動的大家這才逐漸安靜下來。
  劍鳴再響。
  失敗!
  艾輝暗自搖頭,還是要多訓練啊。大家剛才都太激動,心情沒有平復,竟然有十三個人出現失誤。
  失誤率這么高,已經有很久沒有出現了。
  但是艾輝并沒有責怪大家,大家的激動他可以理解,所有的精銳都不是一夜能夠練成的。失誤的隊員,也露出訕笑,有些不好意思。
  再來!
  劍鳴響起。
  再次失敗,雖然大家努力地平復,還是有五個人出現了失誤。
  訓練和實戰之間的差別巨大。訓練能夠做到百分之九十的成功,在戰斗中能做到百分之六七十就已經非常不錯。
  夏侯兄弟對視一眼,光芒閃動。
  “果然是劍陣!威力很強,不是每次都能成功。”
  “失敗三次,成功一次。”
  兩人都是戰斗經驗豐富之輩,很清楚對付這樣的攻擊,什么方式比較合適。但是兩人沒有動,他們能想明白,其他人一定也能想明白。
  果然,幾道身影暴起,像閃電一樣朝山頂沖去。
  他們已經看出來,魚背城就是一個誘餌,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而艾輝把劍陣布置在山頂,居高臨下,位置絕佳。
  但是,只有四分之一成功率的劍陣,再厲害又有什么用?
  山頂鐵簍劍塔的隊員們,看到沿著山脈疾沖而來的幾道身影,頓時一群騷動。
  就在此時,艾輝冷靜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全體閉眼。”
  大家愣了一下,但是隨即閉上眼睛。閉上眼睛之后,他們很快安靜下來,氣息也變得平穩下來。
  艾輝裸露在外面的眸子,熠熠光,就像涌動的星辰。
  劍鳴再次響起。
  刷,長劍整齊揮動,劍芒如水波蕩漾。
  雪亮的劍芒再次照亮夜晚的蒼穹,照亮遠處的莽莽群山。
  劍芒忽倏破空而去,在夜色中留下一道耀眼的光痕。
  疾沖而來的一道身影若有察覺,拼命地變幻身形,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突然他身邊多了好幾個身影。
  夏侯杰忍不住喊了聲:“好!”
  他已經認出來此人是誰,【千影刀】岳重陽!
  岳重陽是一位大師,他的大師之道是【分身】,他能夠幻化多重分身,這些分身真假難辨。岳重陽把分身和刀術完美融合在一起,形成獨樹一幟的【千影刀】。一旦施展起來,千影重重,刀光如浪,千層萬疊,讓人難辨東西,深陷其中。
  看到岳重陽在如此關鍵時刻,施展出【千影刀】,夏侯杰忍不住喝彩。
  破空而至的劍芒,如同閃電,肉眼難以捕捉。
  洞穿一道身影。
  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屏住呼吸,他們充滿期待,一定是失敗!天空中身影過十個,他們根本分辨不出來。
  一定落空……
  下一刻,天空重重身影,就像氣泡般同時湮滅。
  只剩下一道充滿驚愕的身影,男子呆呆看著胸膛碗口大的貫穿傷口,臉上滿是不能置信。他來不及想明白敵人為什么能夠捕捉到他的真身,遲來的尖銳凌厲劍嘯伴隨著激蕩的氣流,就像一把重錘狠狠擊中他的身體。
  轟!
  半空中,岳重陽的身體瞬間被撕裂,血雨炸開,場面極為血腥。
  同時暴起的其他幾道身影不自主一滯,每個人腦袋都出現一個短暫的空白。比起剛才的成寧風,千影刀岳重陽,實力要強勁得多,他是一位大師。
  而且岳重陽還是在施展千影刀的時候被擊殺,給大家帶來的震撼和沖擊,遠比成寧風大得多。
  山頂的艾輝肅立在劍塔之上,俯瞰著下方,眼眸中無悲無喜。
  體內的劍云,緩緩流轉,周圍的一切,如同倒影般在他心中纖毫畢現。艾輝沒有聽過千影刀岳重陽的名字,但是剛才那些元力幻化的分身,還是讓艾輝驚嘆不已。
  非常有想象力的大師之道!
  如果換做以前的自己,肯定無法分辨哪一個是真身。
  但是如今的他,“看”到的已經不僅僅是元力。
  體內的元力空蕩蕩,但是艾輝卻看到另外一片天空。此刻他的心中,異常的平靜,心神無波,他揚起手中的無鋒劍道:“準備下一波。”
  艾輝的平靜感染其他人,大家心中的雜念消失,閉著眼睛,全神貫注。
  劍鳴再響。
  驚醒下方震驚中的眾人。
  劍芒破空!
  又是一道身影被劍芒貫穿身體,緊接著被接踵而至的劍嘯和氣流撕裂,血灑長空。
  剩下的一道身影,臉上浮現恐懼之色,忽然掉頭就跑。
  他心中只剩下恐懼,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厲害的劍陣。讓他想起了鎮神峰!是的,山頂的劍陣,讓他想起來無可抵御的鎮神峰。
  然后他剛剛沖回去數里,一道劍芒再度撕裂夜空。
  穿透他的身體,沒入前方的黑夜中。
  啪,身體再度粉碎。
  夏侯兄弟面色如土,他們知道今天撞到鐵板了。
  松間谷竟然有如此厲害的劍陣!
  他們同樣想到了鎮神峰,如此恐怖的威力,只有鎮神峰才能媲美。到目前為止,鎮神峰只有長老會掌握的天心城才能夠煉制,其他城市都無法煉制。
  鎮神峰是天外天最強悍的重器。
  但是現在多了一個競爭對手,這種不知名的劍陣。
  松間谷到底什么來歷,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利器?他們現在才明白,外面所有的勢力,都低估了松間派。
  現在沒有人想著雪熔巖的事情。雪熔巖和這種不知名的劍陣比起來,微不足道。
  他們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才能安全離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