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504 問心小筑

呼嘯的聲音從頭頂傳來。p劍嘯和之前的尖銳凌厲不一樣,轟隆隆,沉悶如雷,連天空都在顫抖。p身前被照得白晃晃的地面在不斷晃動,夏侯杰的影子也在不斷顫動中被拉長。
  夏侯杰下意識地扭轉腦袋,朝身后的天空望去,他的身體僵住。
  一點刺目的光芒在他的眼中急劇放大,光芒如此強烈,他的眼睛下意識地瞇起來,大腦一片空白。
  這是什么……劍術?
  光芒下墜之快,他做不出任何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劍芒以驚人的速度,沖到他面前。
  他甚至無法看清楚劍芒的形狀,視野中只有亮光,白茫茫的亮光。
  夏侯杰對這個世界最后的畫面,就是白茫茫一片,無邊無際的亮光,像光的海洋,無從掙脫。
  迷失在茫茫白光之中,直至世界徹底黑暗虛無。
  眼睜睜看著弟弟被劍芒擊中,在劍芒中灰飛煙滅,夏侯俊淚水橫流。兩人是孿生兄弟,從小心神相通,從未分開過。此刻的劇痛,就像身體和心靈被割裂開來。
  兩人為了逃離,特意拉開距離,這也直接導致救援不及。
  他壓根沒有想過,自己怎么救援。
  遠處山頂,煙花再次升空。
  夏侯俊心有所感,他驀地止住身形,轉身仰望天空。
  一點銀芒憑空出現在他頭頂天空,就像一顆不起眼的星辰。但是轉眼間,銀芒就急劇放大,光芒暴漲。
  從黯淡到刺目,就在一瞬間。
  白晃晃的光芒刺激得他眼前一片炫目,就像銀光的海洋。
  他咧嘴一笑,滿臉瘋狂,歇斯底里地咆哮:“來吧!”
  周圍的元力,就像潮水般朝他匯集。他的身體像吹氣球一般,瘋狂、不顧一切地膨脹。
  倒映著刺目銀光的眼睛,是瘋狂憤怒的火焰所化的火海。
  在以前這個時候,不遠處一定有另一股元力和他呼應,但是此時,他孤零零的獨自一人。他周圍三丈范圍內的空間,變得通紅。
  妖異的淡紅火焰就像一道道妖獸血紅的舌頭,從虛空中探出來,舔舐他的身體。
  夏侯俊站在半空,雙腿張開微蹲,仿佛腳下有無形的地面。右手驀地握拳,身體微微向一側半屈,整個人就像拉開的弓。
  妖異的紅色火紋,倏地浮現在他臉頰上,使得咧嘴猙獰的臉更增加可怖和妖異。
  火焰在他拳頭周圍盤旋。
  一拳朝天空轟擊!
  紅色的拳芒就像沖天而起的火柱,洶涌呼嘯,要把蒼穹燒穿。
  【陰火地拳】!
  這就是他的大師之道,來自虛空的陰火。而弟弟夏侯杰,領悟和他恰恰相反,是【陽火天拳】!
  可惜……
  妖異的紅色拳芒和凌厲的銀色劍芒,毫無花哨地撞在一起。
  轟!
  熾目的光團驟然綻放,整個黑魚嘴山脈被照得亮如白晝。
  鐵簍劍塔上,所有人的身體齊齊一震,每個人都是霧氣蒸騰,渾身大汗淋漓。粗重的喘息聲,此起彼伏,汗水蒸騰的霧氣籠罩整個鐵簍劍塔。
  艾輝不光是霧氣蒸騰,他悶哼一聲,嘴里咸咸的血腥味。
  他的身體比一般的元修都要脆弱,受到的沖擊也比其他隊員更大,這一下立即受傷了。
  “三息準備,再來。”
  艾輝聲音有些沙啞,但是語氣沒有任何變化,他眼眸中的神采也沒有半點波動,就像剛才那一擊沒有任何影響。
  大家感受到艾輝的決心,立即自發調整呼吸和體內翻騰的元力。
  三個呼吸轉眼即逝。
  剛剛還粗重喘息此起彼伏的鐵簍劍塔,再度歸于平靜,就像風暴爆發前那一刻的平靜。每個人都蓄勢待發,像一張張等待張開的弓。
  短促激越的劍鳴再度奏響。
  兩百五十二道繚繞的劍芒伴隨著兩百五十二個反手撩劍轉身,就像給厚重黝黑的鋼鐵巨獸穿上一層明亮細密的銀色鎖子甲。
  焰花升空。
  夏侯俊渾身是血,他看著沉寂片刻后的山頂,再度升起焰花般的劍芒,他咧嘴笑了。
  他知道今天自己無法幸免。
  他索性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弱肉強食,自己也到了生命結束的一天。想想自己這一輩子,壞事做盡,殺人如麻,快意人生,好不快哉!
  和弟弟死在一起,死在這等絕世兇器之下,還有什么不滿意?
  想想此物一旦出世,天下為之震驚,那些驚慌失措的臉龐在他面前閃現。
  他放聲大笑,如夜梟啼哭,肆意狂妄,聲徹四野。
  耀眼的銀光在他頭頂綻放,越來越明亮,把他滿是血污猙獰瘋狂的臉照得纖毫畢現,身體投射到地面的影子就像風中的殘燭,劇烈地顫動。
  劍芒仿若流星墜落。
  銀色光芒吞噬那個肆意張狂的身影,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僅剩下最后一位潛入者此刻已經失去最后一絲抵抗的意志,他的身體抖得像篩子一樣。他忽然朝遠處的黑魚嘴山高舉雙手,撲通跪下來,語無倫次隔空用盡力氣大聲呼喊:“投降!我投降!我投降!”
  數十里外的黑魚嘴山,就像一個深不可測的怪物,盤踞在那。燈火通明的魚背城,就像怪獸充滿嘲諷的眼珠子。
  他心中被恐懼填滿,沒有任何勇氣。眼睜睜看著那么多比他出名的高手,一個接一個倒在他面前,他的神經已經接近崩潰。
  而夏侯俊的死,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徹底崩潰。
  遠處的黑魚嘴山,再度升起煙花。
  他的身體陡然呆住,沒有半點血色臉上滿是絕望,他語無倫次:“不不不,我投降我投降,我都投降了,你們還想怎么樣……”
  頭頂的光芒亮起,照亮他近乎呆滯的臉龐和身影,絕望而無助。
  光芒吞噬一切,重歸于黑暗。
  黑魚嘴山的山頂,艾輝長長吐出一口氣:“戰斗結束。”
  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松下來,強烈的暈眩襲來。身形搖搖欲墜,他一把抓住身旁鐵簍的橫欄才穩住身形。
  “沒事吧,老大?”
  “老大你還好嗎?”
  身邊的隊員注意到艾輝的異常,連忙湊過來,一臉關切。
  樓蘭擠了進來,遞過來一根碧綠透明的竹管:“艾輝,快服藥。”
  竹管里面,是漆黑如墨的藥水。艾輝拔開塞子,一飲而盡,藥水入喉,火辣辣的幾乎要燒起來,緊接著一股涼意直沖腦門。
  艾輝精神一振:“謝謝樓蘭。”
  樓蘭開心道:“樓蘭應該做的。”
  艾輝語氣中透著一絲笑意:“去打掃戰場吧,敵人都被殲滅了。”
  短暫的安靜之后,是震天的歡呼。
  不少人元力和體力都消耗殆盡,一屁股坐在地上,滿臉傻笑。而還有體力的隊員,已經是一窩蜂沖向山下。
  艾輝站在鐵簍劍塔最高處,目光投向遠方。
  剛才其實非常懸,最后那名敵人,已經差點脫離他的感知區域。要不是最后此人肝膽俱裂,選擇投降,艾輝只能眼睜睜看著此人逃離。
  全殲敵人的目標并非艾輝一時起意,而是他發現自己的感知范圍如此之大,才做出的選擇。
  全殲敵人的好處很多。
  他可以想象,此戰之后,外界對松間谷的戰斗力會重新評估。更重要的是,他們摸不清楚松間谷的底細,投鼠忌器,就愈發不敢隨便亂動。
  而最后那名元修投降,艾輝也依然毫不猶豫決定擊殺。
  和竇先生、楊笑東那時不一樣,如今艾輝重傷未愈,不是大師。能夠發揮出鐵簍劍塔的實力,但是一旦離開鐵簍劍塔,他就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弱渣。
  這個時候接納一位大師,若是對方稍起異心,自己就會陷入非常危險的境地。
  艾輝很清楚現在的自己多么脆弱。
  未來的一段時間,他們終于可以迎來一段比較平靜的時間。而這段時間,至關重要。
  這場戰斗,同樣給艾輝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和沖擊,他敏銳地意識到,世界的戰斗再次走到一個節點。
  雖然鐵簍劍塔是他自己設計的,但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它的威力如此驚人!
  他可以想象,如果這場戰斗被外界得知,會引發一場全新的戰斗革新。
  大師的地位將被大幅度削弱,通過堆積普通元修,來讓戰斗力發生本質的提升,就像鐵簍之劍。
  鎮神峰還需要大師來控制,而鐵簍劍塔更進一步,造價更低廉,也不需要大師來操控。而且艾輝堅信,一定還有其他手段和方法來實現這一切。
  艾輝甚至會想,如果鐵簍劍塔里都是大師,那能不能抗衡宗師呢?
  他不知道,但是他覺得未必不行。他很難想象,大師組成的劍塔,完成的攻擊,會是什么光景。
  如果真的成功,那么宗師無上的常識會被徹底顛覆。宗師之所以能夠高高在上,就是因為他們的力量達到另一個境界,是一個靠人力堆積也無法取勝的境界。
  艾輝預感一場風暴,很快將至。
  未來的戰斗,會變成什么樣?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未來的戰斗一定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正是處于這種隱約的預感,讓艾輝決定一個敵人都不放過,保住鐵簍劍塔的秘密。
  他還沒有準備好,雷霆之劍也還沒有準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