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05 一劍霜寒天曉

莫五有些焦急,按照原計劃,今天夏侯兄弟就會趕回來。可是直到現在,還沒有看到兩人的身影。p莫五負責接應夏侯兄弟,他是安丑丑的心腹,深得安丑丑的信任。此次任務極為重要,大人把重任交給他,可見對他的重視。他也是卯足了勁,要給自己的功勞本上添上重重一筆。大人麾下,莫五的競爭者有好幾位,他需要時刻保持著銳意進取的心。
  成功還是失敗?
  可是不管成功還是失敗,都要見到人影啊。
  這樣看不到人,是莫五最擔心也是最害怕的狀況。
  難道夏侯兄弟得手之后,起了貳心?夏侯兄弟是哪個勢力的內奸?或者起了坐地起價的意思?
  還是夏侯兄弟和別的勢力發生沖突,兩敗俱傷?
  夏侯兄弟受傷莫五覺得有可能,但是兩人都被殺,莫五覺得可能性不大。夏侯兄弟單獨每個人的實力,在大師之中算不錯,但是兩人心意相通,彼此聯手威力頓時大漲。起碼要三到四位大師,才能夠擊殺兩人。
  莫五不相信這個時候,有哪個勢力能夠派得出三、四位大師。
  就連天心城都做不到,天心城現在如臨大敵,在等候隨時可能出現的岱綱。
  想來想去,夏侯兄弟起了異心可能性最大,這讓莫五更加坐立不安。
  又等了一天,夏侯兄弟還是沒有出現,莫五等不下去了,他決定去看看。
  路上他遇到好幾位神色匆匆的行人,大家彼此打量一眼,便默契地低頭趕路。莫五臉上不動神色,但是心中驚駭至極。這些人身上的味道他實在太熟悉不過,都是他的同行。
  難道這些人和自己一樣……
  這個猜測讓莫五心中一顫,他不敢多想,埋頭繼續趕路。
  在路上連續前進了兩天,他終于看到檸檬營地。莫五之前假扮商人來過檸檬營地,對這里異常熟悉。
  檸檬營地空蕩蕩,房屋殘破,沒有活口。
  莫五神情沒有半點變化,做他們這一行的,都是鐵石心腸。在和夏侯兄弟商討計劃的時候,他就建議不要留活口。這次的事情實在太犯忌諱,一旦被外人知曉,那絕對是一場大風波,滅口能夠減少走漏風聲的風險。
  朝里面走去,忽然,前方沖出一道身影,赫然是之前路上遇到的那位同行。
  此人滿臉驚恐,神色慌張,幾乎是跌跌撞撞朝營外沖去。
  莫五皺起眉頭,難道夏侯兄弟把場面做得很血腥?夏侯兄弟的性格暴躁,殺氣極重,一旦開始往往控制不住。
  他朝營地中心走去,心中想著是不是把尸骨掩埋一下。
  當他走到營地中心,他愣住。
  營地中心空蕩蕩,只有一塊一人高的木板插在地上,木板上用血寫著一行字。
  “誅大師、元修十二人,祭檸檬營地諸君在天之靈!”
  血色大字,肆意張狂,凌厲如劍,觸目驚心。
  木板前,堆放著一堆供品,赫然是一些殘缺的衣衫、融化了一截的兵器、斷肢殘塊之類。
  一股寒意從莫五的尾椎升騰而起,他如墜冰窖,手腳冰寒。
  他強忍心中的恐懼,俯身在那些供品之中翻找。他目光一凝,一塊質地非常奇特的碎布,上面繡著一個狼頭,【黑霧狼】成寧風。
  一把只剩下半截的斷刀,刀柄透明水晶,切割出細小的棱紋。
  莫五心中駭然,他認得這把刀。
  那是……【千影刀】岳重陽的影刀!
  當下成名大師的各方面情報,莫五了如指掌倒背如流,他敢肯定自己絕對不會看錯。
  岳重陽,是真正的大師。
  繼續翻動的莫五忽然呆住,兩塊只剩下半截的令牌,那是夏侯兄弟的信物。
  莫五哆嗦著把令牌收起來,臉色蒼白,轉身跌跌撞撞離開。
  到底有多少大師死在這里?
  到底是誰干的?
  檸檬營地的風暴,很快就席卷到整個天外天。
  莫五能夠確認的是三名大師,但是在隨后的各方面打探之下,總結情報,得到的結果是五位大師。其他七人也都是像【黑霧狼】成寧風這樣的成名高手,準大師。
  引發的震動可想而知。
  大家能夠想到的最大可能,是樂不冷突然殺了個回馬槍。除了樂不冷,大家再也想不出來,有誰能夠擊殺五位大師,七位準大師,連一個活口都沒有放走。
  是的,沒有一個活口。
  要知道,大師倘若想逃跑,除非實力相差懸殊,否則很難擊殺。尤其其中還有【千影刀】岳重陽這樣的大師,他的分身可謂是保命絕技。
  但他同樣沒有活下來。
  松間谷在所有人心目中,變得莫測高深。
  大家紛紛派出大量的探哨,嘗試弄清楚這里面的一切,但是所獲寥寥。
  安丑丑面色凝重:“分析出來了嗎?”
  莫五帶回來的兩塊令牌,上面熔融的痕跡,似乎是一條不錯的線索。
  莫五恭聲回答:“初步結果已經出來,是一種溫度極高的劍術。我們發現在令牌的殘存部分,留有濃郁的劍之氣息。此劍術的威力非常驚人,夏侯兄弟可能已經徹底化作飛灰。令牌因為材質特殊,得以保存下來。”
  安丑丑有些驚訝:“劍術?”
  劍術這些年雖然興盛不少,也涌現出昆侖天鋒這樣的劍術大師,但是如此強勁的劍術,卻是聞所未聞。
  難道又從哪里冒出來一位劍術大師?
  他接著沉吟:“艾輝不也擅長劍術嗎?據說他受傷了?”
  莫五連忙道:“大人還記得艾輝當時大戰草賊之事嗎?他這次所中螟蛉果,亦是草賊報復所為。”
  安丑丑聳然動容:“螟蛉果?”
  “屬下買通陸府商隊的護衛得到的確切消息。”莫五接著道:“艾輝為了抵抗螟蛉果之毒,飛身進入云層,借用雷霆之力。螟蛉果的毒性雖然壓制下去,但是艾輝也身受重傷,近乎廢人。而且令牌之中殘留的劍之氣息,并沒有雷霆的氣息。由此斷定,不是艾輝。”
  安丑丑贊同道:“那就是另有其人。”
  莫五道:“大人英明,艾輝擅長劍術,包括創建雷霆之劍,而他劍術并無師承,我們懷疑這位神秘強者,是不是就是艾輝劍術的老師?”
  安丑丑點了點頭:“最近多關注松間谷的消息,不要輕舉妄動。”
  “是!”
  莫五退出去,安丑丑的臉色變得難看許多。
  夏侯兄弟的損失,讓他感到無比肉痛。一下損失兩位大師,這樣的損失,可謂慘重。
  他不由嘆息一聲。
  從心底來說,他一點都不想對松間谷動手。相反,他對松間谷艾輝等人實在佩服。然而如今執掌新光城,壓力之大,遠超想象。新光城根基淺薄,財力日益匱乏,他不得不去尋找生財之道。
  倘若不是迫在眉睫,他也不想冒天下之大不韙,謀奪雪熔巖。
  新光城的問題不光是財政方面,在其他方面也非常弱勢。天心城有中央三部撐腰,有大師之光計劃,有天鋒兵人兩部,有鎮神峰。
  而新光城,在聲勢上則要弱勢得多,這種弱勢是全方位的。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的差距還會進一步的拉開。
  安丑丑憂心忡忡。
  葉夫人是一個極具野心之輩,她現在只不過是還在清洗內部。一旦等她完成內部的清洗,局面會變得完全不一樣。而如果葉夫人這次真的能擋住岱綱,她的聲勢必然暴漲。
  而到了那個時候,葉夫人只要給新民一點甜頭,整個新民派極有可能轟然倒塌。
  眼下局面看似平靜無波,實際上是溫水煮青蛙。
  安丑丑忍不住再次嘆息一聲,他走到陽光中,目光投向遠處的千風萬音塔,心中默默祈禱。
  唯有尉遲長老突破宗師,才能改變這一切。
  天心城,神畏部駐地。
  葉夫人遠遠看著樂不冷正在和萬神畏切磋,兩人的較量吸引了整個軍營的目光。
  天心城為樂不冷準備了豪奢的下榻之所,但是樂不冷壓根就沒去住過一天,整天泡在神畏部的駐地,找人切磋。
  中央三部對他而言,亦是非常神秘。對他這樣的修煉狂人,不肯浪費一丁點的時間。
  整個神畏部有特點的高手,全都被他挑戰了一遍。他的實力比其他人都高,沒有關系,那就禁錮自己的實力來挑戰。
  對他而言,這樣的挑戰就像玩樂一樣有趣。
  兩人不想把天心城拆了,都不敢動用太多的元力,但即使如此,兩人對元力匪夷所思的運用,還是讓人大開眼界。
  整整激戰一個時辰,樂不冷才覺得酣暢淋漓,心滿意足結束。
  葉夫人上前行禮,溫聲道:“樂叔叔。”
  樂不冷看到葉夫人,目光閃過一縷復雜之色。他對葉夫人的看法很兩極,某些方面極為激賞,某些方面又極為厭惡。
  他的情緒直接從他的話里表現出來,有些不耐煩道:“有事說事。”
  葉夫人輕輕一笑,也不生氣:“樂叔叔可知剛剛在松間谷發生的大事么?”
  樂不冷停下來,偏轉過臉:“松間谷?”
  葉夫人肅容道:“就在幾天前,五位大師,七位高手,前往松間谷,無一活口。”
  樂不冷愣了下。
  葉夫人接著道:“松間谷有如此高手,真是令人驚喜。然,當下生死存亡之際,多一分力量,天外天就多一分生機。樂叔叔不知能否邀請這位前輩出山,共同商量抵御岱綱大計?”
  樂不冷似乎想到什么,神情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葉夫人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繼續誠懇道:“這位前輩若有什么條件,盡管吩咐,只要能做到的,哪怕是琳兒讓出城主之位,亦無不可。”
  樂不冷再也忍不住,仰頭肆意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