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507 風潮將至

“這么說,他真的受傷了?”p說話的是宮成秀,他把玩著手中的酒盞。在他身后,赫然是韓笠和宮珮瑤。p韓笠自從上次和艾輝比試離開清水城之后,陷入渾然忘我的狀態,一路瘋瘋癲癲,迷失在蠻荒之中。當時韓笠陷入半昏迷狀態,全身都是和荒獸搏殺留下的傷。幸運的是,遇到正好回途的宮珮瑤、火山尊者一行,被其所救。
  沒想到在照顧韓笠的過程中,宮珮瑤對其暗生情愫。
  剛剛醒過來的韓笠,和廢人無異。就連神智,都處在不正常的狀態,一會清醒,一會瘋癲。但是宮珮瑤并不動搖,依然細心照顧韓笠,在路上故意磨蹭,遲遲不肯歸家。
  在宮珮瑤的細心照顧下,韓笠身上的傷勢漸漸痊愈,他的神智也恢復正常。當他目光恢復清明的時候,他也晉升成為劍術大師。
  晉升大師之后的韓笠身份自然大不相同,他和宮珮瑤之間的交往,也得到宮成秀的默許。
  喬美祺端起酒盞,一飲而盡,放下來酒盞:“他已經不是大師。”
  韓笠聞言大吃一驚:“他的境界崩潰了?”
  跟艾輝交手,才是他突破大師的契機。艾輝的劍陣,對他的影響巨大。所以他對艾輝的一切都非常關注,在他心目中,能夠在劍術上和他相互交流切磋,能夠成為一生對手的人寥寥無幾。
  而艾輝則是其中之一。
  喬美祺看了韓笠一眼:“比境界崩潰更嚴重。他體內的五府八宮,大半都被毀。呼吸短促無力,傷勢比流言要重許多。如果不是他精神還好,我還是有點擔心他。少了雪熔巖的生意,我得少賺多少錢啊。”
  韓笠露出失望之色,心里空落落的。
  宮成秀嘆了口氣,有些遺憾:“那真的太可惜了,這么說來,不是劍塔?”
  喬美祺攤攤手:“這我就不知道了。”
  韓笠搖頭:“理論上,劍塔是可能實現。劍塔也是劍陣的一種,沒有本質的區別。可是任何一個劍陣,都有陣眼。坐鎮陣眼必須是實力強悍的高手。劍塔想要有如此威力,只有劍術大師坐鎮陣眼才有可能做到。艾輝中了螟蛉果,僥幸活下來,但是絕對無法承受劍陣的壓力。”
  宮珮瑤甜蜜地看了一眼韓笠,她最喜歡韓笠充滿自信侃侃而談的模樣。
  宮成秀皺起眉頭:“難道艾輝背后真的有靠山?”
  喬美祺若有所指地提醒:“艾輝有靠山不是好事嗎?起碼現在大家是友非敵。”
  宮成秀眉頭舒展,展顏笑道:“沒錯!起碼現在大家是友非敵。”
  宮府和松間谷之間的關系比較緊密,他知道艾輝正在鼓搗什么劍塔。很多人已經忘記了,艾輝是王守川的唯一學生。
  鎮神峰起源于王氏理論,艾輝如何不可能折騰出一個類似鎮神峰的存在?
  別人想到的是神秘高手,而宮成秀第一個想到的,卻是艾輝的劍塔。
  但是韓笠說得對,沒有大師,這類重器也同樣無法馭使。鎮神峰就必須大師在操控。
  不是劍塔,宮成秀有些失望,但是更多的是松一口氣。假如真的有像鎮神峰那樣的大殺器,宮府又能承受嗎?他既覬覦它的威力,又對其產生的影響充滿恐懼。
  殺傷力強大的重器,就像一頭暴躁強悍的荒獸,會把宮府拖向哪個方向?
  要么輝煌,要么毀滅。
  黑魚嘴山的火山口。
  竇先生和往常一樣,來查看北冥暗王樹。自從北冥暗王樹植入火山口之后,每過一段時間,他都會過來查看一番。到底是跟了自己很多年的東西,還是有很深的感情。
  在松間谷的日子非常愜意悠閑,不用再想著打打殺殺,也不用操心什么恩怨情仇,每天就像個夫子一樣,給谷內的小孩們上課,無比的放松。
  他忽然停下來:“你來了。”
  “嗯。”
  艾輝仰著頭,看著熔漿旁的北冥暗王樹。
  紅色的光芒,如同匯集的光紗,沒入北冥暗王樹周身籠罩的黑暗中。北冥暗王樹就像是從虛空而來的怪獸,張大嘴巴,貪婪吞噬光芒。
  因為北冥暗王樹的存在,火山口灰蒙蒙的,沒有什么光亮。
  比起剛剛種下的時候,北冥暗王樹壯大許多。而且開始抽芽,已經長出不少葉片。
  艾輝保持這個姿勢很久,被竇先生驚醒,頓時覺得自己全身酸澀不堪。他心中苦笑,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會脆弱到這地步。
  竇先生的洞察力非凡,皺起眉頭:“你傷勢加重了?”
  最近的日子過得非常的愜意,他可不想如此愜意的生活被打破。在亂世中,想要維持當下夢幻一樣的生活,最重要的就是松間谷能夠維持威懾力。
  魚背城距離松間谷沒多遠,那天晚上的劍芒,對他的震撼極大,也讓他放下心來。
  然而他沒有想到,艾輝的傷勢居然加重了!
  在松間谷呆的時間長了,竇先生很明白,艾輝對松間派的重要性,遠外表能夠看到的那般。
  艾輝露出苦笑之色,他的傷勢確實變得更重了。
  指揮鐵簍劍塔,給他的身體帶來巨大的負荷,夏侯俊反撲的那一擊,對他造成傷害。但這并非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劍云。
  體內的劍云,是類似劍胎的存在。如果把艾輝的身體比作木材,那么劍云就像燃燒的火焰。如今火焰非常旺盛,但是木材卻很匱乏,這才是他虛弱的根本原因。
  可是艾輝嘗試了許多增強身體的辦法,都沒有效果。好像這些以前淬體的方法一夜之間全都失效,樓蘭對這點也沒有太好的辦法,起碼現在沒有找到更好的手段。
  艾輝現在精神好得出奇,但是身體卻在日益虛弱。指揮鐵簍劍塔戰斗,讓情況變得更加惡化。
  竇先生沉吟道:“你的身體血肉滲入大量的雷霆,從而排斥元力。得不到元力的補充,你的身體只會繼續虛弱下去。”
  艾輝精神一振:“竇先生有什么好的辦法?”
  不得不承認,竇先生果然是多年的大師,一眼就看出問題所在。
  竇先生繼續道:“那就只能從其他的力量中尋找。以前的時候,以為五行元力完美無缺,能夠演化天地萬物,后來才知道,那只不過元修的臆想罷了。比如這棵北冥暗王樹,就不在五行之內。”
  艾輝對這一點非常贊同,他從很早就有這樣的感覺。從一開始,他的劍胎就很古怪,并不在五行之中。而他后來的雷霆,也同樣不在五行之內。否則的話,元力體系建立一千多年,元修怎么會依然沒有破解雷霆的秘密。
  竇先生沉吟:“或許北冥暗王樹能夠幫得上忙,但是具體的效果如何,要試過才知道。”
  艾輝連忙道:“有勞竇先生。”
  竇先生走到北冥暗王樹旁,接著道:“北冥暗王樹能夠吸收所有的光,這些光成為它的養分,變成它的樹葉。”
  北冥暗王樹總共有十三片樹葉。
  竇先生從北冥暗王樹上摘下一片樹葉,遞給艾輝:“嘗嘗,味道不是太壞。我以前受傷的時候吃過。”
  北冥暗王樹的樹葉,呈現出青灰色,上面縱橫交錯黑色的紋路。入手之后,艾輝才現樹葉竟然出奇地沉重,倘若不是看到竇先生剛剛從樹上摘下來,他一定以為手中是個大鐵塊。
  而且還是剛從爐子里掏出來的大鐵塊,帶著幾分溫度。
  竇先生提醒道:“快吃吧,北冥暗王樹樹葉沒辦法保存,除非你能找到北冥之霧。否則的話,一旦摘下來,它就會散成光芒,湮滅消失。”
  艾輝不再猶豫,把樹葉放入嘴里。
  樹葉就像冰塊一樣迅在他的嘴里融合,絲絲縷縷的熱流,滲入他的身體。
  艾輝感覺干涸的血肉立即變得充盈起來,精神頓時一振。
  有效果!
  當最后一縷熱流,滲入血肉之中,艾輝感覺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
  久違的輕松,讓艾輝驚喜莫名。他趕緊扯下臉上的繃帶,滿臉的欣喜。
  “不要高興得太早。”竇先生潑了一盆冷水:“北冥暗王樹只是暫時滋潤了你的身體,如果你找不到滋養血肉的辦法,你的身體必然會被過于強大的精神拖垮。如果你能找到滋養血肉的辦法,你的精神還能更上一層。也許你會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竇先生的話一針見血。
  艾輝心中的歡喜淡了許多,竇先生說得沒錯。北冥暗王樹的樹葉,效果顯著,但是只能用來救急,顯然無法用在平日里的修煉上。
  但是北冥暗王樹樹葉的效果如此顯著,也給艾輝相當的啟。
  難怪樓蘭的藥水雖然幫他的精神恢復,但是在滋養血肉方面的效果并不出色。樓蘭所有的藥材,都需要根據元力體系來煉制,藥水本質上依然是元力體系的產物。自己的身體被雷霆淬煉過,如今對元力的排斥異常強烈。以前用來淬煉**的辦法,也全都失效。
  看來,的確需要去找找元力體系之外的東西。
  可是,到哪里去尋找元力之外的東西?
  嗯?艾輝忽然想起來,自己身上還真的有元力體系之外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