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08 在天之靈

艾輝看著面前的黑色鎧甲,金色血液和繃帶,還有一根不知名的獸骨。p這是他身上所有可能元力體系之外的東西。p黑色的鎧甲,就像一尊骷髏架,通體由一種不知名的黑色骨骼構成。艾輝懷疑是不是就是夢境中那個魔神的骨骼。大大小小的黑色骨骼犬牙交錯,就像長滿骨刺尖牙,異常猙獰。頭頂的一根尖銳如劍的骨刺直指天空,背上的黑色骨片堆積而成的羽翼,就像惡魔的翅膀。
  金色的血液,封存在水晶之中,閃動迷人的光澤。
  繃帶那就再熟悉不過,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這次如果沒有繃帶,他在云層之中就已經灰飛煙滅。被雷霆轟擊了那么久,繃帶到現在也毫未損。
  不知名的獸骨,是在赤火狐蝠洞的收獲,到現在還沒有鑒定出來到底是什么荒獸的骨頭。除了質地堅硬之外,它也沒有明顯的元力波動。
  如今再看這些東西,感覺又完全不一樣。
  以前的時候,他看東西總是會不自主地用觀察它的元力,而如今他體內元力盡失,反而跳出元力的框架,能夠看到許多新的東西。
  比如魔神鎧甲,周圍有一層極薄的空間,微微扭曲。
  比如那根不知名的獸骨,身前一定極為強大,它沒有任何元力流動,而更像是某種東西的結晶。讓艾輝想到鐵妞云染天槍尖的蒼穹鐵。
  金色的血液,就像匯集了無數神秘的微小符文在不斷流轉變幻。
  繃帶散著微弱但是奇異的波動。
  這都是以前他看不到的地方,如今呈現在他眼前,非常奇妙。
  樓蘭站在艾輝身邊,眼睛紅光閃動:“艾輝,這些東西都很奇怪。”
  “是的,樓蘭。”艾輝隨口道:“它們都是元力體系之外的東西呢?”
  樓蘭反問:“就像海寶嗎?艾輝。”
  艾輝點頭:“對。”
  元力體系之外的東西并不少見,海寶便是其中最常見。是古代的法寶,經過銀霧海和歲月的侵蝕,最后沒有湮滅之物。
  人類修煉的歷史有多長?艾輝也不知道。古代的修真時期,就漫長無邊。只有一千多年的元力體系,在人類的長河中,只不過滄海一粟。
  忽然,樓蘭咦地一聲。
  艾輝被驚動:“怎么了,樓蘭?”
  樓蘭指著金色的血液:“艾輝,樓蘭好像對它有點熟悉。”
  艾輝大吃一驚,睜大眼睛:“樓蘭對它有點熟悉?”
  金色的鮮血,是上古遺寶。從夢境中來看,應該是魔神的鮮血,也是魔神播下的種子。魔神總共灑落十顆種子,期待重新復活。
  樓蘭的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是的,艾輝。樓蘭也說不上來為什么,可是,對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真奇怪,樓蘭以前沒有見過它。”
  艾輝馬上想到了邵師。
  樓蘭沒有見過魔神之血,卻覺得熟悉,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樓蘭的前主人,也是樓蘭的煉制者邵師。邵師的來歷神秘,莫非以前也見過魔神之血?
  艾輝覺得有可能。
  他還記得上古遺寶引的多人哄搶,不光是神之血,還是岱綱,都它都充滿興趣。現在回想起來,只怕岱綱他們早就知道金色血液是什么。
  能夠讓宗師都為之瘋狂的東西……
  但是那個夢境還是讓艾輝有些忌憚,魔神的詭異、邪惡和強大,都讓艾輝不敢輕易嘗試。那時的艾輝,修煉道路一片坦途,正處在一個高進步的時期,當然不肯冒險。
  從本質上來說,艾輝是一個極為保守的人。如果沒有必要,他一定不會冒險。
  可如果一旦到了需要做出改變的時候,他就會充滿勇氣。
  樓蘭遲疑了一下,道:“艾輝,金色血液能不能給樓蘭?”
  艾輝沒有半點猶豫,直接抓起金色血滴遞給樓蘭:“給你,樓蘭。”
  哪怕知道金色血滴是魔神之血,是宗師都要想盡辦法搶到手的好東西,但是樓蘭需要,艾輝會毫不猶豫送給樓蘭。
  樓蘭非常開心,眼睛彎成兩道彎彎的月亮:“謝謝艾輝!”
  艾輝叮囑道:“樓蘭,這東西有些邪門,你要小心。它是遠古魔神的鮮血,也是它復活的種子。”
  他把自己夢境見到的一切,非常詳細地給樓蘭講了一遍。
  樓蘭聽得很仔細,聽完之后,恍然大悟:“原來它是魔神之血,它有十顆,一顆給了鎧甲,樓蘭的一顆,那還有八顆。艾輝,樓蘭想到一個問題。”
  艾輝愣了一下:“樓蘭想到什么問題?”
  樓蘭睜大眼睛:“艾輝,神之血會不會和它有關系?神之血和魔神之血,只差一個字呢。”
  艾輝呆住,他就像被閃電劈中。
  自己竟然連這么簡單的地方都沒有想到!
  神之血,魔神之血……
  莫非神之血的建立,就和魔神之血有關?
  艾輝忽然明白,為什么神之血和岱綱都想盡辦法,謀奪這兩滴魔神之血。
  他之前就在猜測邵師的來歷,此刻卻大致有些明白。邵師不是出自神之血,就是和岱綱有關。想了一下邵師的年紀,和岱綱有關的可能性很小,那么出自神之血的可能性更大。
  艾輝還想起了葉夫人,因為石像就是從葉府寶庫中找到。很有可能葉氏的祖先,也在尋找魔神之血,因緣際會得到石像。只不過沒有魔神之血,石像無法顯露真身,才讓自己占了個便宜。
  無數念頭在艾輝腦海中掠過,但是艾輝沒有說出來,尤其是關于邵師的猜測。
  倘若邵師真的是神之血,為什么要離開神之血呢?其中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自己的這些胡思亂想告訴了樓蘭,反而白白讓樓蘭擔心。
  艾輝的目光落在魔神鎧甲上,樓蘭要去了魔神之血也是件好事,他就不用頭痛選哪個了。
  他朝魔神鎧甲走去。
  北海之墻最后一點廢墟都消失不見,連綿不絕的營帳,就像黑色的海洋。
  軍營中此刻卻是異常的忙碌。
  冰棺之中的葉白衣依然在沉睡,但是悠長而沉重的心跳,就仿佛沉睡的巨龍。
  幾名將領來問:“大人什么時候能醒過來?”
  “那就要看他的運氣。”南宮無憐的眼中布滿血絲,臉上透著病態的狂熱,他皺起眉頭:“他的身體太弱,需要補充精血。”
  “怎么補充?”
  南宮無憐想了一下:“血獸吧,高階的才行,低階的沒用。把所有的高階血獸全都宰了。”
  他們沒有馬上離開,其中一人道:“宮主,大人昏迷未醒。我等接下來該如何行事?是不是派些人作先鋒?天鋒兵人兩只戰部被我們追著攆,我們要不要派人支援……”
  南宮無憐勃然大怒,尖聲道:“全都給我滾出去!不要來這煩我!打仗的事,等這家伙醒來再說!”
  將領們倉皇逃出營帳。
  冷宮。
  在門后曬著太陽的北水生睜開眼睛,一道裊裊身影,在他瞳孔不斷放大。
  “真是稀客啊。”
  北水生給佘妤倒了一杯茶,然后把茶盞推出門線。
  佘妤沒有客氣,接過茶盞,欠身感謝,接著道:“有點事情想和先生打聽一下。”
  北水生瘦削蒼白的臉笑了笑:“看來不是普通的事。”
  佘妤沒有回避,點頭承認,接著道:“是,我想知道什么是【天神心】。”
  北水生手上的動作頓住:“天神心?”
  他盯著佘妤,輕輕嘆息:“你何必這么著急?”
  佘妤勉強一笑,生滅花祭術的事情,無法給外人說。主奴易位的事情,更是沒辦法說。但是她需要盡快找到辦法,否則的話,拖得越久,對她就越不利。
  她聽到獸蠱宮研究出【天神心】,帝圣賜給葉白衣的消息,頓時像溺水之人抓到最后一根稻草。
  北水生輕輕放下茶盞,溫聲道:“也不是什么不能說的,只是牽涉到當年的一些舊事。不過以你的資格,可以得知,只是這個故事有點長。”
  佘妤端坐,輕笑道:“佘妤有時間也有耐心。”
  北水生悠然道:“我們叫神之血,你知道這個名字是怎么來的嗎?”
  佘妤愣了一下,她沒想到故事竟然從這里開始,她搖頭:“不是因為我們是血修嗎?”
  北水生搖頭:“當年有人偶爾得到一滴神之血,然后開創了神之血。”
  佘妤呆若木雞,結結巴巴道:“神之血?神的鮮血?這個世界難道真的有神的鮮血?”
  北水生輕笑一聲:“因為憑借一人的力量,無法破解神之血的秘密。于是他召集了一批當時很有實力很有想法的人,成立了一個組織,叫做神之血。神的鮮血蘊含的秘密仿佛無窮無盡,神之血這個組織也一代代延續下去。見識了神血蘊含的無窮秘密,他們對元力體系不以為然。”
  “他們的研究成果很多,一代代的積累,非常雄厚。血毒、血煉都是后來的成果。當時他們研究出一種人偶,有點類似沙偶,但是比沙偶更靈活聰明。他們把這種人偶叫做神偶,神偶的出現對他們的幫助很大。于是他們專門建立了一個地方,來煉制更多的神偶,那就是神偶宮。”
  “神偶宮一代代傳承,到了上一代宮主,他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