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510 指點

人聲漸悄,零星的吶喊和咆哮歸于寂然,空曠的戰場硝煙裊裊。..焦黑的坑洞熱氣蒸騰,這樣的坑洞散落得到處都是。如果從空中,巨人的腳印變得千瘡百孔。
  但是此時,已經沒有人去關注這些。
  大家癱坐在地上,喘著粗氣,貪婪地呼吸空氣。就連空氣中硝煙的味道,就仿佛如此迷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
  在他們周圍,隨處可見殘肢碎肉。
  能夠活下來,真好。
  他們神情有些呆滯,滿腦子都是這個念頭。
  鐵兵人在戰場巡視,拍拍幸存的士兵,鼓舞士氣。
  戰斗比想象的激烈,哪怕他們完成合圍,但是敵人的頑強比他們想象得更加出色。不得不說,這多少有些諷刺。這些將士都是以前五行天的普通戰士,連老手都算不上,實力粗淺,戰斗意志低下,然而如今卻成為一只精銳。
  就連身為敵人的鐵兵人,都在心中對他們充滿敬佩。
  他有些茫然。
  他想不明白,為什么在五行天只不過是一群游兵散勇的家伙,為什么到了神之血,能夠變成一只陷入絕境也沒有崩潰,而是瘋狂反撲的精銳?
  為什么?
  五行天就這么差嗎?沒有人愿意為它去賣命?
  他心中沒有半點勝利的喜悅,而是籠罩一層陰霾。想到葉夫人,想到各城之間的明爭暗斗,他心中就莫名的煩躁。
  好吧,其實和自己有什么關系呢?
  他只是兵人部的部,沒有什么權力。可就是有權力,自己又能夠扭轉這一切嗎?不能。
  鐵兵人仰臉望著天空,銀色的面具,倒映著被硝煙遮蔽的天空。
  “阿鐵。”
  昆侖的提醒驚動有些走神的鐵兵人,他收回目光,然后在朝這邊走來的師雪漫等人。
  他立即調整自己的情緒,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拋之腦后,迎了上去,揚起金屬手臂,肅容道:“多虧了這次是你們,要不然真的危險了。在下鐵兵人。”
  這不是客套話,而是實話。
  重云之槍在這場勝利之中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重云之槍事先建立防御陣地,擋住敵人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而且牢牢黏住敵人。天鋒和兵人兩部,根本沒有機會在兩翼起沖擊。
  而在對方的臨死反撲之際,又是師雪漫身先士卒,擋住敵人最瘋狂的反撲,徹底摧毀敵人的士氣。
  否則的話,他們需要付出更大的傷亡。
  身為地方戰部,卻承受著最危險最困難的任務,鐵兵人心中十分敬佩。重云之槍的實力,竟然比兵人天鋒都要厲害,真得讓人稱贊一聲,將門虎女。
  師雪漫手中的云染天微微揚起,朝兩人致意,道:“太客氣了,閣下的戰斗計劃,和大家的齊心協力,才是我們取勝的關鍵。在下師雪漫。”
  昆侖的眸子有些好奇地雪漫,長劍揚起致意:“我是橫昆侖。”
  兩位女部第一眼,就互相有幾分好感。昆侖是第一位劍術大師,在戰場所向披靡,犀利無比。師雪漫出身名門,實力遠一般的大師。
  如今戰部不計其數,但是女部卻是少之又少,如此年輕的女部,只有她們倆。
  兩人的氣質迥異,師雪漫堅定沉凝,橫昆侖凜然鋒銳。
  “艾輝還好嗎?”
  鐵兵人突然的問話,讓師雪漫有些意外,鐵兵人竟然認識艾輝?
  她道:“他受了傷,我們離開的時候,他的傷還沒好。”
  鐵兵人大吃一驚,連忙關切地問:“他受傷了?傷得厲害嗎?”
  師雪漫一眼,鐵兵人語氣中的不似作偽,很直接地問:“閣下和艾輝很熟?”
  鐵兵人道:“我曾經在松間城呆過一段時間。”
  師雪漫恍然,解釋道:“他中了螟蛉果,現在毒性雖然解了,但是身體也受到不小的創傷。”
  聽到螟蛉果,鐵兵人眼中露出驚懼之色,后來聽到毒性解除,才放下心來。他搖頭道:“他以前就是經常受傷,總是搞得自己遍體鱗傷,連修煉都是那樣。”
  想到松間城的時候,在懸金塔外救回來全身**的艾輝和端木黃昏,面具后的臉龐不知不覺綻放一縷笑容。
  一道溫婉的身影,就這么闖入他的記憶。
  笑容在冰冷的面具后凝固,難言的哀傷和痛楚,在那一瞬間,讓他忘記呼吸。笑容在面具后苦澀地化開,這么多年,他盡力去忘卻,可原來還是沒有忘卻。
  沒有山盟海誓,沒有波瀾壯闊,只有暖暖的陽光,只有溫柔如水的微笑,美好得像夢一樣。如此短暫,如此真實,如此殘酷,是世界最致命的毒,潛伏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這一切都是自己應該承受的。
  他在心中對自己說。
  “阿鐵。”
  他驀然驚醒,然后侖有些擔憂的眸子,回過神來。痛楚就像潮水一樣退去,悄然隱沒在內心最深處。
  茍活之人,哪有那么多的矯情?
  那么美好的夢,曾經生過,此生何其幸運。
  他的眸子重新恢復深沉,就像靜靜流淌的大河,波瀾,道:“想到松間城的一些事了。”
  師雪漫以為鐵兵人是想到松間城血戰,姜維桑芷君等人人的目光也要柔和許多。
  師雪漫沒有廢話,干脆地問:“接下來怎么行動?”
  其他人的目光都兵人,此戰的勝利,也讓大家對鐵兵人的能力頗為認可。
  鐵兵人沒有吭聲,銀色面具露出的眼睛掃過戰場,那一張張疲倦呆滯的臉龐映入他的視野,他心中輕嘆。其實此時最需要的是休整,三支戰部大部分都是新人,第一戰就如此艱難,大家沒有崩潰就相當不易。即使勝利,也是強弩之末。
  然而此刻時間就是生命。
  在雙方的正面戰斗中,神之血占據絕對的上風。五行天更多的依靠防線的防御,來抵擋神之血的進攻。
  這一場失利對神之血的震動非同小可。
  神之血一定會作出反應,他們在北海之墻大軍駐扎,這點傷亡還不足以使他們傷筋動骨,卻會激怒他們。
  憤怒的野獸更加危險,但破綻也更多。
  機會只有一次,失去了便不會再來。
  人生的大多數東西都是這樣。
  此刻對生命的憐憫哀憐都變得毫無意義,他目光冷酷,鐵石心腸。
  “我有一個想法。”
  松間谷。
  身著魔神鎧甲的艾輝,不敢浪費時間體力,他在仔細地觀察自己的身體。魔神鎧甲在艾輝眼中依然神秘無比,但是對于戰斗和修煉,艾輝有著異乎尋常的洞察力。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力量總不會憑空而來。古代的法寶飛劍消耗的靈力,而如今的天兵消耗的是元力。
  魔神鎧甲消耗的是什么?
  他猜測魔神鎧甲消耗的是生命力。
  脫下魔神鎧甲是的虛弱,讓艾輝感覺自己離咽氣只有一步之遙。這還是有繃帶的情況,如果沒有繃帶,艾輝毫不懷疑自己會被魔神鎧甲抽干。為了補充體力,每次出來,都需要服用一片北冥暗王樹的葉片。
  當然,這只是艾輝的猜測,他還沒有到能夠定義生命力的境界。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艾輝卻對自己的猜測深信不疑。一位希望能夠復活重生的魔神會是友善的?那就不是魔神了。
  對于這一點,艾輝一點都不樂觀。
  只要有一絲反客為主的機會,驕傲如魔神又怎么會讓自己的軀體供人驅使?
  猜測猜測,在這等時候,莫說猜測,便是實情如此,艾輝除了硬著頭皮上也沒有其他法子可想。能夠緩解和穩定傷勢的北冥暗王樹葉片有限,意味著他不可能無限使用魔神鎧甲。
  所以一旦使用,他必然全身心投入。
  他嘗試了幾種方案,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找到正確的方法。艾輝意識到,自己的思路可能出了一點問題。
  或許換一個思路?
  在修煉上遇到挫折對艾輝是家常便飯。他的修煉大多都是自己摸索總結,遇到過無數次挫折,他也逐漸找到一些解決挫折的訣竅。有的時候,換一個角度,換一個思路,往往能有不錯的效果。
  他沒有貿然穿戴上魔神鎧甲,而是仔細思考良久,腦海中一個想法醞釀成形,明確自己的目標。
  思慮完整,他穿戴上魔神鎧甲。
  世界變得再度不同。
  艾輝已經很熟悉這種感覺,這次他沒有嘗試其他的力量,而是把所有的心神,全都放在自己身上。
  血肉干枯,生機黯淡,一縷縷細小的電芒,在血肉之間游走。
  這些細小的電芒,是上次雷霆入體殘留物,也是破壞他身體生機的元兇。血肉在充滿電芒的環境下無法生長,這容易理解。
  雷霆幾乎是所有生物的克星。
  等等!
  按照常理,如此眾多的電芒游走,自己剩下的血肉,也會逐漸枯萎,直至灰飛煙滅。可是并沒有,他的傷勢很重,可是如果不動用任何力量,艾輝并沒有生命危險。
  艾輝注意到,自己的血肉也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艾輝的腦海中冒出來。
  會不會自己的血肉其實已經變成一種全新另類與眾不同的新血肉?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