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511 故事

“……當年家族偶然所得,總共有二,不知究竟何用。恰逢吾兒年歲漸長,亟需明師,故以其一獻于岱宗,望吾兒能列其門墻之內。岱宗欣然應允。此物能得宗師垂青,不同凡響,故深藏密室,不敢與人言。岱宗后曾問起,狀似無意,皆言唯一。此物干系甚大,黃昏吾兒當貼身保存,未悟其妙,不得展露人前。青花之道,大師無憂。然,欲登宗師巔峰,萬死一生,若能得此物相助……”
  家中密函,早就被端木黃昏毀去,上面每句話他都倒背如流。家族為了把木盒送來,也是費盡心思,竟然借陸明秀的掩護。比起端木家族,陸府才是岱宗真正信任的核心家族。
  看過密函,端木黃昏方才明白很多事情。
  原來岱宗收他為徒,是一種交換。
  難怪老師對他基本不聞不問,和對待大師兄二師兄的態度大不相同。
  然而端木黃昏發現自己竟然并沒有多少失望,只是恍然大悟,原來如此。老師對他的感情淡薄,他對老師的感情也同樣淡薄。
  端木黃昏心高氣傲,覺得即使沒有老師,也不是天塌了。自己的道路,終究是需要自己去尋找。
  他現在只慶幸自己被師雪漫“綁架”出來。在松間谷,他才能真正的放松下來,才能遠離那些紛紛擾擾,遠離那些勾心斗角。
  他所有的精力和天賦,都能專注在修煉上。
  現在就最好。
  尤其是,他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道路,屬于自己的青花之道。
  竹林之中,端木黃昏雙目緊閉,盤坐在地上,雙掌捧著古舊木盒,就像睡著了。
  身下浮現精美絕倫的青花圖案,流轉不休。
  風聲瀟瀟,竹葉飄零飛舞,但是只要飄到端木黃昏周身三丈范圍,就會被一股無形之力,緩緩推出。
  端木黃昏身下地面流轉的青花每半個時辰,就會變幻形狀。
  每天二十四種變化,日日不休,天天不同。
  二十天過去,端木黃昏演化出四百八十種不同的【青花】。
  端木家的【青花】源遠流長,可以追溯到遙遠的修真時代。端木家收藏的青花種類有兩千多種,但是很多已經失去作用。
  每增加一種變化,端木黃昏周身的元力,便濃郁一分。
  端木黃昏的腦海中,存在一個龐大的典籍樓,他現在正在把它打散、粉碎,再重新組合。
  這僅僅是開始,注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端木黃昏充滿期待。
  樓蘭在盡心盡力地給大家準備元力湯,而雷霆之劍的隊員們正在他們之前覺得尷尬的鐵簍劍塔上,一遍遍地修煉曾經被他們抱怨和嘲笑過無數遍的簡單劍式。
  沒有什么比實戰更有說服力。
  檸檬營地那塊震驚眾城的木板血字,是他們用劍向這個世界的第一次宣言。他們被自己的力量所震驚,他們在重新認知劍塔,重新認知自己。
  當他們完成這個過程,將會發生質的蛻變。
  他們并不了解這些,只是忽然發現,他們原來可以變得更強。
  因為艾輝受傷,顧軒暫時坐鎮艾輝的天權位,他第一次感受到艾輝承受的巨大負荷
  [快穿]冒險者們。顧軒不是軟弱之輩,并沒有放棄,強大的壓力就像磨刀石一樣,逼迫著他每天不斷進步。
  如今魚背城物資充足,每天的元力湯供應,大家深知在當下亂世,能有一個這樣的環境,多么不容易。
  不需要任何督促,大家都在瘋狂的修煉。
  在劍塔旁,還有一個人,那就是何瞎子。
  他身負重任。
  打造出鐵簍劍塔那個奇怪的大家伙,他的任務才完成第一階段,他現在還有第二階段的任務。
  依然是打造劍,不過不是打造大劍,而是打造雷霆之劍隊員們所用的劍。
  如今大家手中的長劍,參差不齊,種類不一,大部分都是他們以前所用的佩劍。用來訓練自然無不可,但是用來戰斗,還是有一些問題。
  出于這個考慮,艾輝把打造制式長劍的任務交給何瞎子。
  雷霆之劍三百人,人手一把就是三百把,加上平時的消耗,毀壞更換,起碼需要五百把以上。
  數量并不是最主要的難題,困擾何瞎子最大的難題,是什么樣的長劍,才適合雷霆之劍的需要。身為兵器師,他對自己打造的兵器有著極高的要求,非精品不出。
  鐵簍劍塔雖然是他一手打造,但是如何使用,他一頭霧水。直到山頂之戰,見識到劍塔的威力,也弄明白劍塔是如何運作的。
  這些天,他始終守在劍塔周圍,仔細地感受劍塔到底如何運作,感受著隊員們修煉的方方面面。
  連續的蹲點守候,他心中終于有所雛形。
  回到火爐旁,他開始打造。
  集束白焰噴在金屬上,金屬就像冰塊一樣輕易融化成一灘鐵水。他開始往里面加入不同的材料,動作行云流水,充滿美感。每投入一種材料,鐵水的表面都會掠過不同色彩的波紋。各種色彩的波紋在熾熱鐵水表面交織匯集,化作艷麗絢爛的漣漪。
  何瞎子的神態很專注,手掌中的眼睛散發淡淡的光芒,籠罩鐵水。鐵水的每一分變化,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鐵水的元力波動在不斷變化。
  手掌的眼睛散發的光芒陡然變冷,鐵水表面倏地密布一層寒霜,鐵水化作金屬錠。艷麗絢爛的漣漪,仿佛凍在金屬錠表面,形成極為美妙的花紋。
  何瞎子沒有停下來,而是拎起早就準備好的雪熔巖,淋在金屬錠上。
  嗤啦。
  響亮的聲音伴隨白色烈火升騰而起,金屬錠表面咔咔咔出現密密麻麻的龜裂紋。
  何瞎子拿起一把鐵錘,敲擊金屬錠,金屬錠外層酥脆得就像餅干,很快散落一地,露出里面銀白的金屬。
  一塊銀白半透明的金屬錠,仿佛銀白的水晶,里面凍著柔軟纖細的花瓣,層層疊疊,美不勝收。花瓣狀的紋路,帶著閃閃發光的銀粉,放在陽光下,炫目至極。
  何瞎子露出滿意之色,他喃喃自語:“梨花閃銀,以后你就叫梨花閃銀。此生無憾,此生無憾啊!”
  雪白的花瓣,就像梨花一般。
  幸好艾輝沒有時間管他,否則起一個集束白焰的名字,那他就要吐血了
  皇貴妃。
  何瞎子很激動,這是他迄今為止,煉制出的最高階金屬錠。能夠創造出一種屬于自己的材料,并且命名,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是每一位兵器師夢寐以求的事情。
  他不得不承認,雖然艾輝起名的水平讓人無力吐槽,但是集束白焰和雪熔巖,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發明啊。
  倘若沒有這兩樣兵器師利器,他也無法煉制出來梨花閃銀。
  成功煉制出梨花閃銀的亢奮,讓何瞎子根本沒有半點勞累的感覺,開始煉制長劍。長劍在他心中已經有個雛形,梨花閃銀的煉制成功,意味著最大的難題被克服。
  他很快煉制出第一把,眉頭緊皺,便把它銷毀。
  第二把,還是銷毀。
  他不知疲倦,一把接一把,但是都無法讓他滿意。
  亢奮的勁頭過去,連續的失敗,讓疲倦更加濃重。
  他停了下來,坐在火爐旁發呆。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頭頂星辰灑下光輝,夜風靜謐。
  樓蘭送來元力湯:“何煒,你的元力湯。”
  何瞎子回過神來,接過元力湯,冷漠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謝謝樓蘭。”
  樓蘭開心道:“不用謝,何煒。等以后,樓蘭還要向何煒學習煉制兵器呢。”
  “沒問題。”何瞎子爽快答應下來,他一邊喝著元力,一邊隨意道:“樓蘭,你為什么要學習煉制兵器呢?”
  樓蘭歪頭想了想:“可以賺錢,以前樓蘭和艾輝,就是靠煉制兵器賺錢。”
  何瞎子啞然失笑,他沒有提醒樓蘭,艾輝現在窮得只剩下錢。松間谷堆積的雪熔巖,就是堆積的金山。即使在如今物價飛漲的時期,松間谷各種材料都十分充足,早就不是以前那個窮山谷了。
  他笑道:“那樓蘭可要加油哦。”
  樓蘭用力點頭:“樓蘭一定會認真跟著何煒學習。”
  吃完美味的元力湯,聽著樓蘭充滿開心的聲音,何瞎子覺得自己身體的疲倦一掃而空。
  看到何瞎子重新投入到思考之中,樓蘭沒有打擾他,悄然離開。
  何瞎子在總結之前自己的構思,發現了問題所在:他沒有脫離一般兵器的固有思路。
  元力的激發和催動,是一般兵器首先要思考的問題。用在雷霆之劍,卻是完全不合適。
  雷霆之劍隊員們的劍招都非常簡單,他們并不需要考慮元力的問題。雷霆之劍隊員們最需要的是什么?蹲點觀摩多天的何瞎子,對此非常清楚,那就是同步性!
  同步性才是雷霆之劍威力大小的最關鍵因素。
  這也是雷霆之劍和其他戰部最大的區別所在,從來沒有哪只戰部,那個人的武力削弱到如此地步,而又把團隊合作提升到如此苛刻的地步。
  真是一個變態、非凡的構思啊!
  如此變態、非凡的戰部,當然需要一把與眾不同,同樣變態非凡的武器!
  何瞎子心潮澎湃,熱血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