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513 思路

天心城愁云慘淡。p北海之墻的破滅,就像一記喪鐘,在大家耳畔敲響。所有茍延殘喘的幻想,在此刻就像陽光下的泡沫,無情破碎。p從五行天到天外天,鮮血滿途,尸橫遍野。幸存者來不及慶幸,危機就接踵而至。
  北海之墻被摧毀,從神之血到天外天,已然一片坦途。神之血大軍洪流順勢而下,誰能阻擋?
  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葉白衣的受傷。
  北海部臨死反撲,向世人昭示北海有怒濤。然而五行十三部,只有一個北海部。北海部慘烈悲壯世人矚目,但是其他戰部的表現,簡直是一場災難。
  在神之血崛起的過程中,五行十三部就像腐朽的枯木,不堪一戰。或倒戈易幟,或部死于非命,或全軍盡墨,茍活者戰戰兢兢,銳氣不再,如同遲暮老者。
  五行十三部千年來的榮耀和威名,喪失殆盡。
  北海部是其中唯一一道光芒,固然沒有勝利,但是他們不負重托,不負北海部的榮耀和威名。
  安木達宗師灑落的光輝足跡,在大地群山之間寂然無聲,日益荒蕪。
  殘陽的余暉,灑落天心城。
  天心城曾經也是野心勃勃,它是天外天的中心,是長老會所在之地、所建之城,中央三部駐扎之地。可是如今殘陽如血,昔日的雄心破碎,人們惶惶不安,夜不能寐。
  神之血大軍何時轟然而至?又聽聞岱宗不日將至,接管天外天?
  何處可安余生?
  街道異常蕭條,空蕩蕩看不見一個人影,店鋪絕大多數都大門緊閉,只有零星幾家還在營業,陽光都變得慘淡。從鍘刀雪夜之后,天心城的市面就蕭條許多,而在北海之墻淪陷之后,情況直線惡化,再沒心沒肺的人,在這個時候也沒有什么心情玩樂。
  世家豪門們在收拾細軟,尋找門路,要不要去翡翠森?或者加入神之血?聽說帝圣性情殘酷暴虐,一怒之下,血流成河,萬一到時候……
  忽然,天空的光幕亮了一下。
  許多在關注局勢的人立即精神一振,那是【五岳】開啟的光芒。五座鎮神峰,組成的【五岳】,坐鎮天心城四方和頭頂,共同組成一套堅不可摧的防御光幕。
  平時的時候,【五岳】只需要開啟一部分,便能夠保證需要。最近的局勢緊張,【五岳】全開,以確保安全。
  天空上方光芒一閃,便消失不見。
  能夠讓大師來傳遞的消息,只有一種可能,前線的消息戰報!
  片刻后,年聽風出現在城主府,滿臉喜色:“城主呢?重要情報!煩請通報一下!”
  守在門前的侍衛滿是歉意:“城主不在府內,一刻鐘前剛剛去大師湖。”
  年聽風沒有停留,轉身離開。
  大師湖是天心城守衛最森嚴的地方,它是大師之光的營地,光是守衛它的大師,就過三位。而五座鎮神峰,最主要的防御目標,也是大師湖。
  葉夫人幾乎每個月都要去兩三趟大師湖。
  大師之光計劃是她親自提出,在她掌權之后也是一力主推,幾乎寄托了她所有的希望。如果大師之光計劃失敗,那她就徹底失敗,再無翻身的可能。
  大師湖守衛森嚴,年聽風進入也需要通報和檢查。
  經過檢查之后,他進入大師湖。大師湖是一個天然湖,水元力極為充沛純正。據說當時天心城建立在此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湖的存在。
  要知道,天心城最多的是金修。
  大師湖不大,長約五里,最寬處約三里,形狀狹長如月。剛剛現的時候,它被稱為月牙湖,直到把它作為大師之光計劃的營地,才把它改成大師湖。
  葉夫人對其寄予厚望,希望它能夠為天心城培養出越來越多的大師。
  年聽風在湖邊看到眾星拱月的葉夫人。葉夫人正在傾聽身邊一位其貌不揚的中年男子匯報,年聽風走過去,沒有出聲打擾。
  中年男子看到年聽風,停下匯報,朝年聽風微笑致意:“年部來了。”
  他長著山羊胡,面容清瘦,頭上梳著髻,插著一根木簪,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年聽風不敢怠慢,連忙回禮:“見過麻先生。”
  麻士吉是葉夫人手下最重要的謀士,學究天人,精通王氏理論,是葉夫人的左膀右臂。【五岳】就是出自他手,大師之光也由他主持,深得葉夫人倚重。
  雖然麻士吉無官無職,但是年聽風知道深淺,不敢有絲毫怠慢。
  葉夫人朝年聽風點點頭,接著問麻士吉:“你接著說。”
  年聽風肅容垂在一側。
  麻士吉接著道:“夫人從牧會得到的混沌元力修煉之法,構思巧妙至極,讓屬下大開眼界。從現在的現來看,五元齊備是克制血靈力的唯一之法。傳統的道路,除非晉升宗師,才能完成五元皆備。混沌元力獨辟蹊蹺,創出混沌元力,的確不愧是神之血百年死敵。”
  “屬下之前是根據鎮神峰的一些想法,完成五行環。湖底的土元力,大師湖之水元力,太陽流火之火元力,用巨木蓮之木元力,使四者聯系在一起。然后我們定期喂養巨木蓮富含金元力的礦石金屬。開始的時候,遲遲不能結出五行蓮蓬座,直到我們借鑒混沌元力修煉之法,終于結出二十個五行蓮蓬座。每個五行蓮蓬座上,有十八個五行蓮囊。也就是說,到現在為止,總共有三百六十人。”
  年聽風心中莫名一寒,忍不住看了一眼湖面。
  湖面一個個流光溢彩的巨大蓮蓬,安靜地漂浮在湖面,隱約可見那些蓮子之中一個個蜷縮的人影。
  他知道第一期大師之光的入選元修,數量是五百人,基本覆蓋了當時各家族最有潛力的年輕人。后來又66續續增加了不少人,尤其是對新民的開放,放低入選的門檻,讓葉夫人的聲望暴漲。
  前前后后,入選大師之光計劃的元修,過一千五百人。
  但是現在,只剩下三百六十人。
  剩下差不多一千兩百人到哪里去了?
  年聽風不寒而栗。
  聽風部的選拔已經非常嚴苛,但是選不上和選上了死亡,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驚人的死亡率,讓見慣生死的年聽風心中驚懼。
  就連麻士吉熱烈期待的語氣,都讓他心底寒。
  “現在完成五行蓮衣有三百六十人,預計能夠成為大師的,起碼有兩百人以上。只要他們覺醒,局勢馬上就會生變化。兩百名大師,還是兩百名五行大師,哈哈哈,就算帝圣、岱綱親至,也討不到多少好處。葉白衣之流,彈指灰飛煙滅。這還是第一批,第二批我們有經驗之后,周期可以大幅度縮短。”
  麻士吉的目光狂熱亢奮:“屬下計算過,只要我們的大師數量過五百,足以橫掃一切!”
  葉夫人臉上露出笑容:“麻先生辛苦了!大師之光完成之日,便是給先生慶功之時。”
  麻士吉恭敬道:“夫人為了天外天殫心竭慮,鞠躬盡瘁,屬下微末之功不值一提。若非夫人提攜,屬下又能夠完成心中所學所想?”
  葉夫人展顏一笑,眾人眼前的世界仿佛陡然明亮起來。歲月仿佛沒有在她臉上留下痕跡,依然如此美貌。
  她斂起笑容,肅然正色道:“先生太謙虛了,先生國士無雙,天下何人能及?能得先生之助,妾身之幸,長老會之幸,天下之幸!”
  麻士吉呼吸陡然急促幾分,心中激蕩。
  他前半生坎坷,顛沛流離,被視作離經叛道之輩,自負身具才華卻無人賞識,直到遇到葉夫人,這才得到施展才華的機會。
  他并不擅長拍馬溜須,剛才那句已經是他極限,此刻強忍心中激蕩,道:“還未恭喜夫人,諸人之中,小寶最為出色,無人能及。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葉夫人嘆息一聲,目光復雜,沉默良久,才喃喃自語:“希望小寶能體諒媽媽。”
  麻士吉和年聽風對視一眼,都閉嘴不言。
  葉夫人抬起頭,目光恢復清明,目光轉向年聽風,語氣也恢復如常:“可是前線有消息?”
  “是。”
  年聽風不敢直視葉夫人的目光,低頭奉上戰報。
  葉夫人接過戰報,美眸一亮,欣喜道:“好好好!久旱逢甘霖,這場大捷,來得太是時候!兵人昆侖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師雪漫也很好,不愧是師北海的女兒,將門虎女!”
  眾人臉上都不由自主流露出欣喜之色。
  大捷,一場大捷!
  “把消息散播出去,各家消息村都要送到!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哪怕沒有宗師,只要我們團結一心,一樣可以獲勝!血修也是人,一樣也會死!”
  葉夫人的語氣因為激動,變得有些尖利,但是此時所有人都是欣喜若狂,沒有人介意。
  年聽風大聲應道:“是!”
  他沒有遲疑,轉身飛奔出去。
  片刻之后,蕭條沉寂的天心城,宛如醒轉,歡聲雷動,全城震動。
  葉夫人聽著一波高過一波的聲浪,意氣風。
  大捷的消息,就像颶風一樣,以驚人的度,傳遍整個天外天。
  對于這場勝利,天外天期待太久太久。
  師雪漫、鐵兵人、昆侖天鋒三人的名字如日中天,熱遍整個天外天。
  時代的洪流呼嘯碾來,有人粉身碎骨,有人鑄就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