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18 債主和大爺

眼前巍峨的宮殿,草木繁盛,生機勃勃。綠蘿如瀑布,從宮墻傾泄而下,只有些許空隙才能看到白玉細膩的花紋和大匠精湛技藝精心雕琢的吉祥紋飾。空氣中彌漫著奇異花香,復雜而清幽,用力嗅好似無,無心時卻直入心間。就算是高明的木修,也很難在很短的時間內,分辨出這沁人的芬芳到底混雜著多少種鮮花。
  站在宮殿前,郁鳴秋有些失神。
  濃郁的木元力,澎湃如海,郁鳴秋就像面對一片木元力的海洋。看它洶涌,看它無聲橫流,看它風平浪靜,看它巍然不動。
  目光從宮殿向天空延伸,洶涌的木元力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就像朝拜的虔誠信徒。
  郁鳴秋有些心驚肉跳,到底需要多少的木元力,才能匯集這片木元力之海?
  不知為何,他忽然想起當年老師成為宗師的那座小院,如今可曾落滿灰塵?
  海清沒有打擾郁鳴秋,只是站在宮殿大門前,安靜地等候。
  宗師不需要守衛,日常的時候,除了岱綱,只有海清和一些仆人,因此非常安靜。
  郁鳴秋回過神來:“抱歉,海清,走神了。”
  海清淡淡道:“無妨。”
  郁鳴秋跟在海清身后,向宮內走去,沿途的女仆紛紛行禮。她們好奇地看著郁鳴秋,這張臉很陌生。
  “宮殿叫什么名字?”
  “元上宮。”
  郁鳴秋腳步微不可察的一滯,心中震撼莫名。
  元上,元力之上!
  宗師依然無法擺脫元力的框架,老師是要脫宗師嗎?
  是的,宗師無上,在元力的體系下,宗師已經是盡頭。想要越宗師,那就必須掙脫元力的桎梏。
  元力之上的世界,會是什么樣?
  郁鳴秋有些失神。
  前方帶路的海清自顧自道:“這座宮殿是幾個家族聯手打造好,送給岱宗的,6府也是其中之一。”
  郁鳴秋隨口道:“挺漂亮的。”
  亭廊曲折迂回,假山、月門巧妙搭配,池塘錦鯉嬉戲,各種奇異的草木競爭艷。許多草木郁鳴秋都叫不出名字,還有不少是他在蠻荒深處見過的。
  偌大的宮殿,就像一個萬植園。
  視野豁然開朗,一座起伏的小山丘,青草如毯,干凈素雅,一座小院孤零零地立在小山丘上。
  不知為何,郁鳴秋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
  “岱宗覺得還是自己的小院住得比較習慣,就把它整個搬了過來。”
  海清的聲音像從遙遠的云端傳來。
  當郁鳴秋見到岱綱的,眼前的中年人,仿佛沒有經歷歲月的侵蝕,坐在茶幾前,正在微笑地看著他。
  “歡迎回家,小秋。”
  郁鳴秋此時的情緒已經平復,他面無表情,行禮:“老師。”
  “坐吧,好些年沒有你的消息,我很擔心。”
  岱綱的話讓郁鳴秋心中一暖,他沉默不語,解下背上的大弓,在老師對面坐下。
  海清已經悄然離去,給兩人帶上柴門。
  岱綱給郁鳴秋倒上茶,笑道:“看起來,你這幾年的苦頭沒有白吃,壯實了不少。蠻荒深處我也去過,當年也吃了不少苦頭,那地方是個磨礪人的好地方。”
  郁鳴秋沉默不語,他不知道該說什么。
  岱綱看了一眼郁鳴秋身邊的大弓,道:“把弓給為師看看。”
  郁鳴秋抓起身邊的大弓,遞給老師。
  岱綱拿起大弓,站起來,輕松拉開大弓,贊道:“好弓!可是神柏木煉制而成?為師曾在蠻荒深處,見過一棵神柏樹,樹冠如蓋,木華凝實,刀劍難傷。本來還想截幾根樹枝用來煉制兵器,結果遭遇強敵,無暇分身。”
  弓身樸實無華,看上去就像一根手腕粗細的棍子削皮彎曲而成。弓弦是一根白色的獸筋,被拉得筆直。
  岱綱的身材已經算得上高大,但是這把弓依然比他高一個頭。
  郁鳴秋道:“是神柏木。”
  岱綱點評道:“弓弦差了點,銀環蛟沒辦法揮出神柏木的威力。好弓,雖然暫時比不上【蒼穹】,成長的空間很大,而且是你親手煉制,與你本命相連,未來可以越【蒼穹】。【蒼穹】呢?”
  郁鳴秋道:“戰斗中損壞了。”
  【蒼穹】是岱綱送給郁鳴秋的兵器,是他親手煉制。選材亦是非同尋常,所用的三根樹枝和綠藤,都是他悟道宗師時受過洗禮之物。
  【蒼穹】一煉成,便名動天下。
  岱綱放下大弓,坐下來,悠然道:“你看,不破不立,這世界的事,大半如此。”
  郁鳴秋捧著茶盞,沉默不語。
  岱綱看了他一眼,道:“血災剛爆的時候,為師就斷定,長老會無力回天,五行天氣數已盡。”
  郁鳴秋放下茶盞,面無表情:“氣數是天定的,不是人定的。”
  岱綱呵呵一笑,也不生氣:“小秋,你說倘若為師和安木達商討,接管長老會,你覺得安木達會不會同意?”
  郁鳴秋一愣,他還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仔細一琢磨,他覺得安木達很有可能同意。
  岱綱淡淡道:“外面不知道,我曾拜訪過安木達,更不知道,安木達曾經問我愿不愿接手。”
  郁鳴秋心神劇震。
  “我拒絕了。”
  郁鳴秋猛地抬頭,脫口而出:“為什么?”
  岱綱平靜道:“我問自己,能救得了五行天嗎?我救不了,就拒絕了。”
  “救不了?”
  “對,救不了。我能消除新民和世家的矛盾嗎?不能。長老會早就爛了,不是殺一兩個人就可以解決問題,殺光他們嗎?安木達也不會答應。一群家伙,各懷鬼胎,還想打敗帝圣?長老會的失敗早就注定。安木達挽救不了,我也挽救不了。”
  郁鳴秋目露精光,直視岱綱的眼睛:“那為何自立翡翠森?”
  “因為我救得了翡翠森。”岱綱灑然一笑:“安木達視五行天為家,自然肯于犧牲一切。我不同,五行天與我何干?辰兒,你,傍晚,全都在翡翠森。我能保住翡翠森,保住大家,那就夠了。其他人,與我何干?再說我不想失敗,也不想操那個心。”
  “可是……”
  郁鳴秋張了張嘴,可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我知道你要說蒼生無辜。你和你師兄不一樣,你師兄醫者仁心,實際性情淡泊,一心向道。你從小頑劣跳脫,實際最重情義,俠義豪情。但是你要明白,你從何處來,將往何處去。誰是你的親人朋友,誰是你的敵人?要弄清楚,你師兄的6府,你師弟的端木家,你們每個人都出身翡翠森。”
  “世間的無辜何其多,你管得來嗎?你就算是宗師,面對天下大勢,能做的也很有限。你所受的痛苦,只是這個世界痛苦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岱綱深深地看了一眼郁鳴秋:“如果你想做更多,那就努力變強吧。你越強大,你的痛苦才能夠被世界理解。”
  郁鳴秋沉默不語,他不知道該怎么反駁,但是和他心中所想不一樣,索性沉默。
  “你師兄來了。”
  岱綱話音剛落,敲門聲響起,外面響起6辰的聲音:“老師。”
  “進來吧。”
  郁鳴秋很驚訝,大師兄也來了,他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師兄6辰進來,臉色不是太好,他看到郁鳴秋也在,也很意外:“小秋也在啊。”
  郁鳴秋連忙喊了一聲:“師兄!”
  6辰坐下來,開門見山便問:“老師為何庇護6峰?”
  郁鳴秋聽到“6峰”兩個字,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再想到前面的“庇護”兩個字,他的臉色也變得不好看。
  調查誰在針對艾輝和明秀兩人,他也參與其中。
  看到兩位弟子的臉色,岱綱嘆息一聲:“你們跟我進來。”
  說罷,便朝書房走去。
  6辰和郁鳴秋對視一眼,兩人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驚訝。老師的書房,從來都是禁地,不管是他們,還是海清,都被嚴禁入內。
  兩人跟隨老師很多年,但是從來沒有被允許進入過書房。
  他們有些好奇,6峰只不過一個記名弟子,值得老師這么大動干戈嗎?
  老師談不上薄情寡義,但是也絕非重情重義之輩。
  書房肅穆昏暗,墻角四周點著蠟燭,高高低低,燭火搖曳。沒有滿墻的書柜,也沒有奢華享受之物,蘆葦編織的草席,淡青色的長頸花瓶,插著一支含苞待放的梅花,素雅簡樸。
  但是6辰和郁鳴秋的目光,全都匯集在墻上。
  墻上掛著七塊黑檀木牌,排成一列。
  第二塊木牌上面寫著兩個字,“6辰”。
  第三塊木牌上面寫著三個字,“郁鳴秋”。
  后面依次是“端木黃昏”,“海清”,“權明龍”,“6峰”。
  兩人的目光,全都匯集在第一塊木牌上,上面空白無字。
  “你們還有一位師兄。”
  雖然心中隱約有猜測,但是6辰和郁鳴秋兩人親耳聽到,無不心神劇震!
  他們從小跟隨老師,從未聽過他們竟然還有一位大師兄!
  尤其是6辰,他從小都以大師兄自居,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有一位師兄。
  岱綱的目光落在那塊空白的木牌上。
  還在消化這個突如其來消息的郁鳴秋,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老師,心中驀地一驚。
  他竟然在老師的眼睛里看到悲傷。
  在他心目中,老師就像神一樣,永遠微笑。
  今天之前,他從未在老師臉上看到過悲傷、難過之類的情緒。
  “我不管你們之間的恩怨多大,但是我絕對不會允許,我的弟子學生互相殘殺。”
  岱綱的語氣淡然,透著不容違背的強硬。
  有如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