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19 岱宗旨意

看到末尾的“大爺”兩個字,腦海中浮現艾輝的無賴嘴臉,師雪漫的嘴角綻放一縷笑容,旋即一閃而逝。p她的心神很快轉移到艾輝信中所言,細細琢磨。有好幾處,她還沒有太想明白,但是對于艾輝在戰斗方面的天賦和眼光,她極為信任。
  在她看來,艾輝簡直就像是為戰斗而生的天才。他有著野獸一樣的敏銳直覺,超乎尋常的洞察力,令人驚嘆的勇氣和果決。
  鐵兵人和昆侖天鋒朝這邊走過來。
  鐵兵人遞給她一紙戰報,語氣有些復雜:“情況有些變化,這是聽風部送來的消息
  [韓娛]我的外星女友。”
  師雪漫接過來,仔細翻閱。
  “……老人死敵國,孤女戰前線,新兵守疆土……”
  樂不冷前輩真是敢罵,真是酣暢淋漓,她覺得胸中的一口悶氣長長地吐出來,說不出的舒暢。
  她把情報重新遞還給對方,目光直視鐵兵人:“你們的意思是?”
  鐵兵人坦然道:“我們是來找你商量。如果上面屬實的話,我們還需不需要冒這個險?我們只需要等一段時間,不僅能夠擁有三座鎮神峰,而且還能和裁決神畏兩部并肩作戰,雙方的實力會發生根本的變化。”
  師雪漫腦子里不自主地飄過艾輝的話。
  “……不要聽別人的指揮……”
  “……不要纏斗,要保持機動……”
  她很干脆道:“我不同意。雖然如你所言,我們的力量會增加。但是我們雙方的實力,并不會發生本質的扭轉。而且敵人同樣有所戒備警惕,我們失去了戰斗的突然性。我們要抓住葉白衣還沒有清醒的這段時間,盡可能殺傷對方的有生力量。否則的話,重新縮回去的敵人,和我們對峙,我們會被拖入到陣地戰中。我們的實力不如敵人,一旦拖入到陣地戰,我們會陷入非常不利的局面。”
  鐵兵人此時也恢復清醒,深吸一口氣:“你說得對。”
  他被戰報的好消息所震驚,不僅有鎮神峰這樣的戰爭重器,還多了兩股強援,他心中的驚喜可想而知。
  此時聽完師雪漫的話,他陡然清醒過來。
  昆侖天鋒微微頷首,她也覺得師雪漫說得很對。
  鐵兵人并非膽怯之輩,此刻反應過來,果決道:“那我們就照原計劃。”
  劍、槍、鐵手,在空中碰撞。
  三人對視,目光堅定,齊聲呼喊。
  “萬勝!”
  松間谷。
  艾輝遇到了麻煩,他之前對如何解決生之環充滿信心,但是隨后的嘗試中,卻處處碰壁。
  從理論上來說,生之環并不復雜,但是想要產生環力,卻要讓五種元力處于非常微妙的平衡,這種特殊的生之環被稱之為守川環,用來紀念提出王氏理論的王守川。
  如今的人們,越來越能夠看到王氏理論將會產生的重大影響。
  守川環對于艾輝來說,并沒有多少難度。
  難度在于獲得持續的環力。
  持續的環力,意味著持續的平衡。
  守川環是生之環的一種,自然也難以避免擁有生之環的一些特點。生之環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始終處于流動和變幻的過程,它隨時變化,難以掌控。
  鎮神峰龐大的體積,有充沛的元力,在元力流轉的過程中,除了環力,它還能隨時調動元力來使用和消耗。同時擁有環力和元力,意味著鎮神峰能夠長時間處在穩定的狀態。
  力量的富余,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數目極其驚人的珍貴材料。
  長老會是個大富翁,當然花得起
  [綜]重生報社工作室。
  然而艾輝是個窮鬼,他要是按照鎮神峰來煉制,早就破產了。
  艾輝認為環力更有前景,因為一旦守川環完成,元力的消耗會變得非常低。以前的時候,五行天元力獲取很容易,成本很低。但是如今,元力獲取的難度和成本都遠非當年可比,相同的元力,能夠產生的環力更充沛。
  如何使守川環保持穩定,是艾輝急需要攻克的難題。
  何瞎子對艾輝煉制的東西一向充滿興趣,從開始的集束白焰,到地火炮塔,再到后來鐵簍劍塔,都充滿天馬行空的想象力。
  何瞎子對材料的熟悉,總是能夠給艾輝一些有益的幫助。
  穆雷始終跟在艾輝身后,他對艾輝正在煉制的東西非常感興趣。他覺得這次來對了,雖然他還沒明白艾輝在煉制什么,但是他有種感覺,一定是很厲害的東西。
  五種形狀奇怪的葉片,擺在一排,頗為壯觀。
  五片葉片是艾輝和何瞎子忙活了這么多天的成果。
  正在修煉的顧軒等人,全都被趕下鐵簍劍塔。大家好奇地守在一旁,想看看艾輝要折騰什么。鐵簍劍塔當初因為奇形怪狀,被大家嘲笑了許久,但是后來它的威力卻讓每個人為之震驚。
  魚嘴山頂的那場夜戰,讓他們如今發生本質的蛻變。
  艾輝總是能夠折騰出一些出人意料的東西,如今已經成為大家的共識。
  艾輝和何瞎子跳上鐵簍劍塔,在鐵簍劍塔的尾部,也就是天樞位,開始煉制。何瞎子伸出手掌,手掌的眼睛睜開,投射出一束光芒。
  光芒照射在粗壯的鐵框上,鐵框迅速變紅,變軟。它就像橡皮泥一樣,不斷變換形狀。緊接著更細更亮的光束從掌心眼中投射而出,落在燒紅的鐵框上面,火花四濺,精細的元紋行云流水般延伸,遍布其上。
  大家都知道何師煉制兵器的水平很高,【不離劍】就可見一斑,但是都未曾親眼見過煉制過程。此刻現場觀看,備受震撼。
  堆放在何瞎子身邊的材料不斷地飛起,就像飛蛾撲火般飛向何瞎子手掌心光束,在光束中分解融化,化作鐵水銀液,滲入紅鐵之中。
  當最后一件材料消耗殆盡,何瞎子手掌中的光束終于消失,掌心的眼睛緩緩閉攏。何瞎子站起來,身形一晃,差點栽倒。
  樓蘭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艾輝看到何瞎子渾身衣裳被汗水濕透,呼吸紊亂急促,顯然體力元力消耗殆盡,他誠懇道:“何師辛苦!”
  何瞎子勉強朝他點點頭,一聲不吭,就在樓蘭的攙扶下,落下地面,打坐休息。
  放下何瞎子的樓蘭,來到艾輝身邊:“艾輝,接下來怎么辦?”
  艾輝仔細察看剛才何瞎子煉制的部位,在原來的天樞位,多了一個大鼓包。鼓包扁平,就像合攏的河蚌扇貝。鼓包后面,伸出一根長長的圓棍。
  艾輝指著擺放一排的葉片,道:“我們從火葉開始。“
  樓蘭大聲道:“好的,艾輝!”
  樓蘭嘭地變成一只大沙掌,抓起那一排葉片之中的紅色葉片。紅色的葉片,就像是薄薄的紅水晶卷成。
  大家這才發現,紅色葉片的尾端,有一個圓洞要你幸福。
  隨后是黃色的沙葉,透明有花瓣的閃銀葉,散發著白色云氣的云葉,綠藤編織的木葉。
  “怎么覺得有點眼熟啊?”
  不知道誰喊了聲,大家不約而同點頭,眼前這個東西怎么看怎么眼熟。
  顧軒腦袋靈光閃過,失聲驚呼:“風車,這不就是紙風車嗎?”
  大家這才恍然大悟,難怪覺得眼熟,原來是從小玩的紙風車。只是每個葉片的顏色都不一樣,五顏六色,煞是好看。
  在鐵簍劍塔裝紙風車干嘛?
  大家疑惑不解。
  只有顧軒幾個聰明人,猛地睜大眼睛,露出驚喜之色。
  不得不說,原來粗獷簡陋的鐵簍劍塔,多了一個五彩紙風車,立即變得好看不少。
  安裝紙風車的過程比大家想象的要漫長,艾輝不斷對每個葉片的位置進行細微的調整,五片葉片花費了整整兩個時辰才安裝完成。
  何瞎子此時也恢復大半,站起來守在一旁。
  他也很好奇,艾輝如何讓鐵簍劍塔飛起來,就靠這個大號紙風車嗎?
  他有些不相信,身為兵器師,他對各種能夠飛行的裝備非常熟悉,從來沒有聽說過,用紙風車來飛行的。
  終于安裝完成,大家萬分期待。
  艾輝內心也異常激蕩,他喊道:“樓蘭,打開貝殼包。”
  樓蘭大聲回應:“好的,艾輝。”
  說罷,樓蘭來到貝殼形的鼓包前,打開鼓包,里面空空如也。
  艾輝接著喊:“樓蘭,倒入雪熔巖!”
  “好的,艾輝!”
  樓蘭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雪熔巖,倒入貝殼包之中。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用雪熔巖。尤其是何瞎子,他參與煉制,知道的更多,立即想通許多地方,神情變得激動起來。
  張開的貝殼,漸漸裝滿雪熔巖。
  樓蘭停止傾倒,貝殼緩緩合攏。
  呼,通紅的火葉突然噴出一團火焰,火焰噴在沙葉上。沙葉很快被燒紅,仿佛變成熔巖。緊接著閃銀葉片里面的花瓣一片片變亮,銀光閃閃,卷起的葉片中噴出強烈的金風。金風吹在云葉上,云葉頓時云霧繚繞。綠藤編織的木葉源源不斷吸收云霧,抽出嫩芽。絲絲縷縷的綠色光芒,從嫩芽中飛入火葉之中。
  五彩的紙風車開始緩緩轉動。
  轟轟轟。
  紙風車越轉越快,快到大家已經分辨不出哪一片葉片,只能看到一團旋轉的斑斕流光。
  咔咔咔。
  鐵簍劍塔劇烈地抖動,就在大家擔心它會不會散架的時候,緩緩離開地面,飄浮起來。
  如此一個龐然大物,飄浮在半空中,所帶來的視覺沖擊無以倫比!
  大家呆若木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