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21 空白木牌

營帳內。p南宮無憐圍著冰棺,看著還在沉睡的葉白衣,眉頭緊鎖,喃喃自語:“怎么還不醒?不應該啊,難道是血獸的等階不夠?”p冰棺中的葉白衣仿佛沉睡,長如水草,雙目緊閉。
  南宮無憐嘿然,嘴角浮現一抹邪笑:“看來要增加點補料才行!”
  他走出營帳,眼角余光看到一支戰部正在開拔,為的將領有些眼熟。南宮無憐想起此人來歷,自言自語:“原來是他。”
  刑山,曾經在獸蠱宮接受過血煉。在紅魔鬼之前,最高的血煉紀錄就是他所創。
  南宮無憐在刑山身上收集到不少有用的數據,后來紅魔鬼也受益不少。不過刑山的天賦比不上紅魔鬼,止步不前。
  后來聽聞刑山投入軍中,立下不少功勞。
  南宮無憐從來不結交將領之類,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獸蠱宮的事情辦好,自己的位置就很穩。結交將領,憑白讓陛下猜忌,反而會惹來殺身之禍。
  紅魔鬼出自獸蠱宮,南宮無憐后來都同他形如陌路,沒什么來往。
  刑山的實力還是不錯。
  也好,刑山出馬,取勝十拿九穩。省得那些家伙蒼蠅一樣,天天在自己耳邊嗡嗡,煩死!
  現在得想想,怎么才能把葉白衣喚醒。
  得再加點補料才行!
  一則布告貼在營地,全軍震動。
  一天后,南宮無憐看著面前站著十二人,露出滿意之色。他昨天才貼出布告,征集舍命救助葉白衣的自愿者,沒想到竟然有百人之多。從中篩選出最出色、天賦最好的十二人,便是南宮無憐這樣挑剔的人,也對面前的十二人的素質感到非常滿意。
  葉白衣受到的愛戴程度,讓他很吃驚。
  南宮無憐本來準備抓幾個人,但是一想到整個過程會非常的痛苦,如果不是自愿的話絕對難以撐下去。
  但是結果有這么多人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去救葉白衣!
  他看了一眼沉睡中的葉白衣,想不通這家伙為什么會有如此魅力?
  南宮無憐饒有興趣道:“本座很想知道,你們為何愿意舍身救助葉白衣?有什么比命更重要?事先告訴你們,你們會享受生不如死的痛楚,想清楚了?本座現在可以給你們反悔的機會。”
  沒有人動。
  南宮無憐訝然:“葉白衣給了你們何等恩惠,你們竟然如此死心塌地?本座更加好奇,來,一個個地說。”
  一名臉上有刀疤的大漢沉聲道:“冷焰舊部,大人救過屬下的命。”
  旁邊一人開口:“冷焰舊部,被困十五日,長老會棄之,大人率隊馳援,血戰三日三夜,不眠不休。”
  “冷焰舊部,大人麾下十年,未遇不平。”
  ……
  有的人神情冷淡,有的人臉漲得通紅,有的人語氣低沉,有的人慷慨激昂。
  南宮無憐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人,是個年輕小伙,看上去年紀不大,臉上還有青澀之色。他好奇地問:“你又是為何?”
  小伙子在南宮無憐的目光之下,有些手足無措,臉漲得通紅,結結巴巴道:“大人、大人……”
  南宮無憐哈地笑了:“本座允許你反悔。”
  “我不反悔!”小伙臉騰地漲得通紅,他結結巴巴道:“血災的時候,大人、大人讓我快逃,我、我沒逃……”
  南宮無憐露出意外之色,點點頭:“這幾天,你們好好休養,保證自己精氣神完足。葉白衣能不能醒,本座也不能保證。但是本座會讓你們死得其所,不會浪費你們的血靈力。”
  十二人齊聲感激:“謝大人!”
  從風車劍上跳下來,松開劍柄,艾輝兩腳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虛弱沖上來,艾輝感覺自己就像從水里撈出來,全身大汗淋漓。剛才那番沖擊,雖然時間短暫,但是消耗非常大。
  “艾輝!”
  樓蘭一把背起艾輝,朝山谷飛奔而去。
  艾輝在樓蘭背上有氣無力道:“我沒事,樓蘭。”
  “再等一會,艾輝。”樓蘭大聲鼓勵:“樓蘭找到生木枝的用法了。”
  艾輝有些驚喜:“真的嗎?樓蘭太厲害了!”
  飛奔中的樓蘭眼睛瞇成兩道彎月,認真道:“生木枝以木為魂,金水火土為魄,這就是的用法。”
  說罷,來到山谷的樓蘭把艾輝帶到一處早就布置好的空地。
  一捧黃沙,一盆水,一碗雪熔巖,一塊鐵錠,分別放置在艾輝身體四周。樓蘭在艾輝面前擺放一個空花瓶,三根鐵枝般的生木枝插在花瓶之中。
  艾輝盤膝而坐。
  樓蘭大聲喊:“艾輝,準備好哦,樓蘭要開始了。”
  說罷就往雪熔巖里面扔了一縷火焰,騰,洶涌的火柱沖天而起。旁邊的黃沙,倏地飄浮起來,就像有一只無形之手托著它們。緊接著鐵錠融化成鐵水,然而奇特的是,鐵水一點都不燙。盆中的水裊裊生煙,轉眼間就化作一團云霧。
  顧軒等人也擔心艾輝,一群人飛快地趕過來,看到了這奇特的一幕。
  倏地,艾輝面前的花瓶生出一股吸力,洶涌的火焰、飄浮的沙粒、冰冷的鐵水和潔白的云霧,齊齊沒入花瓶之中。
  三根鐵樹枝竟然開始抽芽!
  嫩綠的芽葉在黑色堅硬的鐵樹枝上綻放,引來一片驚呼。
  芽葉顫顫抖抖,以肉眼可見的度生長變大,轉眼間三根鐵樹枝上就掛滿綠葉,煞是好看。
  當花蕾生長出來,周圍諸人沒有半點聲音,大家唯恐驚動這三根鐵樹枝。
  花蕾綻放,圣潔的花朵盛開,奇異的芬芳,鉆入諸人的鼻子里。
  大家露出迷醉之色。
  花朵凋謝,果實緩緩變大,當三枚水嫩欲滴的果子,掛在鐵樹枝上,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樓蘭急聲道:“艾輝,接住果子,不能讓它掉地上!”
  話音剛落,三枚果實不約而同離開枝頭,朝地面墜去。
  艾輝從頭到尾,注意力都非常集中,當樓蘭喊他接住果實,他毫不猶豫伸出手。三枚果實被他接住,沉甸甸的。
  他心中還在驚嘆,木修的一些手段,真是匪夷所思,乎想象。
  從剛才抽芽,到果實成熟,整個過程潤物無聲,但是給艾輝帶來的震撼,遠出那聲勢浩大的殺招。
  樓蘭大聲喊:“艾輝,吃掉果實!”
  有些失神的艾輝下意識把手中的果實送到嘴邊。
  嘴唇剛剛碰到果實,艾輝便感覺幾縷清涼,流入他的喉嚨。
  三縷微弱但是極為精純的生機,在他的身體內流動。
  身體內的雷霆,幾乎能摧毀所有生機,但是這縷生機卻絲毫不受影響。在他體內游動自如,對雷霆視若不見。
  果然不愧是生木枝!
  但是接下來的生機反應,讓艾輝大吃一驚。
  三縷生機在艾輝的體內游走了一圈,一頭鉆入劍云之中!
  等艾輝反應過來,劍云之間多了三片碧綠的樹葉,若隱若現。
  艾輝目瞪口呆。
  他以為生機能夠滋養血肉,幫助自己擺脫虛弱孱弱的困境。哪知道,三縷生機竟然鉆入劍云之中,就仿佛里面有什么東西在吸引它。
  艾輝怎么也想不明白,劍云有什么東西在吸引三縷生機。
  他的身體還是依然孱弱,借助生木枝改善身體的愿望落空。
  穆雷滿臉羨慕地看著艾輝吃掉三枚果實,那可是三根生木枝啊。這世上有多少人能夠得到生木枝?屈指可數!又有多少人能夠一次使用了三根生木枝?從來沒有聽說過。
  艾輝睜開眼睛,神情有些呆滯。
  樓蘭關切地問:“艾輝,效果怎么樣?”
  其他人看到艾輝呆呆地坐在原地,以為他完全是被絕佳的效果給震驚了。穆雷的眼睛通紅通紅,毫不掩飾自己的嫉妒。
  艾輝有些無力道:“好像不是太好。”
  樓蘭很詫異:“不是太好?難道是樓蘭哪里搞錯了?”
  “不是樓蘭的問題,是它們跑到劍云里面去了。”
  “跑到劍云里面?”樓蘭眼中的紅光不斷閃爍,他在分析其中的原因:“樓蘭要想想。”
  艾輝現三片碧綠的樹葉,在劍云中翻滾,艾輝仔細查看,也沒有現有什么端倪。如果說一點用處都沒有,那也不是。艾輝能夠感覺自己如今疲倦得更慢,就算體力消耗殆盡了,也能更快恢復。
  可是!
  僅此而已!
  除了這點好處,其他的好處一點都沒有。
  這可是生木枝,傳說中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能夠從鬼門關拉回來的生木枝。
  之前的那番變化,也是極為驚艷,為何效果卻如此一般?
  還是自己的情況太特殊?
  艾輝折騰了一會,還是沒什么變化,三片樹葉在劍云之中翻騰不定,倒是頗為安逸的模樣。他大失所望,索性把這個問題拋之腦后。
  體力恢復了,就繼續來探索他的風車劍。
  他恨不得現在就能上戰場,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上戰場沒有戰斗力,除了拖累鐵妞,連累大家的性命,別無所得。
  連累大家性命的事情他做不出來,讓大家一起體驗下刺激,他可是樂意之至。
  “今天就開始,登劍修煉!”
  ***********************************************
  ps:臨時有事,剩下一更明天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