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522 風車劍

刑山的坐騎是一匹神駿的烈花夜狼,個頭比馬都要高半截,就像一座小山。漆黑的毛發像抹了油一樣黑亮黑亮,鮮紅的花朵紋路,錯落有致分布全身。青灰色的眼瞳,流露出狼特有的堅忍和兇狠,不時齜嘴,露出森森白牙。
  它不僅僅是坐騎,本身就有著強悍的戰斗力。
  他身后的將士,坐騎也是清一色的烈花夜狼,個個神情剽悍。
  在血煉之前,刑山只是一個普通的屠夫,感染血毒之后,反倒是體現出非同尋常的天賦。因為天賦異稟,被駐守當地的神祭現,推薦進入獸蠱宮參加血煉,一舉打破當時的血煉記錄。
  十二次。
  在很長的時間,他的紀錄都沒有人打破,直到紅魔鬼的出現。紅魔鬼的二十一次血煉,一百零八種血獸的血液,震驚神之血,連帝圣都被驚動。
  紅魔鬼憑借二十一次血煉,從一無所有,到建宮立府。
  刑山達不到這個地步,但是十二次血煉,依然能夠讓他躋身神之血強者的行列。他沒有繼續血煉,第十二次血煉的時候,已經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從獸蠱宮出來之后,他加入戰斗戰部,很快就因為戰功得到擢升。
  神國初立之時,帝圣交給葉白衣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建立神國的戰部體系。
  葉白衣不負重托,根據神修的特點,創建戰部,設計戰術。如今的神國龐大的戰部體系,都是他一手打造。
  神之血的戰部體系分三部分,直屬帝圣的圣心戰部,各宮直屬戰部,以及神血戰部。神血戰部是神之血戰部的主要部分,其中以六神部為主干,分別是神龍、神虎、神狼、神巫、神妖、神靈六大神部。
  每一神部還有兩個直屬的二級戰部,稱之為十二血部。
  六神部十二血部和五行十三部咋一看上去,非常類似。然而兩者有著本質的差異,也代表葉白衣對戰爭的理解,是他經驗智慧的匯集。
  五行十三部,各部互不相干。
  而血部卻能夠成為神部有益的補充,除此之外,每一個血部,擁有兩個獸營,是其預備部。
  正是得益于這種完善的層層遞增結構,神之血的戰部越戰越強,即使有所損失,也能很快得到補充。而五行天的戰部,缺乏完善的次級戰部和預備戰部,一旦精銳損失嚴重,幾乎意味著重建,比如天鋒部和兵人部。
  神部每部五千人,血部人數相當,獸營萬人。
  也就是說,一個完整的神部,是三萬五千人。
  帝圣對葉白衣極為信任,不僅封葉白衣為戰神,為其建立戰神宮,并且把六神部全都交給葉白衣統率。
  直到紅魔鬼橫空出世,葉白衣主動上書,自言不堪重負,希望劃撥三只神部由紅魔鬼統率。
  帝圣駁回了葉白衣的請求。
  葉白衣再度上書,帝圣考慮再三,最終決定劃撥神龍部和神巫部,交給紅魔鬼統率。
  帝圣也是考慮到葉白衣在五行天的時候,就是冷焰部,是當下神之血最懂軍陣的將領。紅魔鬼雖然個人勇武無雙,但是軍陣謀略如何,還需要時間證明。
  葉白衣也沒有辜負帝圣的信任。
  他在前線實施輪換制,六神部逐一上前線,與敵人交鋒,磨礪自身。
  才有如今神之血兵強馬壯的場面。
  刑山參加戰部的時候,正是葉白衣開始著手建立六戰部的時候。他驍勇善戰,頗得葉白衣賞識,隨著功勞的積累,成為神狼部所屬的烈花血部部,被視作下一任神狼部部的有力競爭者。
  哪怕胯下烈花夜狼高飛奔,刑山的身形紋絲不動。他身材高大,滿臉橫肉,目光陰沉,令人望而生畏。
  在他身邊,是他的副部祖春,嘿然道:“老大英明,聽說那師雪漫和昆侖天鋒,都是難得的美人,嘿嘿嘿……”
  猥褻的笑容,立即引得周圍人一陣騷動。
  刑山淡淡道:“昆侖天鋒可以給你們玩玩,師雪漫我還有用。”
  周圍響起一陣歡呼:“老大英明!”
  刑山臉恍若未聞,繼續淡淡道:“不過丑話說在前面,如果誰拖后腿,可別怪我刀子不長眼。”
  眾人頓時噤若寒蟬,他們知道,老大這是認真的。
  只有祖春幾人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他們深知,老大絕非外人以為的那般暴虐沖動,而是像狼一樣狡詐陰險。
  刑山是有自己的打算,否則也不會主動請戰。他的目標,是師雪漫。
  在這些目標之中,師雪漫無疑是最有價值的目標。神畏裁決兩部實在太硬了,不是他能夠啃得了,雞蛋碰石頭的蠢事他可不會干。
  兵人天鋒,名氣遠遠不如曾經被視作大長老接班人的師雪漫。
  更何況,她的父親才剛剛給葉白衣大人一記悶棍,如果自己能夠俘虜師雪漫,不僅能夠揚名,還能得到冷焰舊部的好感。刑山看得很明白,冷焰舊部才是大人真正的嫡系人馬。如果能夠結交冷焰舊部,對今后自己的晉升大有裨益。
  不過先要贏下了才行。
  別看他在營地里言語間對師雪漫等人各種輕蔑不屑,那只是做給別人看的,他對師雪漫不僅沒有半點輕視,反而極為重視。幾名逃回來幸存者的戰報,他仔細研究過,不敢有半點疏忽。
  天鋒、兵人和重云之槍,三戰部之間的配合十分巧妙,而且人數上對他們有優勢。
  刑山對自己的烈花血部的精銳程度,更有自信,他們經歷過好幾場戰斗,都是老手。
  更何況,他還有一處優勢。
  那就是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目標,只有師雪漫!
  連他的屬下,都不知道。
  他冷冷道:“下令全軍,拋開輜重,全前進!”
  祖春有些詫異:“老大,這么早就要開始奔襲嗎?”
  長途奔襲是烈花血部最擅長的戰術,烈花夜狼可以飛奔十天十夜不停,但是在實戰中很少會如此。因為過早奔襲,人疲狼乏。而且長途奔襲只能輕裝前進,無法攜帶輜重。這意味著,一旦受阻,他們得不到補給而陷入困境。
  刑山吐出四個字:“兵貴神!”
  祖春心中一凜:“是!”
  得到命令的將士,紛紛給自己的烈花夜狼喂食血晶,清點好隨身能夠攜帶的血晶。各種車輛被隨意拋在一邊,沒有人多看一眼。他們都是身經百戰之輩,神色淡漠,渾身散剽悍之氣。
  整裝完畢的烈花血部寂靜無聲,連他們胯下的烈花夜狼也肅然無聲。
  注意到祖春有些擔憂的目光,刑山視作未見。
  這個舉動雖然有些冒險,但是刑山深知,他必須在神畏裁決兩個恐怖的戰部抵達戰場之前,完成這次行動。否則的話,他不會有半分機會。
  他眼眸兇光閃動,猛地雙腿一夾胯下的烈花夜狼,聲如刀鋒:“出!”
  無人響應,寂然化洪流。
  “啊啊啊啊……”
  幾乎要刺破耳膜的慘叫聲,在風車劍各個角落此起彼伏,哪怕那些努力克制之輩,臉色也是慘白,臉頰在不時顫動。
  地面以驚人的度在他們視野中拉近。
  拉近、再拉近!
  慘叫聲陡然變得尖亢凄厲,就像有統一的指揮。
  轟!
  一聲巨響,所有人就感覺被一頭狂奔的犀牛一頭撞上,大腦一片空白。他們的身形猛地往下一墜,幸虧有粗硬的老藤把他們的身形牢牢捆在。但是那一瞬間,老藤也把他們勒得面目猙獰,肥肉暴綻。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開始呻吟,然后呻吟哀嚎此起彼伏,大家就開始集體活過來。
  “哎呦媽呀,我還活著嗎?”
  “我覺得我快死了。”
  “還是讓我死吧。”
  ……
  周圍一片黑暗,只有頭頂有亮光,他們就像待在一口枯井的井底。
  剛才他們的風車劍沒有控制好,一頭扎入地面,足足扎入地面十多丈才停下來。
  強烈的沖擊,讓他們集體處在暈眩失神的狀態,大家個個癱在位置上,不愿動彈。為了應付恐怖的登劍修煉,艾輝專門給他們每個人身上纏上老藤。
  美其名曰“出于安全考慮”。
  鐺鐺鐺。
  頭頂傳來鐵勺敲打鐵盆的聲音,聽上去有點遙遠。
  還在失神的眾人集體一個激靈,剛剛還在閉目養神一臉生無可戀模樣的家伙,猛地睜開眼睛,眼睛里閃動著希望的光芒,打了雞血一般,手忙腳亂地解開身上的老藤。
  “我干嘛要系這么緊?”
  “哎呦,誰在踩我?還踩!”
  “誰也別想和我搶!”
  ……
  一群人就像敏捷的猿猴,沿著豎直的風車劍,拼命往上攀爬。每個人都是滿臉猙獰,煞是壯觀。
  在樓蘭的元力湯面前,友誼和交情從來一文不值。
  “大家辛苦了!”
  樓蘭充滿朝氣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但是沒有人停下腳步片刻,他們就像眼睛著綠光的惡狼,撲向自己的盤子。
  喝得心滿意足的艾輝,慢條斯理道:“別急別急,不要這么猴急嘛。”
  沒人理他。
  最后一個上來的是顧軒,他垂頭喪氣,剛才掌劍的是他。
  艾輝把控制風車劍飛行稱之為掌劍,掌劍失敗的人被懲罰沒有元力湯。
  艾輝走到垂頭喪氣的顧軒面前,拍拍肩膀鼓勵道:“老顧啊,下次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