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24 生木枝

連續數日數夜的狂奔,哪怕是烈花夜狼,也露出一絲疲態。p刑山沒有繼續前進,而是選擇休整。隨著雙方的距離拉近,危險程度急劇提升,隨時可能和敵人遭遇。推進的度此時反而變得不重要,不要犯錯成為眼下的關鍵。
  他賭師雪漫等人并不會撤退,哪怕神畏裁決兩部馬上就會趕到。初生牛犢不怕虎,更何況剛剛取勝,士氣正旺,怎么會選擇保守的策略?
  神之血報復性的反應,并不難猜。
  從之前一戰來看,師雪漫、鐵兵人都是精通戰陣之輩。師雪漫有這樣的表現并不奇怪,將門虎女可不是說著玩的。
  倒是鐵兵人的表現,讓人有些吃驚。
  突然冒出來的鐵兵人,頂著昆侖天鋒師兄的名頭,大家都以為他只是戰力強悍,對軍略一竅不通。許多人都在等待看葉夫人的笑話,戰部部可不是個人武力強大就可以擔任。
  事實上,哪怕是如今大師的地位提升了如此之多,戰部遍地開花已經不值錢,但是有資格競爭一部部的,仍然需要有軍中履歷。
  當時從戰報上來看,鐵兵人的表現非常老練,一看就是老戰部。兵人部的傷亡損失比較大,反而并沒有降低大家對他的評價。帶著一幫新人菜鳥上戰場,傷亡大是無法避免。再厲害的部,也無法讓一群新兵蛋子,馬上就能變成戰場老手。
  鐵兵人無論是進攻,還是支援所選擇的時機,都沒有任何問題,能夠看得出其本身具備出色戰術修養。
  相比之下,名聲更盛的位劍術大師昆侖天鋒,在戰場的表現則遠遠不如她的師兄。昆侖天鋒更像是鐵兵人的副手,對鐵兵人言聽計從,執行得非常堅決。良好的執行力,也對整場戰斗大有益處。
  而其強大的個人實力,更是像一把寒光閃爍的利劍。
  戰報上敘述,幾乎沒有人能夠擋住昆侖天鋒,死在其劍下的好手起碼有十七位之多。其中甚至有三位能夠領悟神通的強者!
  血修的實力源自體內蘊含充沛血靈力的鮮血,血靈力則來自血煉。不同的獸血,通過特殊的配比和煉制,融入血修的血液之中,便是血煉。
  刑山經歷的獸蠱宮血煉,那是大型血煉,一次投入的獸血種類非常多,因此血煉的效果也極為明顯。但是相對應的,大型血煉的風險也非常大,稍有不慎就是爆體而亡。
  刑山經歷了十二次大型血煉,已經極為艱難,在數量上僅次于紅魔鬼。
  除了大型的血煉,血修們平時的修煉,其實也是血煉。只不過在強度和效果上,都遠遠不如大血煉。當然,風險也幾乎忽略不計,非常安全。
  大血煉就像是捷徑,如果天賦異稟,運氣也爆棚,那么就會一步登天。就像紅魔鬼一樣,沒有任何履歷戰功,但是憑借前所未有的二十一次大血煉,成為建宮立府,成為神之血的巨頭之一。
  小血煉溫和無害,只要持之以恒,一樣也會有效果。
  無論是溫和的小血煉還是激進的大血煉,只是兩種不同的道路,但是本質還是提升血修體內的鮮血,使之更加強大。
  當血修體內的鮮血不斷變強,達到一定地步,就會開啟神通。神通就像是一把“鑰匙”,能夠開啟潛伏在血液中的神秘力量,從而領悟出獨特的本領。
  因為每個人本身的血液就有著極大的差異,血脈大不相同。而成為血修之后,更是吸收融合了各種血液,尤其是各種血獸的鮮血。正是這些巨大的差異,讓神通變得極為豐富。
  有的血修的神通是能夠背生雙翼,化身飛禽,遨游云海。
  有的血修的神通是聽風入耳,能夠聽到極遙遠處的動靜。
  還有能夠生出牛角,力大無窮,勇不可當。
  到底有多少種神通?誰也不知道。
  領悟神通的血修,是血修中的強者,地位和元修的大師相仿。任何一支戰部,無論是血部,還是神部,神通血修都是其骨干力量。
  刑山本身就是神通血修,麾下有神通血修七人之多。
  神通血修的戰力強悍,實力和大師大致差不多,身為次級戰部的烈花血部,都能夠擁有八位神通血修,可見神之血的戰部實力比天外天要強悍許多。
  但是即使如此,能夠在一場戰斗中擊殺三位神通血修,也是極為驚人,對戰局的影響也非常大。
  這也是為什么昆侖天鋒雖然戰術素養不高,但是大家卻不敢有半點小看。誰麾下擁有這么一個大殺器,戰斗要好打得多。尤其是雙方僵持的時候,一把能夠撕裂敵人防線的利劍,往往是獲取勝利的鑰匙。
  刑山不想碰到昆侖天鋒,那怕自己獲勝,手下大將死一半,所收獲的好處寥寥無幾,這樣的勝利對他而言,沒有什么意義。
  就像他盯著神狼部部的位置,身后一樣有人在暗中覬覦他烈花部的位子。
  想比之下,師雪漫則要誘人得多,收獲豐厚。
  極高的收益,讓刑山愿意冒這個險。哪怕此戰元氣大傷,只要能夠抓住師雪漫,得到的獎賞也大大出付出的代價。
  這是一筆好生意。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事情做。
  他喊來兩位屬下,一位光頭大漢,另一位則是文士打扮。光頭名叫闞勇,文士名叫吳問衣,兩人都是神通血修。
  刑山吩咐道:“你們兩人,各帶一小隊,然后分開。你們的任務很簡單,就是干擾敵人,讓他們誤以為我們有三只戰部。”
  吳問衣道:“我們不是要突襲嗎?如此一來,豈不是暴露?”
  闞勇的目光也看著刑山。
  “對方知道我們會復仇,一定會有防備。只要我們稍微接近敵人的防線,就會驚動他們。想要突襲是不可能的。而且我懷疑他們已經布置好口袋,等著我們鉆進去。”
  兩人連連點頭,老大的推測很有可能。
  刑山接著道:“所以我們要打亂他們的布置,讓他們不知道我們的虛實。你們倆如果遭遇敵人,不要戀戰,騷擾為主。只要你們保持活躍,他們一定會寢食難安。誰也不知道我們會派多少人來復仇。搞不清楚我們的深淺,他們會嚴加防備,他們的口袋會露出馬腳。如果能夠調動他們的戰部,那更好。渾水摸魚,我們先把水弄渾。”
  兩人齊聲道:“屬下明白!”
  他們覺得老大說得很對,只有讓敵人變得混亂,他們才能夠找到機會。他們對老大十分信服,部的戰功赫赫,以往的戰績也證明了他的謀略非常出色。
  兩支小隊消失在山林間。
  祖春看著兩人的背影,有些感慨道:“希望他們的運氣好一點。”
  刑山淡淡道:“會的。”
  然后他對祖春道:“我們現在放緩推進的度,但是增加探哨的數量,你來統率。我們的目標是師雪漫。”
  祖春心神一震,到此時他才明白刑山的真實意圖,他忍不住問:“只有師雪漫?”
  “只有師雪漫。”刑山強調了一遍,他注意到祖春神情的變化,淡淡道:“沒有提前和你們說,怕有人走漏風聲。抓到師雪漫的好處你想想。把所有的探哨全都放出去,目標只有一個,我要知道師雪漫的位置。”
  祖春冷靜下來,他承認部的擔憂并非沒有道理。比起五行天的十三戰部彼此和和氣氣,神之血的各部之間,競爭要激烈得多。
  一位位探哨或者騰空而起,或者消失在山林之中。
  祖春神情肅穆,背上的脊柱一節節亮起,難以言喻的威勢從他身上散開來。
  血修分三種,最常見的是神衛,其次是神巫,最少的神祭。
  祖春和刑山都是神衛。比起元力,血靈力淬煉身體的效果出色得多。開始的時候,神衛的身體素質會全方位的增強,度、力量、靈巧、自愈能力都會大幅度提升。而隨著修煉的滲入,全身的精血開始向脊柱匯集,凝結出椎血。
  脊柱就像樹的主干,是力量的源泉。
  凝結椎血從尾椎開始,節節向上,就像爬天梯一樣,脊椎總共三十三節,因此也被稱為登天三十三柱。據說,如果一位神衛,打通登天三十三柱,貫通脊柱,就會成為宗師。
  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一位神衛,貫通三十三柱。
  祖春如今打通了十七柱,在神衛之中,已經非常強悍。從第九柱之后,每一柱的貫通需要花費的力氣,都是成倍數增加,難度也是成倍數增加。
  明亮的脊椎,自然彎曲,盤踞如龍。
  體內的血靈力以驚人的度朝他的背部匯集,密密麻麻的血色紋路在他后背浮現,就像遠古的圖騰。祖春臉上露出痛苦之色,就像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刺啦。
  巨大的黑色雙翼,從他的背部緩緩冒出、生長,朝兩端延伸。
  整個過程,祖春的面目猙獰,直到雙翼停止增長,他臉上的痛苦消失,而變成漠然。
  他的眼睛沒有焦距。
  沒有廢話,扇動背后雙翼,祖春的身形陡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