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25 刑山的目標(補)

師雪漫正在巡視營地,看到姜維和桑芷君,朝兩人點點頭:“探哨安排了嗎?”p姜維道:“已經安排了,祖琰帶隊,胖子也去了。”p他的氣息日益沉穩內斂,戰斗的磨礪,對他的影響很大。不光是他,桑芷君等人亦是如此,就連胖子都如同換了一個人。
  姜維做事從來都讓人放心,很少出紕漏。
  師雪漫訝然:“胖子也去了?他不適合做探哨吧。”
  桑芷君聞言笑道:“他們倆不都是火修嗎?兩人一起泡過火池,胖子臉皮又厚,祖琰哪里是對手?三下五除二就成好兄弟了。”
  姜維連忙道:“除了不要臉了點,其實胖子人還是不錯。”
  桑芷君掩嘴笑道:“你這是夸他嗎?”
  姜維反應過來,也哈哈大笑。
  師雪漫注意到姜維周身的元力波動,眼前一亮:“姜維這是快要突破了嗎?”
  桑芷君聞言一愣,轉過臉看向姜維,滿臉驚喜:“要突破了?怎么沒聽你說起?”
  姜維搖頭:“只是要突破,又不是已經突破,有什么好說的。”
  桑芷君摩拳擦掌:“看來本小姐最近要努力了,不能被你甩在身后。”
  師雪漫看著兩人,不由莞爾。姜維和桑芷君走得很近,兩人的感覺很好。姜維雖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出身,但是為人沉穩大氣,前途一片光明。桑家以前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家族,但是如今的處境算不得多好。桑芷
  君在家中的地位舉足輕重,擁有足夠的話語權。
  兩人相互欣賞走到一起,師雪漫心中為他們感到高興。
  姜維想到一件事,道:“祖琰最近要振奮不少。”
  以祖琰大師的實力,按照慣例大家應該以師相稱,但是“祖師”這個稱呼,還是讓大家覺得別扭。祖琰也覺得不自在,要求大家直呼其名。
  師雪漫感慨道:“大概是受到樂不冷前輩的激勵吧。”
  姜維和桑芷君紛紛點頭,他們都知道師雪漫說的是什么。
  桑芷君充滿擔憂:“也不知道樂不冷前輩可到了翡翠森?雖然很佩服樂不冷前輩的勇氣,但是這個時候去挑戰岱綱,勝算不大啊。”
  姜維卻有不同的看法:“挑戰岱綱哪有勝算大的時候?我卻覺得這次的時機剛好。祖琰的未來,不用擔憂,他的心中無牽掛。目睹安木達宗師的光輝足跡,樂不冷前輩心中戰意正盛。再看到天心城的表現,心中有怒氣。從士氣上來看,此時是樂不冷前輩的巔峰狀態。”
  談到天心城,桑芷君就覺得來氣,哼了一聲:“可惜當時不在場,沒能見到樂不冷前輩怒斥的場面,太遺憾了。天心城確實讓人生氣!”
  姜維看到桑芷君生氣,連忙安慰道:“沒什么好生氣的。起碼他們還送給咱們一座鎮神峰,那可是鎮神峰啊,真是做夢也沒想到。”
  桑芷君喜笑顏開,充滿憧憬:“是啊,有了鎮神峰就更不用看他們的臉色。而且雪漫的很多想法,也可以實現了。”
  師雪漫對鎮神峰也無比期待,她以前駐守過鎮神峰,對鎮神峰的厲害深有體會。之前就曾想過,假如自己有鎮神峰,把地火塔炮架設在鎮神峰上,那會發揮出什么樣的效果?
  最近的戰斗,讓她深刻地感受到周圍環境的變化。
  曾經的戰部面對的都是荒獸,而如今他們需要面對的是神修,是經過改制之后的神修戰部。敵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許多戰術變得不那么適合。
  這注定是一個急劇變化的時代。
  她想起艾輝信上闡述的一些觀點,不得不承認,艾輝對戰斗的敏銳直覺超乎常人。明明沒有豐富的戰部經驗,但這似乎并沒有妨礙艾輝對戰斗的理解。
  也許這是一種天賦。
  這個念頭在師雪漫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她旋即失笑,自己居然現在才明白艾輝的天賦?從一開始,從第一場戰斗開始,艾輝的天賦不就展現得淋漓盡致么?
  她叮囑道:“繼續警戒。”
  “是!”
  姜維和桑芷君同時行禮應命。私底下再熟悉關系再好,但是在公事上,大家都是一絲不茍。
  師雪漫加快步伐,她腦海中隱約有靈光在閃動。
  她要抓住這種感覺。
  胖子的眼睛滴溜溜掃過下方的山巒,嘴里不時嘟囔著:“這窮山惡水的,連個人影都看不到。沒有,什么都沒有。飛了老半天了,太累了,小琰琰啊,我們下去休息休息。”
  祖琰一臉無語:“我帶著你飛,你累什么?”
  胖子理所當然道:“眼睛累啊,要不換你試試?”
  祖琰翻了個白眼,但是心底卻也得承認,胖子有這么說的資格。不管從體型還是速度上,胖子都絕對不適合做探哨。祖琰之所以愿意不辭辛苦帶著胖子同行,除了這家伙的死磨硬泡之外,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胖子的眼睛特別賊特別毒,連躲在密不透風草叢里的山雞都能看到。
  基本上胖子掃一眼,說這里安全了,那就是真的安全了。
  祖琰的實力比胖子強得多,但是眼力這一塊,卻要差得遠。轉念想想,胖子能夠把地火塔炮玩得那么好,打得那么準,眼力不好也不行。
  然而胖子身上的一些毛病,祖琰實在深惡痛絕。
  干活沒多久就喊累,嘴里的廢話不斷向外噴涌,堵都堵不住。當初祖琰就被胖子的廢話差點逼瘋了,兩人一個火池,逃都沒地方逃。祖琰是實力強,能夠忍受高階的火池,但是胖子的實力明明不高,卻也同樣能
  夠呆在里面。
  估計是皮厚吧……
  祖琰還是降低高度,準備降落。他挑了一處視野非常好的地勢,恰好位于一處山脊,能夠看到很遠的地方。
  正準備休息的胖子眼珠子忽然動了一下,他身體一僵。
  拎著胖子的祖琰第一時間察覺到,立馬警惕地問:“有情況?”
  胖子沒說話,瞇著眼睛,緩緩掃過周圍。過了一會,他轉過身體,壓低聲音道:“是血修!”
  祖琰心中一凜:“在哪?”
  剛才他沒有任何發現。
  胖子舒展懶腰,打著哈欠,低聲道:“在那片巖石后面,距離我們大概有六七里。”
  祖琰一看胖子賊兮兮的表情,就知道這家伙在構思什么壞水,連忙問:“你有什么計劃?”
  “你去弄點獵物來,不要離開太遠。”
  胖子不時地轉身,目光頻頻掃過四周,就像一位老練的探哨。
  祖琰一臉懷疑:“不會是你餓了吧?誆我去給你打獵。”
  胖子義憤填膺:“兄弟間基本的信任呢?還有,什么叫誆你?為了兄弟打獵,難道不是應該的嗎?虧你泡火池的時候,我怕你無聊,還專門陪你。”
  祖琰決定閉嘴,和胖子爭執,他就從來沒贏過。
  胖子說完就大搖大擺朝一處洼地走去,看模樣是想找一個避風的地方好好休息。
  祖春飛行的速度最快,他出發得最晚,卻飛得最遠。他的神通是【天鵬翅】,是一種非常使用的神通。背后生長出來的翅膀色澤漆黑,一片片黑紅交織的羽毛層層相疊。紅黑色形成的花紋極為精致優美,優雅深
  沉。
  天鵬是上古神獸,兇猛強悍,遨游九天之外。
  他體內血液中蘊含的天鵬血脈,應該是出自血金雕。不過血金雕所蘊含的天鵬血脈歷經數百萬年,已經非常稀薄。但是僅僅這一點稀薄的血脈,所擁有的力量就讓祖春的實力發生質的變化。
  祖春早就發現了兩人。
  他沒有直接沖過來,而是悄然降落,找到一處隱蔽之處潛伏,等待兩位元修探哨進入他的攻擊范圍。
  探哨之間的交鋒是異常慘烈殘酷。
  每一位探哨都想俘虜對方,一個活口的價值遠遠超過一具尸體。被俘虜的探哨,下場會極為悲慘,他們會受盡折磨,各種各樣的酷刑施展時,連自殺都是一種奢望。
  探哨需要的不僅僅是強悍的個人實力,還需要有鋼鐵般的意志。否則一旦被擒,無法承受酷刑,意志崩潰,己方的情報就會徹底泄露。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這兩名元修探哨居然不向前進,而是停下來休息。
  難道被發現了?
  祖春覺得不可能啊,自己距離這么遠,沒有露半點破綻。
  然后他看到其中一名探哨居然去獵殺野物,放下心來,看來不是被發現,而是遇到兩名水平低下的探哨。
  探哨外出打探消息,是極為危險的。任何一只戰部的探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可是兩人如此業余的表現,讓祖春大為搖頭。
  但是看到胖子的身材,他更加無語。哪一只戰部會選一名身材如此臃腫的胖子充當探哨?
  不會是自己迷路了吧?
  還是遇到了其他的戰部?重云之槍、兵人、天鋒都不可能這么業余。越想越是可能,莫非是上次師雪漫他們的勝利,刺激到其他的戰部,他們也想在神國身上撈一點功績?
  祖春心中冷笑。
  他悄然朝對方摸過去。
  對方極為疏忽大意,竟然背對他,而且兩人似乎還在發生爭執。
  兩個垃圾!
  祖春的目光殺機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