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526 掌劍使

“你就不能收點力嗎?看看著火候,都烤焦了。這讓人怎么吃?還大師呢,連鳥都烤不好,好意思叫大師嗎?”p“愛吃不吃。”p“吃吃吃,堂堂大師出手,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不過兄弟說句實話啊,你真的該跟著樓蘭學兩手。以后就算不上戰場,開個烤雞店,起碼能糊口。要不到時候你跟我去舊土吧,烤雞店我送你。哎,想當年,阿輝就是不肯回舊土,他是做大事的人,我在蠻荒的時候就看出來了,跟你說那時候阿輝……”
  “吃也塞不住你嘴?”
  ……
  兩人的爭吵,傳入祖春的耳朵。
  祖春愈發確定自己的猜測,不知道是哪只炮灰戰部。阿輝?沒有聽說過。舊土?那種鄉下地方出身,難怪素養這么差。還大師呢,連基本的警戒都沒有,這樣的菜鳥大師,到戰場也就是給別人送人頭。
  祖春雙目寒光一閃,就準備動手。
  “鳥已入網,小白臉,都靠你了。”
  “滾。”
  嗯?祖春愣了一下。就在此時,前方的胖子,突然抱頭就像圓球一樣往前一躥,速度奇快無比。而另外一人,則轉過身來,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男子看上去年紀很輕,大約十五六歲出頭,皮膚有些蒼白,頗為文弱。
  祖春心中一凜,能夠在十五六歲出頭晉升大師,對方的天賦絕非尋常。而且……這是陷阱?
  他的腳下,亮起紅色光芒。
  他低頭,腳下赫然可見紅色的光網。縱橫交錯的紅色光網,以蒼白少年為中心,籠罩方圓數里,就像一張巨大的紅色蛛網。
  蒼白少年站在紅色蛛網的中心,冷冷地注視他,就像一只藏在黑暗深穴之中的蜘蛛。
  祖琰從血災爆發時被樂不冷所救,隨后因為火燎原淪陷,火元材料匱乏,無法修煉下去,被樂不冷冰封。常年封在冰中,不見陽光,他的膚色呈現出病態的蒼白。而且冰封導致他的容貌還停留在冰封之前的模樣,看上去還是十五六歲的少年。
  知道被對方騙了,祖春心中有些惱怒,但是很快冷靜下來。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露出馬腳被對方發現,還是敵人有什么特殊的手段。但是此刻,憤怒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他嘴角浮現獰笑,目光冷酷。他下定決心,待會抓住兩人,要讓他們好好嘗嘗他的手段。
  仔細打量對方,祖春忽然覺得眼前之人,隱約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見過。
  他心中一動:“還未請教閣下大名?”
  祖琰面無表情:“祖琰。”
  祖春心神劇震,他看著那張隱約有些熟悉的臉龐,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己會覺得眼熟。
  祖琰少爺!
  祖家不是全都覆滅了嗎?怎么祖琰少爺還活著,復雜難明的情緒一下子全都涌上來,雖然不知道,祖琰少爺經歷了什么,但是活生生站在他面前。
  祖琰的心思和世故還停留在感應場的時期,稚嫩得很。遠遠躲在他身后的胖子卻是個人精,敏銳注意到祖春神情變化,冷不丁揚聲問:“你也報上名來。”
  心神劇震的祖春脫口而出:“祖春。”
  說完就后悔了。
  果然,祖琰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寒聲道:“哪一支?”
  祖家是個大族,有著諸多的旁支,根深葉茂。但是如今在戰場上遇到同族,卻令祖琰心中堵得慌,胸口就像塞了一團火。主家被屠,旁支卻投靠死敵。
  祖春沉默了片刻,道:“紅嶺祖家。”
  祖琰的聲音就像冰原回蕩的凜冽寒風:“一祖七枝,紅嶺祖家位列第三枝,主家一向待之優厚。紅嶺祖家的家主,我喊明叔,上次會面,還是十二歲的時候,可還活著?”
  祖琰是祖家的嫡系,從小就被視作主家的繼承者來培養,身份尊崇。
  祖春沉默更久,過了一會,才搖頭:“紅嶺被圍十二日,突破無望,明叔不愿投降,又不忍族人被屠,自殺了,明字輩全都死了。”
  祖琰胸中的怒火一下子被澆滅,只覺得悲涼。
  當他醒來的時候,知道祖家被屠,無一活口,差點暈過去。之后更是消沉頹廢了很長時間,今天看到祖春,想起被屠戮的家人,頓時怒火難遏。可是當他知道明叔等人不愿投降而自殺,明字輩全都自殺,他就冷靜下來。
  之所以憤怒,是覺得主家被背叛。
  而如今悲涼,是突然明白,他們又能怎么辦?祖琰能夠體會到明叔他們自盡的時候,是何等的絕望無助。
  祖琰淡淡道:“你走吧,我就當沒遇見你。”
  身后的胖子張了張嘴,話到嘴邊吞了回去。
  祖春搖頭:“少爺不必如此,已經沒有什么紅嶺祖家,你我各為其主,戰場相逢,那就一決生死。爽利干凈,無虧無欠,對戰友、家人也沒有牽連。”
  祖琰深深凝視祖春一眼,點頭道:“是我婦人之仁。”
  祖琰這幾年的經歷一片空白,涉世未深,還只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少年。此時聽完祖春的話,才醒悟過來。他們不僅僅關系到自己的生死,還關系到戰友同伴的生死。倘若自己放走祖春,導致戰場失利,戰友覆滅,那真是連死都難以饒恕自己的罪孽。
  他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
  祖春深吸一口氣,目光深沉:“想來這就是家族絕學【火網天蛛變】?”
  【火網天蛛變】是祖家的絕學,主家嫡系才有資格修煉,祖春只聽過其名沒有真實見過。
  祖琰道:“正是,不過亦有不同。”
  在感應場的時候,祖琰修煉的就是【火網天蛛變】。【火網天蛛變】經歷祖家歷代先人不斷的深化、完善,成為一門名揚天下的絕學。祖春沒有見過,不僅僅是因為只有主家嫡系才能夠修煉,還因為【火網天蛛變】的門檻極高,對天賦的要求非常苛刻,領悟難度驚人。
  祖家每一代能夠領悟【火網天蛛變】的弟子不超過三人。但是一旦能夠領悟,便會隨著日積月累而變得不斷深厚,必然能夠成為一方高手。
  冰封多年,在極寒之冰中維持一縷火元不滅,祖琰的那一縷火元極為精純。這也是為何,他補充了大量的雪熔巖之后,幾乎不費力即晉升大師。
  祖春長笑一聲,氣勢暴漲:“不同的不只是少爺的【火網天蛛變】!”
  刺啦,【天鵬翅】發動,他的身形陡然消失。
  祖琰目光一凝,冷哼一聲,倏地幾根紅色蛛網彈地而起,在他面前織成一張盾牌大小蛛網。
  嘭!
  模糊的殘影一閃而逝,蛛網盾牌陡然凹進去一塊,火花四濺。
  “果然有點意思!”
  祖春的笑聲在空中響起,借助剛才蛛網盾牌的力量,他飛上天空。
  蛛網的堅韌程度讓他有些吃驚,身為祖家的旁支,【火網天蛛變】可謂如雷貫耳,在他心中地位特殊。正因為如此,如今成為對手,他變得更加興奮,戰意涌動。
  回到空中,束手束腳的感覺消失,祖春更加從容自如。
  天鵬翅在天空的優勢更大。
  背后雙翼一顫,他的身形再次消失。
  幾乎同時,他出現在祖琰的身后,就像一道斜斬的劍芒,直取祖琰。
  祖琰仿佛背后長眼睛,地面幾根蛛絲彈起,在空中匯集。
  一面蛛網再次出現祖春的面前。
  眼看祖春就要一頭撞上,他的身形倏地再次消失。
  祖琰冷哼一聲,腳邊的幾根蛛網就像遇到危險的毒蛇揚起頭顱,在他頭頂匯集成一面蛛網。
  俯沖的祖春這次沒有閃避,嘿然加速,身形微微偏轉。背后張開的天鵬翅,就像張開的剪刀,狠狠斬在祖琰頭頂的蛛網上。
  妖異的紅色刀芒,斬在蛛網。
  祖琰臉色微變,向左跨出一步。
  從天而降的紅色斬芒,把祖琰的身體劈成兩半,余勢不絕地斬落地面。
  噗,地面好幾根紅色蛛絲被斬斷。
  空中祖春神情沒有半點喜色,剛才那記斬擊,他的感覺不對。果然,被劈成兩半的祖琰沒有流半滴鮮血,而是逐漸變得模糊。
  祖春眼角的余光瞥見一道身影。
  然后他看到祖琰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他左側三十丈外。
  祖琰仰著臉,雙目閃動令人心悸的火光。他揚起右臂,五指虛張如翅,食指位于最上方,赫然直指向他!
  強烈的危機在祖春心中升起,他沒有半點猶豫,猛地閃動天鵬翅。
  嘶嘶嘶!
  就像毒蛇吐信的聲音,又像是蜘蛛在黑暗不見五指的洞**嘶鳴,一根根火紅的蛛絲筆直沖天而起。
  祖春急速閃動背后的天鵬翅,瘋狂地朝高空飛去。
  在他身后,密密麻麻的紅色蛛絲,就像一群飛快游動的紅色蛇群,對他緊追不舍。
  地面的祖琰已經變得像小黑點,但是紅色蛛絲沒有任何放棄的跡象。
  祖春一發狠,要是在天空還玩不過你們,那自己直接認輸好了!
  背后的天鵬翅羽毛上精致的紅色花紋陡然放出妖異的紅光,祖春的速度陡然暴漲,空中殘影不斷閃動,他的身形變得飄忽不定。
  他就像一道凌厲的紅色刀芒,一頭扎入金風凜冽的深空。
  紅色蛛絲一下子混亂了。
  而就在同時,百丈之外,一道身影從深空一頭扎下。
  就像一道利箭,向地面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