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28 神通血修

風在耳畔呼嘯,祖春的速度越來越快,激蕩的氣流如刀割,視野搖晃不定,但是他的目光牢牢鎖定著地面的那道身影。p體內血液蘊含的狂暴力量,仿佛被喚醒。
  祖春不知道此時他的眼眸已經是一片血紅,籠罩雙翼的紅光,濃郁凝實得就像是一層厚實的紅水晶。他的氣勢在不斷增強,一股滄桑的氣息升騰而起。他仿佛看到自己飛越世界的盡頭,飛過虛空,飛越星辰,他曾經主宰天空,驕傲和狂暴在他體內蔓延。
  地面祖琰腳下的又亮起一面巨大的蛛網。
  祖春視若未見,此刻他有足夠的自信,就算是【火網天蛛變】,也無法阻擋此時的自己!
  轟!
  就在此時,他背脊一震,仿佛某個滯澀之處豁然而通。一股充沛雄渾的力量,瞬間注入他體內,他忍不住厲聲長嘯,氣息激蕩。
  他心中狂喜,沒想到在這個時候突破!
  第十八根脊柱被打通!
  地面卷曲的蛛網,就像收攏花瓣的玫瑰,層層疊疊,把祖琰護在中間。層層犬牙交錯的,按照剛才蛛網盾表現出來的防護力,這絕對是牢不可破。
  但是此時祖春信心十足,他嘴角浮現獰笑。
  似乎感受到祖春的殺意,地面的祖琰再次抬起頭,他做出一個古怪的姿勢。
  左腿作支撐,右腿微屈,朝后斜伸,虛點地面,身體微微前傾。
  微微發白的熾熱火焰從祖琰的眼睛飄揚溢出,眼眸徹底隱藏在火焰之中,此時的祖琰,表情淡然,就像火神降臨。
  他抬著臉,盯著天空急速俯沖的祖春。
  祖春周身籠罩紅光,就像一道鋒銳凌厲的紅色刀芒,凄厲的尖嘯漫天席卷,令人心悸神搖。
  祖琰的右腿插入地面,毫不費力破開泥土,就像巨人掄起的重斧,劃出一輪厚實冷峻的半弧彎月。
  周圍卷曲如花瓣的蛛網,同時離開地面,就像被風吹起。一片接一片,令人眼花繚亂,似緩實疾地沒入半輪厚實的彎月之中。彎月宛如被染紅,層層花紋相疊,精致絕美,彎月的紅光愈發深沉內斂。
  重腿如斧,在感應場的時候,祖琰就能做到。如今施展出來,氣象截然不同,有本質的蛻變。
  當那輪仿佛雕刻層層花紋的紅色火月朝天空寂然無聲飛去,祖春心中莫名一寒,前所未有的危險感籠罩心頭。
  能夠活到現在,成為烈花血部的副部首,祖春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危險的恐懼并沒有讓他產生逃離的念頭,相反,他知道在搏命的時候,只有更加瘋狂更加不顧一切才有可能活下來。
  他雙手護在面前,就像一頭被激怒的遠古兇獸,帶著漫天的尖嘯和妖異的紅光,猛地朝那道紅色火彎月撞去。
  都是祖姓,都是紅芒。
  不同的是,一者妖異兇厲,一者深沉精致。
  就像遲到的宿命,狠狠撞在一起。
  熾目的光芒驟然亮起,天地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見。震耳欲聾的轟鳴,地面劇烈抖動,伴隨著恐怖的沖擊風暴,瘋狂地橫掃撕裂周圍的一切。堅硬的巖石像挨了一記重錘,瞬間粉碎,還沒來得及激射,就被風暴吞噬。樹木瞬間被絞得粉碎,地面的泥土直接被掀飛數丈之深,好似一只怪獸在轟鳴前行。
  恍如末日
  豪門重生之名門暖妻。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定格。
  不知道過了多久,狂笑聲在天空響起。
  “哈哈哈哈!”
  祖春滿身都是血,但是他氣勢不減,懸浮在半空中。他看著下方地面的巨坑,笑聲愈發肆意狂妄。
  祖琰要狼狽得多,他掙扎著從深坑底部爬起來。他衣衫破碎,全身好幾處血肉模糊,整個右腿不正常的扭曲。
  “哈哈哈哈哈哈哈,主家少爺,也不過如此!火網天蛛變,也不過如此!”
  祖春只覺得說不出的舒暢,說不出的亢奮,就像束縛他的無形桎梏被他轟碎,說不清的痛快。
  從今天起,他再也不是祖家旁支的祖春,而是烈花血部副部首、【天鵬翅】祖春!
  咚!
  一聲沉悶的巨響,突然在很遠的地方響起。
  祖春一愣,還沒來得及轉頭望去,他感覺挨了一記重錘,身體不受控制顫抖。
  等他轉過臉,看到遠處的一個小山頭,一架古怪的小型塔炮的炮管,正在裊裊冒著黑煙。塔炮架在胖子的肩膀上,胖子屈膝半蹲,身體穩重如山。
  那個胖子臉上看不到半點猥瑣、恐懼、油滑,只有專注認真,臉上的表情一絲不茍,半邊臉頰貼著滾燙的炮管。在他身前,是一根粗壯的支架,和他的雙腿,正好構成穩定的三角支架。炮管的尾端連接一根粗壯的軟管,延伸到他后背的水箱,里面是清澈如水的雪熔巖。
  兩人目光匯集。
  胖子眼睛寒光一閃。
  咚!
  一聲震天巨響,炮管噴吐耀眼的白色火光。胖子就像受到重擊,腳掌猛地陷進巖石,直至腳踝。胖子的臉上浮現紅暈,他怒目圓睜,一身神力發動。但即使如此,強大的后座力還是讓胖子的身體猛地向后一仰。
  祖春的身體再次一顫,巨大的力量撕裂他的身體。
  他低頭看去,胸膛有兩個碗口大小的血洞,彼此相連,就像兩輪咬在一起的圓月。
  好霸道的塔炮好準的準頭……
  難道是天心城的秘密武器嗎?
  他意識變得模糊,從天空墜落。
  胖子渾身大汗淋漓,熱氣蒸騰,就像剛剛出爐的蒸豬。渾身皮膚通紅,汗水橫流,但是胖子此時渾若未覺。他收起身前的支架,取下肩膀上的炮管,拆開軟管。手掌帶著元力,從炮管上緩緩抹過,炮管變得柔軟。胖子小心把炮管和軟管卷起來,和支架一起放在身后的背包中。
  整套動作一絲不茍,動作嫻熟。
  收拾好之后,胖子以體型不相稱的敏捷,從山丘上一躍而下。
  幾個起落,便出現在搖搖晃晃的祖琰身邊。祖琰滿臉驚愕,他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胖子不管什么時候都背著一個大包,祖琰都習以為常。但是他萬萬沒想到,胖子的大包里面,竟然暗藏殺機。
  胖子擅長塔炮,祖琰早就見識過。
  胖子竟然改良了塔炮,變成、變成……
  祖琰也不知道該新怎么形容這種全新的單人塔炮下一個路口相遇。算武器嗎?算吧。可是和祖琰熟悉的武器有著太大的區別。
  胖子二話不說,一只手抄起滿臉呆滯的祖琰,扛在肩上。
  祖琰只覺得天旋地轉,等他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居然已經被胖子扛在肩膀上。
  他脫口而出:“放我下來,我能自己走……”
  胖子沉喝道:“閉嘴!別引來追兵!”
  祖琰呆住,他從來沒有見過胖子用這么嚴肅正經的語氣說話,一時之間被震住。
  扛著一個大活人,還背著一個大包,胖子看上去毫不費力,幾個起落,來到祖春身邊。
  祖琰看到祖春睜大眼睛,死不瞑目,臉上還殘留著不能置信,胸膛兩個觸目驚心的血洞。胖子的塔炮炮擊洞穿了祖春的胸膛,雪熔巖的高溫,讓血洞四周一片焦黑,這也使得沒有血液流出。
  死不瞑目的祖春,大概是不敢相信自己會死在胖子手上吧。
  祖琰忽然想,倘若是自己,能夠擋得住胖子的塔炮嗎?
  他沒有信心。
  他曾目睹胖子用地火塔炮干掉過神通血修,當時還有點震驚于地火塔炮的威力。但是地火塔炮,架設麻煩,需要很長的準備時間。除非是大規模的會戰,或者用于防守,如果是遭遇戰之類,就沒有用武之地。
  沒想到胖子竟然不動神色就改良了地火塔炮,把它改良成一種能夠單人使用的武器。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就在祖琰感慨間,胖子一把抓起地上的祖春,扛在另一邊肩膀上。
  祖春死不瞑目的臉正對著祖琰,祖琰心里有些發毛,他不由道:“你干嘛扛尸體?”
  胖子一邊飛奔一邊解釋:“給雪漫他們看看啊,看能不能研究出點什么。起碼可以知道他是哪支戰部的吧。”
  祖琰頓時無比羞愧,作為一名探哨,他實在有些不合格,連胖子都不如。探哨的責任就是盡可能地打探到敵人的情報,自己光顧著和敵人廝殺,糾纏在家族事務上,而忘了自己的責任。
  真是不應該。
  “再說我還沒有檢查尸體呢,要是就這么暴殄天物……不對,暴尸野外,那豈不是白打了?多可惜!虧本的生意我可不做。”
  剛剛還滿心羞愧的祖琰頓時無語:“是曝尸野外,不是暴尸。”
  “哦哦哦,可是為什么不能暴?”
  “……”
  胖子動作飛快,扛著兩人一路狂奔。他知道剛才的動靜太大,一定會驚動雙方。如果不能盡快脫離戰場,很有可能會被趕過來的其他血修探哨給剁成渣渣。
  祖琰已經半殘,沒有戰斗力。
  自己的塔炮偷襲一下還行,和別人一對一,和找死沒有什么區別。估計自己的塔炮還沒有搭建好,敵人已經把他大卸八塊。
  胖子兩腿生風,臉憋得通紅,豆大的汗珠不斷滾落,就像一頭大象在林間狂奔。
  鐵妞,你們快來救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