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30 鳥已入網

胖子扛著兩人,速度依然不減。他就像一顆在地面飛快跳動的炮彈,或者像是一只跳躍的……野豬。p龐大的身軀,竟然出奇的輕盈。p只有落地的瞬間,就像炮彈砸進泥土,濺起一蓬泥土,聲勢駭然。
  胖子喘著粗氣,全身的汗水霧氣蒸騰,雙腿就像灌鉛一樣,但是他不敢停留片刻。
  他感受到地面震動,臉上露出恐懼之色。以前的時候,有獸群呼嘯而過的時候,就會有這樣的震動。此刻哪里會有什么獸群,剛才的波動,荒獸只有嚇得逃竄的份,絕對不敢沖過來。
  只有一種可能,敵人的騎兵!
  胖子連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咬牙切齒,足狂奔。
  震動越來越近,胖子都快哭了。
  阿輝,快來救我!
  胖子肩膀上的祖琰緩過神來。他本來就身受重傷,虛弱不堪。被胖子扛起來的時候,一開始他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現胖子跑得挺快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原來平時胖子都是裝的啊,這家伙就是懶。
  每次出去,都是祖琰帶著胖子飛行。
  反應過來的祖琰立即覺得心安理得,帶著胖子飛了這么多次,讓胖子扛一次一點都不過分!
  但是很快,祖琰就后悔了。
  胖子跑起來是一顛一顛,落地極重,沒有半點緩沖。沒過一會,祖琰就被顛得頭昏眼花,惡心要吐。他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
  更要命的是,胖子在山林間奔跑,就像一頭靈活的野豬。
  野豬皮糙肉厚,當然就像沒事人一樣。但是迎面的枝椏、灌木、藤條,就像雨點般抽在祖琰身上。祖琰雪白的肌膚,血楞子不斷增加,縱橫交錯,慘不忍睹。
  他有氣無力地道:“你就……不能……好好跑嗎?”
  短短的一句話,硬生生被胖子抖成三截,抖得祖琰差點一口氣喘不上來。
  胖子的聲音帶著哭腔:“哪有那么多的廢話!換你試試?”
  祖琰愣了一下,語氣放柔:“你哭啥?累了就休息一下,不用這么著急。”
  胖子直接哭出來:“能不著急嗎?敵人都要追上來了!”
  祖琰呆了一下,他凝神細聽,臉色就變了,連忙催促:“快跑!快跑!跑快點!”
  胖子哭道:“我也想跑快點啊,要不你來?”
  祖琰滿臉焦急,他在想怎么辦,轉過臉看到另外一邊祖春那張死不瞑目的臉,頓時勃然大怒:“還背著這玩意干嘛?敵人都快追上了,快扔!”
  胖子不哭了:“不扔!”
  祖琰臉色一呆:“不扔?這都火燒屁股了,還不扔?”
  “這是我的戰利品!我還沒搜呢。”胖子語氣斬釘截鐵:“頭可斷,血可流,戰場繳獲不能丟!”
  祖琰:“……”
  背后的轟隆聲愈明顯,地面在顫動,光是聲勢都讓祖琰臉色白。
  這個時候胖子反而冷靜下來:“不要怕,其實沒什么,我和阿輝在蠻荒的時候見過荒獸的遷徙,那場面,才叫一個壯觀。”
  祖琰覺得自己有點看不懂胖子,平時膽小如鼠,各種懶,貪財到令人指的地步,到了這個時候都不肯把戰利品扔掉,典型要錢不要命。可就是這么一個家伙,剛才干掉了祖春,默不作聲自己改良了地火塔炮。
  現在這么危險的時候,還沒有拋棄他,還和他談笑風生。
  世界上怎么有這么奇怪這么矛盾的人?
  祖琰很快就現,胖子跑的不是直線,彎彎曲曲,不斷變換方向。
  他忍不住問:“怎么不朝營地的方向跑?”
  “傻啊!”哪怕是在狂奔中,胖子也不由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以后記住啊,逃跑的時候一定不能跑直線,要不很容易被野獸追到。”
  祖琰下意識地問:“為什么?”
  “你怎么這么笨?這個問題簡單得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你是咋晉升的大師?不會是走后門吧……”
  祖琰剛想反駁,背后轟隆聲震耳,隱約看到人影。
  “在那!”
  身后遙遙傳來厲喝。
  剛才還意氣風的胖子臉色大變,慘叫一聲:“媽呀!”
  腳下生風,就像一道旋風,在林間不斷穿梭。
  刑山的目光,死死盯著遠處滑溜身影肩膀上的尸體,他的臉色鐵青,目眥欲裂。
  祖春!
  盡管只是一個背影,但是刑山敢肯定,自己絕對不會看錯。
  祖春跟隨他多年,深得他的信任,兩人之間的交情早就過普通的上下級。此時看到祖春的尸體,刑山心中悲憤莫名,厲聲長嘯。
  感受到主人的悲憤,烈花頭狼也仰嘶聲長鳴。黑色亮的毛上鮮紅的花朵,騰地化作一朵朵火焰,緩緩脫離它的身體,飄浮四周。它周身沒有一絲雜毛,漆黑滑亮就像綢緞,昂長嘶,神駿非凡。
  頭狼的前肢猛地一踏地面,流火轟然四溢,它載著刑山騰空而起,朝遠處逃跑的身影撲去。
  捕獵是它最擅長的本能,它的目光牢牢鎖定狂奔的獵物。
  然而那個肥胖的聲音就仿佛早就預料到,猛地身形一折,借助一棵大樹擋住它的視線,緊接著幾個連續而詭異的變向,頭狼現獵物竟然掙脫了他的鎖定。
  轟!
  頭狼就像一座小山,重重砸在地面,四蹄噴涌的流火,帶著呼嘯混雜在飛濺的泥土之中,就像掄起寬大的重斧,方圓十丈之內的樹木攔腰斬斷,旋即被流火燒成灰燼,山石崩碎,碎石激射入林中,勁如重矢,出噗噗噗的聲響。
  頭狼在地面留下一個方圓數丈的焦黑深坑,再次騰空而起。
  深紅如寶石的血眸有火焰在燃燒,它被獵物激怒。
  胖碩的獵物,異常狡猾,身形不斷變換,滑溜得就像一條泥鰍。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有的時候借助樹木遮擋,有的時候鉆進密不透風的灌木。
  獵物總是能夠巧妙切斷它鎖定的氣機,頭狼第一次遇到如此滑不留手的獵物。
  狼背上的刑山從暴怒中冷靜下來,他本來就是梟雄一樣的人物,越是憤怒越是冷靜。他此刻就異常冷靜,周身散著寒氣。
  熟悉刑山的人,此刻一定會跑得遠遠。他們深知暴怒的刑山大人,是多么可怕!
  刑山冷冷盯著那個滑溜異常的身影,他心中不得不承認,這是他見過的最賊的探哨。真是人不可貌相,那么胖碩的身形,竟然能夠如此靈巧!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體態如此的探哨,還如此厲害!
  不過,再厲害也只是探哨。
  他滿臉冷笑,摘下掛在頭狼身體一側的黑色大斧。
  胖子的感受卻截然不同,他渾身通紅,就像喝醉了酒一般。之前的淋漓大汗如今反而全都看不到,脖子后面的青筋根根暴綻,瞪大的眼睛,滿是恐懼。噴出氣息越來越粗重,隱約可見紅色的火苗。
  被扛在肩膀上的祖琰,能夠聽得到胖子如同重鼓的心跳,還有全身緊繃的肌肉。氣息粗重到能夠看到火苗,那是火元力消耗殆盡在燃燒透支的跡象。
  胖子……
  祖琰心中莫名的感動,鼻子酸,能夠從冰封中醒來,就能遇到這么好的伙伴,真的太讓人開心了。
  他不由道:“胖子,把我們扔掉吧!”
  胖子一聲不吭,埋頭狂奔,胖碩的身體全身都在顫動,就像一頭瘋狂的野豬。
  祖琰提高聲音,大聲喊:“胖子,快把我們扔掉!”
  胖子依然一聲不吭,就像沒有聽到。
  祖琰察覺到不對,掙扎朝胖子的臉看去,渾身一震。
  胖子的瞳孔渙散,沒有焦距,只有白色的火焰在流淌。
  松間谷。
  掌劍使的刺繡修煉,如今成為大家每天修煉空隙圍觀的對象。一個個鐵血壯漢,手持繡花針,滿頭大汗小心翼翼刺繡的畫面,實在太有喜感。
  旁邊還不時響起艾輝怒其不爭的訓斥。
  “慢一點慢一點,那么快干什么?你手上拿的是刀還是斧?”
  “注意力集中,心神要穩,知道什么叫穩嗎?就是你屁股后面有人拿刀要砍你屁股,你還從容不迫地繡完。”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老大,那屁股怎么辦?”
  “屁股?”艾輝歪過頭想了一下:“那只能繡完再補。”
  “哈哈哈……”
  大家笑得東倒西歪,渾然忘記了,當初他們在鐵簍劍塔修煉被圍觀哄笑的記憶。
  石志光眼睛死死盯著手中的繡花針,全神貫注,眾人的哄笑他充耳不聞。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之前的修煉,他體驗的是急的快感。
  度越快,他感覺時間流動越慢。
  然而刺繡要求的卻是慢,當度慢到一定程度,他驚訝地現,他卻仿佛感覺到時間流動越快。
  他不知道別人是不是也是這樣?
  但是當時間的流增快,他感受到另外一種難以言喻的“慢”。他的心神異常的穩定,穩定得就像時間長河中的一塊石頭。時間就像河水一樣,從石頭表面飛掠而過,但是每個細節,都是如此清晰而立體。
  非常奇特的感受,他沉迷其中。
  他現了自己的天賦,他對度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不管是快如電光的飛車劍,還是緩慢專注的刺繡,他都會生出不一樣的感受。他還很難弄清楚,這些感受到底有什么用。
  他專門向老大請教過,老大想了一下,讓他去抽絲剝繭。
  比起刺繡,抽絲剝繭的度更加緩慢,石志光的感覺,更加強烈。
  艾輝看了一眼石志光,心中暗自贊許。
  三名掌劍使,石志光的天賦最為出色,進入狀態也最快。
  嗯?艾輝忽然若有所覺,不由朝石志光望去,神色動容。
  石志光手中的絲線,突然亮起淡淡的光華,嗡嗡顫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