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533 不扔就不扔

刑山從深坑中站起來,拎著他的重斧,輕輕一躍,跳出坑外。頭狼也跟著跳出深坑,抖了抖渾身的泥土,盯著師雪漫的目光,透著忌憚和仇恨。
  看著恍若沒事人一般的刑山,師雪漫不得不承認,血修的身體之強悍,遠超過元修。和血修交手多了,就會發現血修的生命力之頑強,身體之強悍,甚至超過血獸。
  “好槍法!”
  刑山由衷贊道。
  師雪漫的槍法,沒有半點炫目之處,就好像和任何一家道場傳授的基礎槍法都沒有任何區別。
  可就是這樣不起眼的槍法,偏偏生出無法可擋之感。
  刑山早就不是當年的那個市井屠夫,他明白這是槍法經過千錘百煉之后的返璞歸真。如果這樣的槍法出現在像樂不冷前輩等人身上,是理所當然,出現在一位少女身上,卻是令人有些難以置信。
  刑山有些心疼地摸了摸頭狼,師雪漫剛才那一槍力量驚人。哪怕明知道,頭狼沒有那么脆弱,但他還是很心疼。
  頭狼的腦袋親昵地蹭了蹭刑山寬大的手掌,就像一只溫順的大狗。
  刑山的目光變冷,他伸了個懶腰,活動四肢,背后的脊柱一根接一根地亮起來。
  他神情平靜:“在下刑山,見過師小姐。久聞師小姐大名,如雷貫耳,今日能有機會一睹芳容,三生有幸。”
  平靜的語氣下醞釀著風暴。
  師雪漫暗自凜然,感受到對方氣勢在不斷攀升。
  上一場戰斗中,師雪漫也見過不少血修高手,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和刑山相比。
  當對方自報家門,師雪漫才露出恍然之色,目光掃過其他戰士,點頭道:“原來是烈花血部的刑山部首。”
  隨著雙方的沖突日益激烈,雙方彼此之間也越來越熟悉。神之血戰部也從一開始的神秘,逐漸被世人知曉。
  “沒想到在下的名字也能入師小姐之耳。”刑山突然放聲大笑,意態狂放,他拎起重斧:“師小姐槍術超群,令人佩服。今天痛痛快快打一場。”
  話音剛落,暴虐的氣息沖天而起。
  咔咔咔!
  刑山全身骨骼響起炒豆子般的爆裂聲,他身體就像吹氣球般膨脹,原本就是一座小山的體形,變得更加魁梧高大。身高足足有一丈**,寬肩闊背,毛發濃密粗壯。他的皮膚變得黑亮,泛著強烈的金屬光澤。一塊塊強壯的肌肉,像鋼鐵澆鑄。黑色的甲胄被撐開,深深嵌進他的皮膚內,就像一片片黑色的鱗片。
  他的腦袋,長出一個骨甲頭盔,頭盔兩側生長出兩道尖銳鋒利的牛角,寒氣逼人。
  師雪漫表面保持平靜,心中卻是暗自警惕。
  如此古怪的一幕,之前的戰場,從來沒有見過。
  蒲扇般的大手掌,抓起重斧,就像拎著一根稻草。原本巨大得有些不協調的重斧,在此時的刑山手上,卻是正好。
  恍如實質的兇厲之氣沖天而起,席卷全場,天空仿佛暗了下來。刑山仿佛從蠻荒深處走出的千年荒獸,震懾全場。
  就連見慣了老大威勢的烈花血部的戰士們,此刻也忍不住后退半步。
  刑山腳邊的頭狼一聲怒吼,抖動全身。
  咔咔咔。
  它的身體急劇膨脹,渾身毛發粗硬如針,原本小牛犢一樣的體形,膨脹到如同大象一般。本來飄浮在它周圍的烈花,騰地化作一團團鮮紅的火焰,吸附在皮毛上。利爪散發紅光,如同剛剛從火爐中拿出來,燒得通紅。森森白牙,急速生長,更粗更鋒銳,牙齒間繚繞著縷縷火焰。
  刑山翻身坐上頭狼背上。
  師雪漫眉目低垂,右腿后撤半步,手中的云染天直指前方。
  刑山雙腿一夾,頭狼猛地沖出去。
  “接我一斧!”
  厲喝如春雷暴綻,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失去了刑山和血狼的身影。
  師雪漫冰山般的眼眸微微一瞇,左腿踏出半步,手中的云染天毫無花巧刺出。
  當!
  震破耳膜的金鐵撞擊聲,突然在大家耳邊炸響。白色的霧氣和紅色的血芒交織而成的圓形氣浪,就像紅白風暴,橫掃四方。血修們臉色一變,紛紛格擋。混在紅白光芒的飛濺泥土和碎片,破壞力驚人,打在盾牌上火星四濺。
  實力稍弱的血修,被打得連連后撤,身體一顫,口鼻溢血。但是此時誰也顧不得擦血,雙目緊緊盯著場內。
  兩道身影一觸即分,重新拉開百丈。
  在兩人之間,一個半畝大小的坑洞,觸目驚心。
  眾人還沒有從剛才碰撞的余波中恢復,兩人已經同時消失。
  快到肉眼難以捕捉的身影,在空中不斷閃現、碰撞。
  密集的槍斧撞擊聲,震得人心慌。
  每一次碰撞,都是石破天驚,激蕩起的波紋就像圓形的紅白斬輪,橫掃過周圍。所過之處,就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狠狠拍碎。
  苦不堪言的烈花血部不斷后退,大家心中駭然,高手之間的碰撞,莫說是插手幫忙,竟然連圍觀都充滿危險。
  師雪漫越戰心中越是凜然。
  比起之前,喚醒神通的刑山簡直判若兩人。血修的神通,有太多匪夷所思的地方。刑山的力量提升了十倍有余,之前被師雪漫一槍挑得倒飛,如今卻能夠輕松接下來。血靈力也發生詭異的變化,每一斧都繚繞著一層厚實的紅色血芒。
  紅色血芒帶著強烈的黏滯之感,兇厲的意念好幾次都差點穿透她的槍芒,兇險異常。
  頭狼也變得更加厲害,異常狡猾。
  這才是真正的血修高手么?
  然而刑山心中的驚訝,不比師雪漫輕半點。
  他的神通是非常罕見的【冥河蠻牛】。
  在修煉的時候,刑山體悟到自己的血液中一縷滄桑蠻古的氣息,喚醒了【冥河蠻牛】的神通。
  傳言中冥河蠻牛是生活在連通生死的冥河之中,是極少數介于生死之間的物種。它們力大無窮,性情兇蠻。而且它們渾身繚繞著冥河血水,生靈一旦觸及,便會拉入地府之中。
  上古物種,如今看來無不是神通廣大,匪夷所思。
  刑山身上的【冥河蠻牛】血脈非常稀薄,但是覺醒神通之后,依然能夠讓他變得極為兇悍。
  在往日里,一旦他喚醒【冥河蠻牛】,對手就會馬上被他壓制。
  全身各方面的素質提升驚人,力大無窮,普通攻擊在他手中都會變得無可抵擋。全身的肌肉皮膚,堅硬如鐵,防御力極強,他在和屬下比試的時候,曾經徒手格擋刀劍,可見一斑。
  血靈力不僅變得雄渾恍如實質,而且多了冥河氣息,變得更加詭異難測。
  他本以為喚醒【冥河蠻牛】之后,能夠全方位壓制師雪漫。沒想到師雪漫竟然穩穩地接下他的攻擊。每當他增加威力,師雪漫的長槍,威力也會隨之增加。
  更讓刑山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師雪漫的槍招,力量竟然不落下風!
  師雪漫的云染天周圍繚繞著數條如同絲帶的云氣,這些看似輕柔的云氣,力道居然出奇的霸道厚重!
  男人女人生理構造不一樣,決定了男女很多方面的差異。力量是最典型的方面,很少有女子的力量能夠和男子媲美,更何況還是開啟了【冥河蠻牛】的刑山?
  難道師雪漫是鐵打的嗎?
  如果他知道師雪漫的綽號是“鐵妞”,就一定不會這么吃驚。
  連續的硬碰硬,也讓刑山殺的興起,兇性大發,怒吼一聲,再次朝師雪漫沖去。
  師雪漫亦是遇強更強,遇挫更勇的性格,冷哼一聲,沒有停留在原地,騰空而起,手中的云染天化繁為簡,槍身散發的云帶,隨風舞動。
  刑山絲毫不懼,身下頭狼一躍而起,踏空而行,化作一道紅影。
  轟轟轟!
  天空不時亮起光芒,恐怖的勁氣四溢。
  下方諸人仰著臉,目眩迷離,天空的兩道身影極快,他們只能看到白色的云氣和紅色的血芒,在空中不斷碰撞。
  如雷霆般的轟鳴不絕于耳。
  兩人的戰斗風格完全不同。
  師雪漫的槍術高超,硬生生靠槍術,就能夠擋住刑山勢大力沉的攻擊。那些修煉槍術的血修,此時個個睜大眼睛,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師雪漫的槍術,確實達到匪夷所思的境界。
  而刑山的攻擊,大開大闔,勢大力沉,雄渾無比。每一斧必然是血光滔天。大家都領略過老大斧頭的血光,那可是沾上一點,都是侵入骨髓,歹毒異常。
  刑山和頭狼心意相通,一人一狼,力量完美契合,沖擊力十足。
  明顯看得出來,師雪漫對刑山的血芒十分忌憚,不敢沾染半點。不過她槍身纏繞的云氣帶,柔如絲帶,變化無窮,重如山岳,霸道剛猛,總是能在關鍵時候,拍散詭異的血芒。
  師雪漫對血芒異常警惕,每一次碰撞,她都會感覺到有一絲水元力被血芒吞噬。
  刑山狀若瘋狂,威勢驚人,仿佛有無窮無盡的力量。他身下的頭狼也是嘶吼不絕于耳,不露半點疲態。
  師雪漫立即意識到,這么下去不行!
  對方在體力上優勢比自己更大,拖入持久戰,對自己非常不利。
  師雪漫驀地收槍,朝高空飛去。
  “想跑?”
  刑山獰笑聲如影隨形。
  頭頂就是厚厚的云彩,師雪漫忽然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