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34 胖子的天賦

楊笑東全力飛行。p身后遙遙傳來的轟鳴聲,挑動著他的神經。回頭望去,哪怕隔得很遠,都能看到遠方迸濺到空中的紅白光芒。p滔天的紅光兇厲暴虐,就像冥河揚起的怒濤,把天空都染成一片血色。一道道潔白的槍云氣,就像白色的蛟龍,在血海中翻騰。
  他看得心驚膽戰,也暗自心焦。
  說實話,他加入松間谷只不過是無奈為之,心不甘情不愿
  農婦萬小六的幸福生活。但是加入重云之槍后,他對師雪漫的感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和艾輝的狡猾機變不同,師雪漫做事更加直率,光明磊落。固然有的時候一言不和拔槍相向,但是所有的問題全都擺在明面上,令人心服口服。
  楊笑東很喜歡師雪漫的這種風格。
  比起艾輝那種絕對自掃門前雪的利己風格,師雪漫會主動幫助身邊的人,勇于承擔。
  反正在楊笑東心中,師雪漫大人的形象比艾輝不知道要高多少!
  重云之槍的生活,非常的辛苦,但是楊笑東卻覺得很充實。
  大人的命令是讓他把兩位傷員帶回去,他強忍著返身支援大人的沖動,全速飛行。
  楊笑東一靠近陣地,便被姜維等人發現。當他降落的時候,姜維桑芷君等人立即圍上前。大家看到昏迷的胖子和重傷的祖琰,臉色不禁微變。
  胖子和祖琰很快就被接下去治療。
  姜維沉聲問:“情況怎么樣?”
  楊笑東焦急萬分:“遭遇了敵人的戰部,大人正在和對方激斗,我去幫忙。”
  姜維很冷靜,一把攔住他:“大人怎么吩咐你的?”
  楊笑東愣了一下,脫口而出:“她讓我帶他們先走。”
  先走?他有些回過味來。
  姜維點點頭道:“大人會找機會擺脫,要相信大人。對方很可能馬上就要來了,我們要做好戰斗準備。對方是哪支戰部?可認得?有什么特征?”
  楊笑東道:“對方騎著黑色的狼,為首的那人,手上拎著斧頭。”
  在天鋒部的時候,姜維就被當做重點培養對象,高層評價他有大將之風。
  姜維頭腦冷靜,心思縝密,平時嚴于律己,從不懈怠。從很早開始,他就對神之血的戰部非常關注,聞言立即道:“是烈花血部,部首是刑山,很兇悍難纏的家伙。”
  姜維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卻是心中有錦繡。搜集神之血戰部情報的時候,他就曾構想過,該如何應對。當他做這些思考和推演的時候,大概也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快用到。
  危急關頭,容不得仔細思考,亦沒有時間慢慢斟酌,最考驗平日里積累。
  沒有一絲猶豫,姜維語速飛快道:“我們要增加一些布置,小山,我要很多的坑,一尺左右大小。數量越多越好,陣地四周都有。”
  王小山有些緊張,但還是保持鎮定道:“這很容易,坑洞需要硬化嗎?或者加些石刺?”
  對玩泥巴大師來說,挖洞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他還能讓這些坑洞堅硬如鐵,密布時刺。
  然而出乎他預料,姜維搖頭:“不,不要硬化,要軟化。能不能灌入泥漿,要比較滑的?”
  王小山馬上反應過來,欣喜道:“這個法子好!有,有一種流沙漿,非常滑,比油脂更滑。”
  姜維眼前一亮:“那就用流沙漿,速度要快,敵人馬上就要來。”
  王小山干脆利落到:“放心,不超過二十息。”
  說罷轉身就去。
  姜維有條不紊地指揮大家,重新布置陣地
  血妖姬。雖然許多布置大家還不明白用處,但是能夠感受到,副部首大人的布置似乎非常有針對性。
  看到姜維沉著指揮若定,桑芷君的目光異光閃動,情不自禁流露出愛慕之色。
  王小山站在陣地邊緣,屈腿半蹲,雙手按在地面,就像四肢著地的大蛤蟆。他驀地怒目圓睜,渾身氣勢陡然爆發,周身升騰起一層明亮的土黃色。
  厚重的土元力氣息,沿著地面擴散,地面蠕動。
  恍惚間,大家生出一股錯覺,大地仿佛在向他塌陷,就好似王小山所立之處,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
  一個又一個坑洞,出現在地面,飛快向四周擴散蔓延。
  嘩啦。
  突然地面沖起一道深褐色的泥漿柱,泥漿如同雨下,轉眼間,就填滿坑洞。
  盛滿泥漿的坑洞表面開始凝結成殼,轉眼間,地面恢復如常,和剛才一模一樣。
  周身光芒黯淡的王小山站起來,滿臉憨厚老實,身上看不到半點剛才的氣勢。倘若不是親眼所見,誰也無法把眼前這個看上去像農夫一樣的家伙,和土修大師聯系起來。
  王小山解釋道:“我在上面加了一層偽裝,很薄。”
  姜維贊道:“有偽裝更好。”
  他估算了一下時間,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所有人,作好戰斗準備。”
  飛到云海下方的師雪漫,停住身形。眼角的余光瞥見殺氣騰騰的刑山,不為所動。她神情肅穆,手中的云染天輕輕抖了個槍花。
  嗡。
  滲入心神最深處的顫音。
  頭頂的云海倏地倒灌,如同鯨吸,白色的云氣像白色的龍卷風,沒入師雪漫的槍花之中。
  師雪漫手臂一顫,臉上罕見地露出吃力的表情。
  緊追不舍的刑山忽然眼角狂跳,心頭突然升起極度危險的預感。
  不好!
  但是此時掉轉身形已經來不及,他敢把后背露給對方,接踵而至的殺招一定會把他打得神形俱滅。
  刑山也是個狠辣的角色,烈花血部部首之位,也是他從無數次的廝殺中賺取的功勞。
  生死關頭,他也拼命!
  全身的血靈力鼓動,一聲似牛非牛的低吼從他的胸膛爆發,周身籠罩的紅光驟然變得濃郁粘稠,恍如鮮血涌動。鮮血邊緣,釋放一層層淡紅色波紋,就像一道道血色漣漪。
  蒼茫悠遠的氣息,降臨在刑山身上。
  手中的黑色重斧,不知何時變成森森白色,就像歲月風化的白骨。
  全身鮮血般濃郁粘稠的紅光,涌向他手中森森白斧,轟然化作漫天血河,染紅半邊天空。
  手中的白斧,帶著血河,斬向師雪漫。
  【冥河斷】!
  此時的刑山,已經顧不上是不是生擒師雪漫,巨大的壓力面前,他悍然動用自己的殺招!
  神通和傳承不一樣,一旦喚醒,血脈自生,就能自然而然的領悟其中的奧妙錦繡農女田園香。但是想要提升,則需要更純正的血脈。雖然刑山只有一絲稀薄的冥河蠻牛血脈,他也踏入一個以前從未聽聞過的世界。
  冥河連通生死,純正的冥河水,只要沾上一滴,便會切斷因果。
  什么是因果,刑山還無法理解。
  他體內的冥河蠻牛血脈并不純正,【冥河斷】上凝聚的血光自然也遠遠做不到像冥河水那般厲害。但是只要沾染上元力,它就能切斷元力和元修之間的聯系,繼而吞噬元力,壯大自身。
  師雪漫這一槍,匯集的元力一定非常驚人,對他來說,無異于一頓美食!
  師雪漫不知道刑山的想法,她甚至沒有感受到刑山【冥河斷】的氣息,她所有的心神,全在自己手中的云染天上。
  蒼穹鐵之云!
  倒卷而來的云氣,沒入她的槍花之中,變得其重如鐵。手中的云染天變得重如山岳,她需要用全身心才能控制住云染天。
  一朵朵黑色的花朵,從槍尾飛出,圍繞在云染天的槍身,緩緩盤旋。這些看上去像鋼鐵鑄造雕刻的花朵,全部是云霧匯集而成。
  每一枚鐵花,都超過千斤之重!
  師雪漫所創的絕技,【點鐵花】!
  人們形容槍總是喜歡用梨花槍,雪亮的槍花好似梨花朵朵盛開。而師雪漫卻走的另外一條道路,擇其重,承其重!
  當六朵黑黝深沉的鐵花,盤旋在潔白剔透的云染天周圍,師雪漫渾身的氣勢陡然消失。
  她的目光從云染天上挪開,看向刑山。
  映入她視野一道巨斧裹挾著漫天血芒,猶如一道沖破河堤的紅色洪流,帶著排山倒海的威勢,朝她碾壓而來。
  呼。
  師雪漫緩緩吐氣,吐氣如劍,她頭頂的云海也仿佛被一道利劍從中一分為二。
  她的眼眸沒有一絲變化,波瀾不興,沉凝不動,堅決如鐵。
  迎面而來的血河,仿佛沒有看見一般。
  跨步,刺槍!
  沒有任何花巧,就像最普通不過的槍招。但就是如此簡單基本的動作,在師雪漫手中,卻透著難以言喻的美感,就好像所有的光線此刻都匯集在她身上,不自主吸引所有的目光。
  這看似再平凡不過的一刺,化作一點寒芒,在它周圍,六枚鐵花眾星拱月般緩緩盤旋,飛向滔天血河。
  比起【冥河斷】的威勢駭人,師雪漫的【點鐵花】平凡普通得很。
  但是不知為什么,這威勢看上去沒有任何特殊的一槍,吸引大家的心神。
  所有人不自主摒住呼吸。
  六枚鐵花拱衛著一點寒星,一頭撞入兇厲之氣滔天的血河之中。
  刑山的臉色突然大變,眼前的血河突然炸開。他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握著巨斧的手掌一麻,剛剛還散發著可怕威勢的重斧就像酥脆的餅干,瞬間化作齏粉。他的手掌直接炸成一蓬血雨,他甚至來不及感覺到痛。
  然后看見只剩下半截的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