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535 刑山的實力

師雪漫看上去也不輕松,手腕到手肘之間的鎧甲粉碎,露出修長雪白的小臂,牢牢握住云染天。p渾身的藍白甲胄,裂紋密布。這套鎧甲從松間城的時候,她就穿戴在身上,連年的征戰、修煉,已經有些破損的跡象,沒想到此戰徹底壽終正寢。
  她臉上不動神色,卻在和體內的血芒斗爭。她剛才那招重若萬鈞的【點鐵花】,把刑山的【冥河斷】轟得粉碎。然而卻有幾縷血芒悄然滲入她的體內,等她反應過來,心中暗呼不妙。
  這幾縷血芒細若絲,對她并無致命之危,但是它們極快地游走,師雪漫駭然現體內的元力運轉,竟然變得遲滯起來。
  “哈哈哈哈!”
  刑山放聲大笑,滿臉得意,斷掉的手臂還在滴著鮮血,他渾若未覺。
  他笑吟吟道:“怎么樣?師小姐,我的冥河斷,可還能入法眼?”
  師雪漫臉上看不出喜怒,暗中在加緊驅除體內的血芒。血芒卻異常的滑溜,就像泥鰍一般,血芒的表面似乎有一層薄膜,看上去很薄,但是卻極為堅韌,能夠抵擋元力的侵蝕。
  刑山渾不在意道:“若是給師小姐兩個時辰,師小姐可能會想出辦法。不過眼下嘛,老老實實跟著我走吧。您細皮嫩肉的,受了苦頭豈不是太委屈?”
  他的傷勢看上去駭人,實際上并不算嚴重,血修的**強橫,恢復力能夠和荒獸媲美。獸蠱宮還有許多詭異的手段,能夠幫助他們恢復傷勢。
  刑山故意用受傷來誘使師雪漫和他硬拼,就是想趁機把【牛虻】種入對方體內。【牛虻】是冥河蠻牛的一個小手段,它并不致命,卻能混淆對方體力的力量運行。
  時間也不長,只有兩個時辰。
  在打算生擒師雪漫開始,他就在苦苦思索如何才能做到,才想到這個辦法。
  師雪漫忽然抬頭,目光直視刑山:“是嗎?你高興得太早!”
  刑山臉上的笑容凝固,心中生出不妙的預感,口中暴喝:“抓住她!”
  下方早就蓄勢待的幾名高手,騰空而起,便朝師雪漫撲來!
  師雪漫突然鉆入頭頂的云層之中。
  刑山臉色大變,他失去師雪漫的位置!
  不用等他下令,幾人已經悍然出手,血芒像雨點般沒入師雪漫剛才消失的位置。詭異的血色烈火綻放,云海被燒出一個大洞。
  然而,師雪漫蹤影全無。
  幾人沖出云層,來到云海上方,一望無際的云海,根本看不到蹤影。
  刑山臉色鐵青,煮熟的鴨子飛了?
  忽然,身下的頭狼,朝一處嚎叫。
  眾人定睛一看,數里開外,一道身影在云海中若隱若現,就像一只靈活的鯨魚。
  “追!”
  刑山毫不猶豫,一狼當先,其他人也紛紛跟上,地面的大部隊也轟然前進。
  刑山很清楚,如此絕佳的機會,不可能出現第二次。他的目光敏銳,看出來師雪漫并非用自己的元力在飛行,而是靠她手中的云染天。
  想想也沒什么奇怪,畢竟是師家出身,身上怎么會沒有幾件寶貝?
  在兩個時辰內,師雪漫的實力受限制,對烈花血部來說,這兩個時辰是最好的機會,也是唯一的機會。沒有師雪漫的重云之槍,實力大大受損。
  師雪漫的實力高,基礎極為扎實,槍術匪夷所思。如果不是靠【牛虻】這樣的小手段,刑山覺得自己勝出的可能性不大。
  這次是師雪漫沒有防備,【牛虻】才能出奇制勝,用過一次,對方有防備之后,便很難奏效。
  師雪漫雙手緊握著云染天,云染天的槍身云氣繚繞,帶著師雪漫飛快地在云海中游弋。
  云染天的槍身是座云鯨的鯨骨煉制而成,而且是師北海親自挑選的一根最完美的鯨骨。座云鯨是生活在深空的強大生物,位于食物鏈的頂端。它天生就有在云海中飛行的能力,此刻帶著師雪漫,異常靈活。
  頭頂上方,刑山等人緊追不舍。
  師雪漫臉上沒有慌張,她甚至閉著眼睛,任憑云染天帶她在云海中飛行。盡管知道體內的這些比絲還細的血芒沒有致命危險,但師雪漫沒有坐以待斃的打算。
  刑山等人只能看得到厚厚的云海中,一道若隱若現飛快游動的身影。
  云海就像厚厚的屏障,把他們的感知隔絕開來。
  絲絲縷縷的云霧,源源不斷沒入師雪漫的體內。借助來自云海無窮無盡的水元力,師雪漫在壓縮自己體內的水元力。
  細絲血芒很詭異,表面很滑溜,就像鱔魚一樣在她體內的水元力游動。普通的辦法,很難對付細絲血芒。師雪漫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壓縮自己體內的水元力,讓可以流動的水元力,變得像云染天槍尖的蒼穹鐵一樣,細絲血芒就無處遁形!
  蒼穹鐵的原料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水。可是如今,它卻是這個世界上最堅硬的材料之一。
  壓縮水元力,是一個大膽的想法,也極具風險。
  云海中的水元力,雖然以水元力為主,還混雜了少量的其他元力,比如來自金風的金元力,來自太陽的火元力。
  此時師雪漫無暇去煉化其中的雜質,這些雜質會隨著源源不斷的水元力,而堆積在她體內。
  對任何元修來說,都追求體內元力的純正,雜質會影響元修對元力的控制,最大的影響卻是有可能在五府八宮內堆積,會直接導致元修對元力的親和度大幅度下降。
  而一旦對元力的親和力下降,這中下降往往是難以挽回的。
  就如同提升一個人的天賦,是多么困難。
  但是此刻師雪漫卻顧不得這些,雜質的影響很遠,持續時間很長,但是此刻卻是生死關頭!
  洶涌而入的水元力,在她體內不斷壓縮,她眉頭微蹙,罕見地浮現一絲痛苦之色。從水到蒼穹鐵,都是極為艱難的過程。把水元力壓縮同樣不容易,但是師雪漫沒有放棄,她能感受到,隨著水元力變得粘稠,細絲血芒的游動變得越來越困難。
  忽然她身軀一震。
  時間一點點流逝,陣地上的氣氛極為緊張。
  楊笑東臉上的急躁之色越來越重,桑芷君等人也是焦躁不安,唯獨姜維沉靜如水,絲毫不受影響。
  昏迷的胖子,緊閉的眼睛不斷顫動,里面的眼珠子像在轉動。
  祖琰守在胖子身邊,見狀大為心憂,難道是夢魘了?
  忽然,胖子睜開眼睛,骨碌爬起來,焦急萬分大聲喊:“敵人來了!”
  刷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匯集在胖子身上。
  祖琰連忙安慰:“胖子,咱們回營地了,沒事沒事!”
  看來胖子這次嚇得夠嗆!
  其他人也露出同情之色,他們也以為胖子受到強烈的刺激導致的不正常反應,不過想到胖子能夠活著回來,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細心的人更是看清楚,胖子睜開的眼瞳沒有焦距,顯然是夢中驚嚇。
  始終沒有什么表情的姜維,忽然問:“胖子,敵人從哪邊來?”
  胖子指著東南方向的樹林:“那邊!”
  姜維突然大聲喊:“準備戰斗!全部都有,準備戰斗!”
  他在陣地里來回走動,督促大家準備戰斗。大家紛紛做好準備,但是心中覺得古怪至極,副部這是怎么了?胖子明顯受到驚厥,他的話怎么能信?
  但是姜維目光如水,大家感受到壓力,不敢懈怠,做好準備。
  楊笑東神色一動,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好像……真的是敵人來了!”
  他忍不住轉過臉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胖子。
  胖子竟然能夠比自己還是提前現!
  自己的實力可是比胖子要強得多,自己可是大師,他忽然再次驚咦一聲,有些不確定看著胖子。他現了胖子身上不對勁的地方……
  此時地面的震動開始變得明顯,稍有經驗的元修就能判斷出來,敵人的數量非常多。
  轟隆轟隆!
  地面在劇烈顫動,姜維他們仿佛站在被敲打的鼓面上。遠處升騰的煙霧,來勢洶洶,沿途高大的樹木森林,就像紙糊一般。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他們之前戰斗過的血修戰部,比起迎面殺來的這支戰部要弱得多!
  姜維很冷靜:“塔炮準備!”
  陣地中心,十二座塔炮如臨大敵,一罐罐雪熔巖,正在拼命地往火池里面倒。待會戰斗激烈的時候,甚至連倒雪熔巖的時間都沒有。
  胖子此時也從迷迷糊糊狀態過神來,轟隆巨響讓他心驚膽戰,臉色白。他猛地朝最近的一座塔炮沖過去,一把搶過主炮的位置:“我來!”
  胖子操控塔炮的水平,冠絕整個戰部,其他人自然不會和他搶。
  此時已經能夠看到敵人,轟隆的巨響充斥耳膜,敵人猙獰的臉龐纖毫畢現,在這樣的恐怖洪流面前,許多隊員臉色蒼白,大腦一片空白。
  對方在朝他們沖鋒!
  就在此時,頭頂的云層中,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像斷線的風箏墜落。
  “大人!”
  “雪漫!”
  所有人臉色大變,桑芷君顧不得其他,騰空接住墜落的師雪漫。
  頭頂的云層轟然炸開,狂笑聲聲壓頂。
  姜維咬緊牙關,此時他再也無法保持平靜,而是怒目圓睜,聲嘶力竭:“塔炮聽我號令!塔炮聽我號令!”
  十二座塔炮緩緩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