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36 冥河蠻牛

率領烈花血部沖鋒的是另一位副部陶風,陶風和祖春的感情深厚,得知祖春已死,目眥欲裂。??八一中文W=W≈W≈.=8≈1≠Z≠W=.≥C≥O≠M一心想替祖春報仇,看到重云之槍的陣地,恨意流露,雙目充血。
  他振臂怒吼:“殺!一個不留!”
  將士轟然應諾:“殺!一個不留!”
  巨大的聲浪中,陶風和胯下的烈花夜狼周身亮起一團血色光芒,其他將士周身也亮起血色光芒。血光彼此相融,合為一體,氣勢陡然暴漲。
  殺氣沖天而起,恍如實質,如同一把瘋狂突擊的血色重斧。連他們頭頂高空的厚厚云層,都被沖天而起的殺意,從中切開,一斷為二。
  凝實的血芒,包裹著整支烈花血部。每名將士、每頭烈花夜狼的動作、節奏,都開始變得越來越接近,越來越一致。
  氣勢愈高漲,聲勢愈駭人。
  咚咚咚!
  數千人如一人,每一次狼蹄落下,如同敲在地面的重鼓。紅芒重鋒面前,樹木巖石一觸皆化作粉碎。
  當看到烈花血部直接把一個七八丈高的小土坡踏平鏟飛,就連素來沉得住氣得姜維也不由為之色變。
  如此恐怖的聲勢,在之前的神之血戰部身上從來沒有看到。
  難道這才是神之血正規戰部的真實實力嗎?
  這個念頭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眼前的局勢到最緊要的關頭,他瞪大眼睛,摒住呼吸。
  轟轟轟!
  瞪大眼睛的姜維數著烈花夜狼的步調,在他們面前,就是王小山布置的流沙坑帶。
  陶風帶領的烈花血部,就像狂飆的血色重斧,一頭扎入到流沙坑帶之中。
  姜維瞪大眼睛,他忘了呼吸。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的法子能不能有用。這個辦法,是他平時推演的時候構思而出的,當時覺得肯定能行,但是此刻親眼目睹烈花血部沖鋒的駭人聲勢,他知道自己還是低估了烈花血部!
  嘭!
  流沙坑帶的最外緣突然炸開,比油脂更滑膩的流沙,在驚人的沖擊力之下,濺得高高飛起,就像掀開的一匹褐色厚絲錦,泛著絲滑細膩的光澤。
  狼背上的陶風身形一晃,他和身下的烈花夜狼心意相通,立馬察覺到不對。
  有埋伏!
  他腦門一跳。
  但是此時此刻,已經容不得他多想。雙方的距離近在咫尺,他都夠清晰地看到對面元修臉上的恐懼和驚駭,頓時心中一定。
  他太熟悉這樣的表情!
  一旦踏過這段距離,沖到陣地,對方一定會崩潰!
  陶風臉上浮現獰笑,怒吼:“沖過去!”
  姜維瞪大眼睛,不過他的目光卻不在最前方的陶風身上,而是死死盯著陶風身下烈花夜狼的腳下。
  狼蹄濺起的褐色流沙就像掀開揚起的絲絨錦布,泛著耀眼的光澤。
  但是它沒有斷!
  姜維的嘴角綻放喜色,是的,它沒有斷!
  小山立功了!
  狼蹄周圍包裹的血芒,就像刀鋒一樣,普通的巖石早就被切割得支離破碎,但是看上柔軟異常的流沙,卻沒有斷!
  緊隨陶風身后的烈花血部戰士也沖入這片流沙坑洞帶。
  他們的身體也不由一晃。
  籠罩整支戰部的血芒陡然黯淡了一分。【血斧沖鋒】是烈花血部所特有的沖鋒方式,所有人的血靈力融為一體,聲勢浩大,無可抵擋。但是【血斧沖鋒】對戰部的要求很高,大家的步調、節奏,包括血靈力的運轉,越是一致,威力越大。
  完美的【血斧沖鋒】,萬千人宛如一人,共同心跳,共同呼吸,血靈力運轉一條,同起同落,同進同退,攻城拔寨,無人可擋。
  姜維研究過烈花血部,大致知道【血斧沖鋒】的特點,知道對付這類沖鋒,最重要的不是遲滯敵人,也不是增強防御,而是要打亂對方的節奏。對方的節奏越混亂,沖鋒的威力就越小。
  他等待的就是這個機會,怒吼一聲:“塔炮,殺!”
  轟!
  第一聲轟鳴,是來自胖子操控的塔炮。
  白光在空中一閃而逝,準確沒入烈花血部之中。
  胖子這一炮非常狡猾,他沒有選擇最前方的陶風,而是瞄準了隊伍的側肋處。
  白光洞穿五名血修,在他們身上留下一個血洞。
  周圍的血修一陣騷動,曾經被他們視作牢不可破的血芒,在白光面前脆弱不堪。雖然死的只有五人,但是對血修的震撼很大。
  其他塔炮也反應過來。
  轟轟轟!
  轟鳴聲不絕于耳,白光不斷從塔炮噴涌,沒入烈花血部的隊伍之中。雙方的距離太近,這么近的距離,并不容易失手。只有兩座地火塔炮,因為操控的元修過于緊張,落了空處。
  來自松間谷的殺器,展露崢嶸。
  被地火塔炮擊中的血修,并不會血花飛濺,只有在身上留下一個臉盆大的貫穿窟窿。這么大的傷口,在身體的任何部位,都足以致命。
  看到身旁的戰友,身體突然出現一個如此可怖的傷口,能夠清晰看到身體內的內臟骨骼,然后一聲不吭栽倒在地,其他人難免出現驚慌。
  就像重云之槍的元修們第一次見到【血斧沖鋒】,烈花血部的神修們也是第一次見到地火塔炮。
  艾輝在剛開始煉制地火塔炮的時候,只不過是因為何瞎子抱怨煉兵火焰不夠好,然后順便吐漿獸的噴鼻廢品利用一下。
  他絕對想不到,有一天,地火塔炮能夠成為令人聞風喪膽的武器。
  天空的刑山等人,臉上變得難看。
  從天空俯瞰,能夠看得更清楚。他們親眼看到烈花血部是如何銳不可擋,而當他們進入對方的陷阱帶,就一下子變得遲滯混亂。尤其是筆直熾亮的白色光芒,就像來自死神的目光,使烈花血部陷入更大的混亂之中。
  刑山身為烈花血部部,他很清楚【血斧沖鋒】的優劣。
  看到下方開始變得綿軟無力的血斧沖鋒,他知道必須要做點什么,否則哪怕最終的結果是勝利他們也會付出更大的傷亡。
  他沉聲道:“你們下去!”
  烈花血部有七位神通血修,祖春身亡,陶風和另外一位神通血修在率隊沖鋒,在刑山身邊還剩下三人。
  三人也知道到了關鍵時刻,齊聲應諾:“是!”
  他們都是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老手,立即分散開來,從各個方向向下俯沖。在半空中,他們紛紛喚醒神通。
  一人后背沿著脊柱長出一排骨刺,四肢變得粗壯,身體變寬,他的皮膚變得粗糙厚實,覆蓋一層層細密的鱗片,尾椎生長出帶刺的尾巴。他的眼睛變成杏仁狀,散著冰冷的氣息。
  一人后背生長出一對黑白相間的羽翅,指甲變得尖銳彎曲,目光異常的銳利,口中出的聲音類似鶴唳。
  第三位卻是一位女子,她身后長出一對寬大斑斕的薄翼,托著她嬌小玲瓏的身體,宛如大號的彩蝶。
  刑山沒有動,他的斷臂雖然沒有生命之憂,回去之后只需要去趟獸蠱宮也能恢復如初,但是此刻卻是血氣大虧。而且師雪漫的槍芒,在他的體內不斷撕裂,雖然不致命,但是對他的戰斗力大為影響。
  三名神通血修沖向陣地,目標赫然都是桑芷君手中的師雪漫。
  只要抓住師雪漫,他們這次的行動就成功了!
  而且師雪漫身為重云之槍的部,深受愛戴,倘若抓住師雪漫,完全有可能迫使重云之槍投降。
  三人的度很快,從不同的方位,劃出三道詭異的弧線,撲向桑芷君。
  桑芷君仿佛若有所覺,抬頭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
  下一刻,在桑芷君懷中人事不知的師雪漫突然消失。
  不好!
  挾裹著凝實云氣的槍芒,就像旋轉的陀螺,在三人視野中急擴大。
  三人肝膽俱裂。
  師雪漫和刑山交手的過程他們全程目睹,師雪漫恐怖的實力和爐火純青的槍術,早就在他們心中種下難以戰勝的種子。
  當師雪漫毫無征兆暴起,他們第一個想法是,上當了!
  呼嘯的云氣和凜冽刺骨的槍芒,哪有一點虛弱的征兆?半空中師雪漫的殘影模糊不清,但是唯獨那清冷的眸子,堅決如鐵得令人心悸。
  彩蝶血修度最慢,她臉上浮現絕望之色,雙手不斷灑出斑斕的光雨,斑斕的光雨之中,幻象叢生。
  她不知道,師雪漫心志之堅,連艾輝都甘拜下風。在師雪漫的修煉道路中,她從來沒有遇到心魔之類,就是得益于她遠常人的心志。她的老師安木達對她的指點很少,直言她只要照著自己的道路走下去即可。
  槍芒毫不費力地刺穿斑斕光雨,穿透了彩蝶血修的身體,槍身纏繞的云氣重若萬鈞,轟在她嬌小玲瓏的身軀上。
  斑斕透明的薄翼,斷裂撕碎,飄散在空中。
  余勢未絕的槍芒到了蜥蜴血修的身后,蜥蜴血修怒吼一聲,全身血芒暴漲,身體一擺,長滿骨刺的尾巴一甩。血芒倏地流入尾巴,骨刺根根耀眼赤紅,就像剛剛從火爐中燒紅的鐵釘。
  赤紅骨刺的尾巴拍向槍芒!
  然而呼嘯凜冽的槍芒,卻突然一抖,擦著赤紅尾巴,以極為巧妙的角度,鉆進蜥蜴血修的下巴。
  蓬!
  血雨灑長空,槍芒貫白虹!
  師雪漫孤影單槍,悍然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