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37 (冥河斷)VS(點鐵花)

當桑芷君接住師雪漫,便察覺出異樣。p師雪漫驟然暴起,桑芷君的注意力便不在天空。任何一個地方交給部首大人,都可以放心。桑芷君的目光,落在正在怒吼咆哮的姜維身上。
  很少在老生姜身上看到這么熱血的一面啊,淡淡的笑容在她嘴角浮現。
  沉穩老練的姜維,平時被大家喊做老生姜,美其名曰:姜是老的辣。
  目光一觸即收,笑容一閃而逝,桑芷君立即投入到戰斗之中。
  戰況比預想更激烈,烈花血部來得太快,兵人天鋒還沒有抵達。重云之槍的底子不錯,但是就像剛剛淬過火的刀劍,遠遠稱不上千錘百煉。
  這僅僅是重云之槍的第二戰,就要面對神之血的正規血部,壓力可想而知。
  桑芷君接過弓箭手的指揮權,箭雨從開始的混亂,變得有條不紊。
  姜維看上去非常亢奮,但是內心異常冷靜。他第一時間注意到箭雨的變化,便知道桑芷君開始接管了弓箭手,頓時壓力一輕。
  兩人配合多年,極為默契。
  姜維的目光死死盯著地上的流沙,他低估了烈花血部的血斧沖鋒,不過他也沒有想到,王小山的流沙漿竟然能夠給力到如此地步!
  流沙漿比油脂更加光滑,卻比糖漿更加粘稠。
  地火塔炮的每一次轟擊,都給烈花血部帶來騷動。每一發塔炮轟擊,能夠帶來的傷亡最多五人,對于幾千人的烈花血部來說,不值一提。但是由此引發的局部騷動,卻使得烈花血部的沖鋒速度驟然下降。
  速度下降,在此時帶來的影響,是致命的。
  高速之下的烈花夜狼沖擊力極為驚人,地上的深坑,會直接踏平。但是失去了高速的烈花夜狼,失去了威風,它們在粘稠又濕滑的流沙漿中艱難前行。烈花夜狼必須小心翼翼,才能在濕滑的流沙漿中保持平衡。而每一步,都比平時更加艱難,粘稠的流沙漿讓它們仿佛走在沼澤之中。不時身形一歪,那肯定是踩到陷阱深坑。
  不管流沙漿,還是陷阱深坑,都不足以對烈花夜狼造成傷害,它們只有一個作用,就是遲滯烈花血部的速度。
  天空的刑山,注意力都被突然暴起的師雪漫所吸引,而帶隊的陶風,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陶風一心想給祖春報仇,而對方的陣地,近在咫尺。
  只要沖過這片小小的流沙帶,勝利唾手可得!
  不到百丈的流沙帶,對烈花血部來說,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每一處塔炮引發的局部騷動,就像泛起的一點漣漪,包裹著整支烈花血部血芒便會黯淡一分。而每一點漣漪泛開,桑芷君指揮的弓箭手,箭雨就會忽倏而至,趁虛而入。
  就像狼群不斷撕咬。
  局部的騷動,變成細小的傷口,細小的傷口,變成大一點的傷口。
  短短的時間內,鋒銳厚重的血斧斧刃,不知不覺傷痕累累。
  此時傷痕累累的血斧最尖銳的前端,終于沖到陣地的最前方。陶風滿臉獰笑,他身先士卒,沖鋒在隊伍的最前端,全身的血芒也最濃郁。
  然而,一心向前的陶風,沒有注意到,他和大部隊有些脫節。
  離他最近的神修,也在六丈開外。
  姜維突然沉喝:“楊師!”
  楊笑東看到部首大人沒事,注意力就轉到前線戰場。大師作為重要的戰斗力,對戰局的影響顯而易見。在重云之槍的日常修煉中,大師的出手也是重中之重。
  大師的戰斗職責一般有兩方面,一個是對付敵人中同等級的高手,另一個便是在戰場局部,形成單點爆破,從而改變戰斗的局勢。
  重云之槍的大師數量有限,只有師雪漫、祖琰和楊笑東三人。所以大師出手需要更慎重,因此對大師出手研究也更用心。
  祖琰太年輕,冰封的這段時間又經歷相當長的空白期,雖然境界有,但是在戰斗經驗上就要短缺很多。
  相比之下,楊笑東則要老辣得多。
  經驗豐富的老江湖,在一對一中未必有優勢,但是在復雜情況下,他們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當姜維下令,楊笑東就出手了。
  【折射叢林】!
  水元所化的三棱柱,密密麻麻出現在陶風身后,就像一堵冰棱墻,把陶風和身后的隊伍隔絕開來。
  失去速度的血斧沖鋒威勢大減,被楊笑東的【折射叢林】輕松切斷。
  陶風身后的血修突然發現眼前亮晃晃的一片,晃得眼花。反應快的血修,第一時間朝面前的【折射叢林】發動攻擊。
  然而他們驚訝地發現,他們釋放的血芒,就像紅色的光束,在三菱柱之間不斷折射。
  飄浮在半空中的水晶之墻,沒有任何變化。
  “塔炮集火,目標……”
  轟!
  墻后敵人指揮官的怒吼傳入大家耳中,大家腦袋里的熱血一下子沖上腦門。
  不好!陶風副部首危險!
  隊伍之中另外一位神通血修大急,顧不得其他,騰空而起,撲向陶風副部首的位置。
  飛上半空,他看到目眥欲裂的一幕。
  有一個人,比姜維更早盯上陶風,那就是正在全力操控塔炮的胖子。
  別看胖子鼓著腮幫子,渾身霧氣蒸騰,看上去卯足了勁,沒有半點保留。實際上他始終在找敵人的破綻,他早就注意到沖在最前方的陶風。
  陶風太兇悍太囂張也太顯眼。
  但是胖子一直強忍著轟陶風的沖動,他知道什么叫做柿子要捏軟的。對方的威勢那么盛,他沒有把握干掉對方。
  他便把目標先放在陶風身后的大部隊上。
  事實上,血斧沖鋒有一大半的裂縫,都是胖子第一個出手。當胖子踏上塔炮,其他塔炮全都在注意他。在日常的修煉中,大家領略過胖子變態的控炮水平,以及遠超常人的猥瑣。
  胖子的塔炮,總是會轟在對方最難受的地方。
  大家早就學乖了,胖子轟哪,他們就跟著轟哪。血斧沖鋒的裂縫,大多都是這樣不斷撕咬形成。
  胖子覺得今天的狀態出奇地好,別看渾身熱氣蒸騰,霧氣繚繞,但是他沒有半點平日的勞累負荷之感,反而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塔炮也出奇地順手,指哪打哪,心神一動,塔炮命中。
  簡直超水平發揮!
  胖子也搞不清為什么今天自己如此亢奮,但是他知道今天的手感滾燙。
  姜維的怒吼響起,胖子就知道姜維的想法。
  當楊笑東的【折射叢林】光芒閃耀的瞬間,胖子的塔炮響了。
  轟!
  一道熾亮的白光,準確擊中陶風。
  陶風第一時間察覺到危險,尖叫一聲,聲音非常奇怪,就像某種禽類的尖叫。
  白光擊中陶風,陶風啪地消失,化作一根鮮艷的山雞尾翎,被轟得粉碎。
  胖子剛發射就意識到一絲不對勁,想也沒想,腳下的步伐靈動異常,扛著沉重的塔炮,猛地斜沖出兩步。
  沉重的塔炮,在胖子的手中輕若無物,呼,帶起沉重的風聲。
  塔炮牢牢定住,指向空無一人的位置。
  想也不想,胖子發炮。
  轟!
  熾亮的白光從塔炮的炮管中噴涌而出。
  一道模糊的殘影剛剛出現在炮管前方,白光轟然而至。
  陶風來不及做出任何閃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白光擊中他的身體。
  熾亮的白光狠狠撞上陶風渾身的血光,陶風身軀一震,紅白光芒迸濺。
  胖子感覺自己的狀態空前地好,他的腦海中甚至能夠浮現出,雪熔巖正在涌入塔炮,感受到炮管內壁復雜細密的紋路和一圈圈細密的元力環。
  完全憑借手感,咚咚咚!
  三聲沉悶的爆音,三團更加熾亮耀眼的白色火焰,在塔炮的炮管噴涌綻放。
  每一聲巨響,陶風的身體就震一下。
  乒!
  清脆如琉璃碎裂的聲音,陶風周身濃郁的血芒徹底崩碎,他嘴角溢血,怒目圓睜。但是此刻身體卻被震得發麻,動彈不了。他胯下的烈花夜狼,一對前肢半屈,就像被一只無形的手掌硬生生壓在地上。
  卑鄙陰險……
  陶風腦海中回蕩著不甘心的咆哮,就被轟轟轟不絕于耳轟鳴聲吞噬。
  其他塔炮反應過來,瘋狂地朝陶風轟擊。
  動彈不得的陶風,只能眼睜睜看著熾亮的白光,從四面八方射來。
  不!
  他心中嘶聲怒吼。
  身后的【折射叢林】倒映著閃亮的光芒,宛如太陽升起。
  白光吞噬陶風的身體。
  光芒散盡,只留下地上四個焦黑的腳印。
  一狼一人,形神俱滅。
  就在此時,折射叢林轟然粉碎。
  他們終于跨越生死六丈流沙,就是這六丈,他們付出一位副部首的代價。他們每個人眼睛充血,最前方的一百人陸續踏上了堅硬的地面。
  到了這個時候,誰都知道,所謂的戰術和計謀都沒有什么用武之地。
  短兵相接拼的就是血勇。
  狹路相逢勇者勝。
  慘烈的血幕,就此拉開。
  天空的戰斗,同樣進入一面倒的局面。
  白鶴血修親眼目睹兩位同伴橫死當場,肝膽俱裂,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命!他的速度奇快無比,閃電消失在云端,師雪漫也追之不及。
  不過師雪漫的目標也不在此人身上,她的目標落在刑山身上。。
  a